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越打越覺得不對勁,這喬玉山實在是太反常了,好像是跟他有殺父之仇一樣。

「開戰?」 港樂時代 他冷笑一聲,不屑的喝道:「儘管來吧,我紫霄劍宗奉陪到底!」

趁孟茂聞言,臉色越發凝重,難以置信的吼道:「你瘋了,就為了這麼一個雜碎,竟然真的想開戰。」

「雜你娘,那是老子的親師弟!」喬玉山見趁孟茂一口一個雜碎罵得挺歡,他氣得雙目通紅,衣袍飛舞,身上的威勢不斷的攀升,欲將趁孟茂斬於劍下。

「什麼!」趁孟茂轟出一掌后,迅速後退,與眼前的瘋子拉開一段距離,驚訝的瞪著他。

隨後,他定了定神,冷漠的說道:「你可知道,你師弟殺了我們宮主的關門弟子。」

「你今天就算在我手上救下他,以後你還想從我們宮主手中救下他嗎?」

話剛說完,趁孟茂也開始蓄勢,準備迎接喬玉山那暴風雨一般的攻擊。

他知道,以眼前人的性格,今天絕對不可能跟他善了,畢竟要換做是他的師弟被人追殺,他也受不了。

「放你娘的屁,你們宮主的弟子如果不去暗殺我師弟,他會死嗎?」

「是他自己技不如人,還不允許別人反殺他?真是笑話。」

「你們真武玄宮如此行徑,與強盜土匪有何區別。」

喬玉山出言反譏道,而後他直接開啟自己的神念法陣,將孟茂籠罩在內。

不準備再跟他有什麼爭辯,用手中的劍跟他講一講道理。

咻!

轟!

趁孟茂忽然間身軀一震,重重的倒退了兩步。

繼而,他滿臉震驚的看著喬玉山:「你的劍意……」

話還沒說完,趁孟茂趕緊開啟自己的神念法陣,與喬玉山的神念法陣對轟。

嘭!~

嘭!~

震天的響聲,就像是明尊遠古巨人在對撞一般,一股股恐怖的波動,呈圓霧狀向外擴散出去。

所過之處,幾乎是草木皆倒,就連山體中的石頭,也不斷的被炸成齏粉。

一個時辰之後。

趁孟茂與喬玉山各自倒飛而去,兩人浮在半空中,相互對望。

只是那趁孟茂稍微狼狽一點,嘴角處留下一抹猩紅的鮮血,顯然是吃了不小的虧。

「凝嬰境八重?喬玉山,你藏得可真夠可以的。」

「想必就算你師父紫劍德,也未必有你這般強勢吧。」

趁孟茂忍住身上的劇痛,輕咳一聲說道。

「我師尊的強橫,豈是你這等鼠輩可以妄加猜測的?」喬玉山高傲的應了他一聲,旋即再沖向趁孟茂,

「哼,給臉不要臉!」趁孟茂心大怒,體內的真氣快速的爆發出來,迎向喬玉山。

兩人再次打了起來。

然而,這一次,趁孟茂似乎察覺到周圍的氣氛有一些不對勁,連忙向周圍的玄宮弟子望去。

可是,他這時候才發現,已經太晚了。

如今他只是看到,莫宇辰在地上玄宮弟子的屍體上,翻找著一些對他有用的東西。

「莫宇辰,我要殺了你這雜碎。」

趁孟茂大怒,轟開喬玉山,向莫宇辰的方向衝去。

「可笑,有我在你殺得了嗎?」喬玉山冷哼一聲,立即纏住趁孟茂,手中的利劍,招招取其要害。

「莫師弟你儘管殺,有師兄在,不會讓這老東西動你一根毫毛。」

「喬玉山!」趁孟茂聞聲,急得暴跳如雷,一雙眸子都欲要噴火。

他見到莫宇辰收拾完戰利品后,又開始屠殺玄宮弟子,心如刀割。

按照這樣的速度,恐怕只要過多一個時辰的時間,玄宮弟子絕對是要死絕了。

「趁孟茂,怎麼樣?」

「殺人者,人恆殺之,這句話是多麼的應景。」

喬玉山將趁孟茂緊緊的攔住,就是不給他去救援的機會。 鏘!

