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墨直接就是醫生冷哼,然後直接動手把剛才宮天行師徒的小動作全部的通過留影術全部的映射在了洞府的上方,正好是秦沫語能夠看到的地方。

現在宮天行仍然保持著深情款款的眼神看著秦沫語。

但是現在的秦沫語全身心的看著上面映射出來的宮天行在向著自己的師父表示感謝的時候那股屌絲的氣息撲面而來。

秦沫語這個時候可能是看著這個留影術實在是太出神了,到這宮天行從自己的角度看過去還以為秦沫語現在已經沒有太多的想法,眼神空洞了起來,正以為是好機會準備下嘴的時候。

花葬看著勢頭不對一直在跟自己的徒弟瘋狂的打著暗號,這個時候準備下嘴的冬天性也明顯的聽到了自己師父的聲音。

看著自己師父正在手(feng)舞(kuang)足(an)蹈(shi)的為自己慶祝,宮天行還非常的得意的沖著自己的師父眨了一下眼睛,顯示著自己有多麼的嘚瑟。

就在宮天行即將閉著眼睛親吻自己喜歡的人的時候,一股巨力直接從自己的臉頰擴散開來,一時之間宮天行感覺自己好像就就在狂風暴雨的中心一般,在瘋狂的打轉。

這個時候秦沫語也拍了拍手然後將與自己融合了的力蝶解除了同調召喚了出來。

粉紅色的力蝶就這樣停留在了秦沫語的肩膀,忽扇這翅膀,看著正在空中轉圈的宮天行。

要說之前宮天行在花葬的手中轉圈的話還僅僅只是表演意義上面的轉圈,但是現在在秦沫語同調了力蝶之後,宮天行才明白了什麼叫做真正的脫離地心引力的趕腳。

這個時候秦沫語也不再看著宮天行這種被動的旋轉跳躍閉著眼,直接非常冷靜的看著一直在和徒弟打配合的花葬說到:「花宗主?」

這個時候的花葬很明顯的心虛了起來。

「這次想來花宗主是想看看我修鍊的情況,說起來還沒有謝過花宗主對於我的關心呢,之前一直想著這地乳靈泉海雖然是答應了給合歡宗,但是一潭靈泉罷了沒有泉眼總是要枯竭的,這不前幾天總算找到了個還不錯的石筍,同化了出來,但是現在看來貴派人才濟濟,像我這種自製的東西也就不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秦沫語說完話,就直接沖青光戒之中把之前和玉良要過來的通過地脈石嬰煉製出來的石筍直接就摔在了地上。

就看著石筍直接摔裂在了地上,但是花葬一句話都沒敢說,要知道秦沫語這個小姑娘花葬從見到第一眼就感覺到了莫名的喜歡,所以才會一直慫恿宮天行大膽的追求秦沫語。

但是跟秦沫語接觸下來的這幾次花葬也知道了秦沫語是一個眼裡容不得沙子的小姑娘,所以才會在這個時候出手,想要來一個出其不意,但是誰又能想到這個時候竟然在半路殺出來個程咬金,把花葬的計劃整了個稀碎。

這個時候花葬也不敢面對秦沫語在說一些什麼了,只不過看著墨咬著牙齒說了一句:「好,你很好。」之後就離開了秦沫語的臨時洞府。

其實花葬對於現在的情況憤怒到沒有多少,反倒是有一些羞愧,畢竟自己就算再怎麼說做的事情也不是那麼拿得出手的,雖然寧老頭看在眼裡但是也不會說一些什麼,畢竟不是自己的孩子。

但是直接就被墨給揭穿了,在小輩面前很顯然沒有什麼顏面再待下去了,至於這地乳靈泉海的交接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要知道其實寧飛飛的爺爺來到這裡其實就是因為姜行對於秦沫語的安危並沒有那麼放心,與此同時也不想把這些事情全部寄希望於別人的手裡,所以才會讓寧飛飛的爺爺出馬的。

除了見證合歡宗沒有對秦沫語做一些什麼之外,還有一點就是帶著秦沫語回天明宗。

要知道當年秦沫語可是鬧出了不小的動靜,當年同意秦沫語在蠱蟲巢穴之中修鍊精進其實也是想要等待時態冷卻些時日。

就算是有一些人想要在天明宗之中用手也不會對秦沫語造成什麼傷害。

要知道秦沫語當時結靈大會時候的表現那可是出眾異常,除了想要將秦沫語擄回自己門派的人之外,還有不知道多少人打算的是直接搶奪秦沫語的體質。

雖然說不排除秦沫語體質天生就有親和靈的能力,但是姜行可是知道秦沫語的體質並不是這一方面的。 但是這並不能讓其他人這麼覺得,所以就算秦沫語現在回到天明宗這一路上也不會輕鬆到哪裡的。

