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臟怦怦地露掉一拍,是啊,如果就在那拍賣會問了,就很有可能被人猜到他們急需冰黑雪蓮。

如果被人知道,他們把這株雪蓮拍走了……

拍賣會最重要的就是要隱藏自己的身份,特別是你要拍賣的東西極其昂貴。

李樹明不說話了,誰問誰是傻子。

一同回到了客棧,他們之間又陷入了一種沉默當中。

當務之急就是要拍到冰黑雪蓮,可是他們連拍賣會上有沒有冰黑雪蓮都不清楚。

心中自然是緊張的,特別是他們想要莫白手中的丹方。

“莫白,你就不能公佈一下丹方的內容嗎?”有人忍不住問的是王家的少爺。

“可以,付錢。”莫白薄脣輕輕的吐出兩個字,直接就把對方給噎了個夠嗆。

“你!”

“行了,找不到冰黑雪蓮,我們再另行計劃就行了。”

開口說話的是諸葛風,他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對莫白釋放出來的是善意。

此人對自己的妹妹特別的好,自然是要向着莫白了。

莫白衝他點了點頭,微微一笑算是示好。

兩個人相視一笑,大家都看在了眼裏,沒有人說破罷了。

他們心理暗道,莫白還真是走了狗屎運,和諸葛青的關係那麼好,不然的話,這莫白也不會幫他說話。

這還不是因爲,莫白身旁有着一隻雪狐!

那隻雪狐冰雪聰明而且可愛極了,渾身的毛軟軟的,常常討人喜歡。

此時雪狐從莫白的肩膀上看出了一顆腦袋,滴溜溜的目光看着四周。

雪狐才一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就有一個紅衣女子朝這邊看了過來。

那紅衣女子一看到這隻雪狐,她的眼睛就直了,朝莫白的方向走了過來。

客棧裏所有的人都不敢說話,空氣瞬間安靜,溫度不停的下降。

紅衣女子生的極美,一雙美眼含着秋波。

這名女子看向莫白時,那一雙狹長的美眸裏泛起了一絲絲漣漪。

她衝莫白笑了起來,然後朝他走來。

她實在是太漂亮了,一時間就連莫白身旁的那幾個少爺都看直了眼睛。

女子一身紅衣,身上涌動着的可不是精純的靈氣,而是一股淡淡的血腥氣息。

莫白心中暗自警惕,她的身上還有一點魅惑之氣。

身邊的人看來,是被這名女子施展了某種蠱惑之術。

這女子到底是什麼人?

莫白的腦海中剛劃出這麼一個疑惑,就聽到有人輕聲說。

“這是魔女吧。”

“沒錯,我見過她就是魔女。”

一提到魔女這兩個字,這些人紛紛低下了頭,看都不敢看這個紅衣女子一眼。

魔女這樣的稱呼,只有可能是血煞盟裏的人。

莫白呼吸微微急促,他摸着下巴看着面前的紅衣女子。

“什麼事?”

他心中警惕眯起眼睛,他的眼裏劃過的金光落在了紅衣女子的身上。

紅衣女子勾脣一笑,視線則是看着他肩膀上的那一隻雪白的狐狸。

“我可以把這隻雪狐帶走嗎?”紅衣女子笑容滿面的說。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那一雙漂亮的眸子中更是有着瀲灩的波光,悠悠閃爍着叫人看不清。

她的笑容,越加的璀璨了。

紅衣女子的脣,幾乎要貼在了莫白的臉蛋上。

她的美眸裏有着清澈的光,那般的魅惑。周圍的幾個少爺都被他這漂亮的模樣給吸引住了,容光中帶着一點呆滯。

他們猛地反應過來,特別是季若白,猛的咬了一口舌頭,鮮血噴涌而上,他一下子反應過來。

這女子,居然在對他們使用魅惑之術。

此女子果真是不簡單,所有的人都清醒了過來,只有李樹明沉浸其中。

莫白忽然回過身去,手中的長劍出鞘,朝着李樹明的手臂割了過去。

大家都沒有想到他居然會這麼做,一下子都驚呆了,詫異的看着他,只見莫白手中的長劍一揮,李樹明手臂一疼,這才清醒過來。

“莫白你做什麼?”

