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主之位,也便意味著無窮無盡的資源加持,能夠動用偌大李氏宗族無窮歲月的底蘊,雖說不是沒有限制,但是相較於同境,也已然是大大自由了許多,在這仙主本就是他們那一代的頂尖天驕,李洛自忖,想要追平,不是區區一二個潑天機緣能夠做到的。

「嗯,你來了,」仙主似乎有些神遊物外,直至李洛出聲方才回過了神,看著眼前恭謹的李洛,仙主眸中亦是有著幾分滿意,自幼接受了宗族良好教養的李洛,一言一行盡皆是風度翩然,優秀的可不僅僅只是修為與戰力,作為同樣出身於宗族的仙主,對於李洛自是極為欣賞,數萬載歲月之前,他也是如眼前的少年一般,蓋壓同代的。

「不知仙主喚李洛前來,可是有何要事?」李洛亦是主動開口詢問,畢竟仙主亦是頗為孤高之人,無緣無故不會隨意相召自己前來。

「嗯,你如今也已然是無量位業了,萬古星辰大道在諸天大道之中亦是頂尖的存在,你一身戰力在無量之中,也不算是弱的了,你這少仙主,也是該將這少字去掉了。」看著面前恭謹的李洛,仙主眸中也閃過了幾分笑意,頗為淡然地說道。

什麼!哪怕李洛心境不凡,可是卻依然被自家仙主所言深深震驚了,對方這說的是什麼?是要自己取代對方成為新一代宗族的仙主?

這是為何?李洛腦海之中有些混亂,他本來以為宗族在此地相召,應當是有何要緊之事,他也有著充足的心理準備,可是原本以為能夠令得自己保持淡定的心理準備,卻完全被這突入其來的消息所擊潰,自己,竟然要如此之快的成為仙主了嗎? 李洛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氣,魂海自如運轉平定著內心的驚訝,可是哪怕是強行鎮定,他依然有些難以平靜下來,李氏宗族的仙主,這是何等的榮耀與地位,執掌偌大李氏宗族這一尊亘古流傳的實力,成為玄靈大世界東土神州中域的唯一主宰,成為無數宗族附庸之下的小世界億萬萬生靈的主宰者,這仙主之位的背後,委實太重了。

李洛的前世也曾流傳著: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而此時的李洛,完全沒有著承其重的準備,李氏宗族仙主這尊王冠,也並非是能夠輕易戴起的,哪怕是他貴為宗族少仙主,自幼便是準備著接任李氏宗族的仙主,一直為此而培養著,但是當這一刻當真到來的時候,李洛還是有些猝不及防。

「仙主,您正當鼎盛,李洛不過方才突破不久,何必如此急切,這等大事,委實是有些突然,還望仙主三思。」李洛也有著幾分無奈,這等天大的事情,足以引起整個玄靈大世界甚至諸天星空中附近的萬千大世界動蕩的一件大事,自己沒有聽到絲毫的傳言與準備,雖說李氏宗族鼎盛依舊,這歸根結底屬於宗族內部權力的交替,不會有任何意外,自是不需要蓄勢,但是未免也太過於突然了吧。

「不突然了,本尊早已有心思退位,可是你尚未成就無量位業,不符合祖制,因此只能期冀著你早日破境,不曾想這一次天穹古路之事,竟然能夠令你斬獲如此機緣,倒也著實是令本尊欣喜不已。」仙主淡然搖了搖頭,對著李洛說道。

無量真人,在任何時代都是無法小覷的勢力,哪怕是在諸天星空億萬勢力,也只有那些最為巔峰的勢力方才有著帝級的傳承,而一般的頂尖勢力,無量真人都是作為宗族底蘊億萬載不曾現世,宗門執掌者為王者便已然是頂尖了,可是在李氏宗族,這反倒是成為宗族仙主的必要條件,這等差距,委實令人唏噓。

「可是,仙主您也不急於這一時半會兒吧,」李洛頗有些無奈地說道,不明白為何自己甫一破境,仙主便這般急於交卸差事。

「哼,這仙主之位,對我已無任何助力,若非為了等你成長,本座早已經想卸去這位子了,此番你既然已經成就無量,本尊也便沒有什麼顧忌了,新破境之後,此時甚至連閉關都無法做到,自是急於交接這仙主大位。」仙主輕哼一聲說道,言語之間有著些許無奈,他此時因為宗族事物,甚至難以做到全身心修鍊,畢竟以他此時的境界,一次閉關可能便是無數載歲月之後。

什麼!李洛心中卻又是再度已經,面容之上更是難掩震撼,甚至可以說是相較於先前接仙主大位之時更加震撼,新破境?

