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蕭逸才不會讓這等力量白白流逝,當他第一次吞服木嬰果發現自己的武道等級提升了后,其他的力量有了消散的趨勢,他就第一時間運轉起來了八九玄功,讓其煉化這等力量,將其給強行封鎖起來,用來淬鍊肉身。

如此……

蕭逸雖然吞服了大量的木嬰果,其力量卻也並沒有白白的浪費,大多數的力量都被他主要用來淬鍊肉身了,如果不是隨著大量的吞服,他發現抗藥性越來越大,吞服下肚這詭異的木嬰果竟然連力量都不怎麼散發了,好似普通水果一樣,三百多個木嬰果,這一年半的時間,怕是早就被蕭逸給消化完畢了,而不是像現在這般才消化數十個。

因為有了抗藥性的緣故,蕭逸現在已經不準備就這麼吞服丹藥了,如果不是沒有配套的藥材,蕭逸絕對會將這些木嬰果都給煉製成丹藥。

雖然丹藥同樣會有抗藥性,但卻也會比之現在要好很多很多。

而在這等木嬰果的吞服下,以及一些其他能夠煉體的丹藥的武裝下,蕭逸這一年半在煉體這一方面的提升是很強的。

無限的接近第三轉!

如今的蕭逸那是無限的接近於了八九玄功第三轉,一旦達到八九玄功第三轉,光是用肉身,他就絕對能抗衡超凡境強者。

正因為這樣的跨越很大,所以蕭逸雖然在閉關之前就是八九玄功第二轉大成的層次,但如今不再閉關了后,也還是在八九玄功第二轉大成層次。當然,這兩種大成之間的差別還是很大的,蕭逸現在的大成,更像是第二轉圓滿層次,只要有了契機,就完全能夠跨越過去這一步,成為第三轉。而不像他先前一般,雖然看似離第三轉已經很近,但想要跨越這一步,卻很難很難。

另外,除了八九玄功已經無限的接近第三轉了后,蕭逸對於其他神通武道方面的收穫也是巨大的。吞天噬地全然達到了小成境界,萬滅雷火劫也同樣如此,與此同時像炎天印這樣的神通也是如此。同時,還有冰雪神殿當初所在廣場的十三快玉璧上的其他神通武道,蕭逸也都有了不小的領悟,雖然不說每一個都達到了小成境界,但至少施展出來都沒有什麼問題。

就比如說那星河穿梭一樣。

這樣的神通,蕭逸已經達到了小成,之所以能夠達到小成不但有著蕭逸的悟性提升在裡面的關係,與此同時,也有著他肉身很強大的關係在裡面。

這星河穿梭神通對於肉身的要求很嚴,因為這等功法和虛空門的虛空遁一樣能夠讓武者不是超凡境界就開始接觸空間,星河穿梭的過程當中如果肉身不夠強,根本就不能生存。

伴隨著實力的變強,蕭逸現在也更有信心在這上古遺迹闖蕩了,不過,在信心變強的同時,蕭逸對於這個世界的天才定義也有了更深層次的明悟。

他只不過是變身成了司馬空就讓他的悟性提升到了這等程度,而司馬空還全然不是蓬萊三星洲最強的妖孽天才,可想而知,那些最強妖孽的天賦到底達到了什麼程度。另外,這還僅僅只是蓬萊三星洲,比之蓬萊三星洲更為鼎盛的中洲有多強,那更是讓蕭逸心神凜然。

所以蕭逸信心提升的同時,心中卻也有著不小的警惕,不停的告誡自己千萬不要小瞧了天下人,否則絕對會死得很難看。

出關后,蕭逸又一次去了沐憐星所在的傳承大殿,剛一來到這裡,蕭逸的眼中精芒就是一閃。他感知到了沐憐星給他留下的記號,雖然他以前並沒有和沐憐星商量過留下記號的事情,但他看著傳承大殿某一處所遺留下的殘留力量波動,卻是很清楚那絕對是沐憐星所留下的。

沐憐星看來是獲得傳承出關了!

