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是,該用就用,一點兒不藏著掖著。

剛使用,就是在這附近,尋寶靈咒,又是有了反應。

「挖!」

沒說的,這回都不用石牧指揮了,石林自己馬上就是主動跑過去,沖著斗大如旗的尋寶符咒指示的地方,就是挖了起來。

石牧也在隨後,抱著妹妹小晴兒,帶著未婚妻,齊藤和石鳶兒,兩人一起抬著這麼大的一塊靈石過來。

在石牧的懷裡的石晴兒,還不時會擔心的扭頭看向後面,生怕兩位姐姐,會把她的靈石給忘記帶來了。

這一次挖寶,挖大了。

整整幾乎挖了一天。

因為挖到了一艘沉船。

沉船早就變成了腐朽的木頭,被沙土淹沒實在了,現在已經沒有船的形狀了,那些殘留下來的船上木頭零件,用手一摸,就會碎成渣。

這樣更好,更好挖了。

挖出來好多東西。

一開始,挖到的是碎瓷片。後來,又在碎瓷片堆里,找到了完整的,僥倖沒有跟著沉船沉到河底摔碎的瓷碗。

碗底有年號。

算了算,至少是兩朝以前的瓷器了。

絕對是古董了。

雖然是近兩朝的,但是,也有四百多年的歷史了,石牧想,這些東西,應該會值錢。

何況這些東西,見多識廣的未婚妻齊韻說,看起來像是官窯,那石牧就是知道,應該會更值錢了。

挖了一天,都是碎瓷片居多,但是,也從如此多的碎瓷片堆里,找出來夠一箱子的瓷碗,花瓶,還有筆洗。

「牧弟,咱們挖出寶的消息要是傳出去,這裡,非得被人翻遍了不可!」石林有些小家子氣,自己挖到寶貝了,就是不想讓後來的人,也聞風過來,在這裡也挖到收穫了。

對此,石牧就是豁達多的道了:「二哥,不要這樣想。真有人在這裡挖到寶,咱們也不嫉妒。我也沒打算靠挖寶發家。現在我就是急需要錢,才會幹這樣掘土挖寶,臨時應急的事情。現在,我就只想要弄夠錢,給娘和妹妹,先買個院子,常住就行了。後面,別人就算是繼續在這裡挖寶,挖成了首富,那也是別人付出辛苦,得到的機緣,咱們不羨慕,好不好?」

「牧弟,就是你這個胸懷,我最學不來!要是我啊,非得把這塊地都給包了,然後非得雇上幾百上千人,在這裡給我挖寶不可!」石林誠懇地道。

石牧一下笑了:「二哥,這裡再是雲河古道,也不可能每一處都有沉船啊。你見過哪條河,天天沉船的。真要那樣,還有人敢走河嗎?」

「咦,那說不定呢!古運河,走船得有幾百年,至少的吧!總會有十艘八艘的沉船吧。」石林還真當真的幻想起來。

石牧再次笑了:「這倒是可能。不過,這麼個挖法,也跟自己開一個運河差不多了。這麼大的土方量,朝廷都吃不消。你忘記前朝就有因為開運河,導致勞民傷財,改朝換代的事情了?」

石牧提醒石林道。

石林也一下明白過來,憨笑著道了:「除非,有牧弟這樣的本事,直接知道在那裡挖,不用到處亂挖,才是能夠挖的過來。」

「林哥哥總算想明白了。」齊韻也笑了。

石林的想法,不是不行,前提就是這個,必須有石牧指點,能夠知道哪個具體的地方有寶才行。不然,就靠亂挖,那僱人挖土方的錢,就能夠把一個朝廷給挖破產了。

「小晴兒呢?」石牧關心的問起妹妹。

「在藤兒的懷裡,睡著了。出來一天了,她累壞了。」齊韻也微微心疼地道。

「那雇輛馬車吧。別走著回去了。」石牧道了。

「肯定得雇馬車了,不然,這些古董瓷器,還有這麼大一塊靈石,怎麼運回去。」齊韻苦笑起來道了。

石牧一模腦袋,道了:「對啊。看來真得雇輛馬車了。」

「少爺,我回城去叫馬車吧。」石鳶兒作為侍女,立即主動站出來,表示她願意馬上跑回城,去叫馬車。

石牧立即道了:「不行。這雖然距離石城不遠,可也有十多里地,也算是荒郊野外,你一個女孩子,在這裡亂跑,遇到歹人,容易出事。」

石牧這話,立即讓石鳶兒感受到了來自石牧的在意和關係。她頓時心暖的道了:「少爺,沒關係的。我也算是有點兒實力。」

石牧道了:「你終究是一個姑娘,真遇到一個專業劫道的,你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別說了,我肯定不會讓你亂跑的。」

