公孫慕容知道她擔心什麼,怕她的『母親』死掉。

她的家鄉從得到的信息上來看,已經徹底亂了,成為了一個個的神國,然後神國和神國之間無休止地戰鬥。

為了獲得戰爭的勝利。他們竟然把水晶棺材向各個地方傳送,等有人發現並被控制后,好帶著人過去幫忙。

亂成那樣,製造娜拉莎的母親波希?娜拉莎不知道是否還活著。

「娜拉莎。我們應該繼續去冒險,找到提高自己的辦法,然後順著這個水晶棺材帶來的信息,回你的家鄉去。如果咱們的母親活著。咱們就把她救出來,以後生活在銀河文明;如果她被害,我們幫她報仇。」

公孫慕容對娜拉莎說道。他沒安慰娜拉莎,強者,不需要安慰。

娜拉莎咬著嘴唇,一下一下地點著頭,說道:「嗯哪!我已經知道位置了,只是過去太難,我家鄉周圍的生物也不弱,居然可以連虛幻帶真實一起打,所以之前得到水晶棺材的人沒有成功帶著人過去,他們在路上就被幹掉了。」

公孫慕容同樣了解那裡的情況,很遙遠,用超遠距離的空間移動不行,需要跨宇宙面,是在另外的空間,或者說是宇宙中。

當然,實力達到一定程度,一步邁出就會到達,但那等實力,現在只能想想。

過了一會兒,娜拉莎又恢復到之前的樣子,說道:「慕容哥哥,咱倆去體驗生活吧,在體驗中利用你的運氣遇到事情,等我睡覺,我是最強的,我是第一代神造計劃的產物,等我們強到一定程度,就先跟我家鄉的周圍生物打,積累經驗。」

「還要繼續學習,把空間點的開門方法先學會,不是同空間摺疊的那種,是之前巨百罕星神殿殿主噢希男多他的便宜侄子宮微劬拿儀器用出來的空間開門方式。」

公孫慕容提到以前看到的事情,同位面宇宙可以用空間摺疊來完成移動,而另一種是直接打孔,能在不同位面宇宙空間來去。

它的規則方式,居然也是神子督般亢刖琢磨出來的。

說他是整個神殿系統的神,絲毫不為過,若他還在,神殿系統絕對不會是現在的樣子。

他是個全才,如果他把精力全部放在戰鬥力上面,相信單勾?奈羅爾家族的天才絕對打不過他。

不過他還要研究神殿的規則框架,研究新的技術,為普通人發明神杖,好應用在日常生活中。

「他活著,民生一定不會是現在的樣子,就像我們琢磨過的,有他在,這些年來保證有很多家用電器,民眾的生活水平絕對不是如今的情況。」

公孫慕容為一代神子惋惜。

「是呀是呀,單勾?奈羅爾家族的天才就知道提高自己的戰鬥力,他們家族做過什麼貢獻?沒有,只是欺負人,要奴役所有人,結果一個全才和一個單方面的天才,一起消失了,我倒是希望他們活著,尤其是神子,他有資格與我們平起平坐。」

娜拉莎也很感慨,她不在乎別人的戰鬥力有多強,她看到的是神子做過的其他事情,每一個民眾都能使用神杖來做生活中的事情。

只此一點,督般亢刖就是神一樣的存在,平民們必須要記住他,在給牲畜餵食的時候,在建築房子的時候,在清理化糞池的時候,在種植糧食的時候,一次次揮舞神杖。快速完成憑體力要干很久活時,有一個人,有一個名字,不可以忘記。

他是梵獄喀檗神殿神子,他叫——督般亢刖!

「你們是什麼人?」在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為神子感到惋惜時,井路川瓊醒了,睜看眼睛一看居然有兩個人陪著自己在太空中玩飄浮,登時擺出一副戰鬥的姿態。

他現在還很弱,不敢主動攻擊,何況他恢復的時候。對方也沒攻擊他,他暫時判斷不出是敵是友。

「醒了?哈哈,你知道嗎?你之前戰鬥的時候很傻,水晶棺材不是那麼用的,它不是堡壘,不是避風港,它是你穿濤破浪的尾翼,它是你翱翔颶風的翅膀,你有多強。它就有多強,穿上它,必須戰不休,好啦。你繼續玩,我們走嘍。」