也不知道她現在有多強!

蕭逸雖然已經獲得過了雷火聖尊的傳承,但每一個人的傳承都是不一樣的,有的人在獲得了傳承后,其武道等級那是全然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一鼓作氣突破超凡境界什麼的都不是什麼問題。 確定了沐憐星出關了后,蕭逸念頭略微動了動,就準備去找沐憐星看看情況,畢竟他手中還有著不少的木嬰果,找到沐憐星的話,也可以讓她的實力再次提升一些。

隨著和沐憐星這個大美人掌門的接連解除,如今的蕭逸已經對其沒有什麼惡感了。

作為仙雲谷太上長老,蕭逸同樣也是可以利用仙雲玉牌之間的聯繫,來鎖定其他同門存在位置的。所以,他略微在傳承大殿關注了一下,緊跟著就施展了起來了手段,感知起來了沐憐星的氣息,然後向著沐憐星找尋了起來。

找尋的過程當中,蕭逸念頭一動,就變成了司馬空的模樣。

一路跟著氣息前行,蕭逸發現沐憐星竟然走出了這傳承宮殿去了外面,當他發現這樣的情況,當即也向著傳承大殿外面行了去。

說實話,雖然這傳承大殿當中這會仍舊有著不少的傳承,但蕭逸現在對這些傳承其實也不是那麼感興趣了。

接連獲得了不少的武道神通,暫時蕭逸對這方面是不太需要什麼。

與其繼續留在傳承宮殿裡面找尋功法,他更想去外面看看有什麼機緣。

畢竟,他前不久可是獲取過司馬空記憶的。

隨著吸收了司馬空的記憶,蕭逸現在對整個上古遺迹也算是有了更為深層次的了解。

這上古遺迹雖然傳承珍貴,但其中所蘊含的一些武器和天地靈粹,天材地寶什麼的也是非常非常珍貴的。

一路快速前行,很快蕭逸也走出了傳承宮殿。

當他走出了傳承宮殿後,等離開了一些距離,他下意識的向著傳承宮殿回望了一眼,只見這傳承宮殿遠遠看去,就恍如是一頭沉睡的神龍盤踞著,給人一種恢宏,古樸,神秘、浩瀚的感覺,且在這等感覺當中,又透著危險,好似一個不對勁就有可能驚醒這一頭沉睡的神龍,讓其爆發出恐怖的攻擊一般。

見狀,蕭逸眼睛眯了眯,然後就收回了視線,然後身形快速奔行。

離開了傳承宮殿後,蕭逸發現這外面果然是一片福地,奔行的過程噹噹中,他經常能夠看到一些奇花異草,這些奇花異草有不少都能用來煉製不錯的丹藥,見得這樣的情況,蕭逸都第一時間將自己看上的奇花異草給收了起來。

不過,雖然奇花異草不少,但外界的兇險也不少,蕭逸僅僅只是才走出傳承宮殿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就先後遭遇了數百頭凶獸的攻擊,每一頭凶獸的實力都達到了彼岸境,另外,更有不少是超凡境界的存在。

對於超凡境界的凶獸,蕭逸幾乎每每被窺視上,都會第一時間離開。

之所以選擇離開,到不是他不敢和這些凶獸一戰,而是根據氣機感應,他發現沐憐星的情況如今好像有些不對勁。越是追上沐憐星,他越是發現沐憐星的氣機變弱。

如此情況之下,他又怎麼會和超凡境界的凶獸消磨時間。

如此,大約行了六天的樣子,這一天蕭逸終於找到了發現了沐憐星。

只見,此時的沐憐星正隱匿在一顆枝葉茂盛的大樹之上,身上的長裙血跡斑駁,面色有些蒼白,這會的她正背靠著大樹枝幹調息著,神情無比的凝重,美眸當中有著殺意浮動。

蕭逸見得這樣的情況,並沒有馬上去接觸沐憐星,而是收斂氣息,悄然處於了沐憐星不遠處的一顆樹上,就那般關注著沐憐星。

「彼岸境九重天了?」

蕭逸隱藏住了自己的身形后,感知到沐憐星的情況,那是大感驚訝。雖然,他知道武者一旦獲得了傳承大殿裡面的傳承,不少的武者實力都會暴漲,但眼見沐憐星一下子成為了彼岸境九重天,他還是有著不小的驚訝。

