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眼下自己得意的武技居然對洛天造不成一絲傷害,這讓東郭伯勇思生出了一絲無力感。

洛天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緩緩的轉過身,臉上露齣戲謔的神色,趁著東伯勇思愣神的瞬間,大腳探出,身形如電,狠狠的踹在了東伯勇思的小腹之上。

東伯勇思剛回過神,便大口噴血的步了陳玉和的後塵。

「你還要來么?」洛天猛然回頭,如同一頭來自遠古的凶獸,看向三人中僅剩下的方俊明,眼中露出玩味的笑容。

放俊明看到洛天兩個呼吸不到便將東伯勇思和陳玉和放倒,已經讓他失去了在反抗的信心,除非拚死一搏,燃燒精血,才有可能,否則真的是一點機會都沒有。

「你們還有誰不服我當這個少宗主么,儘管站出來就是!」洛天嘴角微微翹起,目光掃向那還剩下的三十多人。

目光所過之處,所有人都低下了頭,雖然心中有些不服,但是此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自己的領頭人都沒人家碾壓,自己這些人還不如東伯勇思三人呢。

「既然服氣的話,就按照江兄所說,取一滴精血吧,初次見面,那兩滴精血就當我這個少宗主送你們的見面禮吧!」洛天頗顯大度的揮了揮手。

「尼瑪!」

「不要臉!」所有人的心中都是大聲罵了起來。

明明是自己被你逼的付出精血,怎麼到了最後,好像我們出了血,還好像欠你什麼是的。

不過眾人也只是敢在心裡罵而已,臉上可是不敢表現出來,甚至已經有些人已經帶上了恭敬的笑容,劃破手腕,將一滴精血取了出來,臉上還帶著恭敬的神色,送到了洛天的身前。

見有人開頭,其他人紛紛取出精血送到了洛天的身前,洛天也是毫不客氣,通通收了起來遞給了江難軒。

「謝謝了!」江難軒淡然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喜色,看向洛天的眼神之中,滿是感激。

洛天看著江難軒難的表情,不由的輕笑起來:「要我謝謝你才是,要不是你的話,我可就得一直被封印著了,真的很痛苦啊!」

「龍寶寶,來快謝謝這個大哥哥,以後你可以想睡覺,就睡覺,想玩就玩了,在也不用回到那個封印當中了」洛天一把將龍寶寶抱起,臉上露出寵溺的神色。

此時洛天已經是化骨巔峰的強者,完全能夠徹底的抱起龍寶寶來,別說龍寶寶,就是一座山洛天都能夠輕易的抱起來。

「謝謝,大哥哥!」龍寶寶小臉上帶著天真,輕聲開口。

「嘿嘿,龍寶寶啊,你看看你難軒大哥為了幫咱們都消耗成啥樣了,咱們是不是應該知恩圖報啊!」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嗯,嗯!」龍寶寶天真的用力的點了點頭。

沒等洛天繼續說話,旁邊一直站著的四十多人,臉色蒼白的開啟口來:「那個,少……少宗主,如果沒什麼事情,我們就先走了!」

四十多人,紛亂的開口,表示要離開,他們在這個地方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在呆下去了,損失了一滴精血,還要著急去恢復回來。

「去吧,記住以後沒事少煩我!」洛天擺了擺手,彷彿趕蒼蠅一般。

「告辭!」東伯勇思三人,紛紛取出了一滴精血,感覺憋屈到了極致,臉色通紅的沖著洛天開口。

「等下!他們可以走,你們三個還不許走!」洛天玩味的聲音從剛剛轉過身的三人耳中響起。

「洛天,你不要太過分,不要逼我們,逼急了,我們燃燒精血,即使贏不了你,你也會受傷!」陳玉和低聲嘶吼,雙眼猩紅的看向洛天。 第三百八十一章種竹

沒理會三人那憤怒的目光,洛天輕笑著繼續開口:「你們把人家的竹林都給平了,難到就不想有個交代,這樣拍拍屁股就走了嗎?」

洛天說完將目光望向了臉色淡然的江難軒和夢瑤的身上。

此時兩人臉色淡然,江難軒正在鼓搗著擺放在石桌上的精血,而夢瑤的手中,則是多了一根竹竿,上面的葉子緩緩的落在了手中,身上雖然沒有爆發出什麼氣勢,但是越是這樣,越讓三人心中打怵。

「倒是把這個姑奶奶給忘了!」三人心中暗罵,在他們三人心中,夢瑤兒可比洛天要恐怖的多。

他們可是知道夢瑤兒身體中封印著什麼東西,那可是連祭魄境大能燃燒全身修為,才能封印的東西。

「夢瑤師姐,打壞的竹林,我們一定會賠償,你看這個,這個……」東伯勇思臉上陪著笑,看向夢瑤。

「我這竹子,是天海竹,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夢瑤青苗淡寫,兩個手指緩緩的將一枚竹葉夾在了手中,綠意閃動。