娜拉莎教給井路川瓊一點知識,揮揮手,在井路川瓊的愕然中。兩個人靈魂空間移動離開。

「高手,靈魂波動,神殿出現這樣的人了?不。沒人比我厲害,我天下無敵,我是哈萊克克神國的一星神戰士,所有人都要臣服在我的腳下,臣服~~~!」

剛剛恢復過來的井路川瓊病又犯了。

另一邊大遷徙的隊伍仍舊在太空中飛行,為了躲開一等神殿聯盟,他們要飛很久,然後再於某個地方停下來,開始新的生活。

副盟主敘郭善早已打算好,等安穩下來后,他培養戰士,努力發展經濟,才能派人到離開的地方去偵察。

如果瀆神者佔了,他想辦法打回去,如果神殿還沒崩潰,他就再等等,想建立一個新的秩序,原有的久秩序是阻礙,自己不忍心直接下手,就讓瀆神者們去做吧。

一千九百多萬個神殿的隊伍是龐大的,他們如蝗蟲一樣從一顆顆星球的周圍掠過,偶爾遇到一顆星球上有生命,還要派人下去收集。

唯一讓敘郭善擔心的是食物不夠,隊伍中雖說也在種植和養殖動植物,可由於飛行獸的數量相對龐大的人口來說是少的,一個飛行獸或一個飛行器上種植和養殖的東西堅持不了多久。

至於說離開時帶的食物,那就更少了,比卡波底星神殿聯盟養了很多難民,他們也拿不出太多的糧食。

其他星球上的更不用說,原本他們日子過得就不算好,家中的餘糧不多。

這一回遷徙,至少要用上幾個月或一年的時間,而統計回來的數據,告訴敘郭善,一個半月後,食物開始供應不足。

他找到比西萬邁斯,把需要面對的事情說一遍,然後說道:「我們需要減少每天的口糧供應,把別人帶來的糧食收集起來,一同管理,這個管理的事情,由你們去做吧?」

比西萬邁斯考慮考慮,搖頭:「收集別人帶的糧食,別人不願意的,尤其是帶的糧食多的人,他們自己可以吃很久,交上來后,吃的反而少了,他們會甘心嗎?」

「現在是特殊時期,大家要團結。」敘郭善無奈地說道。

「團結就應該讓大家都吃飽,每頓有葷有素有湯,還要有水果。」不去管井路川瓊和聯盟戰鬥的公孫慕容和娜拉莎把精力放在這裡,知道比西萬邁斯被叫走商量事情,二人正好尋來,娜拉莎很有底氣地說出這番話。

「你們是……」敘郭善看向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問。

比西萬邁斯於一旁開口:「他們是比卡波底星神殿後勤隊伍的實際掌握者,所有的食物全部是由他們提供的,包括同時為五千個一等神殿戰鬥軍團帶去的飯菜。」

「嗯哪,所以我們現在要為整個隊伍提供飯菜,包括飛行獸的食物。」娜拉莎豪邁地說道。

「你知道我們有多少人嗎?」敘郭善質問。

「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為我們進行勤援助嗎?」娜拉莎反問。

-(未完待續。。)

… –

敘郭善被娜拉莎的反問給問愣了,他看看娜拉莎,又扭頭去瞧比西萬邁斯。

「對,比西萬邁斯殿主,你和他說,我和慕容哥哥去轉轉,還有熟人呢。」娜拉莎揮揮手,拉著公孫慕容離去。

比西萬邁斯知道到了現在,任何人都無法對抗娜拉莎和公孫慕容,而且大家是坐在一條船上。

覺得不用擔心別的問題,便跟敘郭善從頭開始說起,說他的女兒如何遇到了公孫無名,之後的一次次行動,到目前的補給全部來自另外一個世界。

敘郭善跟聽神話故事一樣,他被一件件事情給驚嚇到了。等西萬邁斯說完,他還在那裡發獃。

他發現自己的思維跟不上世界的變化,一個外來者,在重重危機中殺上來,幫助比卡波底星神殿取得現在的成就。

從經濟到民生,從自己一個星球到聯盟,從一個人到百萬戰士,從二十幾個帕爾帕蘭到現在的一億一千多萬。

所有的一切,那個外來者用了一年半的時間,他有著超強的個人戰鬥力,他懂經濟建設,他能發明各種生活用品,他哈能玩出一連串兒的手段。

他……似乎有個人,和他一樣啊,那是誰?是……一代神子督般亢刖。

神子也是如此,什麼都會,而且什麼都厲害,只不過神子也不能用一年多的時間把一個合作聯盟發展到如此程度。

原來不是只有自己的神殿系統才有天才,原來不是只有單勾?奈羅爾家族才能出現厲害的人,外面的世界依舊有傳奇。

敘郭善突然間發現自己很渺小,耗費了如此多的時間,竟然還沒有別人一年多做得好,自己曾經同樣想讓子民過上好日子,但不知道怎麼去做。

『現在怎麼辦?看樣子,外來者是想要獲得無上的權利。要成為神一樣的存在,讓不讓?還有單勾?奈羅爾家族居然和比西萬邁斯有關係,他的妻子和女兒,都是這個家族的,亂了,太亂,世界怎麼了?』

敘郭善糾結著,他不知道自己應該站在什麼立場上,是阻止外來者,幹掉單勾?奈羅爾家族。還是眼看著,甚至是幫著外來者?

