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憑藉自己的眼光,和活絡的思維,在五十年前就晉陞成為廣陰城的大統領。

陰蘇很清楚,兵卒的修為到了鋼鐵千夫之後,晉陞變得越來越困難,尤其是到了百戰衛侯的修為境界之後,兵卒們越發知道,之前那種埋頭苦修,提升實力,只是一種姿態。

真正強大的原因,不止是你個人修為提升到某一個境界,不是你個體有多強大。

而是你身邊的同僚,每一次,又一次超越你,你再反超過他們,在戰場上第一次,又一次把背脊的空虛,留給同僚為你掩護。

從血腥死亡中一步步踏向前之後。

心境,修為,殺敵,血腥,所有的一切都把個體,融為軍陣的一部分之後,那才是真正的強大。

因為,他們是兵卒!

但是陰蘇面前這支隊伍,已經符合了他對部隊所有的驕傲……關注的結果,也令陰蘇有些喪氣。

楊虎的來歷,在廣陰城的高階指揮官里,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但是就這樣一個人,卻在短短四年之間,錘鍊出了這樣一直精銳部隊。

可見那楊虎有多強大。

這也是陰蘇前來想見見楊虎的原因之一。

不過在他得知前鋒營的規矩之後,陰蘇越發覺得難以置信,什麼樣的城主會對自己的麾下有著這樣的信心?

他覺得沒見過這樣的人。

其實這樣的感覺,不止是陰蘇一個人,他麾下的武將和兵卒也是同樣的感覺。

從這一點看來,不得不說紫金城池的兵卒,的確有驕傲,有站在大多數城池之上的資本,僅僅是兵卒的目光和遠見,就不是一般普通黃金城池能比擬的。

一個城池的強大,也正是因為兵卒們隨著實力的增長,戰鬥技巧的成熟,眼界的開闊,心胸的廣闊,才能鑄就鋼鐵一般的部隊。

所向披靡!

就在別人對前鋒營兵卒打量時。

城池系統不斷收集周圍兵卒們心底的思緒,送到楊虎面前,數據和文字瀑布般在楊虎面前刷過。

號角聲響起! 廣陰城兵卒帶隊穿過密道。

眾人眼前露出一片廣闊的丘陵地帶,一馬平川的大地上小山峰連綿起伏,地面上鋪滿了半人多高的蘆葦,隨著微風輕輕晃動。

一片靜悄悄!

鋼鐵戰城做為合作中的首發陣型,進入這片丘陵就開始向前漫遊去,呼號和哨聲不斷在曠野中響起,長蛇般的軍陣漸漸拉開變成兩個方形的軍陣,左右拉開距離相互呼應,充當第一防禦線。

前鋒營也在孔武的手語中,把位置向後緊縮,隊伍無聲開始拉開陣型。

孔武,光頭,蘇子羽,林耀是這次首發的指揮官,一人麾下兩千五百人,把一萬人的隊伍分成五個部分。

跟隨在鋼鐵戰城的身後。

慶奎則為這五個部分中帶來了後勤保障部隊的支援,有了充足的後勤保障獨立,這五支部隊也就是擁有了獨立作戰的可能性。

最後是作為協同作戰的兩千廣陰城兵卒。

在合作的初級階段,他們只作為協同作戰的後方防禦。

陰蘇一路都看著這支部隊,心底早充滿了驚訝,但是現在又一次被震撼了。

那支一萬人的部隊里沒有任何的軍號,口令,隊伍中僅僅是有幾個傳令兵與前陣的鋼鐵戰城部隊相互傳到消息,和自己斷後一方聯繫傳達消息之外。

那些兵卒悄無聲息的列陣防禦。

而且眼尖的陰蘇,還看到他們隊伍中有幾十隊已經越出陣型準備上前的斥候,悄悄退了回來。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這支部隊向來是陣前的前鋒,他們陣型變幻的同時,斥候部隊已經協同本部開始向外拓張,探查周圍的情況,為本部軍陣提供最可靠的消息。

只是現在,他們的前鋒軍陣被鋼鐵戰城的部隊所代替,那些本應該已經衝出去四散開的斥候部隊,只能退了回來,嚴守軍陣。

這是一支擅長衝擊的前鋒陣營。

陰蘇的眼睛眯了眯,如果這支部隊和同等人數的廣陰城兵卒對戰,無論實力和經驗……陰蘇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旗鼓相當!

這是個令人驚訝的結果!