自家仙主的境界其實並非什麼秘密,無量境界巔峰的存在,這等強者,破境?那便只有一個可能,造化道尊!再結合對方所言,也只有造化道尊,方才一個閉關消耗無數載歲月,但,對方,便是這般成就造化位業了不成?

李洛頗有些感覺不真實,這可是造化帝境啊,若非是玄靈大世界自家傳承,放在諸天星空,這已然是可以說是走到了大道終點的存在,便這般活生生站在自己的面前?

雖說對方昔日是無量巔峰的存在,但是那一道門檻又是何嘗容易?古往今來無量頂尖的存在有多少?可是又有幾人能夠成就極道帝尊位業?便是天穹古路那等地方,一個邪靈初祖,也是邪靈族昔年這等與諸天星空為敵的大勢力,所留下的最為精銳的後代,歷經了億萬載歲月卧薪嘗膽苦心經營,方才再度誕生了一尊帝境強者,這是何等的不易,可是眼前,自家仙主不顯山不露水,便是這般在自己毫無心理準備的境況之下悍然成就了道尊位業,著實是令李洛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

「仙主,難道您真的?」李洛頗有幾分忐忑,雖說心裡早已經有了答案,但是如此離奇他依然還是希望能夠確認一二。

看到仙主點了點頭,李洛心中徹底不知道該說什麼,糾結了一二之後,還是說道:「還請仙主見諒,李洛身上還有著一樁要事,需要外出或許數年。」

「無妨,你成為仙主之前,的確應當理清一些事情,給你百年時間,百年之後我就要閉關了,再次之前你務必要接任仙主之位。」仙主卻很是淡定地點了點頭,這也是本來應當有的一道程序,畢竟在未成仙主之前,身上的因果瑣事人情什麼的,應當也要理順一番,不然成就仙主之後,地位便也是不同,有些事情也便不是那般容易解開的了。

「多謝仙主,百年之內,李洛必定回返宗族。」李洛聽聞仙主答應,立即道謝,看到對方無甚之事,也便告退離去。

……

又是十日光陰,浩大的天階恆定虛空破境神陣已然是屹立於夢殿之前,此番路程非同小可,自然需要做好充足的準備,先前的一應侍衛也大多破境成王,雖說戰力對於李洛而言有無皆可,但是外出卻還是帶上,其一是為了必要的排場與禮儀,畢竟他的身份已經註定了在他需要亮明身份之時,必須有著固定的車架隨侍,而其次,有些瑣事李洛自是沒有必要事必躬親,那這一應近侍護衛也便派上了用場。

至於安全問題,雖說新晉無量之境,但是在回到宗族之後亦是從族中補齊了應有的底蘊,作為李氏宗族的少仙主,哪怕是無量境界,但是身上諸多秘寶禁法,縱然遇上了帝尊都能夠有把握與之一戰,畢竟外界的許多帝尊,比起玄靈大世界這幾大至尊勢力的帝尊要差的太遠,因此安全問題反倒是最為無足輕重的,哪怕是當真遇上了那種極為逆天的妖孽帝尊,李洛也有充足的把握全身而退。

此番出行,隨侍的依然是血落十八騎,六大宗衛,以及亦是已然破境無量的侍女傾瀾,當日里李洛得知傾瀾的修為之時,亦是難掩驚駭之色,自己在天穹古路之中得了那般天大的機緣,而對方甚至連天穹古路都尚未入內,便這般一路順風順水的修鍊到了無量境界,將一眾絕代天驕遠遠甩在了身後,這是何等妖孽的天資。

不說李洛,在得知傾瀾晉陞的那一刻,甚至驚動了宗族之中的古老存在,哪怕是造化道尊都因此破關而出,在對傾瀾做了大概的探查之後,盡皆諱莫如深,彷彿有著什麼大隱秘,不過李洛看去,對方周身似是大道相隨,天生道體果真是逆天般的存在。

