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暈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奇怪,讓人難分男女老少,不過洛川對此並不在意,甚至眉開眼笑地點了點頭。

「感謝誇獎。」

對方似乎被噎了一下,良久后才嘆道:「你知道我需要你做什麼了嗎?」

洛川這一次沒有裝傻,而是乾脆利落地回答道:「我想,前輩的目的,無非就是借我的手來煉製這些丹藥吧,雖然我暫時還猜不透其中的緣由,但至少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

「您沒有辦法親自動手。」

光團再一次沉默了片刻,這才緩緩開口道:「不止如此,我還需要你在六十七層幫我取一件東西。」

「還有嗎?」

「沒有了。」

「藏在第六十七層的是什麼東西?」

「是一朵作為陣眼的雪蓮。」

「那之後我怎麼把東西交給你?」

「等你闖過六十九層之後,自然能見到我。」

這一問一答非常乾脆利落,毫不拖泥帶水,而洛川則對這番交談的結果顯得很滿意。

因為對方透露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

他至少會幫助自己登到觀星樓六十九層。

這意味著,在與顏少卿的賭約當中,洛川,贏定了!

畢竟在上一屆的觀星大會中,廖曇連六十一層都沒能闖過去,卻名列青宵榜第三,而顏少卿才排在多少?

難道今年顏少卿的成績還能比當時的廖曇還強?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洛川此番登樓已經可以算得上是了無遺憾了。

畢竟,他才洗星境巔峰的修為啊!

更加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當洛川登臨觀星樓第七十層之後,之前關於他的種種非議與爭論都將煙消雲散。

天機殿將再一次向世人證明青宵榜的公正性與精準性。

如果以洛川這樣的表現都拿不到青宵榜前十,那麼,青宵榜才真的會變成一個笑話。

不過,那都是后話了,現在擺在洛川面前的問題依舊現實。

「所以,我接下來該怎麼做才能煉出這枚逆轉乾坤丹來?」

光團的回答非常簡單。

「先找齊材料,然後,我說,你做。」

聞言,洛川先是一愣,沒想到對方竟然想出了這麼一個辦法來,同時也進一步證明了那人在丹藥一道上的造詣非凡。

然後洛川接著問道:「既然如此,那你確定這些中階丹藥能起到作用嗎?要不要保險一點,乾脆煉些高階神丹?」

這一次,光團直接冷哼了一聲:「不要好高騖遠,煉製高階神丹,就算我肯教你,以你現在的資質,也幾乎沒有成功的可能性。」

「好吧……」

洛川有些遺憾地搖了搖頭,隨即也不再耽擱時間,直接去葯園中開始找尋煉丹材料了。

不得不說,九星寶丹就是九星寶丹,光是煉丹材料的要求就非常嚴苛。

不僅是年份要準確,分量不能有半點偏差,對於草藥材料的品相也有特殊的規定。

好在煉製逆轉乾坤丹的材料在葯園中都能找到,洛川花了小半個時辰的時間將其收集完全,再三確認沒有疏漏之後,這才回到了丹爐旁。

「開始吧?」

光團沒有回答,或許他覺得也沒有回答的必要,於是洛川只能無奈地聳了聳肩,以白焰之火點燃了丹爐。

緊接著,就在洛川打算將第一株煉丹材料拋進丹爐的時候,光團的聲音忽的響了起來。

「別著急,溫度還不夠。」

於是洛川毫不猶豫地收回了手掌,耐心地等待著,並仔細感受著丹爐溫度的變化。

「好,就是現在,千機草!」

聞言,洛川立刻將三錢千機草投入了丹爐中。

「用星力鎖住千機草的葯汁,讓其不要那麼快就蒸發。」

「現在放蟲花,用最快的速度把千機草的葯汁融進去。」

「好,很好,現在把你之前煉製的萬瓊丹拿出一枚來,用無中生有之法淬鍊一滴瓊花液,鋪在爐壁上,快!」

「不要分神!蟲花要散了,全力將其凝住!」

「現在加入松青,注意控火!」

……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地流逝著,在整個煉丹的過程中,都只有光團一個人的聲音,洛川從頭到尾都沒有發出過半句質疑,或者開口詢問,一切都只是按照對方的吩咐,按部就班地進行著。