另外在驚訝的同時,蕭逸挺感慨的,畢竟他獲得了雷火聖尊的傳承,這雷火聖尊在上古時期也算是超強的聖尊了,結果他的武道等級當時也才提升兩個等級而以,而且還是神橋一重天突破神橋三重天。

當然了,這也是蕭逸沒有去計算自己肉身強度變化的原因。

當時他可是直接讓八九玄功達到了第二轉大成,如果不是雷火聖尊裡面那麼多的雷火真罡,他對於八九玄功的突破又豈會達到那等程度,另外,蕭逸主要沒能讓自己的武道等級飛速提升的主要原因,還是他沒有全盤的接收雷火聖尊的功法,雷火聖尊的功法主修的雷火不滅身,而蕭逸卻是主修八九玄功。

「不過,雖然實力達到了彼岸境九重天的,但掌門的情況看起來卻不樂觀啊,不但身受重創不說,體內竟還被人給下毒了,這會是誰出手的呢?看掌門現在的樣子,好像都還沒有躲過追殺。」蕭逸眸光閃爍,因為感知到這樣的事情,更是沒有馬上出去,而是準備看看會不會有人追殺上來,如此,他處於暗處,也能打那些人一個措手不及。

在蕭逸的念頭轉動下,不到三秒的時間,三道破空聲驀地響起。

伴隨著三道破空聲的響起,只見兩個看起來只有七八九歲,很是純真可愛的少年與一個二十歲左右,身穿白色長裙,面容精緻,看起來無比善良,溫柔的女子出現在了蕭逸的視線當中。

這三人的組合讓人在和她們接觸的霎間,就會不由自禁的對她們升起好感。

「一個彼岸境九重天強者,兩個彼岸境七重天!就是她們在追殺掌門么?」隨著三人的出現,蕭逸眸光一閃,第一時間讓系統掃描了起來,瞬息間就將這三人的武道等級給掌握,根據系統提示,身穿白色長裙的女子乃是彼岸境九重天強者,而那兩個看起來只有七八九歲的少年都是彼岸境七重天。

「憐星姐姐,你出來把,嘻嘻,天天可是嗅到你的氣息了喲。」這三人出現在了蕭逸的視線當中后,只見其中一個身穿紅色衣服,臉上掛著靦腆的銀髮少年,忽然笑嘻嘻的開口,他的聲音充滿了童真,好似一點危險都沒有。 「是啊憐星姐姐,你出來吧,樂樂也嗅到你的氣息了喲。」銀髮少年剛一說完,他身邊的金髮少年驀地也跟著開口,說出這話的時候,這金髮少年的臉上掛著憨態可掬的神色,一副萌萌的,純純的正太模樣。

重生之總有家人想害我 而隨著這叫天天和樂樂的兩個少年的開口,那隱藏在大樹上的沐憐星並沒有現出身去,努力收斂著自己的氣機,依附在樹榦上與大樹共鳴在一起,好似已經化身成了大樹一般。

「果然是他們在追殺掌門么,看他們的樣子,這因該都是三個擅長以自己的外在騙取他人的信任,從而發出雷霆襲殺的傢伙吧。如此說來,掌門之所以會中毒,有可能是被暗算的了。」蕭逸眼睛一眯,念頭飛速轉動,幾乎是動念間,就分析出了一定的情況。

