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為越高,想提升的困難就越大,修行起來就越緩慢。要不然,金丹境強者為何會擁有五百年的壽限呢?這五百年,想再次獲得突破,也是有難度的啊!

突破至金丹中期,徐海寶又獲得混沌珠賜予的不少法術。儘管依舊以水屬性的法術為主,可徐海寶又得到一些有關木屬性的修鍊法訣。

感悟這些新法術時,徐海寶若有所思的道:「水生木,五行相生又相剋。看這情形,未來修為繼續提升,我有可能擁有全屬性的修鍊法訣。很期待啊!」

境界突破,又獲得新的法術,徐海寶也覺得很高興。這種雙喜臨門的感覺,會讓他更有成就感,從而對修鍊產生更濃厚的興趣。而木屬性法訣,威力其實也不小。

至少對現階段的徐海寶而言,有了這些新法訣之後,在煉丹跟藥草種植方面,也有了更多的了解。除此之外,徐海寶的自保跟救治能力,都得到了顯著提升。

之前所說的治癒術,配合木屬性的靈氣釋放,效果會非常明顯。最重要的,木屬性的靈氣,對任何生靈都有效果。雖做不到起死回生,卻依舊效果驚人。

想到這些的徐海寶,甚至自嘲的道:「將來有時間,或許可以客串一些神秘的藥師行走江湖。憑藉這些治癒術,救死扶傷,延人壽命,通通不是問題啊!」

好在這種自嗨並未持續太久,境界成功突破,徐海寶又暫停了修鍊。每次修為突破,徐海寶都會緩一緩,將境界穩固下來,再尋求下一次突破的機緣。

此番能順利突破,跟他這段時間的辛苦勞作,也有很大的關係。這讓徐海寶也開始考慮,是不是去一些原始叢林找找機會。原始叢林中,可收集的東西更多。

無論動物還是植物,甚至一些熱帶植物,都能收進混沌珠空間。那樣的話,能夠收集到的新物種更多,更有利於促進混沌珠的進化。

南極大陸之邊,最多的還是冰跟水屬性的東西,可供收集的動物跟植物都不多。當然,南極大陸冰層底下的稀有礦石比例,也比其它地方多出不少。

再次來到大陸邊緣的冰海之中,徐海寶找准天朝科考站所在的方向,便朝海中遁去。即便徐海寶在海中來去自由,卻依舊無法做到,將海中物資一網打盡。

畢竟,精神力籠罩跟搜索的範圍有限,精神力籠罩不到的海域,即便有資源徐海寶一樣發現不了。從這一點也能看出,徐海寶還需要繼續努力提升修為才行。

修為越高,精神力探測的範圍就越廣,能夠搜集到的修鍊物資就更多。提升修為,其實也是在幫助徐海寶提高收集物資的效率。相應的,混沌珠能獲得的進化資源就更多。

再次沉浸在南極海中,徐海寶不時停停走走。等到從海中起來,徐海寶也來到另一個天朝的科考站。 逼入洞房 對於他的到來跟出現,科考站隊員依舊很驚訝。

藉助衛星電話,徐海寶再次跟國內高層取得聯絡。談及禁區的事情,徐海寶也適時道:「吳站長,你留下,其它人暫時迴避一下吧!」

「好的,徐顧問!」

儘管很多隊員都好奇,徐海寶究竟在禁區碰到跟遇到過什麼。可他們知道,此刻跟徐海寶進行衛星通話的,都是國內什麼人。這樣的談話,他們怎麼敢亂聽呢?

有些事,不知道也許是好事。真正知道了,未必是好事!

