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薇還記得,當年,她去找楊玄真幫忙,希望楊玄真幫她開啟前世記憶,那時候,楊玄真沒有幫她開啟前世記憶,卻贈了她一份機緣。

隨著時間的流逝,余薇都快忘記當年的事情了,如今,識海中的封印破開,余薇終於明白那份機緣是什麼了。

「原來如此!」

余薇的眼睛里閃過兩道光芒,緊接著,余薇心中暗喜,『竟然是心力法門?』更讓她歡喜的是,她的記憶再次打開,讓她記起了更多神通,不過,余薇感覺自己還有一部分記憶被封印著。

『前世,我真的只是地仙境界?』余薇有一剎那迷茫。

如今,余薇已經知曉心力法門,再加上前世的記憶,很快就讓心力法門入門,她心念一動,以心力御劍,再次施展劍招。

「咦?」夏皇輕咦一聲,而後,微微一笑,「真是峰迴路轉啊。」

「心力?」呂洞賓微微吃驚,看了楊玄真一眼,「玄真道友,這法門,是你傳授的?」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裡竟然有一些失望,原本,他已經準備收余薇為弟子,如今,楊玄真已經把核心法門傳給余薇,等於說,余薇是楊玄真的記名弟子。

楊玄真說,「她的來歷有一些特殊!」

擂台上,余薇以心力御劍,劍法更加凜利,只見她揮劍橫掃,掃出數十道劍光,劍光斬中長尾,長尾瞬間斷裂。

「呃!」北狐真人大驚,他沒想到,余薇竟然臨陣突然。

觀眾席,紀寧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師姐贏了!」

沒錯,余薇以心力斬出數十道劍光后,感覺神識消耗極大,她聽楊雪說過,如果施展心力,對心神的損耗極大,需要速戰速決。

余薇知道自己不可久戰,再出刺出一劍,這一劍,像一根細長的白線,如光線一般,一閃之間,已經刺中北狐真人的胸口。

北狐真人失去戰力,倒在擂台上,看著余薇,無奈的道,「你贏了?能告訴我,那是什麼神通嗎?」 「秘密!」余薇回了兩個字,轉身看著雲台,「稟報夏皇,余薇施展禁術,體力透支,已經無法進行接下來的比試了,請夏皇允許我退出接下來的比試。」

「無妨!」夏皇發出威嚴的聲音,「我可以進明月世界,讓明月世界的時間加速,可讓你快速恢復體力。」

「多謝夏皇!」余薇心中歡喜,她不是不想進行接下來的比試,只是,她的體力透支了,無法進行接下來的比試。

余薇不像楊雪,楊雪身上擁有很多寶物,還有很多靈果,即使透支體力,也能快速恢復。

這不,楊雪對著雲台下方的余薇大喊,「余薇姐姐,不用退出來,我這裡有很多靈果,可以幫你恢復。」

「呃!」夏皇臉色有些尷尬,無奈的搖搖頭,「飛雪仙子,我知道你寶物多,也不用掃我的面子吧?」

「哎呀!」楊雪立即回神,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夏皇大伯,不好意思啊。」

「夏皇大伯?」夏皇聽到這個稱呼,也不好責怪小姑娘了,反而爽朗的一笑,「飛雪仙子,我那裡也有一些美味的靈果,等仙緣大會結束了,送你一些。」

「好啊,好啊!」楊雪非常開心。

余薇接過靈果后,直接放入嘴中,靈果入嘴即化,她感覺自己的體力以極快的速度恢復著,僅僅一會兒,余薇就感覺自己完全恢復了,而且,比剛才的體力還要好。

余薇沖楊雪一笑,「小師妹,我要靜心參悟一下,準備接下來的比賽。」

「余薇姐姐,加油哦。」楊雪揮著小手。

十場……

擂台賽很快進行到十場,戰況越來越激烈,到十二場的時候,終於輪到紀寧上場了,楊雪站在雲台上,大聲喊,「紀寧師兄,加油啊!」

紀寧微微一笑,又和余薇對視一眼,余薇輕啟櫻唇,「小心!」她更在意他的安危。

「刀奴真人?」楊玄真有些意外,『沒想到,紀寧第一場遇到的人就是刀奴?』也只有楊玄真明白,他的出現,已經改變了一絲命運軌跡,又或者說,這個世界和楊玄真想像的莽荒世界不一樣。

