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實力雖然在楚星辰之上,也是前輩,可是皇級宗已經安排楚星辰作爲主事人,他也只有聽從。

再者,單看戰略頭腦,他也不如楚星辰。

楚天闊見此,也是安慰道:“這一次我們沒有找到九品顏骨,也沒有找到九品築顏師,本來把握就不是很大,失敗了也沒什麼,既然這玄罡鍾我們借不來,那只有搶了”

此話一落,衆人皆是看向了楚天闊,一臉狐疑。

搶?

怎麼搶?

衛元勳眉頭一皺,不解道:“明搶的話,萬勝宗那邊一定會支援的,百年前的那場大戰也會重演,到時候,難免有要落得玄罡鐘被毀壞的局面”

想要進攻萬勝宗,玄罡鍾是至關重要的一件法器,無論如何都不能被毀壞。

可以說,有了玄罡鍾,萬勝宗行事纔不敢過於張狂。

楚星辰眼睛一眯開口道:“我明白了父親的意思,若是我們從皇級宗的總部派人手過來,一定也會引得萬勝宗的人馬過來,但是我們要是轉而聯合顏值大陸的其他勢力,打孫家一個措手不及,到時候,自然能夠謀得玄罡鍾”

衛元勳茅塞頓開,臉上浮現了笑容:“原來如此,這樣的話,確實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楚天闊聽了也是點點頭,臉上浮現讚賞,果然楚星辰瞭解他。

在他閉關多年,這段時間,楚星辰的城府又是成熟不少,思考問題,越發周密,身爲父親,他感到很是欣慰。

旋即,他看向孫家的方向,目光陰鷙。

楚星辰對着身後的幾位黑衣手下,發號施令:“你們去調查一下,有沒有孫家得罪的勢力,越大越好!”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聯合孫家的敵人,滅了孫家。

他們有着兩位虛神坐鎮,這個條件去結盟,沒有哪個勢力會拒絕。

隨後楚星辰的目光,看向了懸在孫家上空的龐大飛山,面色陰狠無比。

我真不是醫二代 “蘇御,不要以爲你幫助了蘇晨恢復了天賦,這玄罡鍾就不會落入我的手中”

“該是我的東西始終就是我的,就像是君婧薇一樣,先前不也是和你交好嗎?現在不照樣是我的女人,總有一天,萬勝宗也是我的,你蘇御最終也會匍匐在我的腳下!”

……

孫家。

孫耀先命人給蘇御安排住的地方,趁着間隙,他又請家中信得過的八品築顏師,親自檢查孫晨的天賦身體。

那名築顏師在檢查的時候,也是一臉震驚,他沒有想到,顏帝的顏術竟是如此的精妙與高深。

他在檢查過之後,也是給予很高的評價,顏骨被移植之後,就像是天然生長一般,絲毫看不出,是移植的痕跡。

見到築顏師確定了天賦改善成功之後,孫耀也是鬆了一口氣。

他對蘇御多少都有耳聞,不是一個老實的主,在他面前一定要小心行事。

所以他才格外的謹慎。

總的來說,這一次,困擾他們許久的問題終於是解決了。

孫晨擁有九品天賦,將來的顏力修爲必定是相當驚人。

心中甚至欣喜,隨後孫耀便是大開酒席,宴請蘇御。

宴席上,孫瑋琦苦笑道:“初見聖子時,有些怠慢,真是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包涵,我自罰一杯”

孫瑋琦一直覺得蘇御是無能之輩,通過今天這件事來看,是她誤解了。

尤其是在剛剛,蘇御能夠如此冷靜,遇事不慌,這種態度,也讓她刮目相看。

剛剛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最終蘇御贏了楚星辰他們。

若是楚星辰得逞了,萬勝宗命懸一線,在這種場面,蘇御如此冷靜,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再到宴會上,見到顏帝君陌對蘇御的態度,也能看出她們是心服口服,後者有這本事。

蘇御也是拿起了酒杯,揮揮手道:“哪裏哪裏,我不過是個平常人”

此話一出,宴席間,皆是微微一怔,旋即點點頭,充滿讚賞,蘇御真的謙虛啊,明眼人都能看出了,他不一般。

一般人能夠留顏帝在身邊嗎?

顯然不可能。

一般人也不能讓君陌這個態度,彷彿是蘇御的小弟一般。

孫晨也是一臉感激,隨後像蘇御敬酒。 宴會之上,孫耀也是欣喜萬分,舉起了酒杯,向蘇御敬酒:“聖子的大恩大德,不敢相忘”

蘇御笑了笑,他的目光看下了一旁的花素晗,如果這一次沒有她出手的話,恐怕很難改善孫晨的天賦。

被蘇御這一看,花素晗也是臉上浮現了笑容,能夠幫助前者做一些事情,她感到很高興。

這也全當是爲了報答蘇御母親昔日的大恩大德。

“我知曉聖子此次前來的目的,應該是爲了避免玄罡鍾落入皇級宗之手吧”

