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剛靠近三山郡府衙上空,一個身穿紅甲的大漢帶著十餘人飛了上來。

「呔!,你們…」那紅甲大漢指著雲飛揚、冷沐風剛要喝問,突見一道金光向自己打來。

那紅甲大漢正是三山郡郡守李大雄,他揚手打出一道青光迎了上來,不料那道金光如爆炸一般,突然發出耀眼的光芒。

李大雄始料不及,眼前金茫茫一片什麼也看不清楚,慌得往後急退。

這時只聽空中一陣「咔嚓」聲響起,頓覺身上一麻,一頭栽了下去,隨他一起栽下去的,還有身後那十餘人。

雲飛揚正要過去取他性命,周坤、周勝已經追來,雙刀急劈,向他背上的冷沐風砍來。

雲飛揚只得放過李大雄,轉身逃去,不過天雷印卻轟然砸下,偌大的府衙,被雷電轟塌,瞬間燃起熊熊大火。

「哈哈!師父燒得好,再來幾下。」

「好嘞!」

雲飛揚應了一聲,避開周坤、周勝,帶著他們在三山郡上空繞起了圈。同時專挑下面的豪門大院,來到上空,就招出天雷印狠砸下去,不多時,城中已有多處燃起大火。

周坤又急又怒:「冷沐風!有能耐停下來與我堂堂正正一戰。」他竟還稱呼冷沐風,沒敢叫古風。

「哈哈!你還真不知羞恥,堂堂一個武皇,竟要求我一個武宗與你堂堂正正一戰。」說罷,催動板磚又朝下方砸去,轟隆一聲,一個建得富麗堂皇的房子,被砸出一個大窟窿。

剛剛被救醒的宋寶,看到眼前的慘景,一口氣沒上來,又昏了過去。

三山郡中已燃起熊熊大火,下面亂成一團。被救醒的李大雄,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空中,再也不敢上來,命人趕緊救火。