隨著徐海寶在國內的影響力加大,一些有關於徐海寶的事,都會被大佬們格外關注。此番徐海寶成功穿越南極禁區,確實令很多關注此事的大佬興奮。

人都是好奇心,即便位高權貴者也不能免俗。越是不知道的東西,人類的好奇心就越重。有關南極禁區究竟有什麼,設立科考站的各國,內心都充滿求知慾。

等到通信室只剩下徐海寶跟心情有些激動的科考站長,徐海寶看著顯示屏上的幾個人,表情很平靜的道:「介紹情況之前,我想確認一個事情,不知諸位領導能否釋疑?」

「徐顧問,你想知道什麼事?」

「我想知道,對於外星人的事,我們究竟知道多少?網路上流傳那些有關外星人的新聞,是否屬實?是不是真有國家,截獲過外星人的飛船?」

一連幾個問題問出,參與通話會議的一眾大佬們,心中頓時一驚道:「徐顧問,你在南極禁區內,是不是接觸到外星人了?」

面對這樣的詢問,徐海寶卻沒有第一時間回答,相反還是看著那些大佬。即便徐海寶知道,先前他詢問的那些問題,有可能涉及最高機密。

問題是,這種最高機密對徐海寶而言,已經稱不上什麼秘密。如果國內真知道有關外星人的情況,徐海寶也會更放心,將一些東西轉交給國家。

同樣明白這點的一名大佬很快道:「徐顧問,有關外星人的事情,也被例為特殊事件處理。根據目前我們所掌握的情況,外星人造訪地球事件,有可能是真的。

甚至我們還了解到,確實有國家繳獲到外星人乘座的飛船殘骸。可這種事情,一直都被例為各國的高度機密,想打探到更多情報,非常的困難。」

對於這樣的回答,徐海寶並不覺得意外。有了這個前提,徐海寶相信後續他要講述的一些事,眾人聽到之後,接受起來也會變得更容易一些!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藉助科考站的衛星通信系統,來南極有段時間的徐海寶,也跟國內進行了一次遠程視頻談話。至於談話的內容,知道的人都被下了封口令。

涉及到外星人這樣的事,其實各國的處理態度都差不多。如同徐海寶這種特殊人士,外星人的問題其實更嚴重。真傳揚出去,也會引起社會動蕩跟恐慌。

換愛 即便現代人受過科幻影視劇的洗禮,對於外星人似乎並不陌生。可電影中的外星人,跟現實中的外星人,則是兩碼事。人類對外星人,多少有點葉公好龍的味道。

原本計劃在南極海域多轉一段時間,可臨近電話視頻結束,參與會議的田浩明,也適時通報了一個情況。讓徐海寶意外之餘,覺得南極之行要暫時劃上句號。

雖說南極大陸跟海域沒跑遍,可徐海寶覺得下次應該還會有機會。只要那個外星人基地在,徐海寶早晚都會再來一次。下次來,可以走其它路線進入南極。

那樣的話,有關南極大陸跟海域更多的秘密,或許會探索的更徹底一些。除此之外,跟家裡通話時,父母也埋怨徐海寶這次在外面待的太久了。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兒子即將舉辦周歲宴,當父親的不在,想必妻兒都會有意見的。這些事情集中到一起,徐海寶自然不好繼續在南極這邊逗留了。