孫耀笑道。

蘇御點點頭,臉色凝重地道:“玄罡鍾能夠抵擋我教斬仙劍的劍氣,如果被皇級宗拿到,對我們將會是一個很大的威脅”

他也沒有任何的隱瞞,直接是承認了此行的目的。

“聖子放心,此次皇級宗使用如此手段想害我兒,就單憑這一點,我們就不會借給他們玄罡鍾,再者你又請顏帝幫助我們解決了這麼大的問題,我們也不是恩將仇報之輩”

孫耀望了蘇御一眼,他的目光老辣,能夠感到蘇御需要他們的承諾。

蘇御認真地說道:“孫家主一諾千金,有了這個話,我們也就放心了”

宴會在兩家愉快的談話之中結束。

蘇御回到了安排的房間之中,心中想着接下來的計劃。

就在這時君陌突然敲門進入,他神色匆匆,顯然是有要事要說。

蘇御見到了君陌擺擺手,示意他不要說話。

隨後他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裝飾玉器,轉而轟去了一掌,玉器破碎。

只見這個玉器的內部有着無數的小孔。

“竊聽玉器”

君陌見此,也是嘴巴一張,感到驚訝。

這孫家竟然防範心理這麼重,在給蘇御安排的房間中,竟然裝有竊聽的裝置。

看來他們還不是完全的信任萬勝宗,這兩家也只是表面客氣一下。

孫家真是老謀深算。

君陌恭聲道:“我看孫家主今天宴會上所說的話,並不值得相信”

蘇御也是點點頭道:“這個是自然,玄罡鍾一日不毀,我萬勝宗將永遠有個心腹大患,即便現在孫家和皇級宗算是鬧翻了,可是給孫家足夠的好處,他們兩家也會站在一起”

“再者,楚星辰這次借用的計劃失敗,很可能會直接爭奪,所以必須要毀掉玄罡鍾才行”

君陌深吸一口氣,心中對蘇御敬佩起來,連忙道:“看來是我多慮了,沒想到聖子早就想到了這一點”

聖子不過二十歲的年紀,在面對孫耀那番話語的時候,並沒有輕易去相信,這讓君陌感到敬佩。

蘇御頓了一下,開口道:“我們需要密切地監視皇級宗接下來的行動,他們或許會聯合附近的勢力,尤其要注意與孫家的敵對勢力”

君陌拱手道:“聖子放心,我馬上將此事安排下去”

君陌走後,獨留蘇御在房間之中,之後他打開了個人信息界面。

宿主:蘇御

身份:萬勝宗聖子

道體天賦:鴻蒙劍體,至尊骨,陣法天賦增幅(100)

修爲:長生境(巔峯)

功法:引雷心經(登堂入室)

劍訣:龍泉劍法(隱藏境界),六合劍法(改良版本,境界:返璞歸真)

反派值:750w

氣運值:875點

系統等級:2

特殊能力:望氣術,雙倍反派值卡生效中,修爲技能加點

揹包:致命招架卡,氣運地圖,鴻蒙劍體覺醒卡,紅寂飛刀,陣法分裂符,抽獎機會兩次。

望着系統上的數值,蘇御感到很是欣慰,贏得了楚星辰之後,反派值又增加了不少。

以他現在的實力,想要滅了楚星辰,也是不難做到,不過他倒不想這麼做。

楚家的勢力一旦削弱了,那麼整個皇級宗的局面也就穩穩的被皇普玄控制,對於萬勝宗顯然是不利。

萬聖宗經歷前面的那場大戰之後,可以說是元氣大傷,雖然是收了不少元始門的皇朝,可是一時間也補不上來,在這個時候,和平發育是最重要的。

這一天,趙蟬宣帶着葉凡突然敲門而入,向着蘇御拱手道:“公子,青陽鎮那邊,葉家和雷家約戰在即,我們想請個假回去支援”

葉凡在一旁恭敬的行禮,望着蘇御的表情,充滿尊敬和仰慕。

他的目標就是成爲蘇御這種人,能夠一念之間,影響天下局勢的大人物。

蘇御頓了一下,怒道:“區區的雷家竟然敢冒犯?難道不知道葉凡如今是萬勝宗的弟子嗎?”

聽了這話,趙蟬宣和葉凡也是嚇了一跳,身體猛然一抖,沒有想到蘇御會因此發怒。

蘇御對他們就這麼上心?

之前當他說起,看中葉凡天賦的時候,在楚星辰面前保住了葉家,本以爲這是另有所圖。

但是現在看到蘇御這種舉動,或許是誤解了。

隨後蘇御捏爆了一個傳音石,很快門外便走來一位黑衣人。

千嶼恭敬地行禮:“聖子你找我?”

蘇御回道:“有人想要侵犯我們弟子的家族,是青陽鎮的雷家,你帶着幾名長生鏡的高手過去處理一下”

“是!”千嶼接令退下。

葉凡立即回道:“聖子,這是我們的家事,我和趙姐姐一起回去處理一下就足夠了,怎敢勞煩宗派強者支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