咻!

在火紅的樹林中,莫宇辰手中的龍淵劍寒芒四起。

基本上,每出一劍都能帶走一個玄宮弟子的生命。

就像是再砍瓜切菜一般。

「大家不要慌,他就一個人,我們怕他幹什麼。」

一個玄宮弟子雙手雙腳不斷的顫抖著,故作鎮定的喝道。

然而,他身後的人卻連理都不理他,早已經撒開腳丫,飛奔往外逃了。

莫宇辰拿著五行凈寶瓶,喝了一小口真靈乳液補充著真氣,緩步走向那玄宮弟子。

「別過來,你別過來。」那玄宮弟子滿臉驚恐的盯著他,不停的咽著口水。

此時,在他眼中,莫宇辰就像是一個就有死神一樣,不斷的收割著他們玄宮弟子的性命。

姐妹花的最強兵王 「下輩子投個好胎!」

莫宇辰眼眸森寒,語氣沉冷,手中的龍淵劍往前劃出一道寒光,快如閃電。

噗!

那玄宮弟子忽然間眼睛一凸,瞪得圓鼓鼓的,自己整個後背都出現在自己眼前。

最後,頭顱與軀體都失去了意識,轟然砸落在炙熱的泥地中。

緊接著,莫宇辰掃了周圍一眼,看看哪裡的玄宮弟子多就往哪裡衝去。

少年血腥的報復,又在無數玄宮弟子的慘叫聲中,進行了新一輪的屠殺。

基本上,莫宇辰所到之處,被他盯上的玄宮弟子,都要人頭落地。

雙方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無論莫宇辰體內的金丹,還是對於武道上的領悟,都絕對不是這些普通玄宮弟子可以比擬。