「那牧哥哥,還是我去吧。我是築基三層境,哪個劫道的能夠打過我。」齊韻見這個情景,石牧有難處了,便是主動站出來幫石牧解憂了。

石林也很有家臣本分的站出來道了:「牧弟,讓我去吧。我是你的家臣,這是我的分內事。都別跟我搶,我去!」

石牧沉默了一下,是在思考,然後道了:「本來該我去的。可是,這裡,也需要我留下來照顧。這樣吧,二哥,你去,不過,我給你寫個神行太保符,讓你可以不費勁的馬上趕回城裡,回來的時候,你坐著馬車來就行了。這樣就一點兒不會辛苦了。」 「神行太保符?」石林一聽,就是苦笑了:「牧弟,你還有這本事啊!」

石牧也不心虛的道了:「我的本事多著呢。我都能夠寫出來尋寶靈咒,就不能夠寫出來神行太保符啊!」

呃,這話,太有道理了,讓石林想挑理都是挑不出來。

「牧哥哥,這次出來,沒有帶筆墨。」齊韻倒是已經替石牧想到用來寫符咒的筆墨問題了。

她曾經見過石牧寫藏真道法,那回是用筆墨寫的。所以,現在會想到筆墨。

石牧一想,就是笑了,覺得這不是什麼難事道了:「用手指蘸水,寫在二哥的腿上就行了。等下二哥你辛苦,跑快些,盡量在水干之前,趕到石城。我相信我寫的神行太保符,一定可以做到這一點的。」

「好,牧弟,你放心。就算是沒有神行太保符,我也會一口氣跑到城裡,一定雇來馬車的。」石林非常認真的保證道。

「二哥,我剛剛那話是開玩笑的。相信我,如果是這樣,我肯定會不讓你跑這一趟了,我自己來跑了。二哥挖土也辛苦一天了。」石牧一邊說,已經一邊拿手指蘸水,在石林的腿上寫神行太保符了。

這神行太保符,當然是石牧在系統商城那裡,找小仇兌換的了。

不便宜呢,不打折兩千仇恨值,石牧現在是在新手期,小仇對石牧有保護措施,給打了五折,也有一千仇恨值的花費呢。

「牧弟,你不也一樣,也是挖了一天土了。」石林都知道關心石牧了。

石牧關心他,他不是鐵石心腸,自然也會頑石點頭,跟著知道心疼石牧了。

石牧笑著道了:「咱們兄弟,不說這些了,二哥,神行太保符,寫好了。你試一試吧。」

「好!」

石林猛吸一口氣,有點緊張,一蹬腿,嗖的一下躥出去,咣的一下就是撞在樹上了。

「二哥,你沒事吧!」石牧趕緊跑過去看。

石林痛苦的蹲在地上,摸著自己的鼻子道了:「撞到鼻子了,酸死我了。牧弟,你這神行太保符,太快了吧!我都沒有反應過來,就撞樹上了!」

見二哥還能夠說笑,石牧知道他肯定沒事,才是笑了:「那二哥小心點,上了大路,沒有大樹擋道,就好些了。儘快回城,去雇輛馬車來。」

「嗯!」石林自己揉了揉鼻子,然後非常開心的一下就是跑出柳林,上了外面的土路,一溜煙就是跑到一里地之外了。

「牧弟,這跑得快的感覺太爽了!風馳電掣啊!」

後面,石林說了什麼,已經聽不到了。

他早就一溜煙就是跑遠了。

「照這個速度,喝碗茶的時間,都不要,林哥哥就該能夠到城裡了。牧哥哥的神行太保符,真的太神奇了。其實,如果不是小晴兒太小,牧哥哥給咱們每個人寫一個這樣的符咒,回家比坐馬車還方便。」齊韻過來,笑著跟石牧這樣說。