當然如果有花姑的話自然就會輕鬆一些,只不過哈不知道花姑能不能夠找到淺素,完成自己的任務,要知道花姑本身就是因為聖女的丟失才會受到懲罰的,要是聖女被找到的話,想來她所受的懲罰自然也就可以將功贖過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靈光武器店之中等候的花姑,也是非常著急的在已經關上店門的大廳來回踱步。

要知道現在的花姑對於秦沫語的身份已經十分的肯定了,但是還是需要等著自己的徒弟淺素來確認。

要知道當年淺素為了保護聖女本身就有重傷在身,而且還有封口咒術的禁錮,想當年到底是有多麼的艱難根本就是不敢想象的。

所以族長才會同意花姑代替淺素受過,只不過沒有想到時間飛逝一轉眼就是五年過去了,現在淺素的身體也已經大好,當年聽聞還有蠱毒師曾經暗中接應過淺素,想來現在的淺素對於蠱毒師內部的事情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了。

到時候就算是蠱毒師想要再一次對百花族發動什麼攻擊,想來也不會在像上一次那樣的手足無措了。

沒錯的其實花姑就是百花族的長老,現在花姑對與秦沫語的身份十分的懷疑,在花姑的心中秦沫語很有可能就是當年走勢的百花族聖女。

前文也已經提到過,百花族聖女在百花族中十分的重要,與此同時百花族聖女也是百花族族長的女兒。

百花族整個種族都是沒有男人的存在的,全靠體內血脈之中的蝴蝶流蘇傳承孕育,每十年一次的星空花粉節可以說是百花族之中比較重大的節日,因為那是所有成年百花族女子受孕的日子。

在祭壇之上的女子會受到蝴蝶花粉的感召,十分月之後就會誕生出新的百花族人,一般族長選擇受孕的時候,不會再有第二個百花族人選擇受孕,但是和秦沫語一同誕生的還有二十八個百花族女嬰。

這也是當年淺素能夠保證秦沫語沒有受到傷害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有著更多的額百花族的嬰兒一起守衛著秦沫語的性命。

就在花姑不但踱步的時候,在伶人城外的森林之中,淺素正在急速的奔跑著,而在淺素的身後則是一群穿著黑色斗篷的人,正在跟著淺素,向前急速的追逐著。

這個時候淺素很顯然已經沒有跟多的力氣去和這些人爭鬥,淺素看了看這些人之後,直接召喚出了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朵淺粉色的小花,正在半空之中一張一合的十分的素雅,甚至有一些可愛。

如果在別的地方見到的話,你可能還會親自撫摸這看似柔嫩的小花瓣,但是要是在百花族人的手中那就另當別論了。

只看見淺素直接說道:「你們這群臭蟲就去見你們的始祖蠱去吧。」話音剛落就看見淺素手中的淺粉色的花朵,直接飛射出來了說不清楚的花瓣。這些花瓣非常的鋒利,劃過的地方無論是樹木還是頑石都留下了非常明顯的痕迹。

當然這還不算完,就看見這些淺粉色的花瓣到最後無論停留在了那裡都直接開始生根發芽,然後變成一根根帶著刺的荊棘,只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這荊棘之上還開著和淺素手裡的小花一模一樣的花朵。

