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一拳,楚天瓊的雙手都骨裂了。

「好強!」楚天瓊穩住身形,十分凝重的看向了天痕阿王。他的雙腿也是泛起了明亮的紋路,是一個個複雜的符文。

黑暗殿主不禁一愣,他記得之前楚天瓊和他對戰的時候,已經消耗了右腿的符文,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又補充上了。不過黑暗殿主並不覺得這有什麼用,畢竟天痕阿王是半神強者,其中的差距還是非常大的。

天痕阿王倒是對楚天瓊腿上的符文很有興趣,「沒想到你所用的是這種上古的符文。我當時在這片大陸也見過。不過那個人被我撕碎了。看來你也是要步他的後塵啊!」

「哼!」楚天瓊冷哼一聲,然後雙腿連蹬,身體迅速的沖向了天痕阿王。他的右腿也是泛起了強烈的鬥氣風暴,目標直取天痕阿王的頭部。

「嘭!」一聲悶響,楚天瓊的右腿竟然被天痕阿王單手抓住了。

「這邊是你的攻擊嗎?太弱了一些吧?」天痕阿王有些不屑的說道,然後猛地一拉楚天瓊,另一隻手握成拳頭,攻向了楚天瓊。

不過天痕阿王的拳頭落空了,楚天瓊的身影消失不見了。

「楚緣用過的空間之術,真是很懷念啊!」天痕阿王有些感慨的說道。

楚天瓊再次出現,已經和天痕阿王拉開了距離。

太強了!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楚天瓊心裡暗自想到。看來只能使用那一招了。本來這一招是打算最後留給黑暗殿主的,可是現在也是沒有辦法了。

楚天瓊呼了口氣,然後鬥氣在體內瘋狂的開始運轉起來。隨後,他的身上泛起了一陣陣的光芒,一條條奇特的符文出現在他的身上,手上,胳膊上,臉上,所有地方都是被符文所佔據了。

「這是什麼招術?」黑暗殿主有些驚訝,隨後他苦笑了一聲,沒有想到楚天瓊還有後手,看來自己是輸了。

天痕阿王感受到楚天瓊身體中不斷傳出的恐怖波動,也是第一次正色起來。

「看來我還是有些小看你了!」天痕阿王說道,隨後他再次沖向了楚天瓊。

「天極龍捲風!」天痕阿王伸出右手,一條巨大的黑色龍捲風從他的手中迸出,飛快的襲向了楚天瓊。

楚天瓊咬了咬牙,身前的空間開始彎曲起來。黑色龍捲風直接沒入了空間之中。

「噗!」楚天瓊噴出了一大口鮮血。龍捲風的威力太強,他使用空間之術轉移了龍捲風,可是身體很吃不消。

擋住了龍捲風,楚天瓊趁機攻向了天痕阿王。同樣的招式,同樣被天痕阿王抓住了右腿。不過這一次,楚天瓊順勢而上,雙手抓住了天痕阿王,一股恐怖的能量在他的體內聚集。

「原來你要自爆!」感受到楚天瓊身體里的瘋狂增長的力量,天痕阿王第一次動容了。 等待血檢結果的時候,厲阮觀察了下身處的房間。

跟沐懷璟的休息室差不多格局,但一些擺設看得出來是女人所用。

唐悅跟傅園的女人,並無半點交集,她高攀不上。

出現在這裡,肯定是被女主人領進來的。

再一想,如果是一開始就有預謀的,為了避嫌,女主人肯定不會出面。

「我可以看下筆錄嗎?」厲阮問容域。

容域將筆記本遞給她,「目前只做了陳展的。」

厲阮蹙眉,接過。

「真要大動干戈調查所有人,你也逃不過。」

容域淺眸睨著她,說的話略帶諷刺,可眸底並沒有情緒流露。

厲阮僵了一下,所以今晚發生的事情,他也瞭若指掌?

他說的沒錯,若要查個水落石出,只怕是整個傅園都牽扯其中。

而老爺子,是不會允許這種情況出現的。

遲遲未到的《解剖屍體通知書》,就說明了這個問題。

老爺子明白紙包不住火的道理,索性報警,先下手為強,安排了可以信得過的人。

給辦案組施壓,造成他們手腳伸展不開的困境。

牢牢把握著主動權,將事態捏在掌中,一直處於可控制範圍內。

老爺子要的,就是拋棄一些無用的人,比如陳展,將傅園划除在外。

辦案組造假也好,虛構事實也好,他不在乎,只要達到他的目的就行。

厲阮掃了眼陳展的筆錄。

有三次,安排的是三個不同的人記錄,這是為了確保對方不會偽造口供。

陳展的陳述,三次都不盡相同,但也有相同的地方。

是他親自扶著唐悅進入房間的。

他是得了某人的吩咐。

這個人,他沒有供出是誰。

但這個房間,是傅芷安的。

警方逼問那人是不是傅芷安,他只說是傭人。

苗青開口,「葉哥對他抽血化驗了,結果還沒出來,不過我觀察了他的狀態,他服用了藥物,自己服用,還是別人設計他,未可知,他受了一些驚嚇,精神有些恍惚,但看得出來,他有意在保護一個人,這個人,有可能是傅芷安,但其他人筆錄沒有,我們也不能武斷給出結論,或者,他是故意引導我們,畢竟,唐悅死去的時間點只有他一人在場。」

厲阮卻是知道一些的,這個陳展,是中了七夫人的圈套。

七夫人不想讓傅芷安嫁給他。

七夫人這麼做的理由呢?