事實上呢,蕭逸這樣的分析一點都沒有錯,沐憐星卻是被眼前這三人給偷襲了的,原來,沐憐星破關而出了后,實力就提升到了彼岸境九重天,當她達到了這等實力后,她發現蕭逸沒有在傳承大殿,就在傳承大殿留下了一定的記號,然後就走出了傳承宮殿,開始獨自闖蕩,意外的結實了天天和樂樂還有可人這三人組合。

期間,她和她們不停的在這上古遺迹闖蕩,獲得了不少的好東西,也從這三人的口中得到了一定的信息,本來沐憐星覺得按照這樣的情況進展下去,自己因該能有可能突破超凡境界的。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她們前些天無意中竟找到了七株很是不錯的靈草。

這靈草名為菩提草,若是武者吞服了菩提草,能夠瞬間進入頓悟狀態,彼岸境九重天強者一旦頓悟,從彼岸境九重天跨入超凡境界絕對不是什麼問題。

當找到了這七株靈草后,沐憐星壓根就沒有想過獨吞什麼,準備和三人分享,卻不想她雖然沒有害人之心,這三人卻是有,看起來天真漫爛,溫柔可人的三人,竟是瞬息間對她進行了偷襲,如果不是她獲得的傳承不錯,差點一下子就隕落了。

就算是現在沒有隕落,身體卻也受到了重創,特別是三人給她下的毒還無比頑固的盤踞身體當中,不停的蠶食她的生機,讓她很難將這等毒素給逼出去,能夠不死,都已經是靠著傳承功法有著克制毒素的能力在裡面的原因了。

沐憐星現在唯一慶幸的是,她雖然被偷襲,沒能獲得那菩提草,但這天天樂樂和可人同樣是沒能獲得菩提草,因為,在沐憐星被偷襲的時候,發現自己沒有了獲得菩提草的機會,就拼著受傷將那菩提草給毀掉了。

可惜,當時她只來記得發出毀去這菩提草的攻擊,而根本沒有機會將那菩提草給收入儲物戒指,要不然,若是能搶奪到一株菩提草,她也能通過頓悟進階超凡境界。

「憐星姐,你真的不準備出來么?你這樣可真是太讓樂樂感到失望了呢,樂樂哪裡有什麼做得不好的地方讓姐姐你傷心么,你為什麼不出來見樂樂呢……樂樂好喜歡,好喜歡憐星姐姐呢……」金髮少年樂樂眼見自己的話語落下后,沒有人出現,頓時小嘴一癟,一副很傷心很傷心的樣子說道。

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被什麼人給拋棄了似的。

「無恥!」

沐憐星聽得樂樂這話,心中怒意一閃,這一次,她是真的大意了,作為仙雲谷掌門,竟然被人給如此欺騙,這簡直就是一個諷刺。

「咯咯咯,找到你了憐星姐,我就知道,你在旁邊……」伴隨著沐憐星心中怒意一閃,驀地那樂樂忽然得意的笑了起來,隨著微笑,只見他右手忽然虛空一握,一個巴掌大的金錘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在這鎚子出現的霎間,他就隔空向著沐憐星所在的大樹砸了下去。

「轟!!」

隨著樂樂手中金錘一砸,只見鋪天蓋地的雷光忽然出現,然後化為雷龍咆哮著向沐憐星所在的大樹撞擊而去,其撞擊過去的時候能量噴涌,只是一下就撞擊在了大樹上,將大樹給一下子炸得四分五裂,然後化為飛灰。

「咯咯咯,憐星姐!!」

下一秒,開心的笑聲再次從樂樂的口中響起,只見他這會握著小錘,一臉得意的將視線看向了一處虛空,在那虛空當中,沐憐星這會正出現在那個地方,原來,在那雷龍攻擊上來的霎間,沐憐星就從大樹脫離了出去。

