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一件極其隱秘的事情,所以這件事情,在眼前,這個人勝了以後。他會將他所知道的秘密全部告訴,這位太皇古青的後人。

因為他們知道這個太皇古青。只是當年他們家主為了掩人耳目,所用的一個名號,其實太皇的真正姓名姓秦。除了他們這些家臣,和家主的夫人以外。其他的人根本不知道泰皇賈青的真正姓名,一直以為他,名號太皇,姓古名清。

但是他們不知道真正的詳情。這是一個秘密。這些在寺廟之內的道人,守候了十幾萬年的秘密。

所以,現在只要太皇古青的後人勝了老二的話。

這個秘密,以及當年太皇留下的寶物。

紅衣道人又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就是青衣道人。

「得罪了,雖然說我們是你先人的家臣,可是來說我們也要檢驗一下,你配不配得這個名號。」青衣道人開口說道。雖然是他們主人的後人,可是他們也要檢驗一下,這個人配不配成為他們主人的後人。如果眼前這個人是一個庸才,一個自大狂妄的傢伙,他們寧願毀掉那件東西。

「八招。」秦趙歌詢問了一下劉俊之。

「三招。」劉俊之說道,因為他發現秦趙歌越來越懶了,明明只用三招解決的事情,他要拖到八招。

「五招。」秦趙歌又繼續討價還價。

「兩招。」劉俊芝又減了一招,因為他覺得。他好像忘記了一件事情,這傢伙可是三位一體的聖人。眼前的青衣僧人,雖然是武神六重的修為。

可是對於他來說,兩招就應該解決。 灰衣道人笑了笑。他聽見這兩個人的對話,他笑了笑,因為這兩個人的對話所說的東西根本不切實際。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因為自己是武神,自己這樣的實力,眼前他們主子的後人。

因為這個人的實力始終保持在武聖階段。而且他的實力是武聖九重。這樣的實力和自己的差別實在是太大了,正是因為差別太大了,所以來說他根本打不贏自己,而這兩個人的對話顯然是不切實際的事情,他們之間互相在討價還價最終所定格的招式是兩招。

腹黑Boss的狐狸妻 可是兩招。一個武聖能贏一個武神。這簡直是個天大的笑話,古往今來這個笑話,從來都是一個笑話。因為武聖根本贏不了武神。這是神武大陸的常識。所以來說,他始終覺得臉前這兩個人說的是笑話,只不過秦趙歌也笑了笑。因為他知道這個青衣男子,可能已經把他們所說的事情當做一個笑話,所以來說他必敗。

因為,這個青衣男子認為他們倆說大話,所以他肯定會,認為這兩個人狂妄自大,待會對招的時候也肯定會放水,正是因為他會放水,所以來說。他已經敗了。從這一刻,他已經敗的徹底。

這個人雖然,動起了手,可是他總覺得。既然眼前這個少年人是他們主人的後人,所以來說。不管無論如何,自己也要放水,能夠在這種年齡達到這種境界。總體來說,他們主子的後人不錯,所以他決定兩三招之後自己,要放一些水分。

不過他卻想錯了。而且他已經做到了幾點,從這個少年,出手的時候,這個青衣男子就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恐怕可能輕敵了,因為這個少年人的氣勢,根本不是屬於武聖的氣勢。雖然很像武神,卻又不是武神,所以現在這個青衣僧人他犯迷糊了,因為他發覺他自己根本不知道眼前自己主子的後人,究竟是什麼實力。

秦趙歌沒有用自己最為擅長的誅仙四劍。

而是改用了自己的另一種劍法,自己自創的一套劍法,雖然說這套劍法現在,還是處於雛形階段,並不那麼的完美,可是這套劍法是自己自創的,而且融入了很多東西,所以來說自己,要施展這套劍術,擊敗眼前的,這個青衣道人。

因為對方的實力是武神自己也可以藉助這套劍法,來檢驗一個東西,那就是自己自創的東西。自己自創的劍法是否能夠,壓制住眼前的這個人?

