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那喜歡十尾魔狐,這在地獄魔門並不是什麼秘密。

除了十尾魔狐的身份外,主要是十尾魔狐長得太漂亮了,天生媚骨,更是修鍊出了十尾,按照風俗,她未來會成為魔妃。

這麼說來,十尾魔狐所選擇的夫婿必然有成為魔皇的機會。

所以呢,修羅那才會那麼在意。

「怎麼?我還是不帥嗎?」

這次百里澤直接將嘴對住了十尾魔狐的玉唇,生疏的啃了幾口,羞憤的十尾魔狐恨不得當場斃掉百里澤。

這混小子為了打擊修羅那,竟然不惜玷污了我的清白!

「小子,你……你在找死!」

看著自己心中的女神被人啃了,身為一個男人,如果沒點表示的話,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爽!」

「真甜呀!」

「好軟呀!」

百里澤連續發了幾個感嘆詞,還一臉陶醉的舔了舔嘴唇。

「啊!」

修羅那咆哮了一聲,他額頭的修羅魔焰扭曲著,見虛空燃燒成了一片片。

「小子,你敢褻瀆我的女人!」

修羅那身形膨脹了起來,身上布滿了血色鱗片,他伸手拍向了百里澤,便見虛空出現了一道巨型掌印。

血色掌印緩緩壓下,引來了無數罡風,更是將虛空震得『隆隆』作響。

「修羅那,你想幹什麼?」

就在那血色掌印快要落下的時候,十條水桶粗細的狐尾落下,直接將那掌印絞碎了,最後又回到了她的體內。

「幹什麼!十尾,你應該知道我對你的心意,論修為,我甩這小子幾條街,論長相,我更是勝這小子千萬倍,可我想不通,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修羅那貪婪的盯著十尾魔狐,至於百里澤,直接被他忽視了。

在修羅那眼裡,他從來沒有將百里澤放在眼裡。

一個螻蟻,是沒有資格讓他正視的。

「修羅那,你想多了,我喜歡誰也不會喜歡你的。」

十尾魔狐紅著臉,最後咬了咬牙,墊起腳親向了百里澤。

直到這一刻,修羅那才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

怎麼可能?!

沒想到十尾魔狐的審美觀已經糟糕到了那個地步!

見百里澤笨拙的吸吮著,修羅那再也忍不住了,怒吼道:「殺,給我殺了那小子!」

唰唰!

不等修羅那話音落下,修羅剎還有地獄三頭犬已經撲了上去。

至於幽鬼王,自然是看起來好戲,他願跟修羅那一起來,也是想試探一下百里澤的實力。

畢竟聖魔戰意義非凡,獲勝者除了會被當做魔皇繼承人來培養外,還有機會接近孽鏡台,將身上的罪孽洗掉。

孽鏡台中的罪孽獸,可以吞噬一切罪孽、詛咒,甚至連原罪都可以吸收。

除此之外,孽鏡台還可以增強神魂強度。

「住手!」

十尾魔狐身子猛地向下一躬,便見十條黑色狐狸天尾射了出去。

可修羅剎速度太快,直接躲過了狐尾的攻擊,揮拳打向了百里澤。

「哼,大哥,我就不用出手了,這小子又丑又弱,根本不配我出手。」

「說的不錯。」

修羅剎獰笑一聲,一拳砸向了百里澤的腦袋。

「我頂!」

面對修羅剎落下的拳頭,百里澤想都沒想,一個頭頂攻了上去。

所有人見百里澤竟然狂妄到用腦袋去擋修羅剎的拳頭,都是大驚失色,傻傻的看著百里澤。

「哈哈,十尾,看見了沒?這小子不僅長得丑、實力弱,這腦子也有問題,他真以為憑腦袋能擋住修羅剎的拳頭?」

修羅那大笑一聲,一臉的激動。

「無趣。」

暗月無雙瞥了百里澤一眼,轉身道:「諸位,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我,咱倆一起走。」

幽鬼王也對百里澤不抱任何的希望,轉身朝那無間深淵走去。

可就在這時,一聲脆響傳出,接著就是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 骨頭碎裂的聲音傳出,所有人都停頓了一下,下意識的轉過了腦袋,等他們看向修羅剎時,卻發現修羅剎的手腕硬生生被震斷了,依稀間還能看見修羅剎滿臉冷汗。

看樣子,是真疼呀,不像是裝得。

「二弟!」

就連修羅那都沒有想到,一個看起來乾癟癟的瘦猴,竟然可以用腦袋頂斷修羅剎的手腕。

也就是說,眼前這小子有著秒殺修羅剎的實力。

此時,修羅那有點懷疑百里澤的身份,一個實力這麼強的人,為什麼要將自己變得這麼丑?