石牧也笑了道:「咱們都回家了,那這些寶貝怎麼辦。」

「啊,對,還有這麼一堆寶貝呢!我也給忘記了!」齊韻頓時莞爾笑了,一時高興,就是忘記這些寶貝了。

「我剛剛不也一樣忘記了。咱們倆啊,真像,都是一對兒忘事精。」石牧也自嘲起自己來。

石牧陪她一起甘心當忘事精,頓時惹得齊韻心裡一柔,看著石牧,美眸里一下就是女孩子的柔情滿溢起來。

看著石牧的臉,微微發獃,然後突然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接著就是拿她自己的袖子,去擦石牧的臉:「牧哥哥,看你一臉土。等你回家,家裡人都該怪我,出去沒有照顧好牧哥哥了。」

石牧這才想起自己身上的土,然後趕緊躲開了一下,對齊韻呵護有加的道了:「本想抱抱你,跟你說說話的。可是,這一身土的,還是算了吧。韻兒,給我手上倒點水,我洗洗臉。」

石牧這樣說,齊韻心裡感動之餘,卻也幽怨的心道,其實,她真的不會在意石牧一身是土的卻來抱她。

但是,卻也知道,這是石牧對她的關心,不想他自己一身臟,也弄得她一身土氣,沒有個大小姐的樣子,失了齊家大小姐的身份,便是心裡還是很溫暖的一笑,過去和石鳶兒一起給石牧打水洗臉了。

傍晚時分,齊家門前。

柳如煙在翹首以盼一雙兒女儘快返家,都出去一天了。

大兒媳楊詩文,懂事的跟著出來,一直陪著柳如煙。

「娘,您不要擔心,牧弟會平安回來的。」雖然不是石牧的媳婦,但是,她叫柳如煙娘,也是合道理的。 兩情若是腹黑時 庶子的媳婦,叫主母娘,也是應該的。不然,就是不知禮。

「這孩子,出去一天了,也不知道回來。真讓人擔心。」柳如煙忍不住幽怨兒子這會兒還不回來,讓她心裡都著急了。

「如煙,你不要著急,我們都陪你等。」突然聽到齊泰的聲音,沒想到,他老人家也出來等石牧回來了。

「齊叔叔,怎麼能夠驚動您呢?」柳如煙頓時過來,攙扶齊泰了。

齊泰笑了:「沒事兒,我就喜歡等著我那未來孫女婿。我等他,高興。」

「等牧兒回來,我非得說他不可。回來晚了,竟然害他的齊爺爺等他。真是罪過。」柳如煙非常客氣道。

惹得齊泰心裡也舒坦的道了:「沒事,沒事。我自己喜歡等牧兒嘛。」

正說著呢,一輛馬車慢慢駛過來了。馬車車轅上,除了車夫,還有石林。

「娘,有馬車,肯定是牧弟回來了。」楊詩文立即驚喜的報喜。

「回來了,回來了!」見到馬車過來了,齊泰也高興的笑了。

果然是石牧他們。

小晴兒被抱著,最先下好車。一落地,見到娘,就馬上小兔子一樣歡快的跑過去:「娘,娘!」

柳如煙也一下高興的抱起自己的女兒,親著她的臉頰,先關心起她道了:「跟著哥哥出去一天了,有沒有給哥哥惹麻煩啊?」

石晴兒很小卻是很可愛的認真保證道了:「沒有呢。哥哥可喜歡我了!陪我玩,喂我喝水,喂我吃飯,還給我挖到一塊好大的漂亮石頭。」

「是嘛!」柳如煙還不知道女兒說的好大的漂亮石頭是什麼寶貝,就是已經開心的笑了。

在外面,她不在跟前的時候,石牧都這麼照顧妹妹,當娘的柳如煙的心裡,當然早已經欣慰。

「你們過去抬一下。」齊韻一下馬車,也叫了齊家的家衛過去從馬車上往下面搬東西。

「小心我的漂亮石頭!」見到別人抬東西下馬車了,在娘懷裡的石晴兒,還擔心的叮囑那些幹活的家衛,要小心的抬她的箱子。

這一幕,逗得柳如煙,齊泰都是跟著笑了。

柳如煙喜歡不已的伸手捏了捏自己女兒的小臉兒道了:「這孩子!現在真是被牧兒給寵壞了。什麼都捨得給她。」

「牧兒,你挖到什麼漂亮石頭啊。把小晴兒給喜歡上了。等下,得讓齊爺爺一觀啊!」齊泰也已經被石晴兒的話,給引出巨大的好奇來,十分想知道今天石牧出去,聽說是去挖寶,有什麼收穫了。