只不過很顯然這些花朵可不想淺素手裡的這一朵看起來那麼的嬌嫩,這些花朵就好像是一張張撕咬過獵物的野獸一般,柔嫩的花瓣現在看起來更像是野獸鋒利的牙齒。

就這樣一時之間追著淺素的一些黑袍就開始和這些荊棘藤蔓戰鬥起來。

淺素也趁著這些人無暇分心精神鬆懈的時候脫離了戰鬥繼續隱匿身形,為的就是不讓這些該死的黑袍追蹤到秦沫語的線索。

要知道這可以說是所有的保護聖女的人都最熟悉的一項技巧了,所以淺素也不例外,再加上秦沫語就是真正的聖女,淺素在一些技能之上要比別的聖女婢女要更加的熟悉。

雖然說一般情況下,為什麼淺素敢這麼肯定秦沫語是聖女呢。

其實非常的簡單,所謂的聖女婢女一般就是跟隨著聖女保護聖女的人,但是當初蠱毒師虎視眈眈所以身為百花族大長老的花姑也就是淺素的師父才會相處這麼一個辦法。

當初可是足足有二十八個少女一起喝族長生育,但是這些人都是帶著自己的女兒充當起了自己女兒的「聖女婢女」。

重生國民男神:校草,很會撩 只有淺素一個人是未曾生育的人,所以秦沫語的身份一直都非常的明確,其他的人都是為了迷惑蠱毒師的眼目而已。

很快的淺素就已經徹底的擺脫了這些蠱毒師的糾纏,與此同時也不由得感嘆伶人城的蠱毒師竟然如此之多。

由此可見這裡的確不是什麼十分安全的地方,就是不知道秦沫語在這裡過的怎麼樣,要知道當初為了幫助秦沫語編造秦家人的身份不知道費了淺素多大的力氣。

要不是徐碩大人在暗中幫忙的話,想來就以淺素這種出道不久的小姑娘來說要浪費多大的精力。

要說到徐碩大人的話好真是一邊人才的好人,在蠱毒師中不知道暗中幫助了百花族多少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徐碩大人才能如願以償。

這個時候淺素的臉頰之上也多了兩團十分可疑的紅暈。

這個時候淺素一邊想著事情,一遍也按照花姑留下來的印記找到了靈光武器店,按照規律三長兩短的敲了敲門之後,就看見花姑直接探出頭來。

看見是淺素花姑明顯是鬆了一口氣,然後直接把淺素迎進門來。

淺素在進屋之後直接跪拜在了花姑的身前嗚咽的說到:「是弟子無能,才會讓師傅如今淪落到的地步。」

花姑這個時候看了看四周的景象也知道了其實怒心裡頭想的事情,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你是不是還在記恨著我當年直接把你敲暈瞭然后直接替你受罰的事情。」花姑很是從容的看著淺素,俊朗的臉上也不知道怎麼的顯現出了柔和的眼神,在這種眼神之中還有著一些複雜的神情。

「弟子不曾記恨師傅,只不過是悔恨自己,自己的無能,要不然也不會。。。。也不會讓師傅代替我受罰了,」這個時候的淺素非常自責的說到。

「你真的不怨我?」這個時候花姑倒是非常調皮的看著淺素說到。

「不怨。」淺素在這麼說的時候不知不覺的降低了自己的聲調。

「那你怎麼還叫我師傅呢?」很顯然兩個人只見得關係從這一句話就能夠看出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一。。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淺素我能對師傅有大不敬的行為。」

淺素的聲音到現在已經十分的細小了,甚至不仔細聽都不知道淺素在說什麼,也就是花姑是化神期的修為才能夠聽清楚淺素在說著什麼。

「那我現在用師傅的身份命令你喚我一聲花郎,可好。」花姑現在的臉已經幾乎快要貼在了淺素的耳後十分貪婪的說到。

淺素感覺自己身上一陣顫慄,但是並沒有隨了花姑的願,喚上一句花郎,而是用盡全身的力量儘力的讓自己平穩的說出了:「師傅。」

很顯然本身已經撫摸到了淺素秀髮的花姑一時之間僵住了身形,緩緩地深吸了兩口氣,才算鎮定住自己激動的情緒。

「現在真的要這個樣子,你才開心么。」花姑這個時候很明顯是在強行控制這自己冷靜下來。

但是淺素依然有著自己的堅持,哪怕花姑已經不自覺地扯著淺素的頭髮,但是淺素依然咬著牙一字一頓的說到:「你是師傅,我是徒弟,徒弟自然就要有徒弟的樣子。」

淺素的臉頰上有一滴淚水滑落,但是這並沒有打動已經幾乎失望到了極致的花姑,而是非常無力的順著臉頰經過下巴,摔落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之前一直非常激動的花姑這個時候就好像是徹底冷掉了一樣,沒有在說什麼默默地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在這途中沒有再看淺素一眼。

淺素背對著花姑聽見花姑一步一步上樓的聲音,淚水模糊了視線,就好像決堤一般,不要錢的一滴一滴一滴的摔落在地上。

「你是師傅,我是徒弟。」就這樣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成為了兩個人一夜之間無人入眠的魔咒,一直縈繞在兩個人的腦海之中。

與此同時的臨時洞府之中也是有很多人正在輾轉無法入眠,只其中不僅僅有秦沫語,宮天行還有墨,最重要的還有寧飛飛。

只不過相對於秦沫語三人腦海之中所想,寧飛飛不知道又是因為什麼事情才會入夜輾轉而不得眠的。

就這樣一個十分美妙的夜晚,卻有好多人無法入眠體驗睡夢之中的美好,當然這並不包括已經趴在門口睡著了的皮總,單單光是看著他強硬並且富有彈性的鼻涕泡就知道這一定是一個跟木質家具有關的夢了。

