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帶他玩,他也不打擾你,自己做自己的。

除了初中那會兒,最初他死皮賴臉賴杜錦家,杜錦讓他滾之外。

真的,從沒見他發過脾氣。

越想,龍勝林的心就越疼。

當即打了個電話,跟陳美佳說了分手。

游家不是住的區大院,而是獨棟別墅,進來的時候龍勝林還費了些勁兒。

不過那保安見龍勝林不是個好惹的,就打電話給游建榮問了一番,給龍勝林放行。

游建榮讓人來給龍勝林開門。

龍勝林走了進去。

「龍少,大駕光臨!」游建榮挺樂呵的。

他的樂呵是真樂呵,不是郭台之那種虛偽,所以龍勝林也就信了。

「我找杜錦。」 游建榮端坐沙發上,手中還很有品位的端了個紅酒杯。

「龍少請坐。」

說著還伸了手。

游建榮家自然也有個靠山,但說到底是個世代經商的。

跟他們龍家那邊自然不一樣。

說坐就坐,因此龍勝林大大咧咧就坐了沙發。

「我來找杜錦的,他在嗎?」

「杜錦,樓上寫作業呢。」游建榮說。

說完,還端著酒喝了一口,又對龍勝林說:「龍少要不要來點酒,我們公司做的投資。」

龍勝林沉默。

游建榮只好說:

「杜錦說他寫作業,他就在寫作業。」

兩個人微微有點劍拔弩張意味,明顯游建榮並不希望龍勝林去找杜錦。

也在這個時候,從外面進來一個女人。

是杜錦媽。

幾年不見,女人的樣貌並沒有多大變化,甚至還更時尚了一些。

依舊是那一副妖冶的面孔。

「這位是龍勝林吧。」

杜錦媽一眼就將龍勝林給認出來了。

四年,這孩子除了長高了長壯實了更加英俊了,輪廓更加硬朗了,倒是沒有多大的變化。

龍勝林心下一喜,料想有機會!

