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爲。”楚霄有點捉摸不透了,這簡直就在翻書。

“我以爲?”蕭靈兒接話道。

“我什麼時候糊過你。”楚霄道。

“我什麼時候相信過你。”蕭靈兒隨意道。

“衣服都脫了,你覺得呢?”

“那只是必須條件。”

“這麼說,我也是必須條件。”

“誰都可以。”

“承蒙姑娘救命之恩,日後必報。”楚霄陡然起身,丟下一句話,轉身走出竹屋。

“笨蛋!”蕭靈兒站在竹屋門口喊道。

“我叫楚霄。”楚霄回道。

“大笨蛋!”蕭靈兒再次喊道。

“我叫楚霄。”楚霄再次回道。

“傻瓜!”蕭靈兒雙眼泛紅。

“我姓楚名霄!”楚霄正色道。

“大傻瓜!”蕭靈兒雙目流出一行熱淚。

“說了叫我楚霄!”楚霄轉身哄道。

楚霄轉身才看到蕭靈兒臉頰上的晶瑩淚珠,總感覺心裏有那麼點的不舒服,卻有點說不上來的感覺,至少他不喜歡看到面者這個女孩流淚吧。

突然,空間一道飛火墜落,落向竹屋1之處,楚霄看着這飛火,目標是竹屋,意識到這一點,衝過去,一點要在那之前,一定,飛火在墜落,地上一道閃馳身影,去而又返。

楚霄立在原地,面無表情地看着被飛火瞬間燒爲灰燼的竹屋,他識得這是劍技“流光星隕”,曾藏書閣一本劍譜上讀到過,由劍本身屬性加以劍訣誘導而成的劍技,雖然沒有焚劍一般的毀滅力量,但是剛那一擊,卻不亞於他在景玄那承受到焚劍威力。

“你要抱到什麼時候?”蕭靈兒被楚霄公主抱着道。

“你想要抱到什麼時候?”楚霄搜尋着四周可疑的身影道。

“放我下來。”蕭靈兒無奈道。

“哦。”

楚霄雙手攤開,“嘭”一聲悶響,蕭靈兒翹臀着地。

“你就不能溫柔點麼!”蕭靈兒埋怨道。

“我覺得大地上的草比我溫柔很多。”楚霄繼續觀察着周圍。

“你怎麼不去死。”蕭靈兒站起身,嗔道。

“本來已經死了纔對。”楚霄發現了一處異常。

正當蕭靈兒準備回話之際,楚霄一把把蕭靈兒丟背上,帶着一絲勁風,向着周圍馳去,隨後他原來所站之地,大地崩裂,滾滾岩漿噴涌而出。

“還有這中用法!”

楚霄看着龜裂的大地,感嘆“流光星隕”的妙用。緊接著,楚霄放下蕭靈兒,身形一閃,出現在一處繁密枝葉的大樹之上,一拳轟出,大樹轟然倒塌,隨後又出現在蕭靈兒身旁,望着倒塌的大樹,一道身影閃現。

“景玄師兄,正想找你呢!”楚霄憤然道,雖然從感覺上已經完全不像是以前他所熟知的景玄,但他相信自己不會認錯。

“景玄?”蕭靈兒驚呼了一下,看着那道詭異的身影,有點不自覺的站到了楚霄後側。

“看來你還沒掂清自己的份量!”景玄恨恨道。

“難道你掂清了我的份量?”楚霄反問道。

“至少我掂清了自己份量!”景玄狂妄道。

“那就讓師弟領教下你掂清的份量!”楚霄回道。

景玄催動這“流光星隕”的劍訣,楚霄勁直衝上景玄,雖然在他認知中,景玄根本沒有達到能夠發動“流光星隕”劍技的修爲,但是現在這不是關鍵!現在要做的是清理門戶!