只在科考站短暫停留了一晚,徐海寶第二天一早便離開。面對匆匆而來,又匆匆離去的徐海寶,很多科考隊員也很好奇道:「這傢伙什麼人啊?」

面對手下隊員的詢問,站長卻很嚴肅的道:「記住,我們站里最近什麼人都沒來。關於昨晚的事以及昨晚的人,你們都必須遺忘,更不許隨意透露出去,明白嗎?」

「站長,不至於吧?有必要這樣嗎?」

「有!涉及此人的任何消息,都屬於高度機密。不想犯錯誤的話,就當什麼都沒發生。保密紀律你們都學習過,應該知道泄密的嚴重性跟後果吧?」

對這位站長而言,昨晚陪徐海寶參與通話會議之後,他就覺得有些後悔。雖然知道,他不小心知道了一個驚天的秘密。可這種秘密,他寧肯不知道。

好在做為科考站長,他自然也是備受國家信任的科研專家。視頻會議結束之後,上級也表示會在適當的時候,將他從科考站這邊調離,讓其回國參與相關研究工作。

有關徐海寶在南極禁區發現的秘密,依舊無法對外公布。說的簡單點,涉及南極禁區的消息,依舊屬於高度機密。南極禁區在很多人眼中,依舊是無法探知的禁區。

從科考站入海離開的徐海寶,選擇跟前次來時的路線,從南極海域進入大西洋,而後再進入歐洲海域。再臨歐洲的原因,也是因為撒旦會跟教會終於全面開戰了。

就在教會跟英吉利方面,成功催毀撒旦會位於空心島的潛艇基地之後不久,撒旦會終於展開了行動。派遣多名高手組成的突擊隊,突襲了教會的訓練營。

相比撒旦會的訓練營非常隱蔽,教會在各國組建的訓練營,卻被大多數人所知曉。民眾唯一不知道的,便是選進教會訓練營,究竟訓練些什麼。

除了教義之外,教會的訓練營自然也進行一些異能跟法術方面的相關培訓。而這些培訓,自然是不可能讓公眾知曉的。而撒旦會的突襲,確實令教會方面措手不及。

收到各地訓練營發來的求救信號,教會旗下的裁決所高手四散而出。那怕近年一直閉關修行的教皇,也在教會聖地召見信徒,令各國都顯得非常意外。

召見各國信徒代表時,教皇也很嚴厲的道:「近年來,邪惡勢力發展迅速,他們背叛了主的榮光,大肆破壞跟詆毀教會,這種行為必須受到嚴厲打擊。

為了彰顯主的榮耀,我決定從即日起,聯合各國政府,聯手打擊這些邪惡勢力,還社會一份安寧。讓更多的民眾,沐浴在主的庇護之下!」

這則宣言,普通民眾只覺得是種譴責。可落到各國政府眼中,卻是新一輪聖戰重新開啟。果不其然,不久之後各國的教會分部,都來了大批的教會高手。

根據各國政府所掌握的情報,這些高手都跟教皇一樣,一直待在聖地中苦修。在很多教會修士眼中,這是教會的中堅力量,真正的修行者,也被稱為苦修士。

這些修士很少傳播教義,很多時候只負責剷除與教會對抗的邪惡勢力。得到有力增援的教會,也開始全面反撲,追剿隱藏在各地的撒旦會成員。

即便撒旦會的境外基地,也受到教會及各國政府的聯合打擊。這些行動,民眾真正知曉的並不多。可對各國情報機關而言,報道背後的內幕多少都知道一些。

當初徐海寶點火之後離開,便希望教會跟撒旦會死嗑。現在火已經成功點燃,甚至有點越燒越大的意思,徐海寶也很想參與其中,會會兩方的高手。

原本早前有人懷疑過,在英吉利方面製造衝突的幕後者,很有可能就是徐海寶。可沒過多久,小鬼子捕鯨船在南極海遭遇靈異事件,又推翻了這種猜測。

只要關注過前番徐海寶警告倭國捕鯨者的事,便知道所謂的鯨神,其實就是徐海寶在背後製造出來的。雖然不知徐海寶為何跑南極去了,可很多人覺得此事跟徐海寶無關。

後續的衝突當中,教會跟撒旦會方面,也並未發現有其它外部勢力干涉。至於當初徐海寶為何會突然離開,各方猜測跟天朝人行事原則有點相似。

那就是,不干涉他國內政,自然也不參與這種所謂的信仰之爭了!