周坤與周勝分開,在空中從兩個方向攔截雲飛揚和冷沐風,逼得雲飛揚飛離三山郡上空。

「我看你還能堅持多久,今日非將你們擒住不可!」周坤怒喝道。 冷沐風掏出一把培元丹塞到雲飛揚口中:「你看我們還能堅持多久,培元丹我這裡多的是。」

說完兩人又朝南方飛去,周坤心中咯噔一下,急忙與周勝追上。

在連燒三座城池后,天色已經漸晚,周坤終於忍不住,對冷沐風喊道:「停,我們好好談一下。」

「我們有什麼好談的,只憑你們兩人是追不到我的,不如去請周混那個老王八蛋出來。」冷沐風毫不客氣的說道。

「放肆!」周勝大怒,揮起長刀不顧一切的朝冷沐風劈來,雲飛揚招手打出天雷印,背著冷沐風閃開。

「咔嚓」一聲巨響,閃電正劈在周勝的大刀上,將他劈得往後飛去。

「冷沐風,不要以為我們沒辦法對付你,你再不停手,我立即帶人殺到武堡。」周坤喝道。

「那你要能找到武堡才行。」冷沐風不以為意的說道,不過卻示意雲飛揚慢慢停了下來。

「在妖獸森林中找一個城池,還難不倒我周坤。」

「在你找到武堡前,老子早將你們陷害四大家族弟子的消息傳了出去。」

兩人互相威脅,但都在空中停了下來,「只要你交出神器,並說出另一個埋藏神器的地點,我便說服陛下,不再難為你。」周坤說道。

「可惜,你的承諾在我眼中,連一個三歲孩童的話還不如。」

「那你要怎麼樣才信?」

「怎樣我也不會信你。」冷沐風知道,周坤是見天色已晚,怕自己走脫,這才用緩兵之計。只怕現在周哺、張玉兒正全力向這裡趕來。

「如果你真有誠意,便將三山郡以西所有城池都交給我。」

「你!」周坤氣得臉都綠了。

「哈哈!」冷沐風大笑著,和雲飛揚朝南方疾飛而去。

周勝身形一晃就要追來,被周坤攔住:「算了,這樣追下去也不是辦法。」

「那就這樣放過他們,他可是古風!」

「未必,古風不可能修鍊到武宗。但不管他是真是假,馬上通知青龍關的田有雨,全力搜尋武堡的下落,找到之後,一個不留,命令野狼軍團屠城。」

再說冷沐風、雲飛揚一連往南方逃了一千多里,見周坤、周勝沒有追來,來到一個叫歸綏郡的地方,停了下來。

歸綏郡,冷沐風似乎有印象,想了一下,才知道百里奚就是歸遂郡人氏。

「師父,天色晚了,我們在這住一晚吧。」

「你不著急趕回武堡嗎,不要擔心我,我還能堅持住。」

「司徒平等人估計還需要幾天才能逃到武堡,我們暫且在這住上幾天。」

「好吧。」雲飛揚猜測冷沐風應該有事,說道:「不過要請我喝一壇好酒。」

「這個沒問題,今晚師父隨便喝。」冷沐風從乾坤戒指中取出兩套衣服,兩人換上,又在臉上化妝一番,趁夜間進入歸遂郡。

歸綏郡是大周帝國中部一個重要的郡,下轄十三個縣,人口三百餘萬,幾乎家家種植草藥,是大周帝國,甚至整個古武大陸,丹藥的一個重要來源。

僅歸綏郡中,煉藥的世家就有五大家族,其中最負盛名的就是百里家。

兩人來到城中,一股葯香撲鼻而來,冷沐風突然想起了什麼:「師父,您有個煉藥的好友,是在歸綏郡嗎?」

「他在武寧郡,離這數千里呢。」

「啊,那您準備什麼時候去找他,這仙露金蓮到底能煉成什麼丹藥?」

「九品金蓮丹,煉得好的話,可以將你現在的修為,直接提升到五階武王。」

「什麼?」冷沐風大吃一驚:「有這麼厲害?」

「這可是千年的仙露金蓮,我藏在那處湖泊時,閑得無聊,想給穿山甲找些仙藥,無意中碰到仙露金蓮,只是當時它有烈焰天虎和赤瞳黑魔怪看守,一直沒有機會。」

冷沐風看了一眼趴在肩膀上的穿山甲,恐怕它是沒這個福氣了:「九品金蓮丹送給圖魯吧,我不需要。」

圖魯現在的修為有些偏低,才到七階武師,後面他們將會面臨周家瘋狂的追殺,必須儘快提高他的修為。

「這個你不用擔心。」

冷沐風突然停了下來,看著雲飛揚問道:「對了,師父服下能直接晉級武神嗎?」

「我現在是心境上有差距,不是丹藥能解決的。」

心境不能參悟破,永遠只能待在武皇的境界。一旦悟透,立刻就會脫胎換骨,實力發生質的飛躍。

但若悟透這一層,卻是極難,古武大陸武皇雖有多名,但武神卻只有三人,還有一人是自己宣稱的。從嚴格意義上說,九級妖獸,是介於武神與武皇之間的一種存在,還不能與武神相提並論。

「這事也急不得,一切順其自然。」冷沐風安慰雲飛揚道。

「不知心裡有多著急師父晉級到武神呢。」雲飛揚挪耶道。

「呃!現在我也知足了,不然那能逃得出周坤的魔掌。」

師徒兩人說著來到一家客棧前,冷沐風進去,招來店小二說道:「一間客房。」

雲飛揚頓時滿臉黑線的看向冷沐風,他乾坤戒指中堆滿了搶來的銀子,怎麼變得這麼小氣起來。

店小二看了冷沐風、雲飛揚一眼,不敢多說什麼,點頭哈腰道:「是,兩位爺隨我來。」

冷沐風摸出一塊碎銀子拿在手中把玩:「我向你打聽點事情。」

「爺請問,小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店小二咽了咽唾沫,高興的說道。

「這歸綏郡中,誰家的金瘡葯最好?」

「啊?」店小二還以為冷沐風要打探什麼隱秘的消息,沒想到竟是這個問題:「歸綏郡,周、林、關、武、百里,五大世家,百里家的丹藥質量最高。」說完,看了一眼冷沐風手中的碎銀子。

「那我們去百里家買葯,要怎麼走?不是到他們的藥鋪,而是找到百里家的管事人,爺要大批量購買丹藥。」

「這個啊,爺還真問對人了,您去別的藥鋪沒用,只有到杏林堂才行。杏林堂的掌柜是百里家的內門弟子,杏林堂也是百里家對外的一個堂口,要想低價購買大量優質的金瘡葯,只有通過他才能聯繫上真正的百里家族的人。」 「多謝。」冷沐風將銀子拋給店小二:「再給我們來一壇老酒,一隻烤全羊。」