景玄看着逼近的楚霄,露出陰森的詭笑,隨後嘴角鼓起,待到楚霄近身,

“糟!”楚霄急道。

隨後“流光星隕”劍技夾雜着絲絲血腥氣息,對着楚霄,從景玄的口中噴涌而出,火光四濺,集聚的高溫,瞬間引燃了周遭草木。

蕭靈兒望着被“流光星隕”吞噬的楚霄,心眼不禁提了上來,面露疑惑。儘管置身火海之中,卻始終燃不到蕭靈兒身旁半尺。

“師弟啊,師弟,你終究是廢物,鬥不過師兄我,哈哈哈”景玄看着消失於劍技中的楚霄,滿意地肆意狂妄道。

火勢燃的更加兇猛,周遭樹木不斷倒塌,火星四濺,“嘭”一聲脆響,怦然炸裂,楚霄從中走出,身上冒着絲絲火星,

隨後消失在原地,猛地衝向景玄,

“師兄,看來你掂錯份量了!”楚霄戛然而止景玄跟前。 宛椿的睫毛忽然閃動。

這是初醒的癥狀。

她果然有了這個能力。

還記得半年前,同樣是這裡,陌冷容站在她面前對她說道,若是想救,就憑著你自己的本事去救,而現在,她有這個本事了,並且已經救活了。

宛椿逐漸蘇醒,緊閉了一個月的雙眸終於見到了亮光,她努力接受著這股亮光,身體好像休息了很久,全身酸痛。

眨巴著的眸子原本還帶著一絲陌生,但見到雲梓墨的時候,恐懼的嘴角忽然笑開了。

「小姐」,她像是見到親人一樣,眼眶竟然也濕潤了,昏睡前,她曾遭受過的折磨還清晰的在腦海中,讓她恐懼。

見到宛椿醒來,雲梓墨激動了笑開了花,連忙跑過去抱住了宛椿,「宛椿,你終於醒了」

「小姐」,激動的眼淚睡著宛椿的臉頰流了下來,她不知道雲梓墨為什麼這麼激動,也不知道她說的那些話的意思是什麼,好像她睡了很久似的,只是見到雲梓墨,就覺得心裡欣慰,有了安全感。

她好像真的睡了很久了,因為這次睜開眼看到的小姐,好像變了,變得.更像她的小姐了,變得可以讓她依靠了。

「傻丫頭,哭什麼」,雲梓墨擦拭去了宛椿眼角的淚水,「餓不餓?我讓他們給你做點吃的吧!你現在剛醒,不能吃太油膩的東西,等著以後身體恢復了,小姐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被雲梓墨一說,宛椿果然餓了,她張望了一眼四周,一切陌生,「小姐,這是哪裡?」

「是肅王府」

「肅王府?!」,宛椿又驚又疑惑,她怎麼會睡在肅王府里?

「此時說來話長,我先找人給你做點吃的」,雲梓墨起身朝外面走去,誰知剛到門口,就碰見了聞人衍。

聞人衍聽到她來府里的消息,立馬趕了過來,他知道她一來就會來看望宛椿。

當聞人衍見到醒了的宛椿的時候,驚訝的瞪大了眸子,「她……」

「額.這個.以後再跟你解釋,宛椿她餓了,可不可以讓你府里的人給她做點吃的?」,雲梓墨水靈的眸子看著聞人衍。

聞人衍招呼來伺候的下人,「讓廚房裡做點飯菜過來」

「只要淡粥就好了」,雲梓墨急忙補充說道。

「是」,下人離開了那裡。

雲梓墨目視著下人離開。轉過身來,發現聞人衍正用一種異樣的目光盯著她。

「看來你需要跟我解釋很多事情」

雲梓墨一副到大霉的樣子。

雲梓墨將事情的原尾告訴了宛椿,宛椿聽了,這才知道她已經昏睡了那麼長時間,並且這期間竟然發生了那麼多事。

她家小姐魂力恢復了,並且進入了皇族學院,而且還和肅王認識。

雲梓墨給宛椿時間慢慢接受,自己則被聞人衍給單獨叫到了一個房間。

「說吧,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本王」

「原原本本」,雲梓墨回想了一下,原原本本的告訴聞人衍的話,那麼還要從陌冷容那裡說起,還要說出來霧影閣的事情,還要說出她是烏雲的事實,這信息量那麼大,聞人衍他接受的了嗎?就算是接受的了,他能保證不吃醋嗎?