可負責關注此事的外事情報部門,卻清楚撒旦會跟教會全面開戰,這火究竟是由誰點燃。雖然不知道徐海寶為何這樣做,可很多人還是樂觀其成。

正是得知這個消息,徐海寶覺得有必要去看看。若是有機會的話,他很想見見撒旦會的幕後首領究竟是何人物。那種精神種植法術,西方修士應該不擅長才對。

根據徐海寶傳承的修真知識,這種精神種植法術,有點類似邪修的手筆。通過汲取別人的精神力,壯大自身的修為。修到極致,可無限輪迴存活於世。

做為修真者,徐海寶覺得這種邪惡的修真法術,很有必要關注一下。俗話說,自古正邪不兩立,既然這事讓他碰到,那就有必要刨根問底查個明白。

除此之外,藉助教會全面清剿撒旦會邪惡勢力的機會,也能探知一下西方的修士實力如何。到了這種時候,相信教會唯有出全力,才有可能鎮壓住撒旦會。

抵達歐洲境內,徐海寶選擇一個無人的海港處登陸。聯絡當地的外事情報人員,不久之後便出現幾名天朝人,將徐海寶接上車,安排到一個安全屋臨時休息。

將這段時間收集到的資料,全部交由徐海寶審閱之後,徐海寶翻閱過後道:「看來我還是低估了教會的實力,沒想到教會方面,竟然隱藏了這麼多高手。」

「確實!關於教會的苦修士,近年來已經很少看到。 總裁留步:一隻老婆待領養 原本在很多人看來,時代跟以往有所不同,苦修士這個職業也很有可能不存在。可事實上,這種修士一直都存在。

相比教會其它的主教跟大主教,這些苦修士從加入教會那天起,就為捍衛教會的榮譽而生存。說的簡單點,他們是教會最狂熱也最忠誠的信徒。

若非撒旦會方面,近年來發展迅速,加上一直都隱藏的很好,只怕這次教會還真有可能吃大虧。根據最新情報,教會跟撒旦會近期,有可能展開一次決戰。」

「消息可靠嗎?」

面對徐海寶的詢問,前來會晤的情報員也很真誠的道:「關於此次聖戰的消息,我們能打聽到的情報確實不多。可這段時間雙方激戰,已經令很多政府非常不滿。

在各國政府看來,他們激戰造成的影響,各國已經很難壓制下來。如果繼續任由他們激戰,很有可能引起國內民眾抗議甚至動蕩。鑒於這種情況,各國也在施壓。

雖說撒旦會跟政府方面合作不多,可他們想在這裡生存發展,也不好過於激怒各國政府。真那樣做的話,撒旦會即便獲得勝利,各國政府也不會接納他們。

在這種情況下,撒旦會位於各地的高手,陸續前往阿爾卑斯山脈轉移。根據目前所知的情報,那裡應該是撒旦會的總部所在地,教會的高手也開始往那裡集結。

甚至有消息傳出,教皇已經從教會聖地秘密離開。雖然消息尚未得到證實,可這種可能性依舊很高。如果真是決戰,教皇不可能不到場的!」

聽完情報員的講述,徐海寶很快道:「辛苦了!替我安排行程,把我送到距離那裡最近的城市就行。後續的事情,你們就不用多關注,將所有情報人員撤走吧!」

「是,顧問!」

清楚大戰開啟,他們完全不同的膚色跟面孔,很有可能引起交戰雙方的警惕。這種情況下,遠遠避開才是明智之舉。觀戰這種事,還是存在不小風險的! 阿爾卑斯山脈是歐洲最大的山脈,同時也是個巨大的分水嶺,歐洲許多大河如多瑙河、萊茵河、波河、羅訥河等均發源於此,水流湍急,水力資源豐富。

