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通?不是,自己從來沒有修鍊過,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凌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但對這種感覺他並不排斥,因為感應之中傳來最多的是桃子的愛意!

看著桃子,凌霄想要弄清,「桃子,先別管那什麼禁法,我問你,你能感覺到我在想什麼嗎?或者是你能感覺到我的情緒嗎?」

桃子可愛地歪了一下腦袋,很用心地感覺了半天,才說道,「霄哥哥,我又不是神仙,我怎麼可能感應到你的想法啊!」

難道是單向的,凌霄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這種感應的來源還是要歸結到桃子不要命地喚醒凌霄的那天!到後來,桃子已是發不出任何聲音,可是焦急之下,卻是無師自通地發出了「心聲」!

「心聲」帶著她的意念最終進入凌霄的意識空間才把凌霄喚醒!而喚醒的過程之中卻也把自己的「心聲」印到了凌霄的靈魂深處,可以說凌霄的意識空間之中已是留下了桃子的一絲意念!

正是有著這絲意念的羈絆,凌霄才能模模糊糊地感應到了桃子的想法、情緒!

當然,現在,凌霄最為震驚的是桃子那無邊無際,沒有盡頭的愛意!那是一種怎樣的毫無保留!那是一種怎樣的全心全意!

靜靜的感應之中,凌霄眼中卻是不知不覺地流下幸福的淚水。

桃子則是根本沒有發現凌霄的異常,還在憑藉著淵源的家學分析著那個禁法,一邊回憶著進入那個禁法空間時的感覺,一邊喃喃自語,「束縛空間?不對,沒那麼高明,應該是束縛氣流,嗯?還有風刃攻擊!對了,是刀盟!」

「霄哥哥,不用想了,絕對是刀盟的人在裡面,這種先通過束縛氣流來束縛進入禁法空間之內的人,然後用風刃來攻擊的禁法正是刀盟的特色!除了他們以外,還真沒有人能夠將風刃用於攻擊之中!而且此次沒有立刻攻擊我們,很明顯吳家存在的只是禁器,並不是禁法高人!」

刀盟!聽到這兩個字,凌霄的眼睛卻是不自覺地露出絲絲寒光。可以說自從歷練以來,凌霄和刀盟的恩恩怨怨已是積累了不少,無論是刀盟還是凌霄彼此可以說是勢不兩立!

而從刀盟之中,凌霄卻是又想到了許多。刀盟野心可以說是路人皆知,槍神一系的力量還只是存在於無畏帝國之中,間或有個別高手分散於各國。但刀盟卻不一樣,刀盟可以說是在整個大陸遍地開花,雖說沒有什麼太厲害的高手,可人數卻是最多的一個組織。

可以說刀盟已經滲透到了整個戰神大陸的各個方面,各個層面,各個角落!要說刀盟沒什麼其它爭霸的想法,就是普通老百姓都不會相信!

既然刀盟也在這次爭鬥之中插了手,凌霄不介意再破壞一次他們的行動。要知道,藥師之王的稱號也好,丹宗弟子的名額也罷,凌霄對最終結果都有著極大的影響力!

凌霄是李氏帝國的定國公,藥師之王不過是梁國的一個小組織,自然不會違背一位帝國定國公的意志!而就憑著整個丹宗都需要凌霄的血來研究神丹,一個區區丹宗弟子的名額更是不在話下!

不過這次受傷於刀盟長老,凌霄也絲毫沒有忘記。於是不光要破壞他們的行動,還要打痛打怕刀盟,就成了凌霄的首要目標!

目標已經定好,行動計劃也隨之在凌霄心中有了一個雛形,藥師之王稱號之爭雖然已是塵埃落定,但丹宗弟子名額可是還沒有宣布出來!而為了顯得鄭重一點,這名額的宣布將會於半個月之後的端午祭之中進行!

要有所行動的話,端午祭是個再好不過的時機了!