陰蘇對身邊的副統領陰福說道:「讓兄弟們注意一下那些小子的動作。強,很強。」

他身邊的陰福是個黑臉大漢微微躬身,也不說話轉身走開。

另一邊

鋼鐵戰場的大統領魏旭,也對身後變幻陣型的前鋒營多出几絲關注。

不過他倒是沒想多,楊虎和鋼鐵戰城的關係,是城主大人親自交代一定要維續好的,魏旭自然不會有太多的想法。

魏旭眼中目光一凝出聲下令:「派出斥候,打探十里的情況!」

魏旭身為鋼鐵戰場前沿指揮官之一,官拜鋼鐵戰城主城大統領,行事之風穩健剛毅,行軍任務老謀深算卻又大開大合,愛護兵卒深得兵卒擁護。

隨著他一聲令下,軍陣前列數十隊斥候縱躍而出向四面散開去,大軍未動,斥候先行。

隨著魏旭副將魏星一聲令下,擺開陣型的大軍才開始穩步向前推進。

就這麼一個中規中矩的舉動,卻引來孔武的低聲嘀咕:「斥候外放十里,小隊作戰遇到成群的純血戰獸可別出幺蛾子。」

光頭瞪了眼他:「就知道烏鴉嘴。要是你上你還不是派兄弟們先出去。你這是不得首發上陣,瞎比比。」

蘇子羽和林耀也對孔武滿臉的鄙夷,這小子就是想打頭陣誰不知道啊!

孔武瞪了眼揭破自己心事的光頭,嘴硬道:「我可是說真的。」

「我們繞了兩天過來對付純血戰獸,那些東西的兇殘你們也見到了,斥候,斥候部隊……」

孔武面上露出謹慎的思考,一會才接著說道:「斥候在陣前,他們已經習慣滲入敵人的邊緣,探查情況。但是我們面對的是一群純血戰獸,這些傢伙的聽覺,嗅覺,超脫兵卒的界限,它們更敏銳,風吹草動就有可能引來它們激烈的反擊。」

孔武看著三人:「這就是說,城池一貫對陣城池兵力的戰法出了問題。」

他一段話說完又陷入沉思。

光頭,蘇子羽,林耀也收起面上的嘻嘻,皺眉沉思起來。

是啊!

一路上已經見到那些黃金城池的兵力,與戰獸對抗的結果了,黃金城池那些兵卒的實力並不比誰差,但是他們依舊落得那種凄慘的下場。

那麼歸根到最後,只有一個問題,也就是孔武說的問題,對待戰獸的方式,不能像與城池兵力對抗一般,斥候陣型一起上。

得想個妥當的辦法。

兄弟四個沉思著,腳步卻隨軍陣向前邁進,部隊是個整體,鋼鐵戰城這個盟友打了頭陣,無論如何是不能拖後腿的。

好像沒什麼事的楊虎,就跟在孔武他兄弟幾個身後不遠處,看著他們在那裡想辦法,也不吭聲。

這兩年這些小子成長了很多無需質疑,但是戰場永遠是多變的,有時候多思考思考並不是什麼壞處。

而且部隊的指揮權也交給了他們,所以楊虎沒有去打攪他們。

「城主,你覺得孔武說得對嗎?」

慶奎不知道什麼身後摸到楊虎身後,低聲問道。

楊虎一看這小子的臉色就知道他腦袋裡想什麼,孔武他們在動腦,這小子倒是好,來打頭陣了,還曲線救那啥,真有想法。

楊虎一整臉色,低聲對慶奎叱喝道:「行軍中不準講話。」

慶奎跟了他多少年了,怎麼會不知道城主大人什麼脾氣,壯著膽撇了撇嘴:「按照部隊規矩,不進入戰場之前,後勤人員隨時能向主戰部隊成員進行詢問。你吃還是不吃!」

這小子倒是挺聰明,還知道借身份來堵住楊虎的嘴。

楊虎這才搖頭笑了起來:「哎呦,變聰明了嘛!」

慶奎馬上腆著臉:「城主大人你說說看,鋼鐵戰場的部署對不對!」

楊虎笑道:「戰場之上無對錯。不記得了?」

慶奎立刻點頭:「記得啊!可是……可是……他們的部署和我們不一樣,按照現在的慶奎,如果和戰獸發生衝突,整個隊伍有可能被衝垮崩塌。你不是這是最要注意的嗎?」

「尤其兩支部隊配合不嫻熟,更是容易出現這樣的情況。後勤的兄弟們都在討論這個。」 楊虎沒回答慶奎曲線救國為孔武他們找出路的問題,只是一腳把那小子踢回去準備乾糧:「準備乾糧去,今天恐怕沒有時間做飯了。」