除此之外,又有宗族派出的一百鐵騎,盡皆是李氏宗族最為精銳隱秘的秘密軍團之中的強者,並非盡皆是人族,卻是清一色的王者,這般豪華的陣容,足以令人心驚膽戰。

也便是李洛突破了無量真人之後,以其少仙主的身份,方才會有著這般的排場,李洛看著這一眾生靈,心中亦是暗自點頭。

……

古川世界群,聖輝小世界附近,星空之中勾勒出了幾道莫名的空間曲線,下一刻,黝黑的星空之中,驟然顯化出了一道莫名的門戶,繼而從中劃出了道道神茫,消失在星空之中。

聖輝小世界,諸多強者感受到了星空之中一閃而逝的浩蕩氣機,眸中閃過了幾分駭然,這小世界之中,看來又來了了不得的大人物,頓時之間,這些站在世界頂端的強者,紛紛傳下了意志,令自家弟子最近莫要過於囂張,收斂威風。

不過這也是常態,作為聖靈大世界周邊的小世界,聖輝小世界之中時常會有大人物路過此間,這一眾小世界頂端的強者也都算是習慣了,相應的,此地的那幾大豪族也都不敢太過於放肆,唯恐惹怒了路過的絕代強者。 無塵金丹,等級已經超越了極品仙丹的層次,整個仙界的諸多神仙大能,根本就沒人能夠煉製出來,比如王乾手上的無塵金丹,那還是曾經玉虛仙尊還在仙界的時候遺留下來的,這個層次的仙丹,整個仙庭的存貨都沒有多少,王乾以擂台戰冠軍的身份得到一枚,已經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

而現在,王乾就把自己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這枚仙丹上面。無塵金丹表面上看去,就是一團金色的光芒,霞光湛湛,無數複雜的道紋在這金光中不斷流動著,很是神秘,王乾的神念掃射在這金丹上面,時空變化,星河流轉,紅塵江山,等等景象全部都顯化出來,僅僅是這一下,他的神念就彷彿被擦拭掉了一層塵埃,變得更加通明透徹,對於天地大道的領悟也變得更加清晰起來。

「好一個無塵金丹,這功效太可怕了,如果我真的吞服下去,說不定可以一舉領悟出神仙的境界來,然後花費一段時間增強法力精元,立刻就是神仙大能的境界,不過這仙丹也不是那麼好用的,還是要萬無一失才好,如果這金丹被人做了手腳,我吞服下去,豈不是一場悲劇?」

雖然對於這無塵金丹的功效有了一定的認識,心中也是蠢蠢欲動,恨不得立刻就把這金丹給吞服下去成就神仙境界,但王乾還是保持了冷靜,以強大的意志直接鎮壓了心中的念頭,修行到他這個境界,很是不容易,一路走來吃了多少苦,經歷了多少場危險,王乾自己都數不清楚,所以他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來不得半點馬虎。

「只是我該怎麼好好查探一下這金丹呢,如果真的有人以這金丹為誘餌,來對付我,那他做的手腳就絕對不是那麼容易被發現的,這是一個問題。」

王乾有點苦惱,面對著這麼珍貴的仙丹,卻是不敢服用,而且想要查探其中的底細,一時半刻他都想不出太好的辦法來,這怎麼能不讓他心煩意亂。

玄明殿內,王乾心中不斷轉動念頭,以往修行過的一個個神通仙術全部都在他的心頭浮現,一絲一毫都沒有放過,想要從中找出一個合適的辦法來。

五行大仙術,苦海沉淪大仙術,彼岸超脫大仙術,混沌大羅仙術,誅仙大劍氣,大心魔神通,空間切割大仙術,荒龍煉界大仙術,末日升龍大仙術,這些本命仙術都形成一字一句的深奧符文不斷被王乾解讀著,最後甚至連輪迴大道之力都被王乾解析思考,以他現在的元神靈魂境界,一個剎那,思維就不知道可以運轉多少次,很快這些仙術神通大道就被他過了一遍,最後仍然沒有想到一個萬無一失的法子。

「唉,我這些神通仙術雖然厲害,個個都非同凡響,但是在這個時候,卻基本派不上用場,這是從何說起?」

想到這個王乾更是苦笑,他的一身神通仙術,說實話整個仙界也沒有多少人能夠比得上,但是面對這無塵金丹中可能存在的隱患,這些神通仙術還真是沒有太大的作用,這種感覺太憋屈了。

