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振南冷哼一聲,掛上了電話。

歐陽志遠聽到了何振南那聲不滿的冷哼,他知道,何振南有點生氣了。

但是,軍方要的藥品更重要。從剛才自己打下來的電子鳥來看,敵人已經在打生肌膏的主意了。

歐陽志遠要先把藥品送上飛機再說。

………………………………………………………………………………………………^^^^^^^^^^^^^^^^^^^^^^^^^^^

縣長何振南讓秘書高小敏通知副縣長戴立新,到樓下等自己,立刻趕往供電局。

戴立新走出辦公室,臉上露出一絲冷笑,嘿嘿,歐陽志遠,我現在不和你發生衝突,嘿嘿,有人治你,哈哈,如果電的問題你解決不好,就是你的能力有問題,我一句話,市長郭文畫就能拿下你。

你以為解除四通公司的運輸合同,就完事了?嘿嘿,副市長張興勇能放過你?四通集團董事長張興軍更不會放過你,哈哈,你竟然再次惹到了副市長張興勇弟弟張興國的頭上,在口福烤乳羊飯店,打了張興國,讓紀委書記張建設暗中調查貓兒鄉長張興國,你這不是找死嗎?你知道副市長張興勇的四弟弟是幹什麼的?哈哈,你肯定不知道。

戴立新故意走的很慢,他在等著縣長何振南。

果然,他看到了縣長何振南走出了辦公室,高小敏和王青峰跟在後面。

「何縣長。」

戴立新微笑著連忙向何振南打招呼。

「戴縣長,咱們到供電局去一趟。」

何振南看了一眼戴立新道。

「好的,何縣長。」戴立新跟在何縣長的後面。

「戴縣長,你知道供電局為什麼停工業園的電嗎?」

何振南看著戴立新,冷聲道。

戴立新思考了一下道:「何縣長,可能和解除四通集團運輸合同有關。」

何振南一聽,沒有皺了起來。四通集團盜竊工業園的水泥,何振南知道,和四通集團解除合同,歐陽志遠請示過自己,自己也同意了。何振南看了一眼戴立新。

戴立新以為,歐陽志遠和四通集團解除合同的是歐陽志遠一個人操作的,他就想攻擊歐陽志遠。

「何縣長,我認為,歐陽志遠解除四通集團的運輸合同,有點魯莽,不計後果。」

戴立新小聲道。

何振南看了一眼戴立新,示意他說下去。

「四通運輸集團能接手新工業園的運輸任務,是副市長張興勇牽的線,我們解除了四通集團的運輸合同,就等於得罪了副市長張興勇。」

戴立新道。

何振南眉頭一皺,看著戴立新一眼道:「這和停電有關係嗎?難道是副市長張興勇指使停的電?」

戴立新小聲道:「市電力集團的董事長不久前換了人,新任董事長,就是副市長張興勇的四弟弟張興強。」

何振南一聽,停下腳步,臉色變得難看至極。

「你是說,我們解除了四通集團的運輸合同,四通集團董事長張興軍的弟弟,市電力集團的董事長張興強就指使縣供電局長孫樹堂,拉我們工業園的電閘?」

何振南看著戴立新道。

戴立新點點頭道:「按照我的推論,事情應該就是這樣,當時,歐陽志遠要解除和四通集團的運輸合同,我就提醒過他,要慎重,可是,他不聽,非要解除合同不可,現在好了,一天竟然拉了三次電閘,這樣會影響新工業園的建設速度的,還是年輕呀。」

