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下一刻,他們就醒悟了過來。

因為,一群強大無比的域外生靈,悄然無息的降落下來,出現在他們面前。

共有十名域外生靈,但個個都是身披強大的防禦戰甲,身上散發著聖道九重境的氣息。

一出場,便是血殺之氣衝天,衝擊得一眾人族修士臉色瞬間變得無比的蒼白。

顯然,這十人都是從屍山血海中走過來,曾殺戮過無數的生靈。

絕對是聖道九重境的絕強人物!

「血腥戰士!」

「域外生靈最精英的修士,據說只有千人!」

「其威名,只在五大殺戮者之下,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此刻,一眾人族修士,面如死灰,哪裡還有之前的囂張之意?

顯然,是他們剛才在此戰鬥太久,驚動了域外生靈中這樣可怕的存在。

遇到這樣的存在,他們根本沒有一絲活命的機會。

「人族修士,都該死。」

出現的血腥戰士冷漠地開口。

他們全身都藏於戰甲之中,如同一頭戰甲人,只有一雙腥紅的眼睛露出來,給人冰冷、嗜血之意。

「逃!」

人族修士大叫,第一時間,驚恐欲逃。

但一片禁制之光落下,封絕四方,誰也出不去。

呆萌一笑秋波起 這時候,已經有血腥戰士很直接的撲殺向江寂塵和阿狸。

江寂塵神色冷然,面對對方的撲殺,他直接一拳轟出。

萬物滅!

只一拳,這一名血腥戰士連人帶甲,爆碎開來。

本書來自 一時間張小花不知道,該如何跟姜西紅說明,而且聽領班的意思自己是非去不可。

所以現在說出原因又有什麼意義呢?就算告訴領班真正的原因,她也未必會理解她,答應她。

想到此事,不隨心意,而自己卻力不從心。突然心情變的很難過,心裡很無奈,不想再說話。

啞妻歸來:萌寶向前沖 到了晚上吃飯時也沒有胃口,可這一次姜西紅沒有陪她,而是獨自一人去了食堂,讓她有些失落感。

但姜西紅吃完飯回來的時候,卻給她打包了一份盒飯,又讓她覺得非常的暖心。

並耐心開導她,說是如果去了「上面」工作,到過年的時候會有7天年假,不但有基本工資拿,還可以趁著假期回家一趟,跟自己的家人一起,好好的過個團圓年,豈不是美事一件。

退一步說,如果你實在想繼續呆在這裡,不想去「上面」上班,雖然我想不出你是因為什麼原因,何況你也不曾跟我說起。

總裁傲寵小嬌妻 那你也可以等到過完年,等享受到了年假假期,你再跟領導申請調回來也不遲,到時候我一定,陪著你一塊回來。

張小花心想,現在還沒有調過去,及時跟領導反應,領導都不同意,到了那邊已經木已成舟,還能輕易給自己調回來?

而且姜西紅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夠到「上面」去上班,自己又怎會一味自私,讓姜西紅陪自己一起。這更加是不可能。