「咦?對了,黃泉大仙術,哈哈黃泉大仙術,我怎麼忘記了這門仙術,這可是我最早修行的一門仙術了,那黃泉河水又叫忘情水,最是適合洗鍊精神,淬鍊雜質,如果這無塵金丹中真的有人動了手腳,那我用黃泉河水狠狠地洗刷上幾萬遍,說不定就可以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忽然,王乾身軀一顫,心頭出現了一絲靈光,差點讓他歡喜的跳了起來。

不錯,他就是想到了一門差點被他遺忘的仙術,黃泉大仙術,這門仙術也只是他早起修行的一門仙術,還是被黃泉妖仙傳授的,後來他修為越來越高,更是得到了諸多機緣,修行了更為深奧的仙術神通,就把這門仙術給暫時放棄了,如今一下子想起來,這仙術在這個關頭卻是正好可以用得上。

心中有了想法,王乾立刻就開始行動起來,他心念一動,手指間醞釀出一縷縷昏黃色的光暈,光暈之中,一條昏黃色的小河不斷流淌,散發出莫名的氣息,這小河就是黃泉河水,這河水,乃是諸天萬界中的一種神水,擁有強烈的腐蝕吞噬性,一般的物質一旦被黃泉河水淹沒,用不了多久就要直接被融化,但是這也只是他的一個特質,而這黃泉河水一旦被人煉化駕馭,那就擁有了更多的神妙,最為厲害的就是可以洗鍊精神意志,沖刷諸多雜質,從這一點上看來,這黃泉河水倒是和無塵金丹的作用有點相似,不過王乾雖然用不少黃泉河水,而且早已被他煉化,但是到了他這個境界,黃泉河水洗刷精神意志的作用已經不太明顯了,或者基本不會有什麼作用了,和無塵金丹有很大的差距,但是現在黃泉河水這種作用對王乾來說,那可就正好。

王乾一揮手,就有一道黃泉河水朝著無塵金丹沖刷過去,這個過程,很是重要,他自然不敢大意,直接在自己身邊布置了重重禁制手段,確保不會被人打擾,然後集中全部的精神開始對無塵金丹進行沖刷。

嗤嗤,黃泉河水直接淹沒了無塵金丹,這金丹表面的一重重金色的霞光就嗤嗤作響,似乎是要直接融化一般,不過王乾沒有擔心,現在的黃泉河水,完全受到他的掌控,龐大的神念元神之力就集中在這裡,細緻地觀察著,一旦有什麼變故,他就可以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所以根本不會擔心這無塵金丹會被黃泉河水給弄壞了。

果然,那無塵金丹上面的一團氤氳金光在黃泉河水的沖刷之下,變得更加純凈,隱約有種透明的色彩,整個金丹的賣相變得更加好看,金光燦爛,一絲絲道紋都清晰可見,這不斷沖刷之下,王乾就感覺到無塵金丹變得更加純凈起來,整個藥效可能都要增加幾分,這讓他心中更加驚喜。、

「看來這黃泉河水的功效我遠遠沒有發揮出來,不說別的,如果用來煉丹,真是絕頂神物,可遇而不可求,整個天地間的黃泉河水有多少,幾乎是屬於傳說,如果我不是因為黃泉妖仙的緣故,想要得到這種天地神水,那根本不可能,恐怕整個仙界都不一定有黃泉河水?」

王乾心中暗自激動著,這無塵金丹的每一絲變化,都反應在他的神念當中,不會有一絲遺漏,所以這些變化他自然很是清楚。

終於,無塵金丹外圍的一層金色霞光被黃泉河水全部淬鍊沖刷了一遍,整個金丹的真面目就出現在王乾面前,以前這金丹外圍包裹著一層霞光,即使是王乾的神念想要滲透進去都非常艱難,但是有了黃泉河水,一切都變得很順利,這就叫一物降一物,天地造化之奇妙,莫過於此!