「憐星姐,你知道嗎,天天這會不開心,很不開心,很不很不開心呢……憐星姐,你為什麼要讓天天不開心呢,天天明明那麼那麼喜歡你,你為什麼就非要讓天天不開心呢……你毀了天天的寶物,你可是毀了天天的寶物來著呢……」樂樂的聲音剛一傳出,緊跟著那銀髮天天,忽然又一次開口了起來,開口的時候,一雙眼睛幽怨的看著沐憐星,一副被欺負了的樣子,一副被欺負得好慘的樣子,好可憐好可憐,無比的需要別人安慰來著。

「你們這樣,不覺得累么?」沐憐星一臉寒霜的看著樂樂和天天,事情都已經到了現在這個樣子,這兩個傢伙竟還裝可愛,這一刻,沐憐星深深的感受到了噁心。

說起來,回顧自己先前和她們的接觸,自己還真是傻呢,竟然被這三人給欺騙了那麼久。

「累?憐星姐你這是什麼話呢?天天不懂呢……」樂樂憨態可掬的說道。

「是啊,天天也同樣不懂呢……」天天也同樣用一副迷惑樣子的看著沐憐星。

沐憐星搖了搖頭,算是對這天天和樂樂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

「憐星姐,你為什麼要那般傷我們的心呢?為什麼非得破壞掉我們好不容易獲得的機緣,可人對你好失望,憐星姐,你真的讓可人好失望啊……」一道怯生生的聲音驀地響起,只見說話的人是那身穿白裙的女子,她這會用一雙靈動的美眸,柔柔的看著沐憐星,眼中晶瑩閃爍,一副隨時都要哭出來了的樣子。

「奇葩組合啊這是!!」

蕭逸在暗中看到這一幕,瞳孔一縮。 隨著天天和樂樂還有這自稱可人的女子如此話語,蕭逸這會那是全然確定了自己心中所想。

眼前這三人真心不是一般的裝啊!

看著她們蕭逸不由自禁的想到了一個丫頭。

悠悠!

悠悠那丫頭貌似也和眼前這三人的行事風格很像,不,仔細看來其實悠悠那妮子還是可愛多了,眼前這三人根本就不能和氣相比。畢竟雖然悠悠也經常賣萌,但人家骨子裡本來就透著萌,而眼前這三人,蕭逸系統掃描之下,那是非常肯定知道,這三人都是裝嫩的貨。

別看這樂樂和天天好像只有七八九歲,其實這兩人的年齡都達到了一百多歲。

至於那可人也是如此。

所以,蕭逸此時才會覺得這三人是奇葩。

「閉嘴!」

一道呵斥聲驀地響起,開口的人是沐憐星,這會的她一雙美目冷冷的盯著可人,體表紅光閃爍,滾滾火焰忽然從虛空浮現,在這等火焰浮現的時候,她那蒼白的面色變得更為蒼白了一分。

不用說,這等施展力量對她如今這重傷之軀而言,算是有著不小負擔的。

「殺!!」

冰冷的聲音落下,緊跟著就見那些浮現出來的火焰,驀地向著天天三人奔襲了上去,奔襲上去的時候,這些火焰凝聚成了三隻巨掌,分別向著三人碾壓,巨掌上有著大量玄妙的符文刻畫,透著玄妙,神秘,以及令人心悸的氣息。

眼見這等攻擊襲來,天天等三人神情都猛地一凜,眼前這等攻擊明顯讓她們感受到了危險。

「憐星姐姐,你這是要殺了可人么……」怯生生的聲音再次從可人的口中響起,隨著聲音響起,只見她兩手接連揮動,七七四十九件兵器竟然浮現在了虛空,這些兵器,有刀、有槍、有劍、有戟、有斧……

每一把都散發著很是可怕的氣息,這三十六件物品兵器,每一把都是尊器,且還是那種上品尊器。兵器一浮現出來,就演化出滾滾領域,這些領域相互結合,凝聚成一張巨網,挾著強大的力量向著三隻巨掌迎接而上。