「天……天海竹……」東伯勇思三人傻眼了,天海竹三人自然知道,據記載,這天海竹可以生長萬年,一年長一丈,最高可長到一萬丈,萬丈高的天海竹已經不被稱為竹子了,已經可以稱為天材地寶了,在加上天海竹,本就稀少,這就讓其顯的更加珍貴。

眼下這片竹林,雖然沒有達到傳聞中的萬丈高,只幾十丈高,但也不是三人能夠賠的起的,這讓他們怎麼賠。

「這……」三人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看起來不起眼的竹子是天海竹。

「去將被你們折斷的竹竿收拾起來,放到一邊,在將這些種子種下,每日來用你們的元氣過來催化,等到竹子長到十丈高時,就可以離開了,可有意見么?」夢瑤聲音平淡,把握著手中的竹葉。

「沒,沒有!」三人哪裡敢怠慢,此時人們已經走的差不多了,但還是有人沒走,看到三人的處罰,心中略微好受了一些。

東伯勇思三人臉色彷彿吃了屎一般,本來想強勢將洛天打敗,沒想到卻被人家給碾壓回來,損失了精血不說,還要給人家種竹子,種竹子也就算了,每天還要將辛辛苦苦修鍊來的元氣用來催化那沒什麼大用的竹子,讓三人的面子往哪放。

此事之後,三人在御靈宗中肯定名譽掃地,而洛天的名聲在御靈宗中絕對會如日中天,少宗主的位置也會坐實下來,雖然還會有人不服,但是絕對不會主動去招惹洛天。

在洛天幾人帶著笑意的目光之下,東伯勇思三人,灰溜溜去收拾那被三人打斷的七零八落的天海竹。

「哈哈……事情解決了,我們是不是可以暢談一翻了!」鄭欣大聲笑了起來。

「滾……」洛天一腳將鄭欣踢飛,正好落在了正在搬竹子的東伯勇思三人的跟前。

鄭欣知道此時洛天跟江難軒可能要有正事,不過自己可能幫不上忙,看到東伯勇思鄭欣眼前一亮,開始圍繞著三人嘮叨起來,讓三人本就有些蒼白的臉色更加難看起來。

「龍寶寶,過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自認為很和善的笑容,將龍寶寶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江難軒眼中也是異光閃閃,看向龍寶寶,能夠讓一向淡定的江難軒露出如此表情,讓冷秋蟬和夢瑤心中有些詫異起來,目光也不由得看向了那個小男孩兒。

龍寶寶幾人都是第一次見,就連跟洛天熟悉的冷秋蟬,也是第一次見龍寶寶。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龍寶寶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尤其是洛天和江難軒,讓龍寶寶不由的不敢朝洛天靠近。

「龍寶寶啊,剛才你說過要報答江難軒哥哥的,你還記得么?」洛天循循善誘,將龍寶寶一把拉到了身前。

似乎是對洛天本能的信任,龍寶寶恢復到了天真的神色,對著洛天點了點頭。

「那現在是這樣的,江難軒哥哥,需要一滴你的鮮血,知恩圖報,咱們是不是得送給他呀!」洛天終於說明了目的。

「不要……」龍寶寶嘴角微微撅起。

「我給你糖吃……」

「不行……」

「我帶你去玩……」

「……」

「我給你找好多發亮的寶石!」

「好!」洛天和龍寶寶,最終在洛天各種誘惑之下商定下來了。

看到龍寶寶答應了下來,江難軒臉上露出大喜的神色,博學的他已經漸漸的猜測出龍寶寶到底是個什麼種族,如果真的如他猜想的那樣,那麼夢瑤的問題解決的把握就更大了。

在江難軒那期盼的目光之下,龍寶寶緩緩的伸出了他那稚嫩的小手,眼睛緊緊的閉了起來,身子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洛天眼中露出笑意,取出一根針一樣的東西,別看像是針,但也是玄級高級的寶物了,龍寶寶那恐怖的肉身可不是那麼容易刺破的。

