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三個人,顯然是不打算跟鹿羽化干戈為玉帛。

吃了悶虧的他們,臉色頗為難看,方凌雲低聲道:「我們去看看他去內院做什麼。」

「嗯。」

其餘兩人,也都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內院之中,擁有諸多地方,是他們這些貴客都無法進入的。

從鹿羽等下要進入的地方,也能揣測一下鹿羽的身份和地位。

三人進入內院之中,目光盯著鹿羽,雙眸微微眯起。

只見鹿羽沒有在任何一個地方停留,徑直走向內院的最深處的位置。

在那個位置,有著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築。

那建築周圍,還有著一些淡淡的靈力波動,在緩緩的傳盪開來。

而在那建築之旁,則是有著一個人,正在盤膝而坐。

美味甜妻:司先生,住口! 「是藏書閣!」

望見這一幕,武鋒瞳孔一縮,有些震驚的道。

「他竟然擁有進入藏書閣的權力!」

那寧志遠也是目光一凝,凝重的說道。

藏書閣。

不管在任何地方,但凡是藏書閣,都是最核心的地方,能進入其中的人,並沒有幾個。

除了直系之人,便只有擁有大功勞的人方才可以進入。

畢竟,藏書閣,其內擁有著極其深厚的典藏,還有著諸多武學或是功法,乃是核心之中的核心。

方凌雲沒有說話,他的目光,死死的放在鹿羽的身上。

在藏書閣旁邊,有著一個人在盤膝而坐,靈力波動,便是自這人的身上傳遞開來的。

這人,乃是守護藏書閣的人,九元化形境。

一般情況下,若是有人進入藏書閣,必然會被這人檢查一番,若是身份不夠的話,還會被那人直接驅逐出去,不能進入藏書閣。

方凌雲要看看,鹿羽究竟有沒有資本就如藏書閣之中。

只見得,鹿羽輕輕的走到了那藏書閣的正門,根本沒有與那鎮守藏書閣的人打招呼,便抬腳走了進去。

而那鎮守藏書閣的人,則是依舊盤膝而坐,似是沒有發現一般。

「怎麼會?!」

望見此幕,一向頗為沉穩的方凌雲,都是忍不住的驚叫出來。

連檢查都沒有!

這未免太讓人震驚了!

不用檢查,進入藏書閣,在其餘的城池之中,唯有城主,以及寥寥幾人,方才擁有這種權力。

而鹿羽,在陽水洲之中,在城主府之內,竟然不用檢查,直接進入了那藏書閣之中。

目光之中,精光不斷閃爍,方凌雲咬牙切齒道:「這麼看來,這人在陽水洲之中,地位頗為不俗啊,也不知道,能不能讓安城主整治這傢伙!」

其餘兩人,也都是陷入了沉思。

從這件事情上面,不難看出來,鹿羽在陽水洲之中的地位,必然非同一般。

若是得罪的話,安泰和會不會站在他們這邊,都是兩說。

過了好片刻,那方凌雲方才是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我們遠來是客,為了自己的顏面,若是我們在安城主的面前狠狠的指控這傢伙一番,想必,安城主為了面子,也會在我們面前教訓這人一番。」

方凌雲分析道:「這人地位不俗,到時候的宴會之上,也許會參加,我們就在眾人面前指控,我就不信,這傢伙能下的了台!」

不得不說,方凌雲的確是頗有心計,知道運用在眾人面前的心理壓力來幫助自己。

「不錯,這方法可行!」

其餘兩人,也都是點點頭,同意方凌雲的做法。

在眾人面前,就算鹿羽的身份地位如何的了不起,但畢竟不是城主,安泰和為了在眾人面前不丟面子,為了在眾人面前保證自己城主的權威,肯定會教訓鹿羽一番。 鹿羽徑直走進了藏書閣。

這幾天時間,為了查找自己身上怪狀的源泉,鹿羽經常來到藏書閣內翻閱書籍。

身上的怪狀沒有找到答案,反而是愛上了讀書。

在書籍裡面,可以接觸很多自己以往時候並不了解的事情,過的很是充實。

藏書閣內有著十幾排書架。

其中有武學、功法,還有著一些記載的丹藥、天材地寶,或者是一些傳記、野史之類的。

總之,包含很多東西。

鹿羽盤膝坐在地面上,從書架上抽出來一本書籍,接著自己上一次翻閱到的地方,繼續觀看起來。

他現在來到藏書閣,已經不是為了尋找自己的怪狀的原因,而是單純的為了提升自己在仙界之中的知識量。

至於怪狀……

等王之初回來在說吧。

奶爸的異界餐廳 愛上讀書這件事情后,鹿羽能在藏書閣內,一坐數天而不覺得枯燥。

他翻閱書籍,看完一本,便抽出來另外一本。

一連在藏書閣內呆了好幾天,看的入迷。

除此之外,在閱讀書籍覺得稍微勞累后,便會拿出那《森羅之力》,翻閱幾篇,然後按照其上的彷彿,運轉自己的靈力。

《森羅之力》是聖品武學,學習起來,自然頗為艱難。

饒是以鹿羽的天賦,這幾天時間,也有些不得要領。

他盤膝坐在地面上,緩緩的運轉靈力,按照《森羅之力》運轉的路線,將自己的靈力詭異的運轉。

《森羅之力》,這門武學,是將自己的靈力,轉化成為一種詭異的氣息,用來加持在自己身上。

那詭異的氣息,便是森羅之力。

這種力量,可以讓人的身體各方面的機能,都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與其說這是一門戰鬥之中的技巧武學,倒不如說這是一門全方位、暫時性提升自己的攻擊型武學。