因為總體來說,眼前這個人的實力,是十分強大的,所以來說自己,是否能快速地擊敗他,還是一個未知數。

對於這個未知數,他也不知道怎麼辦。

不過要擊敗眼前這個青衣道人是十分簡單的事情,但是關鍵就是第幾招能夠擊敗他。

看現在這種情況,看眼前這種情況。

勉勉強強的來說兩招可以。

所以來說,現在就有一件事情了,自己是否能兩招的擊敗眼前這個人?在這一點上,秦趙歌不敢確定。

同樣的,他還不敢確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的劍法,是否已經,是十分的強悍,因為,劍法是自梳而得,雖然參考了很多的劍法,但是對自己來說。

關鍵是該如何的克敵制勝。 重生之寵妾要上天 如果無法現在就,顯現成果的話,那麼這套劍法也沒有,沒有實質的意義。如果沒有實質的意義的話。那麼這件事情來說。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可言。

秦趙歌一劍西來。他腳下的大地之上,立刻的開滿了鮮花,而且這些開滿的鮮花立刻的,變成了點點火光。然後這些火光又變成了冰焰。

隨後又變幻成花朵的模樣,在風中搖曳。

青衣道人看了看這一劍,然後他知道,自己可能要受到了傷害,因為剛才自己拖大了。所以對於自己來說,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可能會一一遭成傷害。

這劍招的速度是忽快忽慢,所以讓人抓不住任何的破綻,不且是抓不住破綻,同樣,自己的防禦也似乎無效,也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完全就像空置了一樣。一點點作用都沒有起到,不僅僅是如此,而且連自己的招數之上,也出現了較大的漏洞,所以現在來說,自己所面臨的事情,是十分嚴峻的,因為自己,是個武神,被武聖打敗的話,自己的顏面無光。就算被吳勝擊傷,那也是,一件十分丟臉的事情,所以青衣道人知道自己的臉面,現在這個時候還不能丟,自己怎麼也得挺過十招。說挺過十招,那完全是靠演技在線。

因為對他來說,十招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以自己的修為實力,所以他現在正在考慮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該如何擺著沒有破展,如果說自己的破綻太多的話,被自己這一方的人發現,倒沒有什麼,要是被對方的人發現,那麼來說,自己就是耍了一些手段。但是這對自己的聲譽不好,對自己的聲譽不好,那就會影響到主人的聲譽,所以現在來說。

灰衣道人要考慮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的讓自己敗得漂亮,並且讓其他的人看不出破綻。

正是基於這一點原因,所以現在青衣道人有些犯難了,因為這些人當中,已經有的人認出了自己的真實實力,所以來說自己要放水的話,也只要適當的放水就可以了,因為這一點來說並沒有任何人追究,畢竟他是自己主人的後人,但是要如何讓自己,敗得漂亮,敗得那麼的賞心悅目,自己就要考慮更多的事情了。

正是因為如此。灰衣僧人現在是十分的頭疼,並且已經頭疼到了極點,因為對於他來說,要想,讓自己失敗,幾乎是無法完成的,但是這齣戲必須由自己演,而且要讓外人看不出破綻,對於這一點來說就是讓灰衣道人十分頭疼的事情。因為他現在已經十分的頭疼,對於他來說,現在的這件事情有些難辦,因為自己要想徹底敗的完美的話,那麼自己就要間歇真章,因為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最後才能變成真的,這一點,灰衣道人是十分清楚的。

可是就算他清楚,他也發覺自己已經躲不過這第一招了,自己想盡了辦法,想要破解這個招式,結果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這個劍招似乎克制了自己的法門。

所以來說,現在的自己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裝得像,做個挑戰,對於自己來說也不算什麼難事,就是因為他不算什麼難事。所以青衣道人的演技上線了,明明這把劍雖然傷害到了他,但是並不是很嚴重的傷勢,但是青衣道人面目的表情顯得十分的猙獰,五官都已經湊到了一起,他想表達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痛。

可是這誇張的演技,連他們自己人都不相信這種誇張的演技。所以說這種眼鏡要騙過別的人的話。要騙過別的人的話。那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是他誇張的演技竟然沒有人能看得出來,除了眼前的劉俊之以外。人皇殿這次出來探險的隊伍。幾乎都沒有看出來。

而那幾個老牌強者現在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當做什麼都沒有看見,因為他們知道,恐怕來說,這件寶物就是秦趙歌準備的,這麼一出好戲,這麼一出大戲。