何振南看了一眼戴立新,冷聲道:「你知道一天拉了三次電閘,你是主管工業的縣長,更是主抓工業園建設的領導,怎麼不下去過問一下,還坐在辦公室里嗎?」

何振南狠狠的瞪了一眼戴立新,高小敏拉開了車門,何振南上了自己的車。

戴立新一聽何振南這樣說,冷汗流了下來。

高小敏和現辦公室副主任王青峰坐在另外一輛車上,直奔供電局。

何振南的車,照樣在門前,被那位老年人檢查一遍,然後放行。當縣長何振南下了車,剛走到供電局的樓下時,縣供電局長孫樹堂帶領人迎了出來。

雖然孫樹堂很牛逼,但是,供電局原則上,還是雙層領導,縣供電局主要是屬於市電力公司管轄,但縣供電局在地方上,還要和地方政府合作。

所以,孫樹堂表面上,還是要做到一些禮節。

「呵呵,歡迎何縣長來檢查工作。」

孫樹堂很遠就伸出手,熱情的和何振南握手。

「呵呵,孫局長,我可不是來檢查什麼工作的,我是來懇求你幫忙的。」

何振南笑呵呵的道。

「何縣長,請上樓喝茶,你客氣了。」

孫樹堂笑著,謙讓著何振南,走向樓去。

來到樓上的會客廳,工作人員上了茶。何振南接過茶杯,看著孫樹堂道:「孫局長,咱們也不要繞彎了,我這次來,是懇請供電局,不要再拉新工業園的電了,新工業園是龍海市和山南省的重點建設項目,影響了建設速度,這個責任誰也擔當不起。」

何振南在向孫樹堂施加壓力。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孫樹堂連忙道:「何縣長,我們根本沒有拉閘,都是自動跳閘的,你知道,新工業園的新線路,還沒有開始架線,現在的線路,是用的老工業園的線路,線路老化,我們的人手又不夠,檢修不過來,你說,你讓我們怎麼辦?」

孫樹堂心裡嘿嘿的冷笑,何振南,你不要用什麼省里的、市裡的重點建設項目嚇唬老子,那些事和老子無關,誰讓你們得罪了張董事長,張董事長讓我拉閘,老子就拉閘,老子不拉閘,張董事長就要把老子的局長拉下來。

何振南一聽,看著孫樹堂道:「孫局長,架設新線路的款項,我們已經撥到了你們的賬戶上了,怎麼到現在還沒有架線?」

孫樹堂嘆了一口氣道:「何縣長,我們的人手不夠呀?就是有錢,也沒有人架線呀。」

歐陽志遠臉色一沉道:「孫局長,我們可是有合同的,款項一到位,新線路立刻架設,你現在又說沒有人手,難道,新線路就不架設了嗎?」

孫樹堂道:「我可沒說不架設新線路,我們儘快抽出人手,老線路正在搶修,如果你不相信,你立刻到老工業園看看,我們的外線班,正在檢修線路。就這樣吧,何縣長,找到故障排除后,我們立刻給新工業園送電。」

何振南一看人家要送客,臉色很難看的站了起來道:「孫局長,希望你要以大局為重,任何人耽誤了新工業園的建設,都會受到制裁的。」

孫樹堂哈哈大笑道:「何縣長,一路走好,我就不送了。」

孫樹堂說完,轉身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

何振南這趟供電局之行,沒有取得任何的效果,孫樹堂只答應,排除故障后,立刻送電。看來,解決問題的結症,就在市電力集團董事長張興強的身上。

何振南回到了辦公室,接到了紀委書記張建設的電話。

「何縣長,貓兒鄉的鄉長張興國,確實有經濟問題,主要是截留扶貧款、挪用退耕還林補助款上,貓兒鄉還有私自開挖的小鐵礦小煤窯。要不要雙規?」

張建設問道。

何振南點上一顆煙,吸了一口,停頓了一會道:「暫時先不要動張興國,讓你的人回來吧。」

張建設一聽,嚇了一跳,自己的手下,費盡了千辛萬苦,取到了張興國經濟問題的證據,現在卻要撤回來,不抓張興國,這……。

張建設道:「是,何縣長。」

何振南撥通了歐陽志遠的電話。

歐陽志遠護送藥品,就要到機場了,猛然接到了縣長何振南的電話,連忙按下接聽鍵,裡面傳來縣長何振南的聲音。

「志遠,你知道供電局的結症在哪裡?」

歐陽志遠連忙道:「何縣長,結症在哪裡?」

何振南道:「市電力集團的董事長張興強,是四通運輸集團董事長張興軍的弟弟,也是副市長張興勇的弟弟,還是貓兒鄉鄉長張興國的弟弟。」

歐陽志遠一聽,恍然大悟,我靠,張家四兄弟還真厲害,四個人都當官。四通運輸集團董事長張興軍的弟弟竟然是市電力集團的董事長張興強。這狗日的肯定是在報復自己,副市長張興勇,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志遠,你明天不是要到龍海嗎?你把情況向周書記當面彙報一下,看看周書記怎麼說?」

何振南道。

歐陽志遠心道,我現在就在龍海。送完藥品,就不回傅山了,晚上去拜訪周書記。

「好的,何縣長,我去拜訪周書記。」

歐陽志遠道。

「志遠,新工業園的新高壓線路,供電局就怕一時半會的架設不了,你看看,天誠集團能不能接手架設?」

何振南知道,新高壓線路,如果讓縣供電局架設,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架成通電。

歐陽志遠一聽何縣長這樣說,立刻道:「架設高壓線路的款子,已經打到了縣供電局的賬戶上,咱們還給他們簽了合同,要想讓天成集團接手,這就怕不好辦。」

何振南笑道:「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你先拜訪周書記吧。」何振南說完,掛上了電話。

歐陽志遠想著何振南的話,心道,要是抬出來燕京霍家的名頭,也許能讓縣供電局放手,關鍵是人家霍天成接手嗎?