至今為止,楊玄真有兩件事情不明,一件就是小冊子的來歷,另外一件就是這些玄奇的世界從何而來。

紀寧立於擂台上,和刀奴相對而立,兩人揣摩著對方的實力,同時,調整自己的狀態,讓自己能暴發出最強在實力。

紀寧心想,『這個刀奴,已經戰過一場,從前面那場戰鬥來看,他的實力非常強,刀法也非常詭異,而且,出刀極快。』

同樣,刀奴也在觀察紀寧,紀寧穿著一身獸皮衣,這也是他最喜歡穿的衣服,因為楊玄真的出現,紀寧的父母都還活著,沒有轉世,所以,尉遲雪每年都會給紀寧做幾套衣服。

紀寧站在擂台上,臉色平靜,乍一看上去,像一個非常樸實的少年。

刀奴卻能感受到紀寧身上的強大暴發力,『此人是一個勁敵,而且,他和飛雪仙子有關係,又是黑白學宮的弟子,此戰,需全力以赴。』

「咚咚!」

震天鼓聲響起,戰鬥開始!

紀寧心念一動,施展出法天相地神通,身體達到二十四丈。

刀奴身形一閃,也施展出法天相地,身體高達二十丈,與此同時,刀奴施展出三頭六臂神通,他施展完兩門神通后,說,「你為何不用三頭六臂?」

要知道,法天相地和三頭六臂是三界比較通用的神通,施展出來后,實力可以成倍的增長。

如果一方施展三頭六臂,一方不施展,就等於三打一。

紀寧說,「不用!」楊雪對他說過,三頭六臂也不過如此,當年,哪吒和孫悟空大戰,哪吒施展出三頭六臂,而孫悟空僅僅用棍法就破了三頭六臂神通,又把哪吒的法寶打飛,大獲全勝。

所以,三頭六臂聽起來很強,可以一化三,與人對敵時,可佔得上風,實際上,也就那樣。

楊玄真也對紀寧說過,『紀寧,你主修劍道,劍道,乃是真正的大道,如果你修練到高深境界,可以領悟出終極劍道,務必要專註,不可分心。』

紀寧知道楊玄真的境界很高,也知道楊玄真不會害他,所以,他聽取了楊玄真的意見,專修劍道。

刀奴施展出三頭六臂后,手握六柄長刀,砍出一道道刀光,刀光如閃電一般,向紀寧斬過去。

紀寧心如止水,他也知道心力法門,不過,他的實力還差了一些,積累還不夠,還沒有領悟心力法門。

紀寧手上只有一柄劍,他想,『一柄劍,足以,只有一柄劍,力量會更加凝聚。』

紀寧心念一動,揮出一道道劍光,劍光如絲,攻守兼備。

「噹噹當!」

刀光和劍光相撞,發出一陣陣脆響,戰鬥餘波轟到陣法禁制上,陣法禁制閃耀著一道道仙光。

初次交手,刀奴已經感受到紀寧的實力,『他真的很強!』

刀奴的刀越來越快,化為道道幻影。

紀寧也不敢留手,他已經施展出風翼遁法,以及摘星手,摘星手這門神通,可以單獨施展,也可以與劍招一同施展。

如現在,紀寧以摘星手握劍,劍法更為凜利。

刀奴對刀的領悟已經達到極高的境界,刀即是我,我即是刀,刀奴進入了一種玄之又玄的境界。

紀寧心神一震,在他的感應中,刀奴已經成了一柄長刀,而刀奴的刀也越來越快。

「劍!」

紀寧看到刀奴施展的刀道后,對劍道也多了一分領悟,「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刀可以這麼用,劍,也可以這麼用。」