阿爾卑斯山景色十分迷人,是世界著名的風景區和旅遊勝地,被世人稱為『大自然的宮殿』和『真正的地貌陳列館』。這裡還是冰雪運動的聖地,探險者的樂園。

早期在阿爾卑斯及其他的一些山中存在著某種山神形象,他們主要化身為大型岩石、石塊、水源、山洞及樹木。在很多歐洲人眼中,這座山脈非常神聖。

隨著近年來各國陸續開發阿爾卑斯山的旅遊資源,這裡也成為很多外國遊客的首選之地。每年接待大量的外國遊客,會山脈所在國帶來不菲的收益。

可對很多愛好冒險的探險者而言,相比被開發的旅遊資源,阿爾卑斯山依舊充滿神秘色彩。有些長年被冰雪覆蓋的山脈,更是鮮少有人踏足其中。

或許為了避免驚擾太多人,也為了給交戰雙方提供一個不受外界打擾的環境。山脈利益相關國,近期都臨時封閉了一些旅遊勝地,理由是近期氣象條件惡劣。

這種突如其來的決定,自然影響到一些遊客的既定行程安排。可了解內幕的人都知道,各國這樣做真正的用意,也是為了避免傷及無辜。

即便對很多修行人而言,不能肆意傷害普通人,都是一條默認的潛*規則。可相對的,對一些修行者而言,他們始終認為普通人便是凡人,絲毫不在意他們性命。

如果放這些遊客進入旅遊區,誰也無法確保他們的安全。真有外籍遊客出了事,對各國政府的聲譽還有旅遊區的名譽而言,都將是一個更大的打擊。

說的簡單點,自從各國施壓之後,撒旦會在歐洲的勢力陸續撤退進阿爾卑斯山脈中。相應的,展開全面清剿的教會裁決所成員,也尾隨其後展開追擊。

至於最終的決戰會在那裡打響,其實各方勢力都在關注著。唯一能夠確認的,便是這場即將爆發的決戰,應該是進入二十一世紀后,首次爆發的修行者大戰。

交戰的雙方,都是在歐洲極具影響力的修行勢力。那怕撒旦會代表邪惡一方,卻不意味著他們沒有盟友。相同的,做為正義一方的教會,也未必夠說有把握全勝。

根據各方勢力對此戰的預測,他們覺得應該會是兩敗俱傷的結果。可這一戰不打,此前頻發的修士爭鬥,便有可能無法平息下來,造成的影響會更加惡劣。

考慮到阿爾卑斯山脈也充滿神秘色彩,徐海寶也覺得趁機探訪遊歷一下,順便搜集一些修鍊資源。如果大戰爆發,到時再趕往交戰地帶即可。

涉及到這種修行勢力的大戰,外部人員進入的後果,很有可能受到兩方的攻擊。那怕徐海寶對自身實力很自信,卻也不想無緣無故捲入這種大戰之中。

讓特事情報員將自己送到山脈附近,看著前面開始有警員進行巡檢,徐海寶也適時道:「就在這裡停吧!剩下的路,我自己走就可以,你們不要繼續前行了。」

根據當地政府頒布的臨時政策,禁止外國人近期靠近山脈附近。本國人的話,自然不存在多大問題。而實際上,居住在山脈附近的人,其實也沒想象中那麼多。

只要限制好外國遊客進入,即便出點什麼事,當地政府也能妥善處理。眼下徐海寶跟幾名特事員,一看都是外籍面孔,真被警員巡查到,也會比較麻煩。

同樣知道這一點的特事情報員,也沒過多勉強的道:「是,徐顧問!」

清楚穿越山脈這種事,對徐海寶這樣的強者而言,自然不存在多少問題。甚至於,只要徐海寶不想曝露行蹤,無論當地政府還是特事人員,都難發現他的蹤跡。

下車之後的徐海寶,吩咐特事人員近期只需收集相關消息。有需要時,徐海寶也會致電詢問。有關阿爾卑斯山脈的地形圖,特事人員早前已經提供給徐海寶了。

望著下車不久便從視線中消失的徐海寶,前來送行的特事人員也很欽佩的道:「徐顧問還真是有點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意思,我們何時能有這樣的修為境界啊?」

「夢裡期望一下,還是可以做到的!別廢話,趕緊離開這段公路吧!剩下的事,我們只要耐心等消息即可。這樣的決戰,不是我們能參與過問的。」

做為領隊的特事情報員,很清楚能跟徐海寶接觸,也是一件倍感榮幸的事。憑藉這種機緣,未來他們調回國內后,也會得到相應的提拔跟修鍊資源。

更何況,送徐海寶來的路上,他們有修行上的問題,徐海寶也給予了點撥。單單送的那些靈水,就足以令這些特事員牢牢記住徐海寶這條金大腿了。

對特事院的特事員而言,誰都知道徐海寶擁有的修鍊資源最為豐富。那怕院里的供奉,很多時候都要跟徐海寶兌換資源。這年頭,有修鍊資源才能不斷提升修為啊!