不過王乾也沒有的得意忘形,他深深地知道,剛才那金丹外圍的一層霞光洗刷起來還算是比較容易,但是真正的金丹想要洗刷那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不過現在對於王乾來說,沒有什麼比解決掉這無塵金丹更重要的事情了,首先這枚金丹關係到他成就神仙的大事,還有一點那就是如果這金丹真的被人做了手腳,如果不儘快處理好,那就等於是在身邊留下一個天大的隱患,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一舉爆發出來,這樣的事情,太過危險,王乾都不一定能夠承受得起。

嗡!一大團黃泉河水直接包裹了無塵金丹,虛空嗡的一聲顫動,這最關鍵的洗刷終於開始了,王乾更是絲毫不敢大意,一雙凌厲的眸光緊緊地盯著金丹的變化。

緩慢,艱難,即使是黃泉河水擁有諸多玄妙的功效,但是沖刷這無塵金丹,還是變得無比艱難,一絲絲的黃泉河水朝著金丹滲透進去,不斷洗刷著其中可能存在的雜質,當然這種層次的丹藥,雜質基本很少,但這本來就不是王乾的主要目的,他是想要以黃泉河水洗刷金丹,從中找出這金丹中可能存在的問題和隱患。

時間一天天過去,整個玄明殿總體上還算是平靜,諸多聖子都在安靜地修行,時而相互討論得失,相互參悟道法,那些神仙大能們想要把各種利益分配妥當,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成功,有時候可能一個小小的條款就需要大量的時間來磨,這也正好給了這些太白劍宗聖子們機會,在玄明殿這樣的修行寶地安靜地修行,把這次擂台戰的領悟都完全消化了,形成修為和戰力。

對於這些變化,王乾沒有理會,他現在正在全力洗刷無塵金丹,就是殺戮聖子等人中途想要找王乾交流,但看到他周圍那一層青色的光幕,也都知道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也沒有打擾。

這種情況下來,王乾對於無塵金丹的洗鍊,每時每刻都有進步,甚至不斷運用黃泉河水洗刷,他對於黃泉大仙術都有了更為深刻的領悟,而這些領悟也漸漸地融入他的輪迴大道當中,增強了他的境界,可以說收穫良多。

越是洗刷的深入,這無塵金丹就越是堅固,王乾都感覺到,這金丹內部,各種複雜的道紋,藥性的配置,甚至還有諸多藥力形成了一個個精密的陣法,整個無塵金丹就彷彿是一台複雜到極點的機器,想要進入他的核心,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過王乾也不管這些,不斷以黃泉河水朝著金丹核心滲透過去,水滴石穿,毅力如鐵,毫不動搖,這無塵金丹雖然厲害,到底是一件死物,最後終於還是被王乾突破到了核心深處。

噗的一聲,一絲絲細小的黃泉河水形成的光芒終於突破到了無塵金丹的核心,王乾的神念也順著黃泉河水進入了這金丹深處,就看到這是一片金光繚繞的世界,到處都是濃郁的金色霧氣,這些霧氣玄妙無比,不知蘊含了多少種珍貴的神葯精華,經過一系列複雜的煉製手段才能夠形成,對於這些王乾也就是感嘆一下,就繼續深入。

轟隆!金丹的核心,王乾的神念終於感應到了這個地方,眼神一下子變得凌厲如刀,駭人無比,虛空都被他的目光洞穿出一絲絲漣漪,隱約有一絲絲黑色的細線蜿蜒遊動。

怒火,王乾這一刻心中終於升騰起了強烈的怒火,他雖然對於這金丹的情況有所預料,但是真正看到這金丹核心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徹底暴怒起來。

茫茫金色雲霧的核心,一枚漆黑的符籙靜靜地懸浮在虛空,氣息渺渺,如果不是王乾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動用了黃泉河水不斷洗刷,根本就難以發現這種變化。

這漆黑的符籙,只有微弱的一點,很是微小,一般情況下都可以被人忽略掉,但是王乾現在就是帶著這個目的來的,自然就發現了,這符籙幽暗深邃,一縷縷漆黑的光芒不斷繚繞著,整個符籙由億萬漆黑的絲線經過無數精妙的排列組合才形成這種符籙。

「好,好,真是好啊,好手段,大傀儡符,魔魘符,追蹤符,斂息符,每一種都是不可多得的無上符籙,而且還組合成一張符籙來,這是要幹什麼!玄虛仙尊,玉虛血脈,真是夠狠,如果不是我王乾警惕,一旦服用這枚丹藥,那恐怕生死都不能自已了!」

