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艱難地回過頭,發現在自家銀庫的大門口站著一個修長的人影,由於光線的緣故他看不到那人的容貌,只能辨別出這是一個女人。

而且身為花叢老手的沈萬財從這個女人的身形以及聲音就能判斷出,這絕對是一位美人。

不過一向好色如命的沈萬財卻不敢有絲毫歪心思,因為這時他才注意到,原本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的下人護衛居然全都悄無聲息地倒在血泊當中。

就連那個花了大價錢請來的通脈境初期武者也赫然在其列,眉心有一個一指深的血窟窿,眼睛睜大,顯然死不瞑目。

見狀沈萬財更加不敢再亂動,連忙乾笑道:「這位女俠,在下沈萬財,不知道您來我沈家有何貴幹。

如果是先前小人有眼無珠冒犯了您的話,還請您高抬貴手放了小人一馬,小人絕對不敢再犯。

對了,這裡的金銀您要是看得上也儘管拿走就好。」

沈家背靠東廠這座大山,在九曲城的地界上幹了不知道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所以沈萬財一時間也摸不準趙青桐的來頭,還以為是仇敵找來尋仇的。

不過比起錢財來說還是命更重要,只要能夠活下來他就能夠繼續憑藉東廠的名頭得來源源不斷的錢財,更何況這裡堆積的銀子足有百萬兩,根本拿不走多少。

噠噠!

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那個身影又了一些,沈萬財這才發現眼前的這個女人臉上戴著一副面具,雖然看不到全貌,但僅憑露出的白皙部分就足以讓九曲城的花魁黯然失色。

沈萬財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低下頭不敢再看,周圍的屍體可都在表示著眼前這個女人到底有多麼可怕。

這個女人就是趙青桐,那日她離開了山林后襲殺了一小隊番子,從一名小旗口中逼問出有關毛志遠的諸多信息,為毛志遠大肆斂財的沈家自然跑不掉。

走到沈萬財的面前,趙青桐看也不看眼前的銀子一眼,只是隨口道:「你們沈家背後的靠山是東廠吧?。」

「女俠您說笑了。」

東廠在江湖人眼裡招恨無比,沈萬財摸不清趙青桐的來路,自然不敢認賬,連忙撇清關係道,「小人只是區區一個商賈,做的是小本生意,怎麼可能與東廠攀上關係呢。」

噗!

他的話音剛落便有一抹寒光閃過。

沈萬財忽然覺得臉頰一涼,下意識低頭一看,發現地上掉落了一隻沾血的人耳朵。

「啊~!」

直至左側臉頰傳來鑽心的痛楚后,沈萬財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捂著斷耳的傷口哀嚎起來,鮮血從指縫間溢出。

「再給我打馬虎眼,你的另一隻耳朵也別要了。」趙青桐淡淡道。

被趙青桐以暴力手段震懾后,沈萬財不敢再動小心思,這才老老實實地將沈家與東廠的關係道出。

不出趙青桐所料想,沈家背後的確是毛志遠,每個月的月底毛志遠手下的一名百戶都會帶人前來收錢。

趙青桐想了一下,道:「去,派人給毛志遠傳個話,讓他們來收常例錢。」

沈萬財這才想明白,原來這個女人不是沖著自己來的,而是沖著他身後的東廠。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遲疑下來,東廠他接觸的比尋常人多,可不是輕易能夠得罪的,他要是這樣做了,恐怕日後毛志遠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不過就在沈萬財猶豫不決的時候,趙青桐的聲音再次如同魔鬼般響起:「如果你幫了我的忙,等毛志遠趕來之前你或許還能跑路。不過你若是不幫的話,今天就是你們沈家滅門的日子,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沈家主,你也不要想耍什麼花招,因為你的命就捏在我的手裡。」

看著趙青桐眼中的冰冷殺機,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沈萬財還能怎麼辦,只得乖乖屈服。