他陷入了沉思當中,比西萬邁斯陪在旁邊,也不打擾,並認為他終究會想通的。

如果不能自己獲得最高的權利,那麼在誰手下做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開心不開心。

從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帶來的兵身上能看到他們那裡的軍人的風貌怎樣,從二人能源源不斷地送食物的事情上,他們那裡的人生活水平也不錯。

加上兩個人還發明了許多生活用品。估計他們那裡隨便一個人都能用上差不多的東西。

世界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但相同的是民眾的追求。

跟著他倆,總比跟著現在的盟主強。

******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無暇管敘郭善想什麼,他倆找到了赫拉麻多蘭甘。當初公孫慕容最先遇見的這裡的人。

他的莊園一直由赫拉麻多蘭甘帶著人管理,從莊園上賺的錢同樣在赫拉麻多蘭甘的手上。

他帶著人跟隨大部隊離開,換了一隻大的路魯獸,把莊園的主建築搬到路魯獸身上。在上面飼養的主要牲畜是艾泊羅卡獸,很值錢的肉食動物。

今天在跟著大部隊飛行,照常親自過來看族人給艾泊羅卡獸餵食和沖洗。

突然間就有兩個人出現在眼前。他先是一愣,很不解,兩個能空間移動的高手過來做什麼?

當看到面前的二人相貌開始出現變化時,他驚訝地張大了嘴,然後猛然拉住公孫慕容往建築里跑,邊跑邊說:「無名,你膽子太大了,快躲起來,現在我們是跟著副盟主遷徙,讓他知道你,他會殺了你的。」

醜女種田:山裡漢寵妻無度 他的行為、他的話,瞬間得到了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的認可,老頭是好人啊,明知道有巨大的危險,還選擇隱藏起幫助過自己的人,品質難得。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沒有拒絕,跟著赫拉麻多蘭甘進到莊園的別墅中。

赫拉麻多蘭甘停下來,緊張地向門口看看,一揮神杖,大門關閉,他才對公孫慕容說道:「無名,你快變回去,變成剛才的樣子,否則容易被發現,天天都有很多人巡邏。」

接著他轉頭對娜拉莎說:「你也變回去,別逮到會沒命的,我知道你們厲害,但你們能打過現在這麼多人?」

於是兩個人只好變回這裡人的樣子。

「對,現在就很好,無名啊,自從你到神殿中后,我們的日子好過多了,我們在搬遷前,已經不用繼續購買艾泊羅卡獸,很多以前買的艾泊羅卡獸產了崽子。

我們還種植神殿人專門過來告訴種的作物,種出來后,一小捏,能買四百多元錢,上個月收穫,我們賣了,收入超過兩億六千萬。

這麼大一筆錢,沒處花,原來想買點電器來著,結果神殿主動送來新的電器,一送就是幾萬個,還告訴我們繼續經營莊園……」

赫拉麻多蘭甘高興地說著,邊說邊給公孫慕容和娜拉莎拿東西,有水果、有乾果,還有酒和『茶』水。

也不管兩個人要說話的意思,他繼續介紹情況:「無名,那時你走了,過段時間,呼吖卡那小子和三千多人被送回來,說是開始時吃了不少的苦,被騙了,然後到了時間對方才放人。

他們都知道錯了,現在一直負責莊園中的事情,但我為了讓他們認識更深刻一點,一直讓他們住最差的房間,吃最差的飯菜,干最累的活。

再後來有人過來用儀器問我們問題,問的全是關於你的事情,我剛說一句謊,就被他們發現了,挨了兩鞭子,只好說實話。族裡的人有不少挨了鞭子的。

你……你有沒有被要找你的人遇到?你怎麼躲到這了?現在的錢還能用,我都給你留著呢,你就現在這個相貌,我把錢給你,你以後跟我們在一起生活,你別出去了,太危險。

他們過來測過一次,一直沒來過,估計以後也不會來,我們繼續為你做事情。你只要呆著就好,還有你這個長得有點難看的女伴兒,都留下。」

赫拉麻多蘭甘絮絮叨叨地說著,樸實的話語把娜拉莎都給感動了,如果沒有最後一句的話就更好了。

「誰難看?我在我那邊是美女,你審美觀有問題,你說我哪裡難看?要身材有身材,看到沒,s形的。看我的小蠻腰,要長相有長相,看我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要性格有性格。我是最溫柔的,是不是慕容哥哥?」