王乾心中怒火熊熊燃燒,森然的殺機差點就直接爆發出來。

他沒有辦法不憤怒啊,這漆黑的符籙,雖然看上去微小如同一粒塵埃,但是其中的秘密太過狠辣可怕了,大傀儡符,這種符籙,霸道狠毒,如果是在外面還可以防禦一下,但是一旦侵入體內,那除非修為高絕到一個可怕的程度,否則只要那下符的人心念一動,就可以把人變成一個傀儡,完全操縱你的生死,連自主的想法都難以擁有,可以說,中了大傀儡符,那就完全失去了自我,活著還不如死去。這種符籙,王乾來到仙界這麼久,而且還是太白劍宗的聖子,自然是清楚的很,傳說這種符籙神秘無比,涉及到可怕的大道,一旦中了符籙,那就是在你的生命印記上烙印下大道之力,想要掙脫出去,太難了,起碼王乾是絕對沒有辦法的,再說魔魘符,這種符籙,也是操縱心靈,心魔的手段,狠毒無比,關鍵時刻,隨便一個爆發,就可以讓你走火入魔,自爆而死,追蹤符,這種符籙,可以完全掌控一個人的行蹤,逃都沒地方逃,斂息符,這就是純粹收斂氣息的,融入這漆黑的符籙當中,能夠最大限度地收斂整個符籙的氣息,避免被人發現。

可以說,這幾個符籙安置在無塵金丹內,一旦王乾吞吃下去,那可就真的慘了,要知道這無塵金丹是直接作用到靈魂的,幫助人悟道,也就是說王乾如果沒有發現這符籙,吃了金丹,那這些陰毒狠辣的符籙就會直接作用在他的靈魂上,想要掙脫那就更加不可能!

什麼叫做狠辣,什麼叫做絕世陰謀,王乾現在算是領教了,這玄虛仙尊看上去仙風道骨,但是施展起手段來,那絕對令人心寒!

長長地吐出一口氣息,過了許久王乾才平復了自己沸騰的心情,冷靜下來,不過他雖然暫時冷靜了,但是對於玉虛血脈,玄虛仙尊的恨意,已經達到一個極限,這是生死大仇,絕對是不死不休!

「這仇怨先暫時放在一邊,還是把這隱患給解除了,然後吞服金丹,成就神仙,到時候就是和這些背後暗算的小人算賬的時候了!」

心中下了決心,王乾開始處理這枚符籙,這符籙,他並沒有打算直接摧毀,那樣一來,恐怕瞬間就會被暗中的敵人感應到,然後再次想出種種惡毒的法子來對付他,他要把這枚符籙以玄妙的手段給封印起來,作為自己的一個殺手鐧,等待這些人從暗中跳出來對付他的時候,根據這枚符籙的氣息,直接殺過去,徹底解決恩怨情仇,因果緣分!

王乾知道,自己現在的手段還差了一點,但是只要成就神仙境界,相信以他的底蘊和潛力,那戰力絕對不知道增強到什麼程度,就是面對一些老牌神仙,他也沒什麼可怕了。

小心翼翼地用一絲絲黃泉河水把那金丹深處的符籙給包裹起來,然後王乾心念一動,空間變幻,直接把那符籙從金丹深處挪移出來。

看著這漆黑的符籙,王乾神色狠辣,伸手一招,一團黃泉河水就直接把這符籙籠罩起來,然後形成一個昏黃色的結晶體,那符籙就被封印在最深處,王乾還覺得這樣不保險,再次施展大神通,一道道蒙蒙玄光,輪迴之力繼續鎮壓上去,足足加持了十萬道符籙,他這才放下心來。

「想必有那黃泉河水包裹這符籙,那暗中之人應該不會有什麼發現,這樣也好,更方便我施展手段,還有這無塵金丹,繼續洗刷一番,然後吞服下去,最好是一舉成就神仙境界,不過這中間還要渡過一場劫數,不過這也沒什麼,以我的能耐,渡劫是不成問題的!」

王乾思考了一番,把接下來的路走好好地推算了一遍,感覺沒什麼紕漏了這才稍微放鬆了一點。 星空之中陡然盪起的陣陣氣機,令得在場諸多強者盡皆有所震撼,雖說屢屢有強者過往,但是這一次,星空之中那一閃而逝的氣機,卻是令得這星輝小世界之中的那幾尊王者都感到心中驚悸不已,這又是何方強者?