雖說苦修也能提升境界,可那樣修鍊的速度無疑太慢。若是能得到徐海寶的提攜,提前獲得修為上的晉陞,原本高不可及的先天境界,也有希望衝擊一下。

近年來特事院晉陞的先天強者中,大多都是得到徐海寶的助力,才有機會獲得突破。俗話說的好,先天之下盡螻蟻。每名古武者,都有一個先天強者的夢。

以前想衝擊先天武者,在很多古武者看來難比登天。可自從徐海寶橫空出世,國內的先天級古武者數量,突然獲得爆發一樣。這讓很多新人,對此都充滿期待。

可以說,憑藉徐海寶在特事院的這份影響力,很多新人將徐海寶視為傳奇人物。在海外工作能有機會接觸到徐海寶,確實不失為一種緣分,是值得令人羨慕的。

並不知曉這些,也很少關注這些的徐海寶,做出一些提攜的舉動,更多也是出於同胞跟國人的情誼上。給這些特事員的修鍊資源,對他而言根本算不了什麼。

普通的靈氣之水,徐海寶真心多不勝數。既然人家為自己服務,那徐海寶給予一些好處,也是理所應當的。這樣做,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償還人情。

越靠近阿爾卑斯山脈,巡查的警員數量就更多。首次來到這座山脈的徐海寶,很快放棄從公路通行的計劃,直接選擇走一些人跡罕見的荒野跟山嶺。

行進過程中,徐海寶的精神力始終外放,監控精神力籠罩範圍的生靈之餘,也搜尋沿途有用的生物跟植物。扔進混沌珠空間,讓混沌珠吞噬融合。

等最後進入真正的山脈腹地,徐海寶明顯發現這片山脈的靈氣含量,要比外面高上許多。行走在這片山脈中,徐海寶確實覺得有些意外。

想起前次探索過的崑崙山脈,徐海寶若有所思的道:「崑崙山脈,被視為天朝的龍脈發源地,可靈氣含量非常稀缺。這片山脈,也被視為歐洲的眾神之山。

單從靈氣含量來說,這片山脈確實適合修行者居住。只是相比天朝修行者對於靈氣的研究,歐洲的修行者,似乎更注重單元素的修行。有些靈氣,反倒不敢亂吸收。

同屬一個地球,彼此的修行方式截然不同,看來天朝的神仙跟歐洲的眾神,走的修行路子不一樣。那麼消失的神仙跟消失的眾神,是否來自同一個異空間呢?」

有關歐洲流傳的眾神傳說,徐海寶自然也有關注過。兩塊大陸修行信仰的不同,意味著彼此的修行傳承也有不同。從這一點來看,也能看出一些問題來。

好在徐海寶並未過於糾結這些事,至少有一點徐海寶很清楚,天朝的修真勢力已經消失多年。相應的,視為修行偶像的歐洲眾神,似乎也消失在這片空間。

那些古時的強大修真者,以及歐洲的眾神們,究竟為何離開地球,也是一個不解之秘。此番探訪阿爾卑斯山脈,徐海寶也希望能找尋到一些線索或遺迹。

開始進入真正荒蕪人煙的山嶺之地,徐海寶也開始發現撒旦會以及教會的修行人員。這些人看似居無定所,可雙方一旦碰面,便會展開激烈的拼殺。

唯有勝利一方,才能活著離開。從這些交手的修行人員來看,徐海寶覺得這兩方的仇恨想解開,幾乎沒多大可能。或許這也是所謂的宿命之敵吧!

讓徐海寶覺得意外的是,在旁邊觀戰的過程中,徐海寶發現撒旦會的修士隊伍中,也多了一些應該不屬於撒旦會的修行邪惡勢力,確切的說是跟教會有仇的修行勢力。

這些同時被視為邪教徒的修行者,也一直被教會勢力清剿。雖然這次的聖戰,似乎跟他們沒太大關係。可這些修行者,卻義無反顧加入其中。

看到這些,徐海寶略有所悟的道:「教會在歐洲一家獨大多年,結下的仇家自然不少。此次的決戰,對教會而言,未嘗不是一次欺壓跟反欺壓的決戰。」

那裡有壓迫,那裡就有反抗。這種道理,同樣適應於修行勢力。通過這種觀戰,徐海寶也終於了解到,歐洲的修行勢力,遠比他想象的更為複雜啊! 如果說天朝的封建時期,君主大多崇拜仙神。那麼在歐洲這塊大陸上,古代的君主同樣崇拜眾神。這種信仰崇拜,也能加深民眾對於君主的敬畏之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