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森卻沒有閑著,他的雙手相合,手心中出現了一個法陣,大喝道:「帝國的沉重!!」

石柱上發散出耀眼的光輝,讓巨獸激烈的掙扎徹底成了無用功,它竟然是魔法道具!

只要控制住了巨獸,那麼麻煩的只是它身邊的那些小獸了。

希望一邊高速接近巨象,一邊從不知道什麼地方抽出了兩把短刀。

連續三道刀光,直接將撲過來的野獸一刀兩斷,隨手扯動長袍,飛濺的鮮血全被袍子擋住了。

嬌小的身形從袍子下面竄出,小小的影子在野獸之間穿梭著。

不管這道身影從哪裡穿過,所過之處無一倖免。

而夜刃與艾斯,則正在一左一右前進著,看樣子是要左右包抄。

咬著牙奮力支撐,傑森怒喝道:「他媽的,這貨力量是真的強,快一點!老子快堅持不住了!」

聽到他的聲音,希望跑的更快了,她必須到那傢伙的背上去。

小獸們好像也察覺到了危險,竟然放棄攻擊遠處的傑森,一股腦全都往希望這邊湧來。

小巧的身影試圖找到最佳的路線,卻越來越困難。

不得已,她必須與小**戰,原本加快的速度頓時受到影響。

說時遲那時快,一顆子彈直接將她面前飛撲而來的野獸打飛出去!

是馬克,他終於開火了。

與顏華手中用來對付巨獸那厚重肉體的等離子加速器不同,他的武器是專門遠距離精確支援的。

用精靈族稀有的魔法木製造的專用投射梭鏢槍,魔法與科技的完美結合體。

三厘米粗細的全金屬梭鏢,在魔法的力量下瞬間被投射出去,穿梭空間,完全無視彈道的約束,可以在目標周圍的任何位置出現。

要不是魔力定位無法對鏈條無法觸及的位置定位,這玩意簡直就是必殺武器!

不過它還是有弱點的。

只要能夠感應魔力定位,這玩意的攻擊位置實在是太容易判斷,所以對於精通魔法的敵人來說,用處並不算大。

對於這種完全不懂魔法的野獸來說,它可以發揮出百分之一百二的戰鬥力。

看著百忙中還不忘對著這邊露出感激笑容的少女,希望真的是個好孩子,馬克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眼看三面包圍的陣勢漸漸結成,傑森放手了。

隨著魔力的消失,一直限制巨像的石柱瞬間被掀飛,竟然消失無蹤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

夜刃手中的護手短刀靈巧的將小獸砍飛,隨手一箭射向巨象的眼睛。

他當然知道哪裡才是它的要害,除了這裡,全身那厚重的肉皮怕是只能用來撓痒痒。

而另一邊,艾斯也沖了上去。

她的武器是一把小巧的衝鋒槍,巴掌大小的武器卻可以傾瀉出密集的彈雨,目標也是直奔要害,只管往巨像的咽喉等處不斷招呼。

重生之陰毒嫡女 而靠過來的小獸,卻只能迎接她的拳腳,哪怕只是擦到,都是皮破骨斷,飛出好遠。

他們的目的很簡單,限制巨象的行動範圍,為希望製造機會。

一直到這個時候,顏華終於有事幹了。

巨象那龐大的身軀隨著不斷的掙扎,漸漸從河谷裡面爬了上來。

砰!

經過十秒的壓縮,拳頭大小的等離子體飛射而出。

然後……………打空了。

雖然系統不斷的提醒他修正彈道,但是他還是選擇了相信重力。

可惜他不知道等離子體本身就擁有巨大的反斥力啊!

