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魔鬼卻絲毫沒有受傷,那些砸出去的冰石全部都消失不見。

公風狐在冰石裏不停的掙扎,終於那個裂縫越來越大,公風狐從裏面跑了出來。

跑出來的同時,無言眼前的魔鬼也頓時消失。

“剛纔是怎麼回事?”無言驚慌的摸着自己的身體,確定自己沒有受傷。

母風狐沒有攻擊力,但是爲了保護丈夫。母風狐擁有了一種精神攻擊,這種精神攻擊必須要和自己的丈夫配合。

所以母風狐纔會跳到無言的背後,在兩個風狐前後夾擊的情況下,無言中了母風狐製造的幻想。

製造幻想需要消耗極大的精神力,所以在公風狐逃脫以後,母風狐停止了幻象。

無言凝聚出一塊冰石,放在自己的腦門上,讓自己好好的冷靜一下。

母風狐沒有戰鬥力,雖然能夠製造幻想,但是需要和丈夫配合。只要牽制住公風狐,母風狐根本不足爲懼。

無言的腦中模擬出各種想法,公風狐的攻擊力雖然大,但是速度卻沒有母風狐的快。

公風狐有力的四肢在地面上一蹬,向無言衝去,無言掌心釋放出冰冷的寒氣,公風狐被凍住。

無言趁勢一腳將公風狐踢翻在地,母風狐見丈夫被踢翻在地,又飛快的跳到無言身後。

無言迅速的變化自己的位置,不然又會中了母風狐的幻象。

公風狐再次站了起來,無言這次知道了風狐所有進攻的方式,已經胸有成竹。

公風狐再次向無言發起了進攻,無言雙手一揮,一塊寒氣凜冽的冰石將公風狐凍住。

母風狐再次跳到無言的身後,準備與自己的丈夫配合,發動精神攻擊。

無言已經計算好了,他上一次中招,是在第二步的時候,說明母風狐製造幻象需要走一步的時間。

無言邁出了第一步,在第二步的時候迅速的跳開,那個幻象就不會出現在自己眼前。

無言想的一點都不差,幻象沒有出現。母風狐與公風狐的配合必須是將敵人夾在中間,並且處在同一直線上才行。

母風狐連續跳在無言的身後三次,三次精神攻擊無言都躲過去了。

精神力透支的母風狐,疲軟的癱在地上,眼睜睜看着丈夫被抱走。

無言沒有傷害它們的意思,這只是爲了完成聶衛冰交給自己的考驗,等自己成功以後他還會把風狐放回來。

無言高高興興的抱着被凍住的公風狐走了回來,聶衛冰還在小溪邊等他。

無言到的時候,天剛剛黑“怎麼樣?我還不錯吧”

聶衛冰滿意的點點頭,“算你考驗通過,我打算收你這個徒弟”

無言高興的跳了起來,然後他打碎了冰石,將公風狐放了回去。

聶衛冰正式的道“今晚先休息一下,明天我就給你上第一課”

無言和聶衛冰都睡在那只有一張大木桌的屋子裏,無言問道“沒有牀,我們睡在哪裏?”

聶衛冰笑笑,飛快的躺在那張木桌上“我睡在這上面,你自己想辦法”

無言也躺了上去“我也睡在這上面”

聶衛冰輕輕一擠,就把無言擠下桌子“這是我的牀,你的牀你自己找去”

無言瞥了他一眼“哪有你這樣當師父的?”

聶衛冰也道“和師父搶牀,哪有你這樣當徒弟的?”

無言爭不過聶衛冰,就只好躺在地上將就一晚上。

聶衛冰在桌子上玩着手機“小子,我還沒問你,你是怎麼掉進水裏的?”

無言苦笑道“被仇家追殺,然後落入水中,最後承蒙你這位高人相救”

聶衛冰點點道“然後你隨我學藝,學成歸來,找到仇人,報仇雪恨,最後揚名立萬。這個劇情很不錯”

無言也笑道“您不去當編劇簡直可惜了,我可沒有想過要殺他”

聶衛冰的眼神很是嚴肅,“異能界可是個充滿殺戮的地方,你不殺死敵人,敵人就很可能把你幹掉!”

無言道“您說的對,但是我對要殺我的人提不起殺意,你讓我怎麼殺?”

聶衛冰倒是很有興趣“你是怎麼和他結下仇的?”

無言把在友誼號上與那個用火的異能者打鬥的事情跟聶衛冰說了一遍,聶衛冰一陣大笑,“你小子還真是走了狗屎運,這樣都能打贏。看來你的天賦不錯,連運氣也不錯”

無言也附和的笑了起來。(開玩笑,本書的主角,運氣能差嗎?!)

一陣明媚的陽光照進木屋中,無言走出門外,在小溪邊捧了捧水洗漱。

聶衛冰還在桌子上打着呼嚕,無言將他推醒“起來了,快起來教我用冰了!”

聶衛冰一巴掌把無言打到在地,“臭小子,不知道尊師重道嗎?等我睡醒了再說”

無言狠狠的剜了聶衛冰一眼“打的真疼!”