就是為了讓泰皇賈青的後人,獲得應有的生理,然後拿走太皇的遺寶。

秦兆哥的第一劍並沒有,能夠重傷眼前這個青衣道人,他就知道了,他的招式,還是力度偏小了一些。正是因為自己的力度偏小了一些。所以就造成了眼前的這種局面。正是因為自己的傷勢十分的微弱,所以現在來說。青衣道人知道,如果自己,露出什麼馬腳子的話。

恐怕自己剛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費了。秦趙歌看了看這個人,不由得笑了一笑。

看來自己的劍法。還是要有些改進的地方,因為對於自己來說,自己的劍法,還是不夠成熟,因為不夠成熟,所以只能在這個,青衣島人的身上留下淺淺的劍痕。只不過這個道人的反應卻是那麼的激烈。

疼的五官都糾結在了一起,所以現在秦趙歌也是覺得很無奈。因為他能,看出這個人自然是表演的成分居多,但是他為什麼要表演呢?因為原因恐怕只有一個,這一個原因就是,他想把手中的那個密保他們所,保留的那個密保交給,他們的主子,也就是泰皇古青的後人,光憑著這一份真情,那就說明他們是忠於他們的主人,所以他們在這裡才能,堅持這麼久。因為來說已經死的人不到輪迴當中去的話,那麼他們就會被視為違規者,到時候被投入六道當中的哪一刀也都不知道,所以來說,這些人的忠誠讓秦趙歌十分的感動,不過秦趙歌也不希望用這個青衣男子方式。

因為自己想要堂堂正正的打一場。而且他已經誇下了海口,要兩招制敵,而現在這種情況自己只出了一招,就已經面臨著這麼多複雜的困難,所以他知道,如果自己第二招不打敗他的話,這個青衣的道人。到時候恐怕會,又有另外誇張的表演,所以現在來說這件事情。變得越來越好玩了,秦走歌,對於那樣秘寶不感興趣,他感興趣的話就是,就是太皇古青的秘密。

而現在,這個秘密正放在他的眼前,所以來說。皇上也沒有,其餘的查探,他對於所有的寶物都不感興趣,他現在所感興趣的,就是太皇古青。他心中所隱藏的秘密,所以現在來說,他要進行第二招,一招制敵,而他所使用的一招制敵,也是另外一種劍法,因為秦趙歌知道他自己的,劍法,自創的劍法恐怕還有,一段時間才能夠進行實戰。

因為他自創的這套劍法,對於他來說,才是最根本的,其他的功法只不過是過眼雲煙的事情。因為他所做的事情。就是他的畢生經驗,他所要做的事情就是,開宗立派。

不過現在的秦趙歌只能苦笑,他當年的願望,恐怕這一輩子也無法實現。

至於第二招。尋找個果斷的使用了戮仙劍氣,因為他知道只有戮仙劍氣。才能徹底的讓這個人失敗,因為只要這個人失敗的話,他就會知道所有關於古皇的秘密。

這才是秦趙歌說要知道的事情。因為他想知道當年所有的恩恩怨怨是怎麼形成的。對於這個問題,他是想急切的知道,至於其他的問題,都可以再往後放上放。因為眼前的這件事一一是他想急切知道的,因為當年古皇所留下的東西這才是對於青島哥來說十分重要的事情,因為他已經注意查了很久,所以他想知道一件事情。就是自己,現在該如何的解決眼前之人?因為眼前這個人總體上來說。也是十分厲害的存在,正是因為她十分的厲害,所以現在秦趙歌,他所想做的事情十分簡單。那個就是獲得眼前的勝利。因為只有獲得眼前的勝利,才能想要想知道的事情。

戮仙劍氣一出,那個人立馬被嚇著了。因為那個青衣的道人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人,眼前這個少年人的攻擊。攻擊力是十分的強大,而且攻擊速度也是十分的快,所以來說青衣的道人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