星輝小世界,東楚皇朝境內,東寧府,諸多城內居民盡皆看著這入城的一行車隊,數百名鐵騎盡皆身著玄機甲胄,散發著可怖的氣機,這一眾鐵騎每一人都給人一種深不可測之感,哪怕是駐守城池的那幾尊神魔大能,都盡皆不敢有絲毫異樣,一尊尊恨不得將自己威能盡數收斂,唯恐招惹了對方注意力。

見此情景,城池守衛自是瞭然,看來又是那些傳說之中得罪不起的大人物,為首的將軍無奈地搖了搖頭,也不需要他下令,值守城衛兵也很有眼力勁的讓開了一條寬闊的道路,微微躬身,不敢有絲毫冒犯,相當的熟練至極,雖說對方亦是清一色的鐵甲騎兵,按理來說不應當如此,畢竟都會未知勢力,可是對方那展現而出的可怖實力,足以令人打消一切顧慮,換而言之,哪怕對方有什麼不軌之心,絕對的實力之下,哪怕自家等再如何小心也沒用。

「爹,這又是外來的強者嗎?」一名十餘歲的負刀少年看著這般龐大的陣仗,心中有著幾分震驚,源自神魔家族的他自幼修鍊,可是卻很清晰地感知到在這一眾入城的隊伍之中,哪怕是尋常的一名騎兵,都遠遠在他之上,令得他心神惶惶,那般浩蕩狂暴的氣勢,他唯有在自家姑祖母身上才有看到。

「唉,多事之秋啊,前些時日聽聞城中再現妖魔的行蹤,我等還未曾有所行動,這又來了這麼一群過境強者,雲兒,你記得囑咐家族眾人,在外不可招搖,切不可惹怒了這一眾強者。」一名魁梧男子聽聞自家兒子所言,淡淡點了點頭,繼而囑咐道。

「父親,為什麼我感覺,那幾百名騎兵好像都會已然與我等有著天差地別,彷彿有著生命層次的差距一般,難道那一眾騎兵都是神魔強者不成?」想了片刻,這負刀少年還是有些不敢置信地出言問詢到自家父親,尤且有著幾分不敢確定,很是疑惑地看著自己的父親,畢竟父親可是東寧府內五大神魔家族的族長,堪稱是神魔境之下最為頂尖的一小撮強者,眼裡不是自己所能夠比擬的。

「不錯,這一眾鐵騎盡皆是神魔,不僅如此,其等在神魔之中亦是極強的強者了,好可怕的勢力,這究竟是哪裡來的大人物,哪怕是王都幾大家族都不可能有這等底蘊,難道是傳說之中的神魔界的勢力?」孟柏勇亦是有些困惑,同時心中也是掩不住的心驚與忌憚,眾人盡皆以為他是東寧府神魔境界之下最為頂尖的強者,卻不知曉他這早已然成就了神魔,可是哪怕以他的實力,在那一眾鐵騎的面前都有著一眾渺小之感,那數百騎兵,儘是境界極深的神魔,只怕早已然在神魔第三境之上了,究竟是哪來的過江猛龍!

「啊?」這負刀少年亦是吃了一驚,旋即卻也反映了過來,自家父親看來修為境界有著不小的進展,對於神魔都能觀測一二了,不由得心中亦是一振,當然,他卻是並不知曉自家父親早已然成為了神魔,只是因為這孟柏勇以自己神魔第一境的修為都覺得對方深不可測,顯然更加突出了這一眾隊伍的可怕。

……

繼而,只見你一架精美華貴到了極點的車輦之上,在兩名絕美侍女的扶持之下,現身了一名俊逸青年,風度翩然,令人神往。

原本這一眾氣勢昂然煞氣凜冽的鐵甲騎兵之中,突然之中有了幾分違和之感,本以為是軍中勁旅的情景,卻突然轉化為世家子出遊,令人頗有幾分怪異,不過城主府內,幾尊身著戰服氣勢迫人的強者卻是面上滿是忌憚之色。