不過半個月時間,卻也正好夠凌霄實施另一個早就準備進行的計劃,那就是對神秘洞穴的探查!通過趙小寶之口,凌霄知道這個神秘洞穴有許多超越現在時代的匪夷所思的存在,也許能從這個洞穴之中得到一些凌霄夢寐以求的資料!

實際上,凌霄總是隱隱地察覺到這戰神大陸結構奇特,傳承古怪,還略略帶著那麼一絲人為的痕迹,也許在洞穴之中能夠知道一些原因也說不定! 趙小寶聽說霄哥對於自己的寶貝洞穴有興趣,高興的不得了,其實趙小寶自己心中明白洞穴之中的一些事物都是一些不得了的東西,可是無論對父母怎麼說,父母也只當是一個少年人的搗亂,絲毫也沒放在心上。

也就是當日趙府大亂,自己用出了機槍這種恐怖的武器,父親才產生了那麼一點些微的興趣,但終究還是沒有放在心上,只是囑咐一句,「奇淫巧技,遠不如腳踏實地!」就算做罷了。

如今,心目當中厲害無比的霄哥要探查這個神奇的洞穴,趙小寶立刻產生了一種終於被認同的感覺,當下二話不說,開始準備起來!

不多時,在凌霄的催促下,趙小寶才總算是停下了瘋狂的準備工作,就這麼大點功夫,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東西居然就裝了滿滿一馬車,知道的是要去探險,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傢伙要搬家也說不定!

不過凌霄還是從這些準備的物品當中看出了點什麼。帳篷、馬燈等生活用具齊備說明那神奇的洞穴離這梁國都城較遠,起碼一天之內到達不了。

至於繩索、固定用具則說明洞穴肯定在類似懸崖的環境之中,必須藉助這些工具才能到達,真不知道當初趙小寶是怎樣發現這樣一個洞穴的。

終於一應物資準備完畢,三人舒舒服服地坐在馬車之上開始了這次探險之旅!

和凌霄想的一樣,四匹駿馬狂奔之下,一天之內足足行出去四百多里地,才只是整個行程的三分之一,看來沒有三天時間還真到不了那個洞穴所在之處!

所幸梁國之內還算安寧,一路之上倒也沒遇上什麼打劫之類的瑣事,無非是曉行夜宿,儘快趕路,最終三天之後到達了一處山林之外!

「霄哥,再往前去已是馬車所不能通行的地方了,只能步行!」一邊擦著汗水,趙小寶一邊向凌霄和桃子交待著接下來的行程!

「還有就是,那洞穴在這片山林深處,不過這片山林之中聽說有妖獸出沒,雖然我沒有見過,但還是小心一點為好!」

當下不再多說,一應繩索用具由趙小寶背負,凌霄則是取出龍形弓在手在前面開路,桃子則是負責斷後。三人在趙小寶的指引之下,漸行漸遠,步步深入了那密密的山林之中!

茂密的山林遠遠沒有看上去那麼靜謐,事實上僅僅走出不到三四里的樣子,凌霄一行人已經被兩條毒蛇、一群山蜂、一隻巨型的變異蜥蜴攻擊過。要不是凌霄和桃子都還算身手敏捷的話,也許三個人中早已出現傷員了。

不過一路上凌霄倒是對小寶越來越佩服,要知道小寶找到那個所謂的神奇洞穴的時候不過僅僅十五歲,天知道他是怎樣一個人在這危險的森林之中探察並發現那個洞穴的。看來,趙小寶除了不愛繼承父親的醫術外,算得上是個有毅力、有志向的好孩子了。

其實,三個人之中,最小心、最警惕的還算是凌霄了,他要保護好趙小寶,更要保護好桃子,因此,幾乎是第一時間就發現了視線當中出現的洞口。

而趙小寶更是歡呼一聲,「霄哥!到了,就是那個洞穴!」

洞穴入口倒是不大,只是隱於密林藤蘿之後,如果不是非常接近的話還真是不易發現。不過隨著步入洞穴深處,空間卻是漸漸地擴大起來,等到了洞穴底部之後,更是擴大至幾乎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

這洞穴雖然已是深入山腹卻是乾燥異常,而且四壁光滑,明顯有人工作業的痕迹,再加上四周一些零亂的工具,更是讓凌霄確定,這個洞穴絕對是人為建造的,而且堆積如山的各種原材料深處,凌霄震驚地發現了一台車床!