第二天,秦沫語由於一整夜沒有睡好現在正在找東西遮住自己的黑眼圈,然後準備出門,只不過為了防止別人看見自己狼狽的樣子秦沫語一直掩面前行。

就這樣走著走著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就直接倒在了地上,這一時之間竟然十分的熱鬧,原來不僅僅是秦沫語一個人有黑眼圈,而是每一個人的臉上黑眼圈都十分的明顯。

這一下子到也好了所有的人都沒有遮掩,反正都已經被不想看見的人看見了,那就沒什麼好遮掩的了,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畢竟秦沫語今天還有尋找淺素的系統任務,才沒有功夫跟別人做什麼烏眼雞似的瞪著又不說話。

就這樣秦沫語一時之間十分瀟洒並且帶著些許倉皇的背影就離開了臨時洞府。

反正在這裡也沒有什麼人認識自己秦沫語就這樣頂著自己最新的煙熏妝直接走在大街上,而且沒有幾步也就到了花姑的武器店。

沒有錯,秦沫語找尋淺素這個百花族「聖女」的第一站就是花姑的武器店啦。

其實秦沫語並不知道現在淺素就在花姑的武器店裡,只不過在秦沫語的想法之中還是帶著花姑能夠更好更快地找到淺素一點。

原因就是因為花姑再怎麼說也是化神期的修為找人也會快一點,尤其是已經被秦沫語認定系統已經圈出範圍的淺素就在秦沫語的附近。

當然是帶著化神期的花姑更好搜查。

只不過秦沫語沒有想到的是自己敲完了花姑的靈光武器店的門之後,看門的竟然是自己熟悉又陌生的一張面孔。

「淺素?是你么?你的眼睛怎麼又黑又腫的,是不是中了什麼毒了。」

很顯然秦沫語現在看見的就是熬夜哭了一宿的淺素無疑了,然而這個時候一直躲在樓上的花姑聽見了秦沫語的聲音之後就好像是獲救了一樣下樓然後說道:「師傅你終於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處於直覺秦沫語總覺得這個時候花姑叫自己師父就好像大灰狼要吃掉狼外婆還有小紅帽的時候的那一聲嚎叫,十分的瘮得慌。

而且就連花姑現在眼睛裡面的綠光都是那麼的生動形象,就好像真的要吃到誰似的。

很顯然秦沫語想的是沒有錯的,但是有一點,那就是花姑對於秦沫語真的一點想法都沒有,自始至終花姑眼睛的瞳孔裡面倒影的只有淺素一個人。

「淺素見過聖女。」也沒有理會花姑的眼神,甚至可以說淺素對於花姑的眼神一直都在躲閃。淺素現在直接就跪在了秦沫語的面前。

花姑見到眼前的景象也不得不先收起了自己大灰狼一樣的眼神然後半跪在地上說到:「百花族當長老花姑見過聖女。」

這個時候的秦沫語很想然有一點懵,咋回事嘛?怎麼一晚上我就變成了聖女,還有淺素竟然會說話了? 現在的秦沫語非常的凌亂,就是因為自己開始就想錯了一步,沒想到每一步自己都開始想象出來了一個不一樣的結局。

淺素很顯然也知道秦沫語先在的想法,所以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就是帶著有些渾渾噩噩的秦沫語坐在一旁稍事休息。

這個時候一直都是不怎麼正經的花姑,這個時候看著秦沫語的樣子則是有一些笑盈盈的樣子,只不過搭配上花姑那張俊朗非凡的帥臉,多少還是讓人有些跳脫的。

很顯然秦沫語就是被這種笑容驚醒過來的人之一。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師傅這回算是醒過來了吧。」花姑這個時候看著秦沫語有些靈動的眼神驚喜的說到。

秦沫語聽著花姑的話語一時間就感覺整個世界都好像是一個十分混亂的一個線團,現在已經被淺素還有花姑徹徹底底的教程了一團亂麻,讓秦沫語成功的迷失在了其中。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究竟是誰,你們究竟是誰?」其實秦沫語心裡的問題可不僅僅是這麼得淺顯。

但是話到了嘴邊不知道怎麼就變成了這樣,很顯然現在的秦沫語正在震驚過去的十四年竟然都活著謊言之中。

甚至就連自己身邊的人都未曾跟自己說過一句真話,哦不,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花姑這個時候很顯然並沒有想要開口解釋什麼,因為花姑知道自己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讓秦沫語還有淺素自己處理好現在的問題。