「爺爺這話說的,真是讓牧兒覺得是牧兒的罪過了。齊爺爺,請,咱們裡面說話。」石牧十分大方的伸手攙扶齊泰跟他進去,然後一起觀寶。 「娘,我的漂亮石頭。」在房間里,箱子剛打開,露出裡面的巨大靈石來,石晴兒就是激動的叫娘來看她的漂亮石頭。

「這麼大的靈石?」柳如煙一開始可沒想過,石晴兒一直念念不忘的漂亮石頭,竟然會是這麼一塊巨大的靈石。

這在她眼裡看來,都是很罕見的啊。

「我的天,牧兒,你今天收穫很大啊!」齊泰也都是跟著吃驚了。

爺爺都吃驚了,齊韻自然樂得偷笑。

石牧卻是笑容平淡,「爺爺喜歡,送給爺爺了,給爺爺當鎮宅之物,我看最合適。」

石牧這樣說,未婚妻齊韻都是有些不樂意了。

她的牧哥哥,對齊家出手太大方了。

「我的,我的!」聽石牧說要把石頭送人,妹妹石晴兒立即伸手攔著,護著,不讓人拿走她的漂亮石頭。

這一幕,惹得柳如煙都是忍不住笑的前俯後仰了。

「好,好,爺爺啊,不要小晴兒的漂亮石頭。爺爺批評牧兒!」齊泰也開心的笑著道了。

「不要批評我哥!」聽說齊泰要批評石牧,石晴兒又是去護石牧,這一幕,讓齊泰更加感慨了。

以小看大,這石晴兒啊,長大了,肯定跟石牧很親。

「爺爺,牧哥哥還挖到了一些前朝的古董瓷器,爺爺看一看!」齊韻又是特意拉著爺爺去看著第二箱東西。

齊泰看過了,然後道了:「這樣的東西,爺爺在宮裡見過。前朝的瓷器,當今的聖上很喜歡,經常讓人上街淘換。就是這樣的瓷器。所以,爺爺雖然不太懂瓷器,但是,爺爺知道一條,聖上喜歡的東西,一定很有價值。」

「牧哥哥明天就要把它拿去估了,然後買個宅院來給大娘和晴兒妹妹住呢。」齊韻告訴爺爺這個消息。

齊泰雖然並不贊同石牧這樣做,離開石家,但是這個時候,他表示了對石牧的萬分支持:「好,好,怎麼都好。牧兒是個有主見的人,他的事情,他自己能夠做主。爺爺只會支持。」

「謝謝爺爺!」齊泰能夠這樣說,讓石牧就是已經覺得很滿足了。

「爺爺,看,這些瓷器多好啊!一點兒磕碰都沒有。其實,牧哥哥今天挖出來好多瓷器呢。可惜那些瓷器出土之前就成碎瓷片了,就只找到這些幸運的沒有傷到的瓷器……」齊韻興緻滿滿的跟爺爺介紹石牧今天挖寶的情況,齊泰也聽得認真仔細,在意。

石牧一直陪著,直到看到院子里石林打水洗過了臉,拿起他的短褂,像是要走,石牧馬上就是走了出去。

「二哥,晚上留下吃過飯再走吧?今天辛苦一天了,吃了飯再走。」石牧真心的挽留他。

石林笑著道了:「謝謝牧弟了。可是,我今天想早點回家陪娘。牧弟不會介意吧?」

這個理由,石牧就沒法再說什麼了。

「當然不會了。咱們是一家人嘛。二哥,那明天清早,還是咱們兄弟,咱們出去找院子,買下來。」石牧在意的跟石林說起明天的計劃安排,還向石林伸出手了。

「好!」石林的手,跟石牧緊緊握在一起。

這一刻,他感受到了,什麼叫做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牧弟,明天一早!」石林開懷的笑著,把脫下來的短褂,搭在肩膀上,然後痛快的走了。

石牧也笑著,目送石林離去,才是回來。

一回來,齊泰就是關心的對石牧道了:「牧兒,你是怎麼想到去運河古道找寶的事情?爺爺真是服了你了。今天韻兒不跟我說起,我活了大半輩子了,都是想不起還有這一茬了。沒想到,你這個小娃兒還記得。」

「是嗎?我來石城做媳婦,少說也有二十年了,也都不知道這件事呢。牧兒竟然知道。」柳如煙也驚訝不已的道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