便笑了笑,起身迎了過去。

「阿姨,幾年不見您越發年輕漂亮了。」

杜錦媽一聽,眉開眼笑。

「你怎麼來這兒了,都這麼晚了,來回也不太安全吧,最近晚上挺不太平的。」

「哦,我來找杜錦的,不過……游少說他做作業呢,我就想說等他做完了我再看看他再走吧。」

」等?等晚了怎麼辦?」杜錦媽明顯帶著些許擔憂:「這孩子。」

因此,杜錦媽就帶著龍勝林上了樓。

期間,杜錦媽跟游建榮倒是禮貌的招呼了一聲,並沒有太多的互動。

不過看起來還算太平,只要這家兒子接受了杜錦媽的存在,那麼杜錦在家也不會太難過的。

且,看游建榮那樣子,似乎還對杜錦有所護佑。

「杜錦,你看看誰來了。」

在杜錦媽的印象中,初中的時候杜錦沒什麼朋友,也只有龍勝林跟他關係好。

自然,她也希望這孩子跟龍勝林長久處下去。

龍勝林進去杜錦房間,杜錦果然在寫作業。

杜錦面色清冷,跟自己母親交待了幾句,比如他正在寫一個論文,如果完成了就可以怎麼怎麼樣。

杜錦媽放心下來,便離去了。

杜錦讓龍勝林坐他床邊,然後繼續忙自己的。

過了一會兒,杜錦媽就送來了一盤水果還有牛奶,這才離去,順便還關上了門。

如果不是杜錦媽天生就熱情好客,龍勝林差點就以為這是杜錦媽特意在給他們製造機會。

杜錦起身,走到門口,抬手鎖住了房間門。

龍勝林這才看到杜錦面前的筆記本,已經是關機狀態。

「我還是第一次來你的房間呢。」龍勝林說著打量起來。

雖說沒有他房間那麼大,但也很溫馨。

「你怎麼找來了。」杜錦拉了個椅子過來,將果盤放到椅子上,自己坐在電腦椅那兒,就是跟龍勝林面對面。

「這畢竟不是我家,你常來也不方便。」

這麼一說。

龍勝林就想起來之前,林芳對他說過的,杜錦的身世。

平日里巧舌如簧,罵起人來像衝鋒槍似的噼噼啪啪就是一陣。

如今龍勝林卻發現自己詞窮。

「今晚我睡這兒了。」

龍勝林忽然說。

「不行。」

「當年我們不也是同床共枕好長時間嘛,怎麼不行了。」龍勝林倒是來了興緻。

如今的杜錦,跟當年的杜錦,可不一樣。

當年大家都是小孩子,現在可不是了。

「我是同性戀,所以不行。」杜錦平靜開口,說著起身:「這些水果你也不吃,牛奶也不喝,既然沒事兒你就先走吧,我不是說了明天要去看林老師嗎,順便也可以見到你的。」

杜錦說著端起果盤就放到電腦桌那邊,又將椅子歸順好。

龍勝林靈機一動,趕緊起身來,他就緩緩靠近杜錦。

杜錦手一頓。

「你剛才為什麼要鎖門?」

杜錦低垂著眉目,目光些微遊離,雖說神情冷淡,但內心肯定有所想法。

「為什麼要鎖門?既然要趕我走,為什麼又要鎖門?」

「我只是不想我媽時不時進來打擾。」杜錦說。

「我們又不會做什麼又不會發生什麼,為什麼你怕阿姨要來打擾?」

面對龍勝林的質問。杜錦終於憋出一句。

「那你是認為我在暗示你什麼嗎?……對啊,我就是在暗示你什麼。」

到後來,杜錦顯得自暴自棄似的。

完了就抬起手臂準備脫衣服。

這是讓龍勝林始料不及的。

「你不是口口聲聲喜歡我嗎,那就來吧。」

杜錦已經脫掉上衣,還拉了龍勝林去床上。

「都說,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那你得到了也好,就安安心心的別來找我了,這樣對我們大家都好。」

杜錦這麼說的。

「杜錦,杜錦我對你不是這樣的。」

杜錦的聲音很輕柔,念念叨叨說著什麼。

雖然還是那副清冷的表情,但又感覺他有些激動。

激動的時候聲音都帶著幾分顫抖,聲音還是很小很輕柔,卻能夠感覺到對方的情緒在波動。

無論如何在此時此刻,龍勝林還是覺得杜錦在散發溫柔。

「你說我這輩子多虧啊,長得這麼好看,又不是個女的,別人想喜歡吧,還得左右掂量掂量,也是帶著幾分惋惜吧,心裏面或許還在想著,如果我是個女的多好啊,別提多完美了。

但是如果我是個女的,是不是就跟我媽一樣,結婚離婚結婚離婚出軌,玩膩了就扔掉還得另外找下家,我這輩子就該被別人耍著玩兒對不對。」

「杜錦。」

龍勝林抱住了對方,緊緊的抱著。

他說不上來為什麼,就是想抱住對方。

想要給他力量。

「我一點都不想堅強,我一點都不想努力,也不想當什麼成功人士,難道我就僅僅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就錯了嗎?就不配得到愛嗎?」

「今天你在餐廳說的那番話又是什麼意思?想試一試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所以交往了一個女生,你同時傷害的是我們兩個,龍勝林你以後別來找我了,我跟你不一樣,我一開始就說過我跟你不一樣。」

「我真是個蠢豬,竟然還天真的以為我們真的會在一起。」 杜錦哭了。

準確來說也不是真的在哭,就是忍不住掉眼淚。

完了心情平復了,還在半夜三更像個沒事兒人一樣將龍勝林給趕走。

第二天,才提著些禮品,過來看望林芳。

如他所說,順便看看龍勝林。

所以,林芳就在庭院接待了杜錦。

庭院很寬闊,種了些花花草草修了條小徑通向玻璃花房。

那天也不是只有杜錦,因為林芳聽說杜錦要來,也順便叫了班裡幾個跟杜錦關係好的,大家圍坐一桌。

「媽!」

龍勝林在二樓窗戶口,朝下面看。

心想這杜錦也真是,過來找他,非得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來。

「勝林!」

林芳放下杯子走出花房朝二樓看。

「你快下來瞧瞧,你不是特想小錦嘛,今兒他帶了自己做的點心,特好吃,下來嘗嘗!」

「你讓他帶上來,我才起床呢。」

龍勝林就是特不爽。

林芳倒是為難了。

她是想刻意製造些機會,讓杜錦跟龍勝林關係進一步,至少有一天可以超越孫志尚。

但杜錦說到底也不是自己可以隨意使喚的,人家也是有自己的主意。

「阿姨。」

杜錦端了盤糕點:「如果您不介意,那我上去送給他吧。」

「那好!那好!」

林芳自是求之不得,嘴裡還念叨著:

這都幾點鐘了,才起床,也不嫌丟人。

上樓去,敲了敲門,聽見裡面的龍大少爺懶洋洋冷冰冰帶著幾分高傲的說了句:

「進來~」

杜錦才推門而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