然而,洛川的第一次還是失敗了。

伴隨著一聲恐怖的轟鳴聲響徹葯園,一陣陣黑氣從丹爐中飄散而來,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將四周的靈草給染枯了不少。

光團的反應倒是極快,立刻就飛掠而去,將所有的黑氣都包裹在了光色中,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讓其凈化為虛無。

另一邊的洛川則喘著粗氣,一連可惜地看著丹爐。

「第一次嘗試九星寶丹,失敗在所難免,剛才已經成功了大概七成左右,之所以最後會失敗,是因為你控火的手法還不夠熟練,另外在融合空茗草的時候出現了失誤,事後雖然補救了過來,但還是留下了隱患,還有……」

光團並沒有急著讓洛川再一次開爐,而是仔細為他分析著失敗的緣由和細節,讓洛川慢慢消化理解。

當真是在手把手地教洛川煉丹。

所謂言傳身教,恐怕也不過如此了。

洛川認真地聽著,不時提出自己的一些疑問,也很快在光團的解答中豁然開朗,這一番交流的時間甚至比煉丹還要久,等到洛川表示自己已經完全理解了之後,才開始了第二次的煉丹。

而這一次,洛川的表現顯然比之前好了不少,不管是速度還是精準度都比之前提高了太多,舉手投足之間甚至可以算得上是行雲流水了。

但很可惜,此次煉丹仍舊在完成了幾乎九成的情況下宣告失敗。

「再來!」

洛川並沒有因為煉丹失敗而顯得沮喪,相反,卻好似正處在極其興奮的狀態,沒有耽擱太多的時間,便直接開了第三爐。

第三次煉丹,整整持續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就連丹爐本身似乎也有些承受不住接連的損耗,而在外壁上裂開了一道道碎紋。

洛川目色如箭,將全部的心神都投入到了爐中那洶湧澎湃的滾滾丹氣,根本沒有時間理會丹爐的狀況。

顯然此時已經到了成丹的關鍵時刻。

就連光團也止住了聲音,屏息靜氣地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給我凝!」

歸一 洛川大喝一聲,雙臂的肌肉猙獰而恐怖,眼中的血絲看得人心中發慌,然後他猛地探出手,轟然一掌拍在了丹爐之上。

「砰!」

金色爐鼎應聲而碎,終於完成了它最後的使命。

萌妻嫁到:男神,你要夠了嗎 而在那殘缺的爐壁碎片中,卻閃爍著點點金光,如漫天飛花,美輪美奐。

洛川身子一歪,摔倒在地,蒼白的臉上露著燦爛的笑容。

「成了……」 洛川終究還是成功煉出了九星逆轉乾坤丹。

從理論上來說,此時的他已經超越了丹鬼,成為了青州丹道第一人!

當然,如果較真一些的話,其實這個成就還是有很大水分的。

畢竟洛川所憑藉的並不是個人的本事,而是有人在背後相助。

可即便如此,洛川此舉也非常了不起,如果不是他在丹藥一道上的悟性遠超常人,就算再怎麼手把手地教,他也不可能這麼快就煉出九星寶丹。

而且對洛川來說,他此番最大的收穫其實也並不是手中那枚金光四溢的葯丹,而是他在這一次次煉丹中所得到的經驗。

這種遠比金錢更加寶貴的財富在經過時間的沉澱之後,必定會成為日後洛川在丹道一途中最耀眼的啟明星,指引他走向更加偉大的未來!

事實上,自洛川開啟星火燎原訣,以《百草洗鍊錄》涉足丹藥之道以來,他從來就沒有過領路人。

之所以能夠走到今天,成為世人眼中難得的煉丹天才,洛川所靠的,只有自己。

丹道宗師 直到今天。

直到此時此刻。

那位始終藏身於幕後的神秘強者或許還算不上洛川的老師,但毫無疑問的是,他那毫不藏私的教導,的確令洛川受益良多,甚至說得更直接一些,便是讓洛川對於丹藥一道的理解整整提升了一個層次!

有良師傾囊而授,與獨自一人閉門造車,或許最後的結果殊途同歸,但前者卻無疑能讓洛川少走太多的彎路!

別的不說,至少等洛川下一次煉製九星寶丹的時候,即便再沒有他人相助,他的成功率也甚至會比一名真正的九星丹師還要高!

