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都是大駭,閏宗雙眸中爆出怒色,王者的驕傲讓他感到異常羞憤,猛然一握龍頭骨,粉色結界再次凝聚出來

「砰」

那無形之劍直接斬在粉色晶壁上,震起一道白色劍光。

劍身並沒有被傳送走,但卻直接被擋了下來。

「咦?」

天空上那人露出驚詫之色,眉頭微微一挑,似乎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什麼東西,竟能接下我這一劍?」

閏宗內心一陣苦悶,那話似乎像是譏諷一樣,刺激了他的尊嚴,一向是淡漠鎮定的他也狂怒了起來,吼道:「休要小瞧人」

他抓住龍頭骨的手放開,輕輕一拍之下,那龍頭骨頓時繞著身邊飛旋起來。

隨後掐出一道訣印,再次往虛空一探,又是一個龍頭骨浮現在他手中,隨後接連探出四下,頓時四個幾乎一樣的透明龍頭骨,在空中咕嚕嚕的旋轉起來。

只不過每個龍頭骨中跳動的光芒完全不一樣,繞在閏宗身側飛旋。

閏武眼中露出震駭之色,似乎極為畏懼這一招,腳下不由得後退數步,並且化作半龍形態,警惕的防禦起來。

「嗯?果然有點門道,難怪他們的正反九宮顛倒陣都擋不下你們,有什麼狠招就施展出來吧,讓本座瞧瞧你們這兩隻蚯蚓到丨底有何能耐」

那人輕蔑的嗤笑一聲,臉上露出不屑之色,但眸子卻盯著那四個龍頭骨,閃爍著精芒。

閏宗心中一震,立即明白這人已經看出了他們的身份,當下也沒什麼好再顧慮的了,瘋狂的催動著手中四個龍頭骨。

除了之前噴出藍色和粉色之光的話,還有銀色和綠色兩種,四個頭骨都在劇烈的顫抖著,似乎一下子控制四個,讓閏宗異常吃力,臉色越來越蒼白。

「哈哈,風遠先生想要看我海族絕技的話,不如讓本座來演示一下?」

一聲狂笑響起,整個天空隨即轟鳴起來,像是風雨突至,天色立轉。

隨後一道電閃雷鳴,雷電交加,一個赤色的大火球不知何時出現在長空上,像是流星一般墜落下來。

火球像是在大海上一般,乘風破浪,漫天雷電閃爍之下,顯得更加強大,一股恐怖的力量從火球中湧出,直接將風遠先生鎖定,似乎要傾力一擊

風遠先生臉色一沉,眼裡閃過一絲驚駭,「是你?」語氣中露出極度的震驚和懷疑。

「哈哈看來先生還未忘卻故人啊。」

那大火球在空中翻轉幾下,即將砸入大地的時候,一下將墜落勢頭止住,驟然顯化出一道魁梧身影,緩緩落在地

此人雙眸之中同時出現雷火二色,一隻電閃雷鳴,一隻熾火跳動,仿若兩個世界一般,面帶冷色,妖異非常。

閏宗和閏武兩人同時露出大喜之色,此人既然出現,必然會救他們了。

風遠先生的臉孔劇烈的抽搐了一下,陰沉無比,咬牙切齒道:「雷虎火豹」

「哈哈」

雷虎火豹狂笑道:「這麼多年了,想不到你還記得本座。嘖嘖,本座真有這麼大魅力嗎?」

風遠先生凌空一點,那道斬在粉色晶壁上的劍形頓時消失不見,拂袖冷冷道:「你不是東海之人嗎?來這海木鎮為何?」

雷虎火豹冷笑道:「塵風遠,你們人族就喜歡這麼磨嘴皮么?本座主修雷火雙系,這裡既然有絕世乙木出世,自然是來奪寶的,難道是來旅遊的不成?」

塵風遠寒聲道:「你來旅遊也好,會友也好,我不管。但若是打這絕世乙木的主意,就給我滾蛋」

他身上爆出一股寒意,還有無邊的劍意,在周身散開,就連空氣在這恐怖的劍意下,都化成絲狀蔓延開來。

雷虎火豹冷冷一笑,道:「當年你不是我對手,現在就更不會是我對手了,你真的決定了要再被我痛打一頓?」

塵風遠臉色一變,雙眸中噴出怒火來,厲聲喝道:「這海木鎮的雷林乃是我刀劍宗所轄之物,你莫非想與我刀劍宗為敵?」

閏宗和閏武都是渾身一震,露出震駭和恍然之色。

難怪隨便出來幾個人都是如此恐怖的修為,原來此地真正的主人並非什麼二流勢力神木世家,而是七大超級勢力之一的刀劍宗

雷虎火豹眉頭一皺,雙手交叉在身前,朗聲道:「雷林是你們的我不管,但絕世之物向來是無主之物,有能者得之。」

「哼,好一個有能者得之」

塵風遠冷冷笑道:「你若是不滾的話,我立即傳訊回宗門,自有在我之上的強者蒞臨而來,到時候你就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雷虎火豹臉色一變,寒聲道:「哼既然如此,那本座現在就先殺了你,然後再進去這雷林,拿走乙木就回東海,我看你們誰能追得到我」