「轟隆隆!!」

三隻巨掌與巨網撞擊在一起,產生可怕的爆響,空間不停震蕩,在這等震蕩當中,一波接著一波的衝擊涌動,只見那巨掌接連鎮壓巨網,然,每一次的鎮壓卻都被巨網給擋住,而在攻擊被擋住了后,三隻巨掌的力量接連銳減,最終,全然消散了開去。

「噗!」

當三隻巨掌的力量消散的時候,沐憐星張口噴出了一口鮮血,原來先前巨掌鎮壓巨網,她有遙控攻擊,伴隨著攻擊破去,隨著力量大量消耗,她這本就身受重傷的身軀,頓時就傷上加傷。

「憐星姐姐,你真的是太狠心了,你毀掉了我們的機緣不說,這會,這會竟然還準備殺了我們,嗚嗚嗚……虧樂樂那麼喜歡你呢……憐星姐姐,樂樂生氣了,樂樂很生氣,所以後果非常嚴重……」憨態可掬的樂樂,忽然癟著嘴,一臉氣惱的看著沐憐星,隨著話語落下,只見他手中的金錘,忽然一揮,隨著他這一揮,金錘頓時脫離了他的手,然後飛速的向著沐憐星撞擊了上來。

其撞擊上來的速度極快,讓沐憐星瞳孔收縮,強撐著重傷之軀,拿出一把羽扇向著眼前的小錘扇了上去。

「轟隆!!」

滾滾雷霆從金錘當中噴發,磅礴的雷霆與羽扇噴發的力量接連撞擊在一起,然後,竟是破開了羽扇的抵擋,勢如破竹的向著沐憐星撞擊了上來。

「轟!」

「噗!」

沐憐星的身體驀地被撞飛了出去,身體接連倒飛,倒飛的時候,口中鮮血狂噴。

而幾乎是在她鮮血狂噴的霎間,就見樂樂和天天兩人對視一眼,然後身形竟同時一閃,如影隨形的出現在了沐憐星的身邊,接著兩手同時向著沐憐星當胸印上,磅礴的力量在還沒有印上沐憐星身體的霎間就噴涌了出來。

「啵!!」

驀地,一陣詭異的爆響聲響起,只見,不知道什麼時候,沐憐星的面前竟出現了一個人,此人出現了后,兩手隨意一揮,就分別抵擋住了樂樂和天天的攻擊,而在抵擋住了兩人攻擊的同時,只見兩個黑洞分別從他手中浮現,然後,頓時就見天天和樂樂所噴湧出來的磅礴力量竟都被黑洞吞噬,而隨著力量被吞噬,兩人的面色大變,就待抽回自己的手,可他們抽動之間,卻是壓根抽離不了自己的手。

如此,樂樂和天天都慌了……

因為,他們驚駭的發現,他們的力量不停的流逝起來,不但是力量流逝,他們的肉身力量也都在流逝,整個血肉都有了被這黑洞吞噬的跡象。

這突然出現的人不用說,當然是蕭逸了。

本來他是不準備這麼快就出手的,不過眼見這兩個傢伙下手如此之狠,當即也不再繼續隱藏下去。

雖然蕭逸如今的武道等級才神橋九重天,按照正常情況是完全不敢如此瘋狂的施展『吞天噬地』吞噬彼岸境七重天的力量的,但,不要忘記了,他除了修鍊吞天噬地,還修鍊了八九玄功。

所以,這一刻在蕭逸將吞天噬地施展出來,吞噬樂樂和天天的力量的同時,他體內八九玄功也在瘋狂運轉,將這些吞噬進來的力量,都給用來煉體,在他這等行為之下,他的肉身強度頓時精鍊,八九玄功第二轉大成開始向著八九玄功第三轉邁進了起來。

契機!

蕭逸原本對於八九玄功的修鍊就已經達到了八九玄功第二轉的極限,只差一個契機就能突破第三轉。如今,吸收天天和樂樂的力量,正是突破的契機。

以兩個彼岸境七重天的力量來增添自己的力量,以此衝破瓶頸,跨入第三轉。

「放開我……」

「快放開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