這其實並不僅僅是秦沫語身世的問題還有淺素和秦沫語只見的問題,要知道聖女婢女可不僅僅是簡簡單單的照顧聖女這個簡單的角色。

當初淺素能夠變成秦沫語的聖女婢女可是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的篩選,競爭掉了多少的百花族少女才有了這個機會。

這個時候親屬看著秦沫語一言不發的樣子心裡其實也是非常的煎熬還有自責後悔的就是自己為什麼一直都沒有把真相告訴秦沫語。

「其實當年我並不是有意的變成了一個啞巴,當初是為了保護你我才和蠱毒師之中特殊的存在徐碩大人做的一個交易,我可以把自己的蝴蝶流蘇交個徐碩大人,讓他自行就擁有一個子嗣,然後由我孕育出來。」

就在淺素娓娓道來的時候,一直在一旁打算偷聽的花姑很顯然聽到了相當勁爆的消息,還沒有等到淺素把事情說完就直接沖了過來。

「你是不是瘋了,蝴蝶流蘇可是我們一族女子身體里最重要的東西,現在被那個傢伙玷污了,你以後還怎麼誕下子嗣?難道你為了那個後來闖進來的傢伙徹徹底底的毀掉你自己你才甘心么!」很顯然現在的花姑本身時常帶著笑意的眼睛,這一刻就好像是隨時有可能噬人的老虎沒有二般區別。

反觀淺素本身就已經哭了一夜哭的紅腫異常的眼睛,這個時候竟然又開始決堤,就好像在這個世界之上只有眼淚是最不要錢的宣洩品一樣。

「來不及了師傅,其實在秦家的時候我就已經誕下了他的子嗣,這也是為什麼蠱毒師並沒有找到聖女身世真正證據的原因之一。」淺素掩面跌坐在地上,雖然哭的很傷心但是沒有聽出一點後悔的意思。

這讓本身有些悔恨淺素什麼都沒有跟自己說過的秦沫語有些動容,而且這個時候花姑很顯然不想在讓淺素去追憶以前的事情,所以直接一揮手一道淡粉色的光就打進了秦沫語的腦袋上。

一下子秦沫語的眉間就多出來了一個看不出來顏色但是無時不刻沒有在閃爍的蝴蝶印記。

「聖女淺素已經累了,所以我先帶著去休息,關於您的身世徒弟已經全部給您了,你細心觀閱,淺素醒過來我們就啟程。」很顯然現在的花姑心情也不是很好。

甚至秦沫語還從兩個人的對話之中得到了很多事情的信息,但是現在的秦沫語並沒有太多的閑心去思考。

一時間秦沫語的全部心神全部都投入到了自己眉心這個無色的蝴蝶印記之中去了。

秦沫語頭頂上的印記是百花族聖女以及族長專門的印記,這個印記其實可以說就是百花族聖女的傳承印記。

這裡面記載這百花族聖女應該知道的一切事情,只不過這入眼的第一件東西就讓秦沫語非常的不淡定。

不是說沒有見過,二回因為看見的次數實在是太多了才會對於她出現在這裡感覺到異常的驚訝。

沒有錯,聖女印記之中最先出現的就是聖女修鍊的功法《靈光蝶羽經》,就是當初青苔靠著自己的靈居上面的問心石探查到的功法。

要來秦沫語能夠找到這個功法的原因就是因為這本身就是專門為秦沫語量身打造的功法,所以才會直接的印刻在秦沫語的腦海里,想來當初明心石也是直接就把這套功法直接從秦沫語的身體之中提取出來的。

這倒是讓秦沫語有一些慶幸,要不是當時有青苔的話,自己究竟能不能修鍊上這個功法都不好說,要是自己修鍊的是鐵鎚忙或者是什麼繡花針之類的想象就覺得后怕不已。

其實秦沫語這也算是杞人憂天了,因為當時淺素還在秦沫語的身邊,要是等秦沫語測試完體質之後,按照淺素的想法就是直接帶著秦沫語返回百花族覺醒的,但是誰也沒有想到的是秦沫語竟然自己誤打誤撞的直接激活了在秦家的傳送陣。

這可是淺素一直都沒有想過的事情,甚至就連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傳送陣都沒有發覺過,其實不僅僅是淺素,甚至就連在秦家的蠱毒師都驚訝不已,尤其是紅蠍子那個女人,對於只能夠使用最後一次的傳送陣,在發現之後直接就搗毀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