重力對於它本身的強大能量來說,影響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看著擦過巨獸向著天際飛去的等離子團,傑森竟然還有閑心說笑話:「一百多米大小的目標你都能打到天上去?視力有問題?」

說完,他也加入了戰場。

手中的能量炮不斷充能,人頭大小的能量團接連轟在巨象頭上。

傑森必須吸引住巨象的注意力。

雖然擁有野獸的直覺,巨象也不得不把注意力轉移到傑森身上,畢竟只有他的武器對它有致命的威脅。

回身用能量炮逼退小獸的圍攻,傑森陷入了包圍中。

也許是巨象的恐懼影響了它的判斷,當它將第一目標轉換到傑森身上的時候,它…………完了。

這一次,顏華終於命中了巨象的背脊,大塊的皮肉並不能擋住這種能量體,能量團將它的血肉撕的粉碎。

白森森的脊椎顯露出來,讓顏華非常的不解。

夜刃不是說這玩意根本傷不到這傢伙么?為什麼……

很快,他就明白為什麼了。

失去的血肉正在快速的生長,非常的快速。

原本深可見骨的傷口眼看就要癒合。

而希望,終於突破了最後的距離,沖向了那道還沒有完全癒合的傷口。

她手中的短刀閃過一絲奇怪的藍色,沒錯,奇怪的藍色。

就算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他竟然看到了這一絲原本根本不可能注意到的光線。

他的耳邊傳來了那曾經聽到過的聲音。

「數據獲知!」

數據?什麼數據?那光線中有數據?

手上的武器再也無法射出哪怕一絲能量,顏華驚訝的發現手中的等離子加速器完全的失靈了。

不是壞了,而是能量被瞬間抽離!

原本能夠支撐幾次射擊的能量晶體,瞬間就失去了光彩。

就連壓縮裝置里,那淡淡的能量條也瞬間消失了。

他的左眼裡有一絲淡淡的白光亮起,緊接著消失不見。

數據,真的是數據。

無數的數據在他腦中迴旋,改造工具?人造之物?造神??

就在那一剎那,他懂了非常多的東西。

不,並不是他,而是寄宿在他身體里的那個靈魂,懂得了非常多的東西!

「你是?」到現在為止,顏華並不想知道她知道了什麼,她又想做什麼,他只想知道她是誰,叫什麼。

可惜,與上一次一模一樣。

沒有任何回答……她又消失了。

等他回過神的時候,戰鬥已經結束了。

巨象正在高速腐爛,而周圍的小獸,也化成了一灘灘的血水。

它們徹底的死了。

夜刃幾人卻沒有閑著,他們的工作並不是單純的消滅巨獸,而是…………消滅改造工具。

顏華的脖頸上,狗牌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隨著巨象的死,天空中無數灰塵落下。

他竟然能夠看出來這些被他胸口這點光芒阻擋在外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原來如此,這東西…………竟然擁有這麼強大的能力。」感嘆著製造者的想象力是多麼的豐富,顏華蹲下身,試圖觸碰它。

一隻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馬克的眼中有些惱怒與不解,他冷聲問道:「你要幹什麼??這玩意擁有極強的傳染性,不要命了?」