「好可怕的氣機,這是哪裡來的大少爺,這排場著實是嚇人啊。」一名身高不過五尺卻很是肥胖的中年神魔說道,面上猶自有著幾分不加遮掩的忌憚。

「唉,這天地之間,委實是大勢力不少啊,一聲不響地冒出了如此可怕的勢力,反正其中任何一人的境界我都難以揣測,甚至半點也難以看穿,當真是可怕。」又是一名老者嘆著氣說道,很明顯他在眾人中的地位頗高,聽到他出言,盡皆是堂中為之一靜。

「什麼,老柳,你也不能夠看出一點端倪不成?」聽聞這老者所言,另一名青衣女神魔亦是微微變色,那老者可是神魔第三境界的強者,若非大限將至氣血衰弱,也不會打算回到故土來養老,但縱然如此,境界還是在那裡的,神魔第三境,難以看清一點端倪,對方只怕是在神魔第五境以上。

一念至此,在場諸神魔盡皆是心中震駭不已,心中暗自無奈,這究竟是哪來的大勢力,也未免太過於可怕了吧,哪怕是在聖靈大世界,也不是尋常勢力了吧,為何來到這等偏僻之地?

「那一群鐵騎,盡皆是王境神魔,他可不透也是正常。」什麼!在場眾神魔盡皆心中劇震,看向身側已然不知何時有了一道紫色身影,頗為儒雅的面龐辨識度極高,令得此地眾多神魔亦是在第一時間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紫雲侯大人。」下一刻,在場眾多神魔齊齊施禮道,來人是東楚皇朝的頂尖強者紫雲侯,傳說中的封侯境強者,不知為何卻是現身於此。

「嗯,本侯無意間路過東寧府,不曾想卻是見到這般勢力,當真是難以置信……」紫雲侯猶自有著幾分無奈,而一眾神魔更是已然不知如何是好。

紫雲侯先前所言,委實是給了眾人不少的震驚,王境神魔,那可是整個人族巔峰的存在,無一不是頂尖的大人物,鎮壓一地力壓無數妖魔的頂尖強者,尋常神魔也不一定能夠得見,哪怕是眼前的紫雲侯,都是尋常神魔眼中的頂尖大人物了,可是對方所言,在那一行眾人之中,竟然盡皆是王境神魔,這如何可能! 在玄明殿內,基本是沒有感覺到時間流逝,王乾更是一門心思地解決無塵金丹內的隱患,等到他成功了,差不多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月。【,

這三個月來,雖然各派的聖子天才都是一片平靜,努力消化著玉虛擂台戰中的收穫,但是各方的巨頭,神仙大能可就不是這樣了,每天都在開會,爭論,談判,陰謀算計,各種手段層出不窮,為的就是能夠讓自己門派種族勢力得到更大的好處。

經過三個月的扯皮,到了今天終於一切塵埃落定下來。

嗡,一道光芒閃過,明月劍尊已經出現在了玄明殿內,看著這些留下的幾百個金仙聖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這次他們太白劍宗因為策略得當的緣故,在眾多勢力種族中損失算是小的,有的門派種族經過這場擂台戰,最後活下來的聖子稀稀拉拉,寥寥無幾,那才是讓人心痛的,每一個聖子都堪稱天才,能夠在三萬年歲月中修行到聖子這個層次的,哪個不是天才人物,以往損失一個都很是難得,可現在,這擂台戰,損失起來那一損失就是一大片,這是何等無奈的一件事情。

而且明月劍尊更為高興的是,雖然他們太白劍宗許多聖子很早就直接放棄了,但也得到了不少積分,加上後來,王乾等人的努力,特別是王乾,竟然成了無雙冠軍,這一下得到的積分太過恐怖了,如此一來,整個太白劍宗諸多聖子得到的積分加起來,也不算少,在諸多種族勢力中,也是排在前列的,所以,這三個月不斷談判下來,太白劍宗的利益基本上都保留住了,金州,涼州,這兩大州最後還是確定為太白劍宗的勢力範圍,比起以前少了幾個大州,按理來說是損失不少,但如今的情況不同,要知道,域外百族的力量也不弱,甚至一些古老的種族更是強大的可怕,神仙大能都有許多,整個仙界就這麼大,一下子加入了域外百族的勢力,這其中的利益不從原來的仙界門派中分割從哪裡來,能夠保住兩個大州,而且基本都是太白劍宗的核心區域,對於太白劍宗來說,已經是很難的了。

「掌教!」

「掌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