算了,先拜訪完周書記再說吧。

歐陽志遠把車隊護送到龍海飛機場的時候,天還沒黑,他立刻給李大鵬打電話。

「大鵬,晚上到我家吃飯,我回來了。」

李大鵬一聽,笑道:「我就知道你要回來,中醫診所明天就要開業了。」

「大鵬,你那裡有微型竊聽器嗎?帶錄音的。」

歐陽志遠道。

「我靠,老大,我這裡就不缺這玩意,我給你帶幾個過去。」

李大鵬笑呵呵的道。

「好的,一會見。」

歐陽志遠掛上了電話,開車直奔自家的中醫診所。

越野車剛一拐進花鳥魚蟲大街,歐陽志遠就以看到,自己的兩層小樓,已經張燈結綵,一個漆黑的牌匾上,寫著五個金色大字:「寧靜志遠堂。」

呵呵,原來叫寧靜堂,今年怎麼又改了名字?叫寧靜志遠堂。

這裡面有父親和自己的名字,這是諸葛亮的一句名言,寧靜而志遠。

歐陽志遠看著老先生朱文才和他幾個徒弟忙碌著。

歐陽志遠下了車,走了過來。

「哈哈,朱伯伯,忙著呀。」

歐陽志遠以前喊慣了朱老哥,現在一改口,就有點彆扭。

正在忙碌的朱文才一看是歐陽志遠回來了,很是歡喜,笑道:「好小子,你還知道回來?快看看咱們的診所,怎麼樣?」

歐陽志遠看著收拾的乾淨利索的診所,不由的笑道:「太好了,辛苦你了,朱伯伯。」

朱文才的徒弟張平和蘇珊跑過來,笑嘻嘻的道:「師哥回來了。」

「呵呵,張平、蘇珊,我回來了。」

歐陽志遠走進了店門,整個診所很是寬敞明亮,裡面的櫃檯,極其的整潔,葯架上,放滿很多中草藥,每個葯柜上,裝滿了炮製好的藥材。

就等著明天開業了。

一輛桑塔納停在了店鋪的前面,李大鵬拉著一位漂亮的女孩子從車裡走出來。

「老大,我來了,」

李大鵬看到歐陽志遠,大喊起來。

歐陽志遠一看到李大鵬拉著一位漂亮的女孩子的手,走過來,不由的笑道:「大鵬,找到女朋友了?」

那個女孩子臉色一紅,大方的伸出手來道:「你好,歐陽大哥,我叫趙雅婷。」

歐陽志遠想不到,李大鵬找的女朋友,落落大方,極其的漂亮。

「你好,雅婷。」

歐陽志遠輕輕的握了一下趙雅婷的小手。

「老大,我找的女朋友不錯吧,雅婷在市電視台工作,明天咱們開業,他們電視台的來採訪,拍個廣告。」

李大鵬笑著道。

「呵呵,不錯,來,雅婷,大哥見面,送給你一樣禮物。」

歐陽志遠笑著從車裡拿出一套美容養顏膏,送給了趙雅婷。

趙雅婷一看,歐陽大哥送的是一套美容養顏膏,外面的包裝上,就是台灣玉女程琳琳的頭像,高興的差點跳起來。

「歐陽大哥,這禮物太貴重了,謝謝你。」

養顏美容膏在龍海還沒有上市,所有的美容養顏高產品,都運到了大城市銷售,每套價格竟然定到八千八。

那時候的八千八,相當於現在很多的錢。

養顏美容膏,只在電視的廣告上看到,趙雅婷早就想托朋友在南州買一套了,可是自己的工資才七百多塊錢,想不到,歐陽大哥送給了自己一套。

李大鵬看著趙雅婷激動的樣子,笑道:「雅婷,你不要激動,我敢說歐陽大哥車上的這種化妝品,絕對有五十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