他就發現它腫著了,而且這一次的速度,十分的詭異,已經不可思議了,同他在反應的時候,他就發現自己已經中招了。而且這一招迅速的讓他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所以灰衣人知道自己已經輸了。而且輸的是十分的徹底,所以自己是徹徹底底的敗了這一點灰衣道人沒有行動,同樣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真的敗了,而且是兩招,僅僅兩招自己就敗了。也就是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眼前這個少年人的實力,早已經超過了所有人的想象。他們沒有想道。這一次是真正的丟人了。 這一次是丟人了,真是的丟人啊,恐怕現在的話,他已經相信了,因為他看到一個活生生的武神,竟然被這個少年給擊敗了。這本來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因為這件事情,早已經超過了常人的想象,一個武神會敗給一個武聖,他有早已經被顛覆了,而且那個失敗者還是自己,對於自己來說竟然輸了,輸得徹徹底底被人兩招幹掉了。被人用兩招幹掉了。這對於他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不過現在他的心中早已經豁然了,因為他知道自己是死人一個,同樣也就知道了,就算自己再這麼意氣用事,自己也恢復不過來,所以這一切的,恩恩怨怨,都與自己無關。

而且眼前這個人和他們有任何的恩怨,而且眼前這個少年人,是他們主人的後人,所以來說對於他來說是十分欣慰的事情。於是秦趙X哥被這些人請進了破廟當中,而且他們一進去之後,這個破廟的大門立刻關閉了,所有人都在外面等待著。

時間過了很長很長,大概有一天一夜的時間。最後秦趙哥是終於出來了,而且頂著大大的黑眼圈。因為這些倒還沒有辦法。最終秦趙歌。是知道了這些秘密。

這些秘密對於他而言。數量是十分龐大的,就算是他十分的聰明,可是在這些數量當中,他也顯得十分的渺小,但是一個月的時間,也是很漫長的時間,不過。他最終整理了自己所需要的東西,同樣這些東西,劉俊之也是需要的,所以他不客氣,因為整體上來說,這些東西對於他們來說。是具有誘惑力的,因為這些東西。這些個已經成型的理論,對於他們來說。是對付界上界的聖器。

所以也就是來說,這一次的收穫是十分巨大的,因為他的收穫已經十分的巨大了。它的價值十分的高,雖然說這些理論,從來沒有用於實踐過,可是這些理論基本上,都是可以實施的。也就是說,在泰皇古青的那個年代,他就已經著手對付了界上界。也就是說,借上屆的歷史是十分遙遠的,並不是相傳時上古才出現的。

所以。當秦趙歌把這一點告訴劉俊芝的時候,劉俊芝嚇了一跳。

因為這和神武大陸歷史上的記載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來說,神武大陸的歷史記載,可能有人篡改過,但是究竟是誰篡改的,現在也已經不知道了,現在唯一知道的是好多歷史恐怕,並不是書上寫的那樣,並不是書上寫的那樣輕鬆,也許神武大陸的歷史更長更悠久。而且他們所知道的,有可能只是一小部分。所以現在,劉俊之要推翻以前所有的決定。

看來神武大陸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同樣,他最開始本來是十分排斥,這次任務的,不過他也很慶幸,自己好歹被人皇天霜雪勸住,然後參加了這場,探險活動,所以他現在知道了,神武大陸的歷史可能會更悠久。

然而現在的劉俊芝又有了一個問題,他們已經,通過了前兩關,恐怕這個樣子會有第三關,可是他們在這裡已經休息了大半時日,也沒有見到第三關的影子。探索的人,回來說也沒有看見第三關的影子,所以他現在十分的心情忐忑,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第三關是什麼模樣,但是憑藉著前兩關的經驗。應該這一次也是比勝負。

……

修羅大千世界,位於修羅星系。

和盤古大千世界,位於的太陽系不同。修羅大千世界,擁有23顆星球,而且基本上,都有生物的存在。

而盤古大千世界所位於的太陽系,只有地球有生命存在。

現在修羅界的界主站在,修羅大千世界之外,也就是修羅系之外。一顆混亂的行星當中。因為這顆行星是,修羅大千世界,所有陣法的集散地。

這顆星球雖然荒無人煙,可是擁有著繁雜的陣法,也就是這些陣法才保護著,修羅大千世界,不受到外敵的侵襲。

可是現在這顆荒涼的星球上。卻出現了漫無邊際黑壓壓的軍隊。

修羅界的界主看著眼前的景象。輕嘆了一口氣,看來還算來得及時,沒有讓域外邪魔破壞掉,他們的陣法。

那些黑壓壓的軍隊,雖然看起來是多,可是,真正頂尖實力到達他們這種層次的人根本沒有幾個,所以來說,下面那些黑壓壓的軍隊全部都是炮灰。人多也一樣,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只有被碾壓的份。