雖然她覺得姜西紅說的話,有些不靠譜,同時有些話卻戳中了她的心。她也不得不承認,聽了姜西紅的陳詞,這會她的心情,已經好了很多。

因為姜西紅說,如果去了「上面」工作,到年底的時候,可以回家過年。

真是那樣的話,自己就能見到,日思夜想的媽媽,想想都覺得開心,就算是豁出去了也值得。於是接受姜西紅的建議。好歹混一個年假再說。

豪門禁戀 好不容易自己下定決定,順從命運的安排,認真做好眼下,最後一批特殊的訂單,安心等待領導通知具體報到時間。

沒有想到的是,姜西紅的事情卻依然沒完,而且還持續發酵中。又不知道是誰,給上級領導寫了一封,匿名舉報信。

但這回主要內容,是針對她的學歷一事,說她小學都沒畢業,沒有能力勝任新的工作。

領導收到告密信后,說是會安排人,去人事部調查姜西紅的檔案資料。如果舉報的信息確實屬實,會根據實際情況取消她的任職資格。

聽到這個消息后,姜西紅猶如天塌了一般,先是嘴裡飆了一連串的髒話,接著鬧著要找那胖女人拚命。

說肯定是那胖女人主使,讓那萬美菱偷看自己的檔案資料,並且故意泄露出去,目的就是為了阻止她去「上面」上班。

這麼一聽,張小花覺得姜西紅分析的似乎有點道理,因為一般任命書會先發往人事,由人事部的領導審核后。

才會發送到各部門公示。所以能知道第一消息的人,這人十有八九是在人事上班。

於是張小花跟姜西紅一起商量了一下,決定她們也去寫一封投訴信給上面領導。說人事部有人濫用職權,用來公報私仇。結尾也以無名簽署。看她們怎麼應對,總比現在如坐針躺強。

那一天,她們早早就去了廠里,然後把昨晚寫好的告密信,趁著沒人的時候,投進了領導的意見箱。

果然,這信發出去還不到一天,胖女人與瘦女人妯娌倆,帶著她們那「保鏢」。氣勢沖沖向張小花殺過來。

胖女人率先發問,問她是不是寫了一封投訴信,張小花自然不會承認,只能想辦法裝傻或是轉移話題。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你的話」「我才剛來幾個月,這廠里多少個門,還都沒有摸清,哪裡知道什麼有意見箱,投訴箱什麼的…」「你們肯定是搞錯了」。

但那胖女人就是不信,信心百倍的說就是她所為,除了她不會有第二個人會寫那樣的信。然後張小花問她為什麼這麼肯定。

難道是她自己做了什麼虧心的事,所以怕別人報復她。可那胖女人卻說自己沒有,還幫萬美菱一起否定。

既然那胖女人不承認,那她也來一個死不承認,一口咬定不是自己所為。這三個女人見問不出個所以然來,正要離去。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姜西紅跑了過來,擋在了張小花的前面,沖著那三個女人說,這件事情是她所為,如果想找人算賬就來找她。

可那三個女人,聽到她說的話,不但不生氣反而哈哈大笑起來,並對姜西紅:

「這告密信,可以是車間里任何一個人所為,但這個人絕對不會是你。」

「何以見得」姜西紅不明白的問。沒想到,接下來她聽到的話,足以讓她再次失去理智。那瘦女人裝腔作勢的說到,你知道什麼是告密信嗎?

你又知道告密信這三個字是怎麼寫的嗎?你這目不識丁的蠢貨還是靠邊站,想做我們的對手你還不夠格。

自從信息泄露說她沒有文化,是小學畢業。她就對自己的學歷特別敏感,容不得別人在自己的面前說上一絲一毫。而這瘦女人今天居然公然來嘲諷她,簡直是故意來找事。

動怒讓她失去理智,她衝過去就抓住了那瘦女人的領口,接著就是一拳打過去。那瘦女人被打豈會善罷甘休,於是跟姜西紅扭打起在一起。

平常這種情況,她們如果見到比自己弱的人,基本上都會同時上去,以眾欺寡。而這一次,那胖女人跟她們的那位保鏢,居然站著一動不動的。倒是讓張小花有些奇怪。

但是她們不管,不代表自己就要跟她們一樣無動於衷,而且她擔心,再讓她們打下去,要是被巡視的領導撞見,恐怕姜西紅升遷的事情,就真的要跑湯了。

「別打了,別打了,有話好好說嘛」張小花一邊勸架,一邊把姜西紅的手拉開,但由於自己扣住了姜西紅的手。

反給了那瘦女人逮著機會,立馬給了姜西紅一個耳光。被打了耳光的姜西紅自然也不肯罷休,要追上去打回來。可這手才舉起來,就被後面的人喊住。 ??

碎肉、血水四飛,場面血腥無比,即刻震撼全場。

哪怕是其餘九名血腥戰士,此時都感到難以置信。

他們自然知道,自己對於人族修士來說,有多麼的強大、可怕。

但剛剛,他們的一名同伴竟然讓一名聖道五重境的人族修士,一拳打爆了。

便是他們的上司,五大殺戮者未必能如此輕鬆地做到。

這一刻,面對這一名聖道五重境的人族修士,他們心底生出莫名的寒意。

看似人畜無害,一出手,竟然如此強大、絕殺、血腥、殘忍!

但最受到震撼的,卻無疑是一群人族修士。

他們根本沒想過,自己剛才威脅之人,一名聖道五重境垃圾修士,竟然是逆天般的強大。

一拳打爆一名血腥戰士!

整個殺戮戰場,不超過二十人可以做到。

而他們,剛才竟然威脅這樣的可怕人物。

這一刻,他們也終於明悟過來,他們能夠走到這裡,並不是有強者相助,而是一路上所遇的域外生靈,必然都已被他們屠盡。

剛才雖然威脅了對方,但他終究是人族。

如若,他能殺死這些血腥戰士,那他們既不是還有活命的機會?