抓起龍寶寶的手指,洛天手中的針形寶物刺向了龍寶寶的手。

「啊……疼啊……」龍寶寶大喊大叫起來,小腿亂蹬,石桌一下便被龍寶寶蹬碎,幸好江難軒眼疾手快將之前的精血玉瓶收了起來。

「吼……」一滴血液從龍寶寶的手指滴落,在鮮血出現的一瞬間,一股強大的威壓從鮮血之上傳出,讓旁邊的鸚鵡和青蛇,匍匐在地。

一道金色的光澤從鮮血之中閃出,江難軒臉上帶著激動,連忙將那一滴鮮血收了起來。

「疼死寶寶了!」龍寶寶眼中含淚,口中吸允著手指,目光楚楚的看著洛天。

「好啦,好啦!」洛天聲音中帶著溫和,取出一枚丹藥,送到了龍寶寶的手中,將之前在立水城購買的寶石的儲物袋遞給了龍寶寶。

見到那熟悉的儲物袋,龍寶寶瞬間恢復過來,臉上露出一絲滿足的神色,將那幾個儲物袋掛到了自己的腰上,畢竟不用在回到封印當中了,掛到自己身上,比較保險一些。

洛天則是看向龍寶寶,眼中露出思索之色,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龍寶寶剛才那滴鮮血當中蘊含的壓力和那濃郁的生機,不由的彷彿看一個寶庫一般。

「小子……來我這裡一趟……有事……」就在洛天看龍寶寶之時,冷宏才的聲音在洛天和冷秋蟬,還有鄭欣三人的耳中響起。 第三百八十二章圍剿

御靈宗,議事大殿內。

冷宏才坐在首座的位置,一些長老位居下手,目光之中帶著一縷凝重的神色,長老的身後,站立著十幾個臉色有些蒼白的年輕人,一股緊張的氣息在大殿之中瀰漫著。

洛天冷秋蟬三人緩步走到大殿之中,瞬間十幾到陰鬱的眼神掃到了洛天的身上,彷彿想要將洛天看透一般。

「小子,你就是洛天?」一名滿頭花白的老者坐在冷宏才不遠的地方,目光中帶著冷漠開口問起來。

洛天眉頭微皺,看了看老者所坐的位置離冷宏才不遠,洛天便猜測出老者在御靈宗的地位不低,而其身後則是站著陳玉和,洛天心中便瞬間明了起來。

「不錯,晚輩就是洛天!」感覺到四周那十幾道滿含惡意的目光,洛天不卑不吭朗聲開口。

「哼……狂妄……剛一進宗門便仗著實力強,勒索宗門弟子每人一滴精血,你可知罪!」老者冷哼了一聲,大聲質問起洛天來。

而在老者的話音落下之際,大殿之中除了冷宏才外,十幾名元靈境的強者身上的氣勢瞬間凝聚到一處,狠狠的朝著洛天壓去。

「咔嚓……」洛天的身軀瞬間向下矮了一節,雙腿狠狠的插進了地面之中,目光帶著嘲諷之意看向眾人和身後的青年。

「晚輩……不知!」洛天聲音中帶著堅定,輕聲開口,彷彿沒有感覺到那強勁的壓力一般,身軀微微一震,無形的波動從洛天身上散發而出。

「嗯?」大殿中的人目光微微一凝,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們這些可都是真真正正的元靈境的強者,沒想到氣勢累加在一起居然還壓不倒一個小小的化骨巔峰?

而洛天目光所到之處,老者身後的年輕人有的則是露出了羞愧之色,有的則是幸災樂禍的看著洛天,這些情況被洛天一一盡收眼底,暗暗將那些幸災樂禍之人的模樣記了下來。

冷宏才微微一笑:「來了?過來吧!」

冷宏才話音落下,洛天在人們目光下,帶著冷秋蟬和鄭欣不卑不亢的走到了冷宏才的身後。

冷宏才露出滿意的神色,看向洛天,之前一直沒有幫洛天,便是想叫洛天讓這些個老傢伙高看一眼,雖然洛上午所做的事情,他也聽說了,但是他覺的這樣還不足以奠定洛天少宗主的地位。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麼接下來就說下正經事吧!」冷宏才說話間將一枚玉簡遞給了洛天。

洛天也沒客氣,伸手將玉簡拿在了手中,打開玉簡一看,眼神不由得凝重起來。

「天屍宗現,段星辰被俘,據點在太安山脈……」洛天眼中顯現出這樣一段話。

「我們三大宗門一向交好,而段星辰又是在我們御靈宗離開之後才被抓的,太安山脈離我御靈宗較近,而天屍宗出現在我東域的昆崙山中,這件事,無論如何,我御靈宗都不應該做事不理,所以我跟眾位長老商議,此次讓你帶隊去將段星辰解救出來!」冷宏才臉上露出凝重的神色,目光看向洛天,等待著洛天的回答。