「好悟性!」呂洞賓讚歎了一聲,「有些天才,越戰越勇,紀寧就是這類天才,玄真道友,如果論眼光,我不如你啊。」

紀寧隨意揮劍,身隨劍走,這會兒,他不再施展風翼遁法,其速度卻比施展風翼遁法更快了。

劍光所至,身體所及。

「劍就是我,我就是劍!」

刀奴的刀擁有了靈性,紀寧的劍同樣擁有了靈性。

「噹噹當!」

刀劍相撞,響聲越來越大,擂台上的仙陣禁制受到強大的壓力,已經發出『吱吱吱』的響聲,似不堪重負。

「咻!」

紀寧劃出一劍,隱約間,虛空中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縫。

坐在雲台上的純陽真仙露出一絲驚容,「這怎麼可能,竟然能斬破虛空了?」

當然了,這不是真正的斬破虛空,只是在虛空中留下一條痕迹,即使如此,也讓諸位純陽真仙震驚。

「咻!」

又是一劍,在刀奴眼中,紀寧的劍越來越慢了,然而,每劃出一劍,卻像燦爛的鮮花成形,給人一種唯美的感覺,竟然讓刀奴短暫的失神。

「太強了!」刀奴震驚,發出怒吼,「不!我不會輸,我也不能輸!」刀奴怒吼之後,身上冒出熊熊的烈火,整個人被火焰包裹著,他把火焰之道融入刀道,讓他的刀越來越快。

相反,紀寧的劍越來越慢,看上去,就好像蠶在吐絲,又好像蜘蛛在結網,慢慢的編織著捕獵網,等等獵物上門。

刀奴感覺壓力越來越大,行動的空間越來越小,周圍出現了一道道絲線般的劍光。

「啊!」

邊唐 刀奴身上挨了一劍,讓他痛哼出聲。

「唔!」

刀奴又挨了一劍。

戰鬥至此,夏皇說,「如果沒有奇迹發生,刀奴輸了!」

在這種戰鬥中,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就如剛才的余薇,大家都以為她要輸了,沒想到,她絕地反擊,又勝了。

刀奴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一道道血液從傷口中流出,染紅了刀奴的衣服,刀奴的氣息也越來越弱。

當刀奴又挨了一劍后,再也支持不住,身體轟然倒下,法天相法無法維持,整個人化為本體,虛弱的道,「我輸了!」

紀寧回神,微微喘氣,「你很強!」

刀奴沒有回放,他恢復了一絲力氣后,緩緩的走下擂台,顯得有些頹廢。

紀寧向擂台下方看了一眼,余薇的眼神和他對視,紀寧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他的嘴唇動了一下,「師姐,我贏了。」

余薇臉上也掛著笑容,她為紀寧開心。

紀寧身形一閃,落到余薇身邊,壓抑著心中的歡喜和激動,「師姐!」

「呵呵!」余薇開心的笑出聲,「恭喜你。」這個恭喜,有兩重意思,一個是恭喜紀寧獲勝,一個是恭喜紀寧再次突破。

紀寧能聽出余薇的意思,他心裡越發開心。

戰鬥繼續,期間,紀寧又上場兩次,兩戰皆勝,余薇上場一次,惜敗,當然了,余薇已經儘力了,越到後期,還留下來的修士就越強。

另外,楊雪也打了五場,其中,有三場輕鬆獲勝,另外兩勝,楊雪也費了一些手腳,這才戰勝對手。

「只剩下二十四人了!」

紀寧打完一場后,離開擂台,和余薇站在一起,余薇說,「這二十四個人都非常厲害。」

楊玄真再次驚訝,『這次仙緣大會,紀寧的實力肯定比原來強很多,沒想到,這些修士的實力也增強了很多。』楊玄真心想,『難道,又是因為我的影響嗎?』

夏皇,以及其他純陽真仙卻極為開心,他們能看出來,這次仙緣大會的質量非常高,眾仙想,『看來,大劫降臨,又湧現出大量天才。』 經過數十輪比賽后,餘下二十四名天才修士,這二十四名修士的實力都非常強大,其中,又以楊雪,紀寧,夏芒紫山,木傳,黑石,蒼梧,邋遢真人的實力最強。

在前面的戰鬥中,邋遢真人施展了幾次玄武大神通,展現出強大的力量,紀寧的摘星手在三界之中排前十,也極為強大。

除此之外,楊雪的表現也非常搶眼,他一身兼具十幾門大神通,數十門小神通,眾修士都不明白,這人是怎麼修練出來的?