正是因為這樣,現在修羅界主反而是不著急了。因為他看到下面的情況,只發現了幾個地魔王,也就是說真正的正主還沒來。域外邪魔基本上要入侵一個世界。入侵一個星系的話,基本上是,擁有兩三個種族的存在。而且這些種族除了那些幼年的,域外邪魔以外,剩下的人都全部的出動。而看了看現在這種情況,他們,出動的只是一些地魔王,而真正的天魔王還沒有出現。域外邪魔,108個種族,每個種族都擁有天魔王,雖然他們的實力是,強弱不一,可是,他們也是天魔王。

而眼前這種情況下面只是一些地魔王,所以修羅界主不擔心什麼?因為他知道,現在法陣沒有被攻破。他只要站在這顆星球之上,法陣就會自然而然的恢復,所以他們現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等待著這些人無法破開法陣。到那個時候,真正的天魔王就會出現,所以到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決戰之日,而眼下這一批黑壓壓的軍隊,那就是完全的炮灰級別,他們這裡面其中一個人,任何一個人,都能完全的將他們泯滅。

所以他們現在做的事情就是等,而且他們在星球之上。他們的實力都十分的高超,就算是地魔王也發現不了。可是他們還要找個地方隱藏起來,因為天魔王,只要出現的話,就會發現他們。

雖然這裡有域外邪族的軍隊,可是來說,他們都是沖著法陣而去,因為這顆星球根本不適合,任何種族生存。倒不是因為這顆星球有什麼限制,對任何種族的人有傷害,就是因為這顆星球,是十分的荒涼,沒有生命的存在,也沒有樹木的存在,只是荒涼的沙漠,荒涼的土地而已。而且還擁有著無數的火山帶,根本不適合人類生活。同樣不適合這些域外邪魔。

這個無名星上。一個地魔王,坐在他的龍輦之上,然後不斷的催促著下面的人,因為他現在發現了一件事情,這個法陣竟然自然的恢復了,而且在慢慢的癒合當中,他們所做出的那些努力,從最開始一切所做出的努力,現在都已經白費了。所以這位地魔王,十分的生氣。

他把他所有的氣都撒在了這些低級域外邪魔的身上。

修羅界主等人,找了一個隱秘的地點,然後安頓了下來,他們知道現在他們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等,等到天魔王出現,因為修羅界主只要在這裡,這個法陣,就永遠不會破除。這個地魔王,到時候就得求救他們的老大了。到時候,將他們一網打盡。

……

界上界,北天王說道:「聖帝大人,我們要不要出手幫幫他們,我觀察他們的進度很慢,他們這種進度,得要到何時何地,才能侵入修羅大千世界。」

「不必了,這是我們計劃中的一部分,只要我們解決了神武大陸的人以後,立刻就會趕赴戰場,然後全部的入侵修羅大千世界。」聖二而知道,這只是計劃當中的一部分,這個計劃是配合自己的計劃,所以自己要把自己的計劃完成得十分的順利。

因為只有這樣才是對這些人最大的幫助,最大的幫忙。

……

雲海之內,眾人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方向,前一刻所有人的方向感還都很好,可是后一刻他們就完全的,迷失在了這迷霧當中,沒有任何的方向感,對於他們所有人來說,現在只要是十分困難的問題。現在到底要如何解決眼前這個局面?因為他們現在已經分不清楚東南西北。而且劉俊之知道他們好像就,進入了一個強力的磁場當中。這個磁場不僅影響到了他們手中的兵器,同樣的話還影響到了他們的判斷能力。

按照常理來說,這基本上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雖然人的身上有磁力,可是磁力沒有那麼的強大,不會受到磁石的影響,可是現在已經受到了影響。