慶奎也聰明,眼神一閃點點頭掠向自己的方陣。

後勤部隊為前鋒營提供的支援,保證每個隊伍里都有百人,能隨時提供必備的伙食。

見習考古生 乾糧也是其中一種。

城主大人已經說出吃乾糧了,那麼接下來的戰鬥就會很激烈了。

事實上戰鬥已經迫在眉睫了。

踏足這片丘陵,城池系統掃描出來的結果讓楊虎大吃一驚,知道戰獸兇猛,但是他也沒想到戰獸如此之多。

在十里範圍之內,城池系統掃描傳送回來的影像中,就有一群超過五千頭的混血戰獸在遊盪,那些身軀龐大強壯的傢伙,曠野中疾奔。

另一邊,鋼鐵城池派出的兩隊斥候已經和另一群戰獸接觸,無人生還。

楊虎腳下快了幾分,使用了自己城主的特權穿出隊列,向前面鋼鐵戰城的指揮官們趕去。

鋼鐵戰城推進的速度也不快,不過楊虎得到的消息比他們早一步,是盟友,楊虎真不希望出什麼幺蛾子。

楊虎的身影化作一道黑影穿過軍陣,向正在和副將商議軍情的魏旭走去低聲說道:「魏大統領,和你說幾句話,有空么?」

魏旭見到楊虎笑了起來,隨即點點頭:「楊虎城主有什麼事不妨直說。」

楊虎:「現在最好停下前進的步伐,派出最強的斥候去打探情況,前面的情況有些不妙。」

魏旭一愣,他身邊的副將魏星皺眉對楊虎問道:「楊虎城主發現什麼了嗎?」

「沒有!」楊虎向前看了眼對兩人說道:「只是的前面恐怕有大量戰獸在活動。部隊繼續向前就要與它們對陣了。」

魏旭一聽是這個,笑了起來:「楊虎城主,我們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抓捕戰獸,它們送****來不是正好嗎!不用擔心,我心裡有數。」

話是說得很客氣,不過語氣里那個自傲,還是很明顯的,無非是讓楊虎不用太操心。

楊虎倒是不在意這些事情,對魏旭,魏星抱拳笑了笑:「多加小心。」

雖是盟友,他盡到了提醒的義務,聽不聽就是別人的事情了。

楊虎也轉身離開。

他身後魏星則是低聲說了一句:「楊虎城主恐怕多慮了。」

魏旭笑道:「我們和戰獸已經接觸過很多次了,雖然這次紫金城池參與其中,建立大型的獵狩營地是第一次,但是也不用畏懼它們。」

魏星點點頭把注意力收回,放到怎麼抓捕戰獸的計劃上繼續商議。

魏旭看了眼楊虎的背影搖搖頭,他心中以為,楊虎對戰獸有輕微的恐懼。

或者在擔心自己的那些兵卒,畢竟培養出這樣一批兵卒,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

……

自從穿過密道之後,陰蘇的注意力幾乎就放在了楊虎和他那支部隊的身上。

之前楊虎突然離開隊伍向鋼鐵戰城的部隊掠去,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位年輕的城主大人,可是連求見都困難的人,突然向鋼鐵戰城那邊掠去,沒多會又轉了回來,面上還是一片淡然,不過陰蘇覺得他應該是有事了。

這位廣陰城的大統領也是好奇心重,見到這番情形之後,對副將陰福交代了聲,帶了兩名護衛徑向楊虎迎去。

他攔住要回前鋒營的楊虎拱手笑道:「楊虎城主,想見你一面可真是不容易啊!」

楊虎當然知道這位是什麼人,只不過他的計劃還沒展開,除了一些必要的人,他實在是沒時間和別的人再有什麼瓜葛。

現在別人直接找****來,楊虎還真不好躲,他對陰蘇笑了笑:「陰蘇大統領!」

陰蘇倒是直接,開口就問道:「我見楊虎城主上前與鋼鐵戰城的指揮官說話,不知是否是關於戰獸的問題?」

楊虎直言:「我怕部隊與戰獸群直接撞在一起。」

陰蘇眼神一閃:「與戰獸群撞在一起?那就是說鋼鐵戰城的斥候,有可能沒來得及傳回消息?」

人的眼界,思想格局不一樣,同一個問題,看到的結果也是不一樣的。

陰蘇沉思了聲,對身後兩名親衛下令:「讓陰福派人出去看看。」

兩名護衛中一人轉身掠去。

沒一會廣陰城那邊的軍陣中數十名鋼鐵千夫,掠出陣型竄入草叢中遠去。

他們走的路線與鋼鐵戰城斥候隊伍一模一樣。

是去調查那些斥候的下落。

楊虎驚訝的覺察到陰蘇眼神里閃過的一絲駭色,他緩緩向己方軍陣走去,對陰蘇笑道:「就算是戰獸群湧來,大統領應該不用這麼緊張吧?」

「緊張。」陰蘇搖頭:「事實上我很緊張。非常的緊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