要知道,自從來到戰神大陸后,凌霄已是漸漸認命,也逐步認同了這個世界,對前世也只能是當作周公一夢中那迷幻的蝴蝶了。

可就在這個洞穴中,他發現了車床,就是再對歷史不熟悉的人也知道相對生產工藝落後的宋代,車床應該算是極為先進的工具,只有一個解釋,有人離開了這個世界,從外面帶來了車床!

興奮!不安!希冀!疑惑!萬般思緒湧上凌霄心頭,有可能回去!

儘管這個希望可能很渺茫,可總歸是第一次有了回到前世的希望不是。

良久,凌霄略微平靜一下起伏的心緒,繼續對這洞穴開始探察起來。

整個洞穴被區分成了四個區域,工具區、材料區、成品區一目了然,沒什麼值得特別注意的地方,而靠里的最後一個區域卻是讓凌霄產生了興趣。

那是一個極像展覽廳的區域,一排排書架似的架子把不大的地方塞得滿滿的,而架子上擺放的卻是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東西!

有曲犁犁頭、馬燈、蒸汽機模型等工業化大革命所出現的各類機械,可惜全都銹跡斑斑,不能再用。

瀏覽著這一件件物品,凌霄開始發現,這些東西也不是隨意擺放的,竟然是按照著歷史的軌跡而擺放。這說明如果有個能出去的人的話,他不只出去了一次!

興奮的凌霄再也顧不得研究歷史,而是開始快速地尋找著哪怕一絲絲的可能性,以求得到一點信息!無論是能夠找到那個可以出去的人,還是找到出去的方法,凌霄都能達成自己的願望,回到原來的那個世界!

很快,凌霄的目光鎖定了一件東西,那是一個小小的圓球,直徑大約2、3公分的樣子,上面帶著3條凹槽,而最關鍵的是這圓球沒有像其他物品一樣銹跡斑斑,而是光亮如新,閃爍著金屬的光芒!

怎麼可能!看其他物品的年代,怎麼著也放在這裡無人理會有幾十年的時間了,這圓球居然不會鏽蝕!

猛然間,凌霄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難道是前世有名的克萊克金屬球!

前世神秘學範圍內,有學者提出克萊克金屬球的稱呼,正是由於它的不可腐蝕性,而且這種金屬球在歷史之中所存在的時間也是學者們研究的課題之一。

通過同位素斷代法判定,這克萊克金屬球的歷史有28億年的,有6500萬年的,有幾萬年的,距現代最近的年份也有4000年的歷史,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那就是不被腐蝕!

這神奇的洞穴之中居然發現了克萊克金屬球,凌霄固然是欣喜若狂,桃子和趙小寶也是十分好奇地靠過來,一起研究著這個奇異的小球!

小球表面散發著淡淡的光暈,要說特別也就是小球上有著三條螺旋凹槽,看上去光滑異常。

凹槽!凹槽!凌霄一邊想著怎麼破解這個迷題,一邊伸手抓向了小球!

就在凌霄的左手即將觸碰到小球的一剎那,先是手上戴著的戰神戒指突然間散發出強烈的七彩光芒,接著那小球上竟然也散發出了類似的光芒,只是顏色上只有五彩,而且光芒全都束縛於三條凹槽之中。

光芒散發只是一瞬,小球上方就出現了一個氣流漩渦,卻是散發著耀眼的金色光芒,而且開始慢慢轉動起來,隨著漩渦由慢到快的旋轉,一股吸力向著凌霄的身軀攝來。

那吸力只是剛剛觸到身體,凌霄就知道自己絕對抵抗不了,只是匆匆留下一句,「在趙府等我!」就已被那漩渦所吞噬!