因為有的人已經昏厥了過去,而且陸陸續續有很多人都已經昏厥了過去。

而且現在來說,受影響的不僅僅是他們,還有那些弟子們,他們還能撐得住,可是那些弟子後輩們,因為實力,根本比不上他們,陸陸續續的已經出現了很多人,到昏厥情況。

對於這種情況,劉俊芝和素問心都沒有任何辦法。

游戲世界旅行者 因為他們根本不是病了,所以也沒有任何辦法醫治,現在的情況就是。實力最為高強的武者。很多實力最為高強的武者聯合的,架起了一道無形的屏幕,將這些磁力,排除在外邊。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他們必須快速的走出這個地方,否則的話,最終所有人都會受到磁力的影響,然後所有人都會死在這裡。如果所有人都死在這裡的話,那將是一個十分痛苦的事情,因為他們這些人好多人都是主戰的力量。好多人都會去參加界上界的那場戰爭,所以來說,他們是不能有任何的失敗的情況出現。

可是眼前的這種狀況是十分棘手的,除了打開防護罩以外,沒有任何辦法,必須走出這個區域,如果走不出這個區域的話,到時候所有人都死在這裡,那可就是真的得不償失了。

因為他們肩上的重擔很多,所以來說不可能被這個地方束縛住手腳,所以他們現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迅速的走出這個區域,可是他們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於是團隊之間出現了,一些吵鬧,因為他們不知道往哪裡面去,所以就各抒己見。不過這種吵鬧聲最終還是決定了他們的方向,因為畢竟少數服從多數,他們選擇了一個最容易的方向,那就是東方。

雖然迷霧遮蔽了天空,讓他們看不到任何的東西。

但是有些人對方向十分的敏感,所以他會作出判斷。雖然這些判斷會出現誤差,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可是他們知道現在有一件事情他們必須要做,就是不管從哪個方向走,一定要衝出,這個區域,只要衝出這個區域的話,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

眾人向東方走去,雖然還有人不斷的暈倒,可是那些實力高強的武者,他們也有辦法讓這些人行動起來,雖然這些方法對不住這些已經昏迷的人,可是也沒有辦法,因為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是一片十分兇險的地段,因為磁力,不斷的影響著所有的人,影響著他們的神經,一旦這些人的神經崩潰的話,那就將會淪為,徹底的白痴,甚至更有甚者會直接化為塵埃。

所以他們現在決定離開這個地方,不斷的前行,加快腳步。

只不過他們原來離開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個男子,這個男子是由石頭,所組成的,只露出了一張人臉。

那個男子手中拿著一個石頭,然後喃喃的說道:「不管無論如何這些人,做的是對的,他們知道一旦停下來,對別的人進行施救的話,到時候恐怕所有人都不會走出這裡來,看來現在只希望他們能夠走出這裡,這樣的話,我的任務也就結束了,我也就該塵歸塵土歸土了。」男子說完之後便消失不見,而且是完全的消失不見,不著任何的邊際,就像是這個地方從來沒有出現過他一樣。

所有人在不斷的前行,因為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走出這片區域,只要走出這片區域的話,所有人都能夠獲救。 這片區域雖然對於那些實力高強的人沒有影響,影響也不大,可是對於那些實力,低微的武者來說,他們是無法抵擋的住的。所以還是不斷的有人出現了,昏迷的狀態,不過最終,他們還是走了出來。

說是走了出來,可是劉俊芝,發現,其實並沒有走出來。

不過他們也快走出去了,因為他已經發現,這些磁力越來越弱。一旦磁力是弱到了極限。那麼他們就離真正走出這片區域不遠了,所以他們知道,應該再努力一些,因為他們已經看到了希望。只要完全的走出這片地方,這些實力低微的後輩們都能活了下去。

一片森林當中,劉俊之啃著肉乾,因為現在對於他們來說已經脫離了危險,他們已經走出了這片磁場,雖然不知道這片磁場是怎麼形成的,或許是有人故意設計的,可是他們終於走了出來,他們已經走了出來,這才是最主要的,地上躺著橫七豎八的人,這些是那些實力低微的後輩們。