一眾人族修士,心中同時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只是他們剛有這種僥倖想法,便聽到江寂塵淡淡的聲音響起道:「你們繼續,只要不來招惹到本尊,一切好說。」

此言一出,血腥戰士愣住,人族修士則是臉色大變。

域外血腥戰士則是有些不敢置信,同為人族,對方竟然根本不管對方死活,甚至還有鼓勵他們之意,讓他們殺掉這一群人族修士。

「你……同為人族修士,為何見死不救。」

那邊的人族修士指責道。

江寂塵笑了,冷冷地看著他們道:「剛才,你可曾念過同族之情?」

「放心,這些血腥戰士若不出手,今日你們都得死。」

森然的話語響起,這一刻,眾人才知道,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修士,根本就是一個惡魔、殺神。

「哼,你算什麼東西,人族都是卑微的螻蟻,哪有資格命令我們?」

然而,血腥戰士很硬氣地開口,並不受江寂塵命令、操控。

江寂塵漠然地開口道:「那就沒什麼好說了!」

說話之間,江寂塵踏步殺出。

幽影步配合體修近戰,所向無敵,輕鬆碾壓。

那讓眾人族修士聞風喪膽的血腥戰士,此時在江寂塵面前,也只以如紙糊一般。

一息一殺,九息之後,九名域外血腥戰士都成了蒼天殺陣、煉魂幡的食物。

而後,江寂塵的目光落在這些人族修士身上道:「輪到你們了。」

「且慢,你不能殺我們,本公子是人祖殿長老最寵愛的後代,已經向李木白傳訊,他很快就會趕來。」

之前那名說要玩阿狸、威脅他的聖道八重境青年這時候驚恐地叫道。

然而,江寂塵搖搖頭道:「今天無論是誰來都救不了你們。」

不過,江寂塵的話語剛落,一道悅耳的聲音傳來道:「公子只要殺掉首要冒犯者即可,又何必殺絕所有人呢?」

聲音落下,一個絕美的女子出現,是謝曉嫣。

她氣質出塵,飄然而來,如若凌波仙子,很美、很養眼。

看到這一個女子,江寂塵眼神凝重一分。

他可以感應到這個女子的可怕與強大。

不過,這片時空中,皆是天道境下的修士,他何懼任何人?

「給本尊一個不殺他們的理由!」

江寂塵忽然開口道。

「我可欠你一個人情!」

然而,謝曉嫣說這話的時候,江寂塵臉上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

這時候,謝曉嫣卻微微一笑道:「本姑娘知道公子不以為然,想要拒絕,但還是先聽聽本姑娘欠你一個人情的好處吧。」、

「先自我介紹,小女子謝曉嫣,來自人祖殿,擁有很多特權,比如你需要用這榮譽積分換東西,本姑娘可以開放很多許可權,可以有更多選擇,更重要的,你需要知道什麼秘密、消息,本姑娘都可以免費告訴你一次。」

「還有最重要的,與本姑娘這樣的大美女結成朋友,那應該是你很樂意的事吧。」

謝曉嫣的最後一句,明顯有些俏皮之意,收斂了出塵之意,倒很容易拉近距離。

江寂塵倒沒有見過這麼自戀的女子。

不過,對方倒有一點說到他心坎上,他現在最缺少的是一個消息來源在渠道。

所以,謝曉嫣無疑可滿足他這一點。

可以藉助她,了解自己所需要了解的一切。

這時候,江寂塵剛要開口答應謝曉嫣,只殺兩個青年公子,其餘可以放過。

但這時候,又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道:「有本公子在,這兩人他不能殺,也殺不了!」

隨之,李木白身影出現。

「李木白,不是叫你坐鎮人族山么?你為何出現這裡?」

謝曉嫣輕皺秀眉,有些不悅地開口。

「曉嫣,無需擔心,人族山還有應龍師兄在,根本無人敢來犯。」

「我來此,是收到了鄭風公子的消息,讓本公子過來接應他。」

「現在看到鄭風公子無恙,那本公子就可以向鄭長老交待了,畢竟進來時答應過鄭老要照顧鄭風公子的。」

「不過,若是本公子稍來晚了,鄭公子只怕要死在這來歷不明的小子在手中了。」

李木白的話,針對性很強,矛頭直指江寂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