大家當然不會明白,楊雪的感悟都是楊玄真直接傳授給她的,隨著修為提升,小冊子的功能越發不可思議,楊玄真借用小冊子的能力,可以把小冊子中記載的神通直接傳給其他人。

這種傳授神通的能力,有點像遊戲世界中的技能,只要你有錢,就能學到相應的技能。

神通可以傳授,不過,修行感悟不能傳授,所以,心力法門,心靈感悟等等,都需要楊雪自己去領悟。

「接下來,楊雪對少炎軒!」

阡陌一身 比賽名單報出來之後,楊玄真又露出一絲意外,『竟然是楊雪對少炎軒?』原本,應該是少炎軒對紀寧,差點被紀寧斬在擂台上。

楊玄真向夏皇看了一眼,心想,『看來,這是夏皇的安排。』也對,夏皇是赤明道祖的弟子,肯定要幫自己的師尊挑一個優秀的入室弟子。

楊雪飛到擂台上,看著對面的少炎軒,輕輕一笑,「少炎公子,上次,讓你跑了,這一次,看你怎麼跑?」

「飛雪。」少炎軒臉色平靜,問,「少炎農也是你殺的吧?」

「那傢伙可不是我殺的。」楊雪說,「那是玄真哥哥殺的。」

「好,好!」少炎軒說,「堂堂純陽真仙,竟然對一個萬象真人下殺手,真是厲害啊。」

楊雪豈能聽不出少炎軒的諷刺,她說,「我玄真哥哥想殺誰,就殺誰。」

「真是霸氣啊!」少炎軒繼續說,似要幫楊玄真拉仇恨。

楊雪不太會鬥嘴,她心裡生氣,傲然的道,「玄真哥哥就是霸氣了,怎麼的吧?」而後,她話鋒一轉,「看我神通!」

「丈六金身!」

「摘星手!」

楊雪真的怒了,她一出手就是兩門大神通,只見楊雪法身三十六丈,一步踏出,以摘星手向少炎軒蓋壓下去。

對於楊雪的神通,少炎軒早已知曉,還和玄機老祖研究過,他的反應也非常快,瞬間施展出法天相地神通,又施展出少炎領域,這一門功夫,乃是少炎氏的天洪老祖所創,天洪老祖的修為已經極為接近純陽境界,所創的法門也非常強大,僅次於三界大神通。

少炎軒施展出領域力量后,摘星手的蓋壓速度緩了幾分,少炎軒施展出三頭六臂神通,剎那間,六條手臂長出黑色的鱗片,化為黑色的長鞭,向楊雪掃過去。

「雕蟲小技!」楊雪輕哼一聲,又施展出一門大神通。

「指天踏地!」

這一神通施展出來后,楊雪的法身再次暴漲,達到四十九丈,合大衍之數,只見楊雪一眯踏出,直接用腳去踩少炎軒。

少炎軒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迫力,他周圍的空間都被封鎖了,讓他無法移動,也無法發出聲音。

「巫族大神通,指天踏地?」

當年,指天踏地是後土祖巫所創,後土天生掌握一門天道,土之天道,再加上後土真身高達百萬丈,一步踏出,可以踏碎山河。

指天踏地這門神通由楊雪施展出來,雖然沒有後土祖巫那般威能,可以踏碎山河,卻也非常強大。

楊雪一腳踏出去,把少炎軒的法身踏碎,少炎軒終於緩了一口氣,大喊出聲,「我認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