眾人在不斷的盤膝而坐,有的在恢復原力,有的再補充,能量在那裡吃飯,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現在身在何方,只是知道他們在一片大森林之內,而這片大森林看起來是無邊無際的,而且那濃霧越來越重,幾乎看不到前方了,眾人只能先在這裡休息,然後,在考慮怎麼走出這片森林,回去的路基本上是不可能再走了,因為那裡面聚集著很大的磁場,一旦這些磁場對他們的影響過大,所有人都會出現幻覺,所以那回去的路他們知道,不能再走了,所以他們只能在這森林當中前行。因為只要在這森林當中前行的話。到時候就能走了出去。

而且手中的地圖還是有一些用處的,雖然這些地圖是,那些道士給他們的。可是這地圖畫的十分的詳細,而且每個地方都已經劃到了,他們,剛才所在的地方就叫磁石之地。在那個地方,所有人都會迷失方向,而他們現在所在的森林,叫做忘憂林。

一看到這個名字,劉俊芝就知道不好了。

忘憂林,忘憂林,只要忘憂所以來說,這個地方也有可能是一個陷阱。

因為人一旦忘憂的話就會,得到滿足感,然後就不會有前進的動力,所以來說他們知道,在這個森林之內,他們也不能休息的了太長的時間,一定要走出這個地方。如果走不出這個地方的話,那麼,能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會前功盡棄。

那些已經昏迷的人都已經逐步的蘇醒,所以他們現在,已經沒有時間休息了,立刻向前面探路,這片森林是十分的巨大的,所以他們走了兩個時辰,都沒有走出這片森林,眼看著天就要黑下去了。所有人的心中是十分的著急。因為有迷霧的阻擋,雕爺無法到空中進行盤查。

更是因為他們無法到空中排查,所以現在的話,他們的飛行力量,屬於空置狀態。

可是雕爺,知道自己不能飛,但是雕爺還有一個天賦神通。那就是吃,說到吃,他可以吞咽這些武器雖然只是極小範圍的一片,那也足夠了。

因為那對於他們來說是已經足夠了,他們現在,主要的目標就是逃出這片森林,雖然說這片森林,現在還沒有顯示出他有任何的威脅,可是這兩個名字實在讓劉俊之頭疼,他也十分的擔心,一旦所有人都忘憂。到時候所有人都會轉不出去,那麼,恐怕都會留在這裡,這對於他們來說不是什麼好的消息,因為他們這次雖然是出來探險,可是好多人,是尋找突破的機緣,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現在所做的事情,那就十分的簡單,找到太皇古青的墓穴,然後得到他們想要得到的消息,然後再立刻的,離開這個地方,這是所有人的初衷,也是他們所制定的計劃,可是眼前這個局面越來越複雜,剛離開了一個是非之地,還沒有得到好好的休息,現在又來到了另外一個是非之地,還要趕快從這裡走出去,這對於他們來說,對於他們的體力來說是一種煎熬,雖然這是一種煎熬,可是,這些人都咬牙的挺著,因為他們現在已經撥開了重重的迷霧,而且這,森林當中的樹木越來越稀少,這隻能說明一個原因,這個原因就是他們快要走出這片該死的森林了,可就在這個時候,有許多人都出現了幻覺。而且他們出現幻覺以後,把另外的一些人也拉了下水。所以現在能夠保持清醒的狀態的,也就那幾十個人。因為這幾十個人知道,他們現在所面臨的問題就是無論如何要離開這個地方,只有離開這個地方的話,才會有希望,只要有希望的話,這些後輩們還能存活,現在劉俊芝的頭都已經大了,早知道是現在這種情況當時,死也不該接受人皇天霜雪的命令。

可是他雖然後悔了,劉俊之後悔了,可是這個地方根本沒有後悔葯,所以來說它只能得硬挺著。

因為這個地盤,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是非之也,其實早在先前的秘密會議中,這些,帶頭的人就已經,考慮好了計劃,那就是實在沒轍的話,所有人都跑路,就不必管這什麼太皇的木屑了。因為到時候人一旦沒了的話,那就是真的沒轍了,是真真正正的,沒轍了,所以現在來說,他們要辦的就是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才能從這個地方逃了出去?可是他看了看四周圍的情況。發現這裡的情況出現了變化。