一日後,一名東廠百戶帶著手下自慶陽府來到了九曲城,輕車熟路的來到沈府的門前。

「百戶大人,一路舟車勞頓,辛苦了!」沈萬財早早就等在門前了,連忙上前恭敬說道。

「哈哈!」

這個百戶是之前追殺趙青桐的那名脾氣較為暴躁的傢伙,他叫周川,和沈萬財也算是老熟人了。

翻身下馬之後,他拍了拍沈萬財的肩膀道:「老沈,這個月的常例錢怎麼提前了?」

好在沈萬財早已準備好了措辭,笑著道:「也就提前幾天嘛,最近小的發了一筆橫財,所以才準備提早給千戶大人送過去,還請周百戶到時候一定要給我美言幾句啊。」

說著話,一張銀票已經悄悄塞進了周百戶的懷裡。

周百戶很是滿意,這時他才看到沈萬財臉上的異樣,不由皺著眉道:「老沈,你的耳朵是怎麼搞的。」

沈萬財的耳朵部位包裹著一層厚實的紗布,顯然是受了傷。

「不礙事,不過是點小傷罷了,不足掛齒。」

沈萬財連忙擺手道,順便不露聲色地轉移了話題:「對了,萬花樓最近可是來了幾個新人,有位憐兒姑娘長得很是俊俏,百戶大人有沒有興趣去喝上幾杯?」

「哈哈,要的,要的。」

周百戶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神色,哈哈笑了起來。

兩人相談甚歡,進到沈府當中,一眾番子跟在後面,神色都很隨意,畢竟這裡他們經常來了。

不過就在東廠的人全部進來之後,沈家的大門忽然砰地一聲被人給關上了。

這個動靜讓周百戶的眉頭不由一跳,他向周圍掃視一眼,察覺出了不妙的地方,冷然質問道:「老沈,你把銀子放在哪了?」

說著話,他的手已經握在綉春刀的刀柄上了。

不過沈萬財的動作更快,就像一隻肥胖的兔子一樣,已經逃到數十米之外。

沈萬財不再掩飾什麼,連忙叫道:「女俠,小的已經照您的吩咐去辦了,您就放過我吧!」

周百戶一聽,哪還不知道自己這是中了圈套,頓時大怒:「沈萬財,你找死!」

唰!

一眾番子也將明晃晃的刀子亮了出來,就在這時,一片肅殺之意將這片庭院籠罩。

一個戴著面具的修長身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屋檐上,輕盈如燕。

趙青桐冷眼看著下方的一眾番子,沒有絲毫感情,彷彿在看一群死人。

「是你!」

雖然她戴著面具,但周百戶還是一眼認出了趙青桐的身份,「你好大的膽子,居然還敢出現在爺幾個面前!」

「不過幾個東廠的走狗,臭魚爛蝦罷了,有什麼不敢見的。」趙青桐淡淡道:「今天我就是來給你們送行的。」

「放肆!」周百戶厲喝道。

不過他並沒有貿然動手,而是立刻對手下吩咐道:「快,放出信號!」

九曲城有東廠潛伏的密探,只要看到信號就會有東廠的人馬將這裡發生的事通知給毛志遠。

咻!

但還不待那名番子取出信號箭,一道烏光閃過,番子就應聲倒地,殺死他的居然是一枚房檐上的普通瓦片。

趙青桐自然不會給他們傳話的機會,一股森然氣息自她身上瀰漫而出,煞氣衝天,腳下一踩,如同一條游魚一般便朝著東廠番子殺來。

刀光閃爍,眨眼間就有諸多番子捂著脖子倒下,沒人是她的一合之敵。

「找死!」

這時周百戶手中的綉春刀出鞘,劃過一抹凄厲的刀光朝著趙青桐落下。

他是通脈境後期武者,已經打通了十二正經和七大奇經,距離通脈境圓滿只有一步之遙,威勢極為迅猛。

他雖然知道自己不是趙青桐的對手,但自問接上幾招還是沒問題的。

不過在趙青桐的拳勢落在他的身上之時,周百戶才發現自己的想法到底是有多麼的愚蠢,這股恐怖的力道簡直讓人駭然。

刀勢瞬間被震碎,縱然他將自身的全部內力全都化作護體罡氣,但在這一刻還是脆得如同豆腐塊一般瞬間被撕裂。

一拳之下,周百戶全身經脈俱斷、骨頭碎裂,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落在地上癱軟成一團爛泥,顯然是不活了! 看著柳如意臉上殘忍狠戾的笑容,武清頭皮忽然一陣發麻。

雖然之前的柳如意也一直很狂妄,很欠揍。

但是總歸都還是個正常人。

但是現在這一刻,這一秒,他臉上的表情,眼中的目光,甚至說話的聲音都大不一樣了。

就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

武清突然想到梁心帶著一眾流氓怒砸金門信息社那天的情景。

農門婆婆的誥命之路 本來的柳如意一直都還算正常,可是不知道是哪個細節刺激了他,叫他的雙眼瞬間爬滿了通紅的血絲。

要是那時沒有黃亞橋在場壓陣,沒有別人的眾目睽睽,武清相信,這個柳小子絕對會瞬間就化成一個失了理智,瘋狂淫亂的小怪獸。

一把把她塞進口裡,嚼得骨頭渣渣都不剩下一點。

現在看來,鮮血很可能就是刺激柳如意內心怪獸的一個引子。

武清緊緊攥起了拳頭。

憑著柳如意的身手,他要是瘋狂的發起飆來,自己與許紫幽絕對逃脫不了。

到時恐怕房間里的婉清嬸都會難逃他的毒手!