難道這小子還真有什麼大來歷?

以暗黑魔皇性子,在挑選女婿上面一定會很謹慎的,斷然不會隨便挑個男子就當他暗黑魔皇的女婿。

看樣子,此人還真是有大來歷。

「混蛋,我要殺了你!」

修羅剎捏著手腕,開始了嚎嚎大叫,身後出現了一片血雨。

看著那血雨,十尾公主臉色有點難看,冷笑道:「怎麼?難道你們還真想跟我們暗黑一族開戰?」

看樣子,今天是逃不了好處了。

只能等三天後了,三天後就是聖魔戰,到時候再殺了這小子也不遲。

如果現在就殺了這小子,難免會落人口實。

「哼,二弟,咱們走。」

修羅那一臉寒氣,扶起修羅剎,看了百里澤一眼,殺氣凜然道:「小子,今天就放你一馬,等到聖魔戰時,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你。」

不等修羅那的話音落下,只見一道黑影飛起,一個旋風踢便將修羅那震退了。

修羅那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像是被雷電劈過一樣,還有點酥麻。

怎麼回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為什麼我的臉火辣辣的?!

「小子,你真以為暗黑族能保住你嗎?」

修羅剎自己被震斷了手腕不要緊,一旁的修羅那可是未來的修羅魔皇,他也被百里澤踢了一腳,這簡直就是在踐踏修羅族的尊嚴。

幽鬼王傻眼了,一臉凝重,之前他還有點不怎麼把百里澤放在眼裡,但能在修羅那沒有察覺的時候,狠狠踹了修羅那一腳,那就說明百里澤的實力不弱。

「小子,你……你敢踹我?」

修羅那覺得這就像夢一樣,他不敢相信,他堂堂修羅一族的王者,竟然被人踹了一腳,還是當著女神的面。

「反正我就要死了,不踹白不踹。」

百里澤躲在十尾魔狐身後,探著腦袋說道。

「無恥,卑鄙,有種站出來,別總是躲在女人身後。」

修羅那指著百里澤的鼻子罵道。

「我樂意?有本事你也鑽到女人身後?不過可惜,你長得沒我帥,哪有什麼女人肯讓你鑽?」

百里澤摸了摸鼻子,一臉的幸災樂禍。

修羅那氣炸了,他恨不得當場斃掉百里澤,可他清楚,只要有十尾魔狐在,就沒人能殺的了百里澤。

想到這,修羅那隻好忍著屈辱,轉身跳下了無間深淵。

在回修羅族的路上,地獄三頭犬臉色有點凝重,還有點忌憚,它總覺得百里澤身上散發著一股十分強大氣息,有點像仙皇的意志。

不得不說,地獄三頭犬的鼻子還是挺靈的,還真是那麼回事。

畢竟百里澤抹掉了九陽仙皇的意志,也算是得到了整個九陽仙門。

也就是說,現在百里澤可以得到九陽仙門中的一切。

不得不說,九陽仙門中還是有著不少傳承的,這對百里澤修鍊涅槃大道大有裨益。

所以呢,地獄三頭犬能夠在百里澤身上感受到仙皇意志也很正常。

見地獄三頭犬臉色有點沉重,修羅那忍不住問道:「聖尊,怎麼了?你的臉色怎麼那麼難看?」

「哦,沒什麼,我總覺得剛才那小子不簡單,很有可能是禁忌榜上的人。」

地獄三頭犬仔細分析道。

「什麼?!禁忌榜?!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就糟糕了。」

修羅剎一臉暗恨,沉道:「這麼說來,我地獄魔門未來魔皇真要落到暗黑魔皇手裡?」

「哼,如果那小子真是禁忌榜上修士的話,那他算是完了,到時候我們可以給暗黑魔皇按一個勾結禁忌榜修士,意圖篡取地獄魔門傳承。」

地獄三頭犬哼了一聲,笑得尤其奸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