“美女好看嗎?”莫白聲音充滿戲謔的問。

李樹明的臉就紅了,但是他厚顏無恥的回答道:“我這是將計就計。”

大家的視線又全部集中到了那紅衣女子的身上,紅衣女子身上的氣息涌動着,她依舊在笑,只是那一絲笑不達眼底。

那一絲笑也逐漸凝結,化作了化不開的冰冷,凝結在她的眸子中的是一片寒光。

女子的脣角抿緊,走上前來,一隻手搭在了莫白的肩膀上。

“你的雪狐到底賣不賣?”。

莫白搖了搖頭,“我的雪狐不賣。”

莫白的視線冰冷,他對面前的紅衣女子,可是一點兒都不感冒。

一雙眼睛裏帶着的是冷肅,還有一絲警惕,紅衣女子自討了個沒趣,她的眼神也跟着冰冷着。

她眼底爬上了許多的冰山,同時對莫白心中多了幾分惱怒。

還沒有哪個男人敢這般的拒絕她!

“姑娘你是不是血煞盟的人?”莫白彎着嘴角突然開口了,他的聲音很輕,這一絲很輕的聲音,除了落入了周圍客棧的客人的耳朵,還落入了他的幾個同伴耳中。

幾個家族的少爺身軀狠狠一顫。

wωω▲тTkan▲c○

原來這個女人是血煞盟的人,她到底是什麼目的,居然過來接近他們。 女人的眉毛皺緊了。

“我水魅兒想要拿到的東西,還從來都沒有拿不到過。”紅衣女人原來是叫這個名字這名字。

這個名字還真如她本人一般,如此的魅惑。

水魅兒悠悠嘆息着,“如果你非要和我作對的話,那就不要怪我對你出手了。”

莫白搖了搖頭,“水魅兒,如果你想要我的雪狐,那只有一個可能。”

他這句話說完之後,他的身上也滿是殺意,這一絲殺意籠罩在自己的身上,凝如實質。

“哦,那我倒是要問問這是什麼?”

“我死!”

兩個字充滿了殺氣,莫白直接上前一步,把水魅兒給撞開到了一旁。

他走上樓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關上了門,不管那水魅兒如何生氣,他都只在房間裏面修煉開來。

沒有想到,還有男人居然敢這般!

水魅兒氣的渾身發抖,且還被那麼多的人給看到了,她的面子往哪裏擱?

這個男人到底是誰?她記住了。

那隻雪狐是她喜歡,這纔想要!她水魅兒看上的東西絕對沒有拿不到的。

諸葛青輕哼了一聲,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

場面頓時一片安靜,這幾個少爺都住皺了眉頭,就連諸葛青也心情不爽。

莫白眨眼的功夫就得罪了那麼一個漂亮女人,而且又那般的危險,肯定這一次行動沒有那麼安全了,他們心中也非常不爽。

只是一隻雪狐,直接送出去了,那又如何?難道還能比他們自己個人的命重要不成。

他們心裏的不爽,直接表現在了臉上。

諸葛青走回了自己的房間,把房門關上。

如果她喜歡莫白的話,那就要立刻把他抓住。腦海中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念頭,嚇了諸葛青好大一跳。

她心臟一下慌亂起來,連忙拍打了一下胸脯。

沒有想到她居然會冒出這樣的想法,難道說她真的喜歡莫白不成?

不,絕對不會,就算是喜歡,那也只是單純的喜歡。

莫白在房間裏直接修煉,閉上了眼睛。

體內他的靈氣,環繞着他的丹田,不停地凝聚,又四散開來。

他的氣息逐漸渾厚,他整個人好像是一塊玉石,圓潤又工整。莫白正在修煉吞元訣,他身上的氣息是那種完整的。

他正在修煉的時候,整個人都有一種沉穩,這種沉穩就好像是一座山。

這種沉穩也表現在他的境界上面,他的境界比一般的修仙者都要穩得多。

如果說別人的境界就是一座小山峯,那麼他的境界宛若泰山。

所謂泰山壓頂無法動彈,他的境界之穩,哪怕是被別人給打成了重傷,瀕臨死亡都不會往下掉。

莫白一直修煉到了夜晚,當夜色降臨時,周圍的一切全部都黑了。

一旦入了夜,那些真氣全部都轉換成了月華,幽幽的月光縈繞在了莫白的身上。

他全身就好像是玉石,現在更是變成了一團美玉,那些月光的光運在他的身上流動着。

莫白睜開了眼睛,起身朝外面走去。

他一走出去就停下了腳步,脣角扯着一道笑容,然後走下了樓來到了外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