「既然我身為御靈宗的少宗,此事責無旁貸,洛天定當儘力!」洛天臉上露出一絲殺意,冷聲開口。

「你放心,我們有可靠的消息,天屍宗那個據點,修為最高的人,也就是化骨巔峰,想必以你現在的實力應該能夠應付過來!」冷宏才滿意的看了看洛天,溫和的開口。

其他長老在聽到洛天答應的如此痛快之後,難看的臉色終於緩和了一些。

洛天點了點頭,又繼續問了問冷宏才一些細節上的事情之後,便帶著十幾名臉色有些蒼白的年輕人走了出去。

看著洛天和十幾名弟子走了出去,眾多長老也是紛紛起身告辭。

……

「楊寰宇,希望此次前去能夠看見你吧,當日的仇,我還沒報呢!」洛天臉上露出一絲殺意,腦海中閃現出楊寰宇的身影。

冷秋蟬等十幾人跟在洛天的身後,感覺到洛天身上氣勢的變化,冷秋蟬臉上不禁露出疑惑的神色。

十幾人很快便來到了御靈宗的廣場之上,此時已經有一千名御靈宗的弟子整齊的站在廣場上,等待著洛天等人到來。

當洛天這些人的身影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之時,一千人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紛紛將視線看到了為首的洛天身上。

「這個年輕人是誰,為什麼站在冷師姐和東伯師兄他們的身前?」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此人是就是洛天,是冷宗主親自定下來的少宗主!」

「他就是洛天,那個北域的天才?」人們頓時轟亂起來,目光之中帶著一絲審視的神色看向洛天。

「我看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啊!」

「就是,不知道他有什麼能耐,反正到時候若是丟了我們御靈宗的人,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他!」人們大聲議論著。

「吼……」龍吼之上傳了出來,將紛亂的場面頓時壓的安靜了下來。

飛龍遮天蔽日,翅膀唿扇起一道狂風,緩緩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走吧!」洛天緩緩開口,腳下蹬地,飛身上了飛龍的後背之上。

看到洛天上去,冷秋蟬,鄭欣,東伯勇思等人也是跳上了巨龍的後背,隨後一千多御靈宗的弟子也是紛紛跳上了上去,紛紛議論起洛天來。

而東伯勇思這些人,則是被人們拉到了人群當中,與其攀談起來,一時間洛天鄭欣冷秋蟬三人有些光桿司令的意思。

「這些人真是的,太不夠意思了,說話也不帶上我們!」鄭欣目光中帶著失落走了回來。

剛才看到一千人,在那裡議論著,可把鄭欣興奮壞了,但是沒想到自己走到哪裡,眾人都像是避溫神一般躲避自己。

洛天和冷秋蟬看見走到他們身邊眼神之中帶著一絲失落的鄭欣不由的笑了起來。

「鄭欣哥哥好可憐啊!」龍寶寶站在洛的腳邊,手中擺弄著寶石,看向鄭欣,在龍寶看來,鄭欣就彷彿是個沒人跟他玩的孩子一般。

鄭欣聽到龍寶寶的話,眼神微微一亮:「龍寶寶,鄭欣哥哥給你講個故事好不好……」 第三百八十三章抵達太安山脈

三日之後,巨龍從橫空飛過,終於抵達到了太安山脈之中。

三千丈高的高空之上,洛天神識散發而出,此時洛天的神識已經達到了元靈初期的神識,也就是煉虛境,所以下面的事物,對洛天來講很是清晰。

神識當中,一座高聳的大殿矗立在那裡,雖然處於深山當中,但是那個大殿的周圍基本上已經成了真空的狀態,四周的植物都是有些基本上已經失去了生機!

「吼……」巨龍低吼一聲,示意眾人已經到了,不由的緩緩下落。

太安山脈的大殿之中,被黑暗所籠罩著,微弱的燈光下,幾百名領口鑲嵌著月亮圖案的黑衣人微微躬身,目光中帶著恭敬的神色,看向一座高台之上的年輕身影。

青年目光清冷,看向被綁在那裡的另外一名批頭散發的青年,口中輕笑起來:「星辰體質,果然強大,沒想到以我的修為動用了控屍咒,都控制不了你!」

「妄圖控制我?你也配?」青年虛弱開口,聲音卻是帶著一絲堅定。

「配不配的還輪不到你,放心,我的手法多的是!就看你的意志力夠不夠強了!」青年面容冷秋,嘴角微微翹起。

「楊寰宇!」洛天站在下落的巨龍背上,大殿之中的一切全部通過神識烙印在腦海之中,他能夠認出那個站在高台之上的青年便是楊寰宇。

「沒想到你真的也被傳送到了東域!那麼就新賬舊賬一起算吧!」洛天嘴角微微翹起,身形募然間從巨龍的背上跳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