老木有話要說:今天情人節了,祝大家情人節快樂,讓你們犧牲陪男(女)朋友過節日的時間來看老木的文,你們真是辛苦了~可憐老木只能悲催的過星期六。 滾滾濃煙漫上天空,扭曲着此處的空氣,蕭靈兒望着爆裂的樹身中閃現到景玄跟前的身影,右手微微擡起,隨後在空中舞動,口中似有似無的默唸着,但她發現自己並非念着某種心決,而只是單純地瞎拼胡湊,

“怎麼回事?”蕭靈兒心中莫名的無法平靜,以至於半天無法完成她的術式。

蕭靈兒右手繼續在空中舞動着,她漸漸明白了,心中那股莫名的無法平靜的,帶着絲絲感動的,想哭的感覺,隨後右手食指猛然點出,在她所處的那片區域迅速的規劃,她能感覺到周圍火光照耀在她臉上火辣辣的感覺,但很快她臉上浮現出的卻是濃烈的生機,帶着一絲高貴,一絲優雅,以她爲中心,慢慢的如暴風般。

景玄看着已然近身的楚霄,此刻已來不及再次發動“流光星隕”劍技,迎面而來的是楚霄爆裂般的拳擊,至少此刻容不得他絲毫猶豫的空間,隨即他放棄了防禦,以身爲劍,固執的發動着“流光星隕”,“彭”兩股爆裂能量抨擊,楚霄被彈於地面,右手捂着胸口,喘着粗氣,

“該死。”他不認爲自身體術會弱過沒有飛劍的景玄,但是從剛纔猛烈抨擊來看,他不得不承認,他也掂量錯了他這所謂的師兄的份量。

“廢物,難道你認爲爲兄沒了飛劍不如你?”景玄嘶啞着喝到。

“你現在不就是落水狗麼!”楚霄笑道。

“狗也比你強,廢物!”景玄喝到。

“狗亦是狗!牲畜!”楚霄正色道。

“本是同根生,”景玄突然道。

“道不同!”楚霄緊接道。

“**何太急!”景玄突的咬牙切齒道。

楚霄剛想回話,猛地頓住,他感覺到景玄轉變的突然,轉變的不對勁,有什麼地方反常。

“遲了,你這廢物,去死吧!”景玄面目猙獰,帶着滔天恨意,直指楚霄。

楚霄感覺到腳下大地開始龜裂,緊接着猛烈的震動,帶着他的身體有點搖搖欲墜,有着濃稠的液體即將噴涌而出,危險,在逼近!

空中,一道渾然的火紅的焰火砸向地面,在空氣中泛起道道漣漪,暫未擴散開來,突地一道沖天巨響,滾滾岩漿噴涌而出。

“哈哈哈!”

景玄立於火海之中,得意的望着自稱“天地流光”的得意傑作,仰天狂笑。

蕭靈兒手指揮舞的動作漸漸舒緩,隨後停下,以她爲中心渾然天成的風暴席捲,猛地向四周擴展,突地煥然一新,散發出濃烈生機,火海瞬間消失,在沒有絲毫焰火的氣息。

“師兄,難道你沒有種身體被掏空的感覺?”楚霄話語在景玄耳畔響起。

景玄愣在原地,

“不!不!不可能!這不可能!”景玄眼神空洞,發瘋似的嘶哄着。

“已經可能了。”楚霄談談道。

“怎麼可能!你不可能承受得了!”景玄嘶叫到。

“師兄,你打過太極沒有?”楚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