應該說是雲海出現了變化,他們本來想要去遇見的那三個倭寇的船隻。結果變被航空公司。無情的給取消了,所以現在來說,一旦房子收回的話,他們就會無家可歸,對於這一點來說,劉俊芝是十分清楚的,可是這就是戰爭,因為戰爭當中會死亡的,不管是誰殺死了誰,他們之間都會相互的廝殺,因為這畢竟是,畢竟是戰爭戰爭來說,是一件十分殘酷的事情,這一點誰都無法避免,所以現在他們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儘快逃出這片區域,來應對別的敵人,因為現在對於他們來說。好多人已經進入了幻象當中,無法自拔。而且現在來說,他們當中只有那幾個人保持著清醒,本來最開始是十幾個人,可是後來那些人也漸漸,堅持不住了。不過雖然有的人堅持不住了,可是他們還是離開了這片森林。離開了這片森林之後,所有的人都癱坐在地上,有些人是中了幻術,有些人的則是又昏迷不行。至於剩下的幾個人哪,是妥妥的累的。本來他們,還想用各種武技來將這些人拖出去,可是後來發現了,他們在這片森林當中,沒法施展任何的武技神通。

雖然是眼前這種情況,可是他們也將這些人紛紛都拉了出來。所以,幾個人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因為他們差點認為他們都,無法活著走出來。最後如果不是秦趙歌和劉俊之的話。恐怕所有的人都會死在這裡。

現在的劉俊芝終於明白了,天霜雪的一再提醒,看來現在這個地方果然不是什麼好地方,現在是危機重重,雖然他們沒有認識什麼洪水猛獸。

也沒有碰見這些東西?可是有許多人確實是怕了,所以來說,這幻象是足夠的強大,足夠的將它們全部吸引過去,以至於不知不覺之間。所有人恐怕都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他們雖然在這種絕地當中,可是沒有任何動物攻擊他們。

可就在這個時候劉俊芝突然是明白怎麼回事了如果沒有食物可就在這個時候,劉俊芝突然是明白怎麼回事了?因為如果沒有食物的話,他們到時候要吃什麼,喝什麼? 娘子可愛 他們跟這些域外邪族是徹底的不一樣,好多人都是普通人,所以他們要,有吃喝,正是因為這個樣子,所以來說很少出海。

可是現在來說。這個村出海的基本上以女性為主,男性少得可憐,而且真正捕魚的人也就是,那麼幾間兒。而且眼前這個地方是,前不招村后不著店,最起碼的前兩關還有,人氣可言,雖然這些人已經是死人了,是受到控制的一方,但是雖然受到控制,他們的戰力也還在,所以對於這一點,他們現在要,想辦法填飽自己的肚子,只要填飽自己的肚子,他們才可能贏接下來的關卡。

可是即便是這樣,所有人都知道,自己一定要小心,雖然他們沒有發現任何野獸的,氣息和蹤跡,可是,他們覺得這裡面還有更高級的存在,否則的話。不會趁他們這個時候。進行攻擊,因為那樣的話只能說這些,妖族的實力十分的低級。

正是基於這一點原因,所以他們現在要格外的小心,雖然說這裡是不會出現野獸的,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要格外的小心,因為他們沒有發現,就不代表這裡面沒有,一旦被他們忽略的話,到時候恐怕死的就不是幾個人,而是大批人員。

劉俊芝看著眼前這個情況,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於是他就乾脆,直接的把自己那個城堡拿了出來,供所有人在裡面休息,而且今天這個日子,自從他們離開那個地方以後,已經很晚很晚了,所以縱然知道可能今天又會在野外度過了,不過他們看到那個城堡之後,所有人都欣喜的笑了笑。因為現在來說,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那麼這件事情就是,他們不必再睡那些涼炕了。

雖然他們在經過第二關的時候,被那些道人邀請,去道觀內休息,可是他們卻很少有人去那裡。

因為他們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和死人在一塊,十分的不舒適,所以當天晚上,只有小數人碼在店內休息。

天空已經朦朦亮了,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那麼就是他們要開始降行軍了。

經過了一夜的休息,所有人,都攢夠了實力,因為他們知道,恐怕他們這一次,會面臨更加危險的地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