而漩渦在吸走凌霄之後,再轉得兩轉,已是煙消雲散,只留下了目瞪口呆的趙小寶和桃子!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兩人,苦等兩天之後,也只好先返回趙府,只是私下安排一個精明點的下人每日守候在洞穴之中,希望著凌霄那天能夠再回來!

再說凌霄被漩渦吞噬后,身體隨著漩渦快速旋轉,早已是頭暈目眩,感覺上過了好久,才終於「咔嚓」一聲摔倒在地上。

還好,身上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只是可能轉得太多,一時還不能起身,索性就那麼躺在地上默默地恢復著!

雙眼緊閉,其它四感卻是開動起來,無風,有水滴聲,沒有什麼危險的感覺!想想也是,無論是誰,建造了這個神奇的機關,也總會是希望有後來人能夠發現,應該不會是置人於死地!

眩暈的感覺剛剛消弱一點,凌霄就迫不及待地睜開雙眼,想要看看自己到底是處在什麼地方,心底更是存了萬一的希望,說不定自己已經回到前世了!

可惜,看到的情形讓凌霄大失所望,竟然又是一個洞穴,也就十五六平米的樣子,除了角落裡趴著一隻金色的金屬老虎之外,再無任何東西。

而最讓凌霄失望的則是這個洞穴四周封閉,竟是根本就沒有出路!只是角落之中偶有絲絲縫隙,泄些空氣進來不至於讓人窒息而死,間或滴下幾滴水來。而地面一角也生長著一些不知名的植物。

而整個洞中,瀰漫著淡淡的金光,倒也勉強能看清楚東西。

死路!凌霄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倒是明白了那克萊克金屬球原來是用來定位傳送的,只是這千古之謎的破解卻註定沒有別人能知道了! 面臨絕境,凌霄只是靜靜地待了一小會就再次鼓起勇氣,四處搜尋起來。原因有二,一是凌霄堅韌的性格絕不允許他未戰先怯;二是凌霄依然堅信既然那個不知名的前輩將自己傳送到了這裡,那這個山洞就絕對不是死地,只是自己還達不到返回的要求罷了。

果然一番搜尋之後,凌霄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判斷,那滴水的縫隙下方赫然是一個石窩,已經聚集了許多清冽的山泉,而那片看似普通的植物,竟然是前世奉為神葯的何首烏,其中一個已是漸成人形,不知道生長了多少年。

有吃、有喝,生機就不會斷絕,只是依然沒有找到任何回去的線索。而且那些何首烏省著點也最多能勉強渡過三個月左右,也就是說那個不知名的前輩也不是一味地當好人。

這絕境中的生機,也僅僅是留下了三個月的時間。如果到時候凌霄依然不能脫困,結果依然唯有一死!

不死心的凌霄靜靜地坐於一角,認真地思索著,縫隙過小,只能是作為水的來源,那些何首烏也只是讓進入這個地方的人不至於立刻餓死而已,要說出去的線索也只能是眼前這隻金虎了!

可惜的是無論凌霄怎麼探查,這金虎也只是一隻死物罷了,渾然一體鑄就,軀體上沒有一絲焊接的痕迹,就彷彿一隻活生生的老虎就趴在面前,連那微微輕顫的鬍鬚都根根分明,只是化做金屬一樣。

要說奇怪也只有一點,那就是整個虎體都在散發著瀰漫的金色光芒,透著有點詭異的感覺。因為在凌霄的認知之中,還不知道有什麼樣的金屬會自身散發光芒。

最後,凌霄甚至於進入冥想之中,足足在老虎面前盤坐了一夜,也沒有從靈力和精神世界中發現任何線索。

雖然認定線索就在這虎身之上,可是凌霄終究還是有點絕望了,他知道既然沒有第一時間探查到這虎體身軀上的線索,那再探查下去,也是希望渺茫了。

就著山泉,吃了點何首烏,凌霄疲累至極,也只能略微拉緊身上的衣服,就那麼捲曲在金色虎體的邊上沉沉睡去!