她一定要想一個瞬間可以將柳小子徹底制服的辦法!

眼看著柳如意瞬間就變幻成了另一個人,許紫幽卻是鎮定下神智來。

他直了直身板,直面著柳如意,揚起自己那張被揍得五顏六色的臉,沉聲說道:

「沒有柳小英雄的仗義相救,沒有了柳小英雄的捨命引走警察,紫幽現在恐怕早已是非死即殘了。

紫幽這條命都是柳小英雄的了,你要是想要現在取回去,紫幽絕無二話。」

這話擱要是在尋常人身上,救人的一方絕對不會再為難許紫幽。

因為前面才捨命辛苦的將人給救下來,後面怎麼都不會叫自己的努力白白作廢。

可是武清清楚的知道,柳如意絕對不是那個有著正常思維的尋常人。

首先,他根本就沒想過要出手去救許紫幽。

其次,他的身上有一種不能與外人言說的隱疾。就像是隱藏在正常人格之下的一種變態人格。

一旦被激活刺激出來,哪怕是他前面真的捨命救過的人,他殺起來也不會有絲毫手軟。

「柳如意!」武清突然大喝一聲,一個挺身就衝到了許紫幽的前面,張開雙臂,護著小雞幼崽的老母雞一般,就護住了許紫幽!

柳如意單手一揚,指間夾捏著薄如蟬翼的紅纓穗飛刀,扯唇冷冷一笑,「你看著我剛才手下留情了,就以為我不敢殺你了么?」

說著柳如意眸子忽然眯起,眼白與瞳仁爍著渴血的猩紅。

他望著武清白皙的臉龐,不覺伸出舌尖,瞬間划唇而過,「小爺這就連你一起辦了,又有血喝,又有肉上,狠狠過個癮,死了也值了。」

武清從鼻腔中發出一聲不屑的冷哼,「那你的命還真是不值錢!」

柳如意柳眉瞬間倒豎,切齒一笑,「死在不值錢的我手上,你們不是更賤?」

許紫幽再也聽不下去了。

無論是柳如意言語上的羞辱,還是弱雞得反要被心儀的女子護住的屈辱,都要他周身血液瞬間逆流!

他掙扎著就要拉走武清,自己要直面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柳如意。

不料武清單手一個翻轉,竟然就破了許紫幽拉拽她的力道!

許紫幽甚至還被武清的手勁帶著一個趔趄差點沒站住。

他的臉霎時紅得淌血!

他在心裡憤恨的罵著自己,

真是太丟人了!

可是等他才站穩腳步,想再次把武清叫回來,武清翻轉的手臂卻是一個後轉,瞬間摸進了自己的后腰。

許紫幽看得清清楚楚,她手中瞬間就多了一把做工精湛的小手槍!

https://tw.95zongcai.com/zc/53802/ 許紫幽的心登時一緊。

先撇開武清身上為什麼會有手槍這樣危險的武器不說。

就說她瞬間把槍的目的就很叫人膽寒!

難道武清與柳如意真的要玩真的,兩個人要開始自相殘殺?!

「武清!你千萬別—」

然而就在許紫幽恐懼的喊出聲后,武清卻做出了令他更加驚訝驚恐的行為!

武清拔出槍后,並沒有攥緊搶把手,將槍管對準柳如意。

她先是雙手持槍拉開了保險,隨後將手槍在手中一轉,槍口穩穩的對準自己,槍手柄對著了柳如意。

逮捕呆萌罪妃 「你真相欺師滅祖,把自己變成徹底的畜牲,我不攔你,」

武清直視著柳如意的雙眼,一霎不霎的說道,

「但是必須要用這一把槍,就用你師父親手送給我的這把雄槍。

用它射穿我的腦袋!但是我相信,事後清醒,你一定會痛苦萬分!最後會用你那把雌槍自行了斷!」

武清的語聲越說越厲,目中寒芒鋒銳似鷹似刃!

「這兩把槍就是你的墓志銘,你這輩子就是個只會窩裡斗的雌蚊子弱雞,永世翻不了身!」 半晌后,院子里滿是屍體,前來九曲城的東廠番子全都死在了這裡,沒留下一個活口。

趙青桐從懷中掏出一張絲巾若無其事地擦拭著蔥玉般的修長手指,將滿地的死屍視若不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