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兒咬著嘴唇道:「你要去哪?」/p

/p

白髮少年笑道:「我已經沒事了,不會再魔化了,你不用擔心。」/p

/p

他指了指不遠處的小瓜道:「那位公子是我的至交好友,你先去他家玩一段時間,哥忙完,就來接你。」/p

/p

允兒盯著白髮少年的眼睛,道:「你認識他多久?」/p

/p

白髮少年有些局促的舔了舔嘴唇,道:「剛剛。」/p

/p

忽地,少女纖纖玉指輕掩朱唇嫣然一笑。/p

/p

隨即她伸出雙手替少年整了整衣衫,道:「路上小心。」/p

/p

白髮少年道:「嗯!」/p

/p

白髮少年走了,走的乾脆利落,彷彿他沒有牽挂,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捨不得丟下妹妹,所以不得不幹脆一些,乾脆的連頭也不回。/p

/p

或許這一別就是永恆,但他不得不丟下她,因為,有些事情一次就夠了。況且他這滅了三個山上宗門的大魔必是人人得而誅之的。/p

/p

少女看著哥哥的背影,眼眶有些紅,但她沒有哭出來,她知道,她不能成為他的累贅。/p

/p

直到孤塵走出了她視線的盡頭,她才轉過身來,走到小瓜身前,施了一禮,並未開口說話,似乎能讓她開口的只有哥哥。/p

/p

小瓜和少女並肩而行,身後是一具戴著頭套的「行屍」。/p

/p

————/p

/p

金沙帝國,一座城鎮,天空陰雲密布,稀稀拉拉的下著小雨。/p

/p

城外山中,一身形龐大的金雕站在一條溪流中,用溪水洗滌著自己的羽毛。/p

/p

突然間,金雕嘴中發出「咔咔」聲,眼中紅芒隱現,接著渾身肌肉痙攣不定,倒在溪水中抽搐,濺起一片溪水。 我在時光深處戒掉你 /p

/p

猛地,金雕渾身黑氣,血紅著眼,自溪流中衝天而起,沖向城鎮。/p

/p

城牆上,大概十幾名守衛驚道:「它又來了!快去敲警鐘!」/p

/p

金雕一路劃過城牆頭,將那些守衛的身體齊切為兩段。/p

/p

「嘶!」眼中紅芒爆閃,沖向因警鐘而奔相逃命的百姓。/p

/p

「嗡!!」/p

/p

一道由魔氣凝聚的劍氣掠來,金雕躲閃不及,被劈下半條臂膀。/p

/p

只不過那臂膀卻在黑氣的凝聚下重新長了出來。/p

/p

金雕看向身後下方一棵老柳樹。/p

/p

只見一名白髮少年立於柳樹尖端的一根柳條上,後背背著一把用麻絲綁縛住的斷竹劍,其上刻有四字:劍氣長存/p

/p

這少年赫然便是孤塵。/p

/p

孤塵猛地向掠過城牆,向城外掠去。/p

/p

那金雕很是惱怒剛才的一擊,便追了出去。/p

/p

……/p

/p

城外山中,一隻金雕被劍氣撕裂成十幾塊,黑色的魔氣自金雕身上散去。/p

/p

孤塵在金雕身下,嵌入泥土中的大石上劃出「劍魔」二字。 白少的億萬寵妻 /p

/p

孤塵離開了,找上了第二個目標。/p

/p

————/p

/p

烈陽帝國,皇宮中/p

/p

槐帝倚倒在龍床上,手捏蘭花指,捻起一粒葡萄,輕輕吸入嘴中,道:「山上什麼情況?」/p

/p

下手一侍從道:「山上那幾個老不死的都以為是您乾的,放出話來要您收手。」/p

/p

槐帝很是無奈的皺緊眉頭,將手伸進自己敞開的衣衫里使勁撓了撓。/p

/p

那侍從很是懂得的識時務,道:「問君能有幾多愁?」/p

/p

槐帝感嘆道:「恰似一群太監上青樓!」/p

/p

那侍從臉色要多尷尬就有多尷尬,他最怕槐帝說這個,但又不得不配合。/p

/p

槐帝又道:「可問題是他媽根本不是我乾的!怎麼收手?」/p

/p

他接著道:「要是群女人直接充後宮,要是群男人砍腦袋也不錯,可這一群妖魔鬼怪怎個辦?」/p

/p

侍從道:「不如咋們也派出人馬去剿滅那些魔物?」/p

/p

槐帝道:「餿主意,你這不是變著法承認自己有鬼嗎?」/p

/p

槐帝又道:「別人都以為那年我是主謀,還將我當成頭號監視的人物,可朕也是受害者啊。」/p

/p

他又道:「那所謂「仙術」根本不存在,我贈給蕭雄的根本就是找能人編簒的假「仙術」,就是為了讓蕭雄四面楚歌,搞死這個喂不飽的老甲魚!但我萬萬沒想到,他竟然修出了魔氣。難不成瞎編還真能編出仙術來?」/p

/p

那侍從眼睛越來越亮,搶口道:「我知道了!」/p

/p

槐帝不以為意道:「說……」/p

/p

那侍從道:「我明白了,蕭雄&039;根本沒死!他定是本來就有魔書!而他自己不好施展大計,這時您送他一本書,剛好讓他可以說是您送的魔書!」/p

/p

他接著道:「然後找個替身修鍊他的魔書,以至於替身真氣暴走變瘋。瘋子自然是說不出實話的,而且替身很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個替身。直到這個替身死去,那麼明面上也就意味著他蕭雄已死,他就可以用《魔書》大展拳腳了,不論鬧出多大動靜,都由您來背黑鍋。」/p

/p

槐帝眼裡露出讚許之色拍了侍從腦袋一巴掌道:「想不到你還挺聰明的啊,這都能被你想到。」/p

/p

「嘿嘿,陛下過獎了。」那侍從滿臉堆笑,很是受用,畢竟想要得到槐帝的一聲讚賞是極難的。/p

/p

槐帝雙手抱著腦袋躺在龍床上陷入了沉思,他知道,蕭雄其實早就死了,自己親自查探過,蕭雄已死,無需多疑,更不可能跑出來作怪,就算投胎轉世,還輪不到他。/p

/p

這黑手的目的無疑是整個天下,那麼這黑手究竟是誰?/p

/p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無廣告!

絕世仙宮,崖頂/p

/p

黎明,凌妖和小瓜立於其上,等待著日出,凌妖道:「我要離開了。」/p

/p

小瓜道:「喝杯酒再走吧。」/p

/p

說罷,盤膝坐下,身前的地面出現一方小案幾,案上無菜,唯有一壺酒,兩隻酒杯。/p

/p

凌妖也坐下,拿起酒壺斟酒。/p

/p

黎明的空氣最是清新,連帶著酒也好像變得醇香了許多。/p

/p

兩人都沒有開口,直到瀑布上出現一條金線,直到小瓜杯中的酒只剩下最後半杯。/p

/p

小瓜一飲而盡,當酒杯落下時,凌妖早已不見了。 總裁老公,寵翻天 /p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