師父不想教,當徒弟就只有等着。他看到桌上的手機,於是就一邊玩手機,一邊等着聶衛冰睡醒。

無言點開網頁,看了看新聞。新聞的頭條是警方在竹林裏發現了一具用黑色屍體袋裝着的女屍,屍體的血液被抽乾,死亡的時間不超過四天。

上面還有組圖,無言能夠更加確定,這具女屍就是夏一凡背出來的那具。

無言的腦子在不斷的聯想,昨天在樹林裏激戰的那個女青年不也是問海大學的嗎?他們幹嘛要抓人?她會不會和夏一凡有什麼牽連?

一隻巨大的手掌把無言手中的手機搶了過來,“好了,今天咱們上第一課”

聶衛冰粗狂的嗓門打斷了無言的思考,無言恢復狀態,緊緊的盯着他“好啊,你準備教我點什麼?”

聶衛冰反問道“你想跟我學點什麼?”

無言道“只要是你會的,都交給我吧”

聶衛冰看着天真的無言,道“看來以前沒有人教過你”

無言疑問道“教過我什麼?” 聶衛冰道“看來以前真的沒有人教過你,那好,我已經想好第一課教你什麼了”

無言心情特別的激動,“是什麼?”

聶衛冰指着地面,很莊重的道“那就是打坐!”

無言聽着“打坐!”兩個字,大聲的問道“打坐有什麼好學的?”

聶衛冰很是高深的告訴他“打坐可以思考,也可以冥想,冥想過後你就可以悟出新的東西。這樣你的的實力就會從一階跳到二階,二階跳到三階,三階跳到四階……”

無言趕緊打斷聶衛冰“我求你別說了,能教我一點正經的嗎?”

聶衛冰在無言腦門上重重的敲了一下,“這還不正經嗎?可以讓你實力變強誒!”

無言道“您就教我如何用冰就行了,你的那個雪花是怎麼弄的?就把那個交給我吧?”

聶衛冰又敲了無言的腦袋一下,“你知道那一招我練習了多久才連成的嗎?十年!”

無言被聶衛冰嚇到了“那你教個簡單的”

聶衛冰又十分莊重的指着地面,“打坐!”

無言簡直要崩潰了,“我一不是和尚,二不是道士,我打什麼坐啊?”

聶衛冰本來還想再無言的頭上敲一下,但是被無言躲了過去。聶衛冰順勢在無言的屁股上又踢了一腳“叫你打坐你就打坐,幹嘛那麼多廢話!”

無言只好在原地打坐,聶衛冰道“閉上眼睛”

無言閉上眼睛“現在要我幹嘛?”

聶衛冰道“休息,但是千萬不要睡覺!”

過了差不都有十分鐘,無言聽到一個聲音“睜開吧”

無言剛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個大鐵球向自己的腦袋砸來!來的太突然了,無言根本沒有想到!

鐵球與他的腦袋還只剩下一米的距離,無言雙手一揮,一層厚厚的冰將鐵球凍住。

聶衛冰笑的很開心,“你的反應一點也不差啊”

無言知道是聶衛冰搞的鬼,質問道“你想幹嘛?”

聶衛冰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揮了揮手裏的鐵鏈。

無言看到聶衛冰手裏的鐵鏈和鐵球是連在一起的,如果他沒有擋住鐵球,聶衛冰也會將鐵球停止下來。

聶衛冰道“這是在測試你冰的形狀”

“冰的形狀?”無言有些不解。

聶衛冰道“製造型異能者,在無法思考的情況下發出來的攻擊,將會成爲他異能的第一個形狀。”

無言現在懂了,貓老頭說過,要想將冰製造出想要的實物。需要經過長期的練習與磨合,聶衛冰是在測試他的冰的形狀。

聶衛冰道“從鐵球被凍住的情況看,你的形狀應該是冰山型”

“冰山型?”無言道

“嗯”

“站起來”聶衛冰對無言道。

無言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什麼事?”

聶衛冰指着旁邊的一個大樹,“你用冰把樹全部包裹住,能行嗎?”

無言站在樹下,這棵樹少說也有五六米高,在沒有水的情況下,要想全部凍住,的確有些困難。

無言掌心滲出絲絲冷氣,雙手向前一推,厚厚的冰將大樹三分之二的部分都凍住了。

聶衛冰滿意的點點,無言很累的喘着大氣,力氣都快用光了。

聶衛冰走到大樹的面前,輕輕敲了一下無言製造的冰,“不錯,畢竟你是經歷過實戰的人,第一步咱們完成了”

無言疲勞的問道“那第二步是什麼?”

聶衛冰靠在樹幹上,“你知道嗎?你製造的冰沒有殺傷力?”

無言在哪裏好像也聽到過這樣的話,對了!是在和蠻三拳對戰的時候,他也這樣曾經對無言說過。

無言不解的問道“殺傷力,是什麼意思?”

聶衛冰很有耐心的爲無言解釋“現在的你只是具備製造冰的能力,現在你要把冰製作成一個有力的兵器”

無言不太懂得起聶衛冰的意思,聶衛冰做出了一個示範。

聶衛冰右手輕輕一揮,空氣中出現了漫天的雪花,雪花向一顆樹幹靠攏。聶衛冰的手掌一捏,無數細小的雪花,鑽進了樹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