他一跺腳,頓時一道雷光在腳下蔓延開來,整個大地「轟然」一聲,就裂地千里,所有海水蒸於,地面碎成七零八落。

塵風遠臉色大變,厲喝道:「好冥頑不靈,我就見識一下這些年來你到底有多大長進此地靠近雷林通道,要戰便隨我來」

他神色凜然,一下就化作一道劍光,朝著北海方向激·射而去。

雷虎火豹眼中也透出寒光來,看了閏宗閏武一眼,道:「以你們的實力留在這太過危險,隨我一起去吧。」

隨後不容兩人考慮,直接大手一揮,頓時一道雷光從身上綻放開來,直接將兩人裹住。

閏宗內心苦澀不已,他知道雷虎火豹哪裡是什麼太危險不放心他們,而是此地就是雷林通道,怕他們獨自進去偷著絕世乙木,這才放心不下。

但以他們的實力,哪有他們選擇的權利,閏宗立即恢復了淡漠,道:「多謝雷火大人」

閏武雖然也不樂意,但還是閉口沒說什麼。

「嗯。」

雷火虎豹應了一下,三人頓時化作一個巨大的雷球,騰空而起,夾帶著無數閃爍的電芒,追著塵風遠去了。

片刻后,此處除了滿目蒼夷外,空無一人,變得靜悄悄起來。

突然間,天空上微微晃動了一下,某處蕩漾出一道水紋。

在水紋的中心,李雲霄的身影慢慢浮現而出,臉色陰沉不定。

「原來這裡的掌控者是刀劍宗,難怪了……」

他臉色微微一轉,自語道:「想不到那雷虎火豹也來了,我將東海鬧成那樣,不知道他會不會見我就殺。」

「啐,管他呢,本少也不是誰都惹得起的他若真敢惹我,本少不介意再回一次東海,把他的老巢也掀掉」

李雲霄臉上閃過冷色,一個閃身後就落在地面上,朝著那懸浮在空中,被閏宗找出的封印陣法望去。 那陣法封印被閏宗打開之後,就靜靜的浮現在空中,散發出青光,一動不動。

整個陣光看去,就像是一枚巨大的銅錢,中間開著一個四方的口子,一道道波紋以口子為中心向四方散開,還有無數符號在波紋中不斷閃現。

李雲霄眉心處一閃,將仆錦山召了出來,道:「此陣你可認得?」

仆錦山朝那陣法端詳過去,眼中露出驚色,道:「好像是都天鎖元大陣」

李雲霄道:「可有破法?」

仆錦山沉默了一下,道:「我可以試試,但未必能成功,而且需要一定的時間。除此之外就只能強行破除了。」

李雲霄沉思了下,道:「明白了。」

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塵風遠既然可以被吸引過來,那麼一定還會有其他強者到來,而且塵風遠和雷虎火豹的決鬥也不知何時結束,根本沒時間讓仆錦山試。

他一揮手,眉心處白光一閃,界神碑便飛了出來,散發出浩瀚之力,猛地朝那陣法中心砸去

「轟隆」

界神碑一下化作巨大,狠狠的轟在陣眼上,四方天地劇烈震顫。

「砰」

突然陣眼中噴出一道雷電,轟在界神碑上,無數電芒竄出,密密麻麻,直接將整個碑身淹沒,並且向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李雲霄臉色一變,身體驟然化雷,無數電芒直接穿透他的身體,射·向後方。

仆錦山也是臉色大變,急忙運轉元力,在身前凝出一面光盾。

那雷電不斷轟在盾上,震得他連連後退,臉上的神色越來越驚恐。

整個天地間一下子化作青色的雷海電獄,源源不斷的雷電之力透過界神碑激發穿透出來,就連界神碑在這股力量下也被鎮壓下去,表面變得一片黯淡無光。

李雲霄的臉上露出吃驚和凝重之色,這陣法的陣眼竟然是整座雷林

除非他能一舉將整個雷林破去,否則這陣法的威能是源源不斷,永不枯竭

仆錦山的臉孔在無數雷電閃耀下,照的一片鐵青,「布下此陣之人真是瘋子不,是天才」

雷林直接成了陣法的一部分,原本最為薄弱的陣眼環節,一下變得最強。

李雲霄喃喃自語道:「難怪如此大的一片天材地寶,竟從未聽說過有人搶劫盜竊的。」他一招手,那界神碑頓時從陣面上飛了回來,被抓在手中。

在萬雷沖刷之下,碑身上已是一片黯淡無光,若是換做其它九階玄器的話,怕是已經損毀了。

隨著界神碑的飛回,那陣眼之處的雷光驟然大減,直至慢慢消失。整個陣法恢復了之前的寧靜,沒有絲毫異常。

仆錦山臉色鐵青,道:「雲少,此陣已是絕陣,暴力破開是不可能的了,不如讓我一試。」

「罷了。」

李雲霄擺手道:「能夠布下這等陣勢之人,在手法上也不會留下什麼破綻,破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一揮手便將仆錦山召了回去,喃喃自語道:「我現在萬分好奇,慕容世家的走私渠道是怎麼來的。」