嫡女爲後 「好酒!」雲飛揚糾正道。

店小二看了冷沐風一眼,見他沒有反對,連忙說了一聲:「好嘞!」

第二天,兩人早早起來,問清杏林堂如何走,出了客棧趕了過去。

杏林堂在歸綏郡最繁華的路段,很是好找,兩人來到時,杏林堂還沒有營業,門口已站了三十多個人在排隊。

「這杏林堂還沒開門?」冷沐風問旁邊一人道。

「快了。」那人打量了冷沐風和雲飛揚一眼說道。

「老弟是外地來的?」

「嗯,從三山郡連夜趕來的。」

「三山郡?」旁邊的人都圍了上來:「三大帝國去妖獸森林,誰得到了神器?」

「是啊,有消息了嗎?」

「都去了這麼長時間了,應該快出來了吧?」

三十多人都好奇的向冷沐風打量起來,看他們其中有人也是修鍊者打扮,冷沐風有些猶豫。

「兄弟不要怕,有什麼儘管說。」

「就是,咱們就是隨便聊聊而已。」

冷沐風裝作小心的模樣往四周看了一下,低聲說道:「其實,你們很快也能得到消息,聽我們在虎陽堡的一名夥計說,有散修已經逃了回來,三大帝國全軍覆沒啦。」

「什麼?」

「吸!」

「怎麼可能,聽說可是六名武皇帶隊呢。」

周圍響起一片吸氣之聲,雲飛揚看著冷沐風賊眉鼠眼的樣子,知道他開始將四大家族的消息散布出來了。

果然,冷沐風看他們一副不相信的模樣,一擰頭說道:「怎麼?你們不信?」

「小兄弟,不是我們不信,那可是六名武皇帶隊,去的也都是三大帝國的精銳,九級妖獸就是再厲害,也不可能全軍覆沒。」

「哈哈,就是啊。」

「你是不是有點吹牛了?」旁邊一個大漢笑問道。

周圍頓時響起一陣笑聲,看來這年輕人辦事還是不行啊。

「你們不信,好吧,我告訴你們,你們可不許亂說啊。」冷沐風一副被逼急了的模樣。

「好吧,你說吧。」那個大漢說道。

「其實,聽逃回來的人說,是因為周坤逼迫四大家族的弟子當炮灰,吸引九級妖獸注意力。結果引起了眾怒,局面亂了起來,除了幾名武皇逃了出來,其他人基本上都死絕了。」

四周一下沉默起來,這個消息太勁爆了,周家竟然逼迫四大大家族的人當炮灰。

「那樂天佑、田有龍他們呢?」

「都死在裡面了啊!」

「啊!」

「這話可不要亂說,這要傳出去,剛剛立國的大周,還不立即亂了起來。」

「所以我告訴你們千萬不要外傳啊,現在虎陽堡到處是受傷的散修,我們得趕緊多進些金瘡葯回去。」

三十多人沉默不語,散修都回來了,這消息怎麼還有可能瞞得住,只怕這大周立刻之間就會大亂起來。

互相看了一眼,立刻都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一個訊息,這次只怕要加大採購量了,不惜代價也要加倍採購。

這時,杏林堂店門打開,兩名夥計走了出來,「批量採購的隨我進後院,散買的就留在這前面。」一名夥計說道。

話音剛落,三十多人都擠到他面前:「我們都要批量採購。」

兩名夥計愣住了,沒想到今天竟有這麼多進貨的,那名夥計說道:「大家不要慌,百里掌柜已到後院,大家隨我進去。」

冷沐風、雲飛揚跟在眾人後面來到後院,一個客廳已經坐不下這麼多人,大部分人便站在兩側。

一名精神矍鑠的老者正坐在上首飲茶,見到這麼多人闖進來,也嚇了一跳。

「怎麼諸位都是要進貨的?」

「百里掌柜,我要三萬份金瘡葯,一萬顆金烏丹!」

「我要五萬份金瘡葯,兩萬顆金烏丹。」

「我每樣都要五萬份!」

「……」

三十多人紛紛說道,百里掌柜被喉嚨中的一口茶嗆得咳嗽了起來:「咳、咳!諸位慢慢來,一個一個的說。」

「百里掌柜,我們是您的老客戶了,這次金瘡葯和金烏丹我們各要五萬份,您要優先為我們準備。」

「我們都是老客戶,怎麼優先為你們慶余堂準備?」

「就是啊,百里老掌柜,您可要一視同仁啊。」

百里掌柜揮揮手:「諸位安靜,一個一個將自己要的數量寫下,但允老朽多問一句,諸位突然要這麼多的金瘡葯、金烏丹,可是出了什麼事?」

一名肥頭大耳的中年人看了冷沐風一眼,小聲說道:「老掌柜還不知,妖獸森林出事了,這大周帝國怕是要亂了。」

百里掌柜臉色一變:「妖獸森林出了什麼事?」

中年人上前,低聲說道:「四大家族的人全死了,聽說是被周家害死的,妖獸森林死傷無數,三大帝國全軍覆沒,這是逃回來的散修說道。」這人轉眼之間將冷沐風的叮囑忘得一乾二淨。

「什麼?」老掌柜一下站了起來:「你說的可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消息很快就會傳開,不過您老人家可不能趁機提價啊。」

「這個諸位不要擔心,你們先將每人需要的數量、商鋪名號寫下來,我去去就來。」百里掌柜說著快步走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