「喬玉山,快讓你師弟住手。」

「他要是再殺下去,我現在就掉頭回真武城發出征討令,與你們決一死戰。」

半空中,與喬玉山對戰的趁孟茂,見到莫宇辰肆意屠戮自己手下的弟子,終於承受不住,心疼的吼道。

這才過去沒多久,他已經親眼見到有幾十個玄宮弟子喪命在莫宇辰的手中。

這樣的損失,饒是實力雄厚的真武玄宮也折損不起。

如果再任由他這樣屠殺下去,那他這個新任長老,也算是做到頭了。

世外桃源之田園山居 「哼,住手?想得可真美。」

「你再偷襲我師弟之前,就應該要想都有這樣的結果。」

喬玉山聞言,嘴上掛著冷笑之意,輕鬆的嘲諷道。

現在的他,見到自己的師弟沒事,也不再大動肝火,只是纏住趁孟茂,任由莫宇辰血屠玄宮弟子。

然而,趁孟茂可就沒辦法像喬玉山一樣,風輕雲淡。

畢竟他拖慢一秒,自己手下的弟子就要多付出一條人命的代價。

當下,趁孟茂不再猶豫,高吼一聲:「所有真武玄宮弟子,立即退出焚天谷,回到真武城中。」

滾滾的聲浪在他真氣的加持下,傳遍整個焚天谷內圍。

「喬玉山,你縱容你師弟血屠我玄宮弟子,這一筆賬我跟你記下了。」

「還有,我給你一個忠告。」

「你師弟殺羽鴻軒並不止是我們宮主的關門弟子,他還是真武玄宮太上長老,留下世俗中的羽家血脈。」

「你們劍宗的梁文博所在的梁家,已經被滅族了,那梁文博想必也活不了多久。」

「你自己想清楚,這個鍋,你扛得住嗎?」

趁孟茂轟出自己全力一擊,將喬玉山震退後,冷聲說道。

他自己知道,遇到今天這樣的情況,殺莫宇辰這個功勞他怕是拿不下了。

所以,他乾脆做個老好人,將羽鴻軒的背景來歷全盤托出。

嚇死喬玉山這個欺負他的王八蛋。

「什麼,不可能,你們太上長老……」喬玉山心中大驚,剛說了一般他都不敢說下去了。

卻實,他想起這真武玄宮的太上長老,似乎真的是姓羽來著。

「你自己好自為之吧!」趁孟茂很滿意喬玉山的反應,繼續說道:「這一次你能護得住他,下次還是掂量一下你自己的小命吧。」

隨後,他深深的看了喬玉山一眼,轉身騰空離去。

於此同時,紫霄劍宗的弟子們,見到真武玄宮的人如同退潮一般,往焚天谷外撤退,再次爆發出震天的歡呼聲。

這可是兩大宗門開戰以來,從未有過的現象啊。

「莫師弟,窮寇莫追。」喬玉山的聲音匯聚成絲,傳入莫宇辰耳中,語氣滿是凝重。

莫宇辰聞聲,緩緩的停下追逐的腳步,回頭望了喬玉山一眼,心中浮現出些許疑惑。

很快,喬玉山身影幾個閃動,降落到他師弟跟前,擔憂的看了他一眼。

他萬萬沒想到,莫宇辰殺的人不僅僅是玄宮宮主的關門弟子,而且還是玄宮太上長老的孫子。

要知道,修鍊之人的元神肉身與凡人不同,一般很少有子祠,特別是修為越高的人,子祠越稀少。

相府嫡女:王爺懟妻一時爽 據他所知,那玄宮的太上長老以前是個孤兒,一直在真武玄宮修鍊長大,老了老了才生個兒子傳宗接代。

可是現在倒好,剛剛傳到第三代,就被人斷根了。

他很清楚,自己師弟殺了羽鴻軒這件事情真的大條了,恐怕這件事就算紫劍德來了,也必然擺平不住。

畢竟這是斷根之仇,不共戴天。

「哎!」喬玉山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不知道要跟莫宇辰說些什麼。

「喬師兄,你受傷了嗎,為何這般模樣?」莫宇辰不解的看著他。

「莫師弟啊,你真的攤上大事了。」

喬玉山神情複雜的看著自己的師弟,無奈的搖了搖頭。

莫宇辰聞言,立即想到了是怎麼回事,有些無奈的說道:「喬師兄放心,這件事師弟我自己主張,絕對不會牽連到師父和師兄你的。」

「放屁,你罵誰呢,師兄是怕事的人嗎?」

「只是你可能還不知道吧,那羽鴻軒是玄宮太上長老的孫子。」

喬玉山提起手中的劍鞘抽了少年一記,怒喝道。

「不可能。」莫宇辰心裡一驚,肯定的搖著頭。

要知道,他可是翻了羽鴻軒的記憶,根本就沒有這一段記憶。

難不成這羽鴻軒還有什麼逆天的手段,能逃得過自己的搜魂?

「這是真的,趁孟茂他沒必要騙我。」那羽鴻軒是玄宮太上長老,留在凡俗中的血脈 「這……」

莫宇辰聞言,臉色稍微有些難看。

此時,他自己也終於明白了這件事的嚴重性。

如果說,那羽鴻軒只是玄宮宮主的關門弟子的話。

那莫宇辰有紫劍德硬保,或許還能保得住他。

可是,現在這羽鴻軒,再加上玄宮太上長老親孫子這層關係。

那這件事情若是想要善了,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

儘管是羽鴻軒先要殺莫宇辰,不是占理一番,也都一樣沒得商量。

不用想都知道,要是換做自己被人斷了根,自己也會不顧後果的為自己的後輩報仇。

而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

真武玄宮的太上長老,可不是誰都可以比擬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