娜拉莎別的全能忍受,就不能忍受別人說她難看。

公孫慕容必須點頭:「是,性格好。溫柔、善良、知性、活潑、純真,尤其是純真,殺人時從來不猶豫。從來不虛偽。」

「後面的殺人什麼的可以不說。」娜拉莎聲音柔柔地提要求。

「對,那段掐了。」公孫慕容深表贊同。

「呵呵呵呵~~~!」赫拉麻多蘭甘笑起來,他朝公孫慕容說道:「你個男人,怕女娃娃?」

「我還強點,不是很怕,你要知道,換成別的男人,怕她都怕得要死。赫拉麻多蘭甘,我其實不叫公孫無名,我叫公孫慕容,她叫娜拉莎,哦,蘇菲亞?娜拉莎。

莊園賺的錢,你繼續留著,因為材料的原因,錢是不貶值的,除非遇到太多製造錢的材料。

我們兩個過得很好,以前的麻煩不再有,我們現在算是脫離了神殿系統,過段時間,我們會到達一個新的地方,在那裡建設我們的家園。

每個人都能擁有一大片土地,想蓋房子就蓋房子,想養牲畜就樣牲畜,想種作物就種作物,那裡不是樂土,但那裡的生存環境要比之前好。

有一個叫南希亞汗的人,他和他的家人現在在哪?我讓他找你們的。」

公孫慕容重新介紹了自己,說出讓人心生嚮往的話,又提起南希亞汗,這個當初在帕爾帕蘭空間認識,後來讓他自己聯繫人找過來的冒險者。

「南希亞汗?有,他來找過我們,帶著不少人,有他的親人,還有他的朋友和朋友的親人,他說是投靠你的。

我本來打算讓他們在莊園中做事情,可他不幹,他管我借了四百萬元錢,加上他們自己的錢,在莊園不遠處的大河中修了一個水上樂園。

四個月前,他就把錢還給我了,還了我一千四百萬,他那裡的買賣很火,天天有人去玩,去吃飯。

這次離開時,他買了三隻大的路魯獸,然後他在路魯獸的身上建了一個湖,一個雪地景色,一個沙漠景色的遊玩區,現在整天有有錢人過去體驗各種環境下的美味和遊樂活動。」

赫拉麻多蘭甘一臉佩服的樣子說道。

「這也行?大遷徙的路上,他能賺錢,慕容哥哥,你的眼光果然夠好。」娜拉莎豎起大拇指。

公孫慕容微微一愣,確實很吃驚,一般人能做到這個程度不容易,但他還是平淡地說道:「不算什麼,沒你那時賣水厲害。」

「嗯哪!」娜拉莎當仁不讓。

赫拉麻多蘭甘剛想問什麼賣水,別墅中突然出現兩個身影,一個是比西萬邁斯,一個是敘郭善。

方一出現,敘郭善就對公孫慕容和娜拉莎說道:「慕容,娜拉莎,以後的發展就靠你們兩個了,靈魂填充的材料,最好也能研究研究,用在我們的人身上。」

-(未完待續。。)

… –

赫拉麻多蘭甘捂住自己的嘴,目光在四個人身上來迴轉,他一瞬間想了很多,副盟主不知道兩個人的真實身份?比西萬邁斯也不知道么?

比西萬邁斯幫著一起隱瞞?公孫慕容兩個人與比西萬邁斯聯手騙副盟主?想要接近副盟主。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唄?

萬一被識破怎麼辦?副盟主讓他倆做什麼?發展?靈魂填充?

「放心,還有到達可生存地方后能夠自給自足之前,我們一直負責物資供應,我建議,具體參與各方面發展計劃實施上,應該由比西萬邁斯殿主和章霍宕安共同配合副盟主進行宣傳和監督。」

公孫慕容非常痛快地答應,又提出自己的要求,他說是建議,其實是定了,由兩個盟主分副盟主敘郭善的權利。

敘郭善目光一凝,他確實考慮以後要以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為主,但要有個過程,至少得看到兩個人的實力,同時他的權利也應該很大。

而此刻公孫慕容的建議顯然太急了一些,自己怎麼說也是個副盟主,商量著來和逼迫著來是不同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