天空上,幾道強大的光芒飛速而來,轉瞬便落下。

光芒內顯化出十餘人,全是神木世家的強者,不僅木有雲在內,就連木有峰也跟在其中。

木有雲一下就看到那顯化出來的法陣,臉色頓時變得鐵青。

木有峰忙道:「大哥,剛才我們落下之時,似乎有一道青光閃動下就消失不見了,一定有人來過」

木有雲臉色陰沉無比,怒喝道:「護衛全部死光,就連刀劍宗派來的九位護陣強者都不見了蹤影,此地一片狼藉,都天鎖元大陣直接顯化出來,你跟我說一定有人來過?這需要你說嗎?豬」

木有峰臉上一紅,急忙低下頭去,不敢接話。

木有雲四下望了幾眼,神識感知不到任何存在,重重的哼了一聲,雙手在身前結出一道印訣,臨空拍了出去。

那印訣飛入都天鎖元大陣內,整個陣法上迸出大量電弧,隨後慢慢的消失在眾人眼前。

另外一名強者,神木世家三當家木有浪,神色凝重道:「大哥,此地受創成這般模樣,來人絕不簡單,不如將家族中的所有強手都派來此地鎮守」

木有雲鐵青著臉,沉思了一陣,搖頭道:「那九位護陣強者的實力雖然不如你我,但擺下的正反九宮顛倒陣威力無窮,就算我等聯手也不能破去。如此強大的屏障都被人擊潰了,就算神木世家傾盡所有,也擋不住來者。」

木有浪愣了一下,道:「那怎麼辦?」

「哼,就當沒事發生,等下一步指令了。」

木有雲的臉色慢慢鬆了下來,道:「現在的局面已經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住的,各大勢力潛入,就連商盟和聖域都插入了進來,還有海族來人,刀劍宗也該露面了,我們只需聽從吩咐便好。」

木有浪眼中閃過一道精芒,欣喜道:「大哥,我覺得此事未嘗不是一個契機,也許我們可以借外來之力對抗刀劍宗,從此擺脫他們的束縛也說不定。」

木有雲臉色大變,怒喝道:「豬頭休要胡說」

木有浪不快道:「為什麼不可以說?難道大哥心中就沒有想法嗎?」

木有峰也是臉色鐵青,搶著說道:「三弟,你真是糊塗雖然年年大部分利潤都被刀劍宗拿去,但是大樹底下好乘涼,我們多少也能喝到點湯。若是沒有刀劍宗這顆大樹頂著,怕是湯都喝不到」

木有浪不服道:「但這海木鎮本就是我們木家的根基所在,世世代代都是我木家所有,為何要被人搶佔」

木有雲看了他一眼,淡然道:「你這句話說的很好。為何?就因為人家隨便派個人來,就可以滅你滿門這個世界,有多大的實力,就得多大的資源,沒有實力就給我閉嘴」

木有浪臉上一片陰沉,雙眸中盡數爆出怒火。

木有峰嘆道:「只希望這次事情不要影響到我們今後長期的利益便好,否則我們主要利益來源便斷了,僅靠定天城內的那些生意渠道,怕是再難維持前三的位置。」

木有雲瞳孔微縮,悠悠道:「亂中易敗,亂中亦易勝,也許會是我們神木世家掌控定天城的機遇也說不定。」

眾人都是神色一凜,露出些許興奮之色。

木有浪道:「大哥,此地難道我們就不管了,讓它毫無防守的空在這?「

木有雲道:「這都天鎖元大陣便是最強防禦,當今天下能破此陣者寥寥無幾,若真有這般強者蒞臨,我們派再多的人也只是螳臂擋車,多此一舉。」

「走吧。」

木有雲淡然一聲,神木世家眾人頓時化作一道光芒,直接消失在原地。

天空中突然浮現出一道電弧,慢慢變大起來,化出李雲霄的身影,靜立在長空上沉思了一下,也化作一道光芒離去。

翌日,正午。

神木世家府邸,廣開門路,會四方豪傑。

府中一片肅然之氣,在方圓數十丈的空地上,不斷光芒閃爍而下。

來者都是朝著木家三兄弟打著招呼,熱情無比,一副生死之交的樣子。招呼過後,便一旁自己找個交椅坐下,然後便面色冰冷,四下張望起來。

木家三兄弟也明白,客套只是表面功夫,所有人都是為了切身利益來的。

靈雷果大豐收卻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機,不僅是各方勢力滲入進來,以神木世家的力量根本無能為力。加上海族也橫插一手,局勢越來越複雜。

所以神木世家直接廣發告貼,召集所有勢力前來,一同協定靈雷果分配之事,同時也針對海族,有聯手驅夷的意

此次盛會若是有缺席沒來的,那就和這次的靈雷果分配徹底無緣了。

所以各方勢力,大大小小,都派人前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