傅芷安又不是她女兒,一個繼女在眼前,多礙眼,嫁出去不是挺好?

想到七夫人,厲阮下意識看向容域,他跟七房這邊的關係,她至今沒搞明白。

他之前做的那些事,是為七房某個人做的,這個人,到底是誰?

七夫人之所以這麼做,也跟那個人有關嗎?

容域側身站在窗邊,身形孤冷料峭,面無表情的望著樓下。

他剛才說,「真要大動干戈調查所有人,你也逃不過。」

那種複雜的眼神,厲阮現在懂了。

她逃不過,他也逃不過。

他們雖然都沒有直接參与,他們也許只是別人的棋子,他們,是身不由己。 「即使你死不了,我也讓你脫層皮的!」楚天瓊卻是大笑著說道。

「哼!你以為你能得逞嗎?」天痕阿王冷哼了一聲,身體中的元素瞬間爆開,一股強大的衝擊力直接散發出去。

楚天瓊沒有意外,被衝擊力擊飛了出去。

天痕阿王暗鬆了一口氣。他實在沒有想到,楚天瓊身體中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強,而且楚天瓊竟然這麼快就要自爆。這樣的決心,一般人是不可能有的。說實話,天痕阿王心裡對楚天瓊倒是產生了一絲敬意。

不過一切都過去了,楚天瓊自爆必死,這場戰鬥,還是他贏了。但是隨後他的瞳孔就是一縮,楚天瓊竟然消失在了原地。緊接著一股恐怖的能量就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轟!」恐怖的爆炸頓時席捲了天地。

楚天瓊的意識也是慢慢消散。

「父親,我為什麼要保護大陸啊!」

「因為這是你的責任,楚家的責任。」

他最後想起了小時候的這句對話。

「父親,對不起,我沒做到。」楚天瓊最後的一句話,飄散在了被爆炸籠罩的天地間。

。。。。。。

「天痕大哥!」黑暗殿主大吃一驚,連忙衝進了爆炸的漩渦之中。等他再出來的時候,是抱著一個狼狽的身影出來的。

「該死的!沒想到他全身的符文竟然會產生如此大的威力。是我大意了!」天痕阿王有些憤怒的說道。不知道是在憤怒楚天瓊,還是憤怒自己。

「天痕大哥,你的身體如何?」黑暗殿主問道。

「不行,這次受到的衝擊太強,受傷太重。先把我帶回到獸靈帝國的王宮吧!我再閉關調養一番。」天痕阿王說道。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可是鬱悶至極。他才剛剛出關,剛剛幫助惡魔大軍來擊殺對方的領軍人物。可是就被打成重傷,不得不回去恢復。這要傳出去,他都覺得臉上很是無光。

「好的,我先送你回去。」黑暗殿主說道,然後迅速帶著天痕阿王,消失在了天地。

這場爆炸是驚天動地的。天空中密布的烏雲,也是受到爆炸的影響,再也忍不住,雨點全部落了下來。頓時這裡大雨傾盆。

地面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伴隨著大雨,也許這裡會成為一個湖泊,一個充滿悲傷的湖泊。

楚天瑜直接暈在了王天的懷裡。聯軍所有人都是跪了下來,很多人也是忍不住哭了起來。

最為悲傷的除了楚天瑜,便是歐陽軒了。他把頭埋在地上,早已經泣不成聲。

大雨越下越大,也像是在為楚天瓊悲傷。

歐陽軒就在大雨中跪著,跪了三天三夜,直到暈過去,才被青鳳抱了回去。

簡炔剛剛犧牲,人們還沒有消化。楚天瓊犧牲的消息便是傳遍了各路大軍。所有人都是震驚了。

要說城主府是大陸的一面旗幟,簡炔雖然倒了,但是還會有簡玉衡,簡綺靈支撐起這面旗幟。可楚天瓊是大陸的靈魂,靈魂沒了,就真的消失了。現在各路大軍之中,有什麼人能夠代替楚天瓊位置,成為大陸的領袖?沒有,沒有一個人。

楚天瓊的犧牲,帶來的不僅僅是悲傷,還有對戰爭局勢的影響。沒有了楚天瓊的支撐,在強者方面,聯軍已經完全處於下風。所以四路的聯軍也是紛紛有了動作,目標指向了獸靈帝國。

反擊,現在只能反擊!