類似於這種的武學,鹿羽還擁有一種,名叫《天龍變》。

《天龍變》可以在短時間內,提升一元的實力。

當然,也只是針對化形境有效。

所以,現在的鹿羽,一直沒有用過《天龍變》,這門武學,在鹿羽這裡,差不多已經可以淘汰了。

而《森羅之力》,便與《天龍變》類似。

雖然不是直接提升一元的實力,但卻也是全面型的一種提升,而且不分境界,在任何境界的時候,都可以使用,自身實力越強,提升的便越多。

當然,也有一種極限,過了凝魄境之後,效果便會差一些。

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嗡嗡!」

體內靈力按照《森羅之力》的路線,緩緩的運轉,一圈圈黑色氣息,自鹿羽身上逐漸的繚繞之上。

黑色氣息包裹著鹿羽的身軀,讓他整個人,看上去都有一種朦朧的詭異之感。

緩緩的伸出手掌。

「嗡!」

身體上的黑色氣息,驟然間凝聚而出,直接匯聚在了手掌之上。

這一刻,鹿羽的手掌上,散發著淡淡的黑色氣息。

一股堅不可摧的感覺,自鹿羽心中湧現。

「嗤!」

他緩緩的睜開雙眼,其內猛地閃過一抹精光,嘴角微微一揚:「經過長時間不懈的修鍊,終於初初入門了。」

以前的時候,鹿羽根本無法控制這些森羅之力。

但現在,可以將這些森羅之力,全部凝聚在手掌之上。

如此,手掌便等於一柄武器,而且在攻擊與防禦之上,也大大增強,若是在配合潮汐劍,將森羅之力注入到潮汐劍內,必然會更加恐怖!

「按照這個進度,等到下一次一百零八洲比試的時候,我差不多可以將《森羅之力》完全修鍊成功,到時候,實力必然會再度精進!」

漆黑的雙眸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鹿羽心裡暗道。

「倏!」

心念一動,將森羅之力收起來,鹿羽起身,彈了彈身上的灰塵,向著外面走去。

今天是宴請諸多來客的時候,他也不能一直在藏書閣內呆著。

鹿羽出現在藏書閣之外,便是發現,人數比之進來之時,更加的多了不少。

這些人都正在趕往待客廳。

而在這些人之中,一些藍月城的熟面孔,各自都帶著一些生面孔。

那些生面孔,便是各州過來的人。

零零總總,有著差不多十個。

這是天方郡差不多十分之一的洲的代表了。

「我們城主早已在待客廳等到諸位了,請隨我來。」

那些待客的人,清一色,全部都是統領級別,以顯示藍月城對與對方的尊重。

當然,梁乾不在此列。

梁乾現在貴為凝魄境,已然是眾多統領之首。

以前的時候,梁乾雖然在統領之中地位頗高,但統領從來沒有真正的首領,而在進入凝魄境之列后,梁乾當之無愧,成為了統領之首。

三個藍月城的統領,帶領著十個各洲的人,進入待客廳。

鹿羽見到了那淮靈洲方凌雲、明玄洲寧志遠,以及武陵洲武鋒。

這三個人,在眾多客人之中,極其顯眼。

原因無他,這三人都顯得極其年輕。

其餘的人,最少都是中年,甚至還有著兩名老年人。

而這些人,毫無疑問,都是凝魄境。

既然要拜訪其他地方,所派出來的人,自然而然,是要拿得出手,只派化形境的人過來,未免寒酸。

況且,明知道各洲都會來到這裡,眾人心裡也有著一些攀比的意味,都不願意被對方比下去,自然會派強大的人前來了。

鹿羽沒有第一時間進入待客廳。

他的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後,便是去往了城主府的正門口。

「鹿羽大人。」正門處,兩門守衛對鹿羽彎腰,叫了一聲。

「無需多禮。」

明月還我心 鹿羽擺擺手,問道:「近段時間,可有大鷹商行的書信之類?」

他一直都惦記著自己怪狀的事情。

「這倒是沒有。」那守衛搖了搖頭道。

眉頭皺了皺,鹿羽也搖搖頭,看來王之初還沒有回來,心裡微嘆一聲,拍了拍那守衛的肩膀,說道:「若有大鷹商行的書信,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我。」

「大人放心。」

那守衛點點頭,道:「屬下一定謹記。」

點了點頭,鹿羽對那守衛笑了笑,便轉身離開。

既然大鷹商行還沒有通知自己,那就先去待客廳之中吧。 待客廳內。

安泰和已經在裡面恭候多時。

三名統領帶著那些各洲之人進入待客廳的時候,安泰和已經落座在最上方的位置,沒有刻意的隱藏自己的氣息。

各洲之中的代表,進入其中。

「二元凝魄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