對洛川而言,所謂九星丹師的這一稱號,如果他想要,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只要接下來洛川將全部的心力都集中到煉丹一途上,或許不出半年,他就能正大光明地成為大梁歷史上最年輕的九星丹師。

不,或許是大梁高階丹師之下,第一人!

可以說,當逆轉乾坤丹出爐的那一刻,是具有非常偉大的歷史意義的。

不論是對於洛川個人,還是對於大梁帝國。

但很可惜,真正有幸見證了這一幕的,只有那團氤氳模糊的光暈。

除此之外,包括范燁在內的一切樓外修行者,都並不知道洛川成功煉出了九星寶丹一事。

因為就在那光團出現在洛川身前的一瞬間,水幕上關於洛川的影像就徹底消失了!

這當然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畢竟那藏身於樓中的神秘強者並不希望他人知道自己的存在,更不能暴露他一直在幫助洛川登樓的這一事實,所以既然他已經決定現身,那麼就必須隔絕外界的所有目光。

但對於樓外的一眾修行者而言,洛川從水幕中消失的這一幕,卻難免帶上了一些其他的意味。

為什麼星殿不讓他們觀看洛川登樓四十九層的畫面?

這裡面有什麼貓膩?

星殿的人想要隱藏什麼?

這難道不是*裸的黑幕嗎!

再聯想到之前洛川所展露出來的,種種逆天表現,不知不覺中,人們對於星殿的質疑已經越來越強烈了。

徐悲、程軒轅、顏天羽等巨頭都沒有說話,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們沒有發現事情不對勁的地方。

只是礙於對星殿的忌憚,以及影子先生與其他各司主即將到來的消息,不得不保持沉默。

但其他人可就沒這麼多顧忌了。

他們或許不敢把此事攤開來說,但私下裡的議論早已經炸開了鍋。

「黑幕!絕對是黑幕!我就說之前那洛川怎麼跟吃了*一樣這麼猛,敢情是星殿在暗中幫忙啊!」

「當真是無恥之極!自觀星大會召開至今,我還真是從來沒聽說過有哪一次會隱藏修行者登樓畫面的,也不知道那洛川和星殿之間到底有什麼勾當,這也太明目張胆了吧!」

「我估計九煙門現在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洛川的背景這麼硬,靠山這麼強,恐怕打死顏少卿也不敢去招惹洛川。」

「是啊,這不是擺明了幫著洛川贏下顏少卿嗎?實話實說,這次星殿確實有些過分了……」

古往今來,人們對於弱者總是抱著同情的。

當洛川剛開始答應與顏少卿之間的賭約的時候,不少人其實還是向著洛川的,覺得九煙門的確有些仗勢欺人的意思,只是礙於九煙門的強大實力而不敢發聲。

到了洛川開始在觀星樓中大放異彩的時候,這些人也不禁跟著叫好,相反,真正希望洛川栽個大跟頭,為自己的年少輕狂付出代價的,其實主要還是九煙門與洪崖宮的弟子。

但現在情況卻發生了逆轉。

因為在眾人眼中,背靠星殿這棵大樹的洛川已經不再是弱者了,相比起來,好像顏少卿才更加值得同情一些。

畢竟從一開始,他就立下了一場必輸的賭約……

現在回過頭來看,就像是洛川故意給顏少卿挖了個大坑,一步步引誘著對方跳了進去。

就算是星殿,也不能這麼欺負人吧!

當然,在這其中,也不是沒有人提出疑惑。

「我怎麼覺得有些不對呢?如果真的是黑幕的話,以星殿的本事,絕對可以做得不顯山不露水,怎麼可能讓咱們這麼容易就看出來?」

「還有啊,若是洛川真的贏了,豈不是就變相地說明了青宵榜的權威性,天機殿才剛剛打了星殿一巴掌,不論怎麼看,星殿也不會站在天機殿那邊啊……」

但很可惜的是,這樣的聲音畢竟只是少數,很快就淹沒在了眾人對星殿的漫天指責中,連半片浪花都沒能掀起。

一時間,已經沒有人去關注其他修行者的登樓情況了,所有人都在交頭接耳,低聲討伐,或許也是在用這種方式抗議星殿的不公正行為。

范燁當然看到了場面正在逐漸失控,也知道眾人此時心中所想,但問題在於,他也很冤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