海族。

「什麼,你說楚天瓊死了?」鯊蒼翎吃驚的站了起來,走到了鯊霍的身旁,難以置信的問道。

「是的。我們也是剛剛得到消息。楚天瓊和惡魔的大統領在斗靈帝國和獸靈帝國交接處決戰。楚天瓊自爆,惡魔的大統領重傷。」鯊霍說道。

「楚天瓊死了,竟然死了。」鯊蒼翎有些失神的說道。

「父親,現在我們該怎麼做?楚天瓊一死,雖然大陸聯軍發動了反擊,但我看這情況,大陸聯軍並討不了什麼好。恐怕這一次大陸聯軍要敗了。」鯊皇嘆了口氣說道。

「現在局勢很明顯了,惡魔大軍佔據了絕對的優勢。我們沒得選擇了。」鯊蒼翎說道。

「唇亡齒寒,爺爺,我們做好臣服於惡魔的準備了嗎?」鯊天卻是說道。

鯊蒼翎看向了鯊天,問道,「天兒,你是不是覺得我們當初不應該觀望,而是支持大陸聯軍?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那樣做,一旦失敗,我們才是會有滅頂之災。」

「爺爺,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現在也是想讓爺爺能夠支持大陸聯軍。」鯊天說道。

「為什麼?現在局勢不是很明朗了嗎?」鯊霍不解的問道。

「不錯,楚天瓊是倒下了,可是還有一個人沒有倒下。那就是張蕭。」鯊天認真的說道。

「張蕭?那傢伙不是早被黑暗神殿的離大人殺死了嗎?屍體都留在了神之遺迹,哪裡還有他什麼事?」鯊霍說道。

「的確,我進入過神之遺迹。如果到時間沒有出來,就算是活了下來,也不可能再出來了。」鯊蒼翎說道。

「我說不上來為什麼,我總是感覺他會回來的。」鯊天說道,「他身上擁有很大的不定因素,還是不要斷言的好。如果有一天他回到了這裡,實力定然飛升,也許這場惡魔大軍入侵的危機,會被他解除,那這個時候,我們該怎麼辦?」

「這種可能性幾乎是沒有的。」鯊霍直接否決道。

「的確,這樣太過於冒險了一些。」鯊皇也是說道。

「天兒既然提出了這種可能,也並不是空談。其實張蕭給我的感覺就是三個字,『惹不起』。我總是覺得自己強大,可是一次次栽在了他的手上。這的確是一個很神奇的人。也許,他真的沒死,也許,他也真的可能回來。」鯊蒼翎說道。

「那怎麼辦?我們要再觀望一些日子嗎?」鯊霍問道。

「不行。不能再觀望了。如果再這樣下去,不管我們選擇了哪一方,最後都不會得到他們的認可的。」鯊皇說道。

「那怎麼辦?到底選哪邊?」鯊霍有些不耐的說道。

眾人都是一陣沉默。

「皇兒。你是現任的海王,也是現任的家主。這個決定還是你來下吧!」鯊蒼翎嘆了口氣,把這個至難的問題交給了鯊皇。

鯊皇並沒有推辭,而是沉思了起來。過了很久,他才嘆了口氣,「興敗在此一舉,如若選錯,我甘為黑鯊一族的千古罪人!父親,我們支持大陸。」

「好!支持大陸!不過我們與大陸有所隔閡,需要在他們需要的時候幫助他們。現在你們負責調集所有的種族,集合大軍,時刻準備出擊!」鯊蒼翎下令道。

凱瑟大陸,此時已經戰火連天。

四路聯軍的反攻力量很強,也是非常堅決。

四路聯軍,除了北路聯軍被黑暗殿主所率領的惡魔大軍還有獸靈帝國的軍隊所阻,其餘三路大軍是已經突破了獸靈帝國的防線。

能夠這樣順利,也是獸靈帝國很多軍隊的起義。其中最強的一支獸靈帝**隊是東面的守衛軍,由牛頭人伊埃斯所領導。伊埃斯不愧是張蕭十分親近的人,品性十分端正。在民族大義下,他帶領軍隊進行了起義。配合范笙狠狠的陰了夜痕阿狼的惡魔大軍。

不過聯軍的推進並沒有持續多久。

惡魔大軍的增援部隊竟然有一千萬。千萬魔兵進入戰場,瞬間就是扭轉了局勢。聯軍開始敗退。惡魔大軍步步緊逼,戰場逐漸由獸靈帝國轉移到了各大帝國的內部,大部分疆域都被惡魔大軍所佔領。

而這個時候,海族及時出手。海族地域廣闊,強者並不比大陸少。所以海族加入戰場后,也是緩解了大陸的劣勢。惡魔大軍擴張的腳步也是被阻擋了下來。

這段時間可謂是風雲變化。大陸的戰爭規模變得非常巨大。大陸的許多強者,也是相繼隕落。

龍族言蒂謹,為了救下被夜痕阿狼鎖定的嵐蒂韻,死在了夜痕阿狼的扇子下。所以那場戰役中,除了夜痕阿狼和毒阿拉吉,其餘惡魔大軍盡數被滅。

斗靈帝國武天。面對黑暗殿主帶領新增的大軍突然襲擊,為了掩護其他人離開,武天選擇了留下來,阻擋惡魔大軍。

精靈大祭司。聯軍大舉進攻,精靈女王被離大人偷襲,大祭司及時出現,替精靈女王擋下了致命的一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