顏華愣了愣,他不知道該怎麼告訴馬克,這東西非常的神奇,它只是用來代替主人工作的工具而已,並沒有多大的威脅性。

最起碼,在他的眼中如此。 光明慶典,其實與光明神並沒有什麼實際聯繫。

且不說現在的創神等級的神祇中並沒有掌司光明的神,星界政府也沒有任何祭祀神的興趣。

這個光明慶典,實際上是為了紀念當年七大民族於翡翠夢境結成聯盟,開啟了大融合時代而已。

再通俗的講,這是個類似於國慶的慶祝活動。

每四年,星界聯合官方都會舉行這個慶典,寓意民族融合帶來的美好願景。

這一次,光明慶典來到了蓋亞。

蓋亞與地球一樣,原本是星靈族的本源行星。

後來因為資源匱乏與內戰,這裡被星靈族放棄。

一直到星界聯合政府的成立,星靈族才再次回到了他們的本源,重建了這顆行星。

為了紀念他們的先輩,這顆星球上再也沒有任何破壞環境的工業設施,而是單純的旅遊行星。

美麗的白岩建築,清涼的綠樹,翩翩起舞的星靈女性,喧鬧的集市,長長的遊行隊伍,現在的蓋亞美麗而好客。

任何不被星界政府通緝的人,都可以到這裡來享受節日。

前提是你能搶得到穿梭機的機票…………

好奇寶寶般的希望扯著菲菲東問西問,這種連軌道船塢都沉浸在節日氣氛中的星球,她是聞所未聞的。

脖子上戴著星靈導遊小姐獻上的花環,兩名少女早就被各種販賣紀念品的小販吸引了注意力。

今天的菲菲,穿著一身淡雅的淺黃色連衣裙,裙擺與領口上還有淺紅色的絲綉,看起來典雅大方。

希望么……她只有那身不知道什麼材質的緊身衣,灰白的顏色,看起來很土氣。

兩女正小聲交談著,在攤販中間好奇的尋找著寶物。

顏華呢?他現在正在跟AI較勁中。

「抱歉,沒有預約,您並不能獲准前往蓋亞。」AI禮貌的拒絕道,每天七萬五千人的定額是星靈人自己定下的,他們不希望這顆星球被南來北往的人擠滿。

「你的意思我們必須預約?可是我有受到歡迎信,就是你們慶典組委會發來的。」 獨家盛愛 顏華從空間切換裝置上調出了昨天申請的要求證明,與翡翠夢境不同,蓋亞並沒有多元分流系統。

雖說整個星界人口一直處於低點,卻不代表某些熱鬧地方真的缺人。

遠征開拓,定期巡航,甚至是啟蒙開化,這些崗位永遠缺少人力,導致無數居住於內部星區的住民不斷外遷,卻還是捉襟見肘。

但是吃喝玩樂,卻永遠不會缺少參加者,這是非常無奈的事情。

「抱歉,對於擁有一定地位的申請者,組委會都會發出歡迎信,但是不代表您一定能獲得前往資格。」對於AI來說,顏華這樣的人太多了,就算現在這同一時間內,它都在應付最少十位這種腔調的人類。

鬱悶撓撓頭,都已經到這裡了,難道要灰溜溜的回去?顏華有些不甘心。

尤其回頭看見菲菲那甜甜的笑容,他就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了。

到中央市場整整一年多了,卻從來沒有離開過那裡,顏華總覺得有些對不住菲菲。

不行,一定要想辦法進去!

問題是要怎麼進去呢?顏華腦袋裡不斷的轉著,到底什麼手段能夠用的上。

無腦蠻幹對於智能AI簡直是蠢到不能再蠢的做法,因為有規則的AI根本不會理你,只會要求自治安保部隊介入。

在這種場合被扔進管理處的拘留所…………

硬的不能來,那就只能來軟的。

通過控訴星靈與AI無視平等人權,確實是個好辦法,但是顏華做不到。

與整個中樞玩辯論?除了某個瘋子,根本沒人成功過,除非你覺得你的腦子轉的比中央行星中樞還快。

最後,雖然有些不要臉,還真的只有特權這一條路可以用了。

回到菲菲身邊,顏華無奈的苦笑。

善解人意的菲菲不用問已經知道個大概,卻並沒有生氣,她柔聲說道:「華哥,有難處就算了,我也只是腦袋一熱,在這裡也等於參加過慶典了,看……我們買到的新衣料,精靈族的特產。」

希望也連連點頭,光是這裡,就讓她開心的不得了,慶典不去也罷。

兩隻手裡全是新奇的食物,她覺得一輩子都沒見過這些好東西。

顏華卻不能這麼容易就認輸,他伸手向著菲菲的肩膀上抓去。

就在他的手快要摸到她的肩膀時,一道黑色的影子竄了下來。

游戲王之背后靈系統 汨羅不開心的看著顏華,暗紅色的眼睛閃爍著不善的光:「愚蠢的傢伙,坐騎難道想要反抗主人嗎??」

原本一直暗中保護餵食官的汨羅討厭這種將它從暗處逼出來的做法,讓它感覺很丟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