也許是身心疲憊的緣故,也許是精神上萎靡的原因,凌霄睡的極沉,甚至於漸漸地沉浸到了深度睡眠之中。

要知道深度睡眠也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的,日常生活之中,人人處於奔波勞碌的壓力之下,睡眠往往一夜之中也只有瞬間能夠進入深度睡眠。或許,只有遠離紅塵那些深山古剎之中,極個別的得道高僧才能隨心進入深度睡眠之中。

而進入深度睡眠之人,基本上隔絕五感,類似於植物人一樣的存在,也只有這樣的睡眠才能極快地補充人體所消耗的精力。

但詭異的是,就在凌霄沉入深度睡眠的同時,身後所依偎的金色虎體,那光芒卻是漸漸刺眼起來,甚至於一點點地融入了凌霄的體內。

而凌霄的意識空間之中,本來一片靜謐黑暗當間也開始現出一片金芒。

「幫我!幫我!幫我!」

一陣陣似有似無的呢喃聲也開始回蕩,只是還不足以喚醒深度睡眠當中的凌霄而已!

山中不知歲月,更何況這沒有任何出路的山洞。睡醒之後的凌霄,神完氣足,再次鼓起了勇氣,開始每日一次的探查活動。

只是山洞依然是那個山洞,凌霄的探查也沒有任何的進展,倒是每日里盤坐於虎體之前的冥想,讓凌霄受益非淺,不光完全鞏固了他的境界,甚至還略有進步。

當然,或冥想或沉睡之中的凌霄並沒有發現,在他冥想、沉睡的時間裡,那虎體上的光芒會絲絲縷縷地進入到他的體內,量雖少,卻是綿延不絕。而虎體上散發的金色光芒每次讓凌霄吸收之後都會微微黯淡一點,只是並不能讓人發覺而已。

只是進來兩天,凌霄就發現那縫隙中的水滴也並不是隨時滴下,而是間歇性地滴下,而時間上差不多正是一天左右。無法看到日月星辰的凌霄也只能用這種顯得相當不靠譜的辦法來計算時日,水滴開始滴下的時候,凌霄總會在牆壁上刻下一道划痕。

就這樣,當凌霄刻下第二十四道划痕的時候,凌霄終究開始狂亂起來。畢竟一個人獨處山洞之中,時間一長,總會產生各種各樣的問題,而最大的問題則是生存危機。

哪怕依然有水、有食物,精力十足,但那種莫名的孤寂感卻是最為危險的東西,足以將一個人生生的逼瘋。也就是凌霄性格堅韌,換個人的話也許撐不過十天就會瘋狂自傷而死!

可性格再堅韌,凌霄還是一個人。只要是人都無法忍受這死一般的孤寂!

還好,那堅韌的性格再次發揮作用,瘋狂發泄一通的凌霄再次平靜了下來,木然地盤坐於地。開始慢慢地回憶自己前後兩世近五十年的生活。

還好,冥想與沉睡,凌霄還在堅持著。只是除此之外的一切時間都被他用到了回憶上,將一件件瑣事,掰開了,揉碎了,細細回味。藉此迴避那非同尋常的孤寂!

而凌霄所不知道的則是每日沉睡時,意識空間中那呢喃聲已是一日強過一日,「救我!救我!」

當凌霄在牆壁之上刻下第八十二道划痕的時候,身心已是疲憊異常,何首烏只剩下最後兩隻,山泉倒是還有不少,可沒有吃的,也堅持不了多久。凌霄清醒地知道自己已是沒有幾天可活了。

第八十三道划痕刻下,凌霄的思緒已完成了從希冀到失落、從失落到瘋狂、從瘋狂到絕望的轉變。記憶之中哪怕最為瑣碎的小事都已想過好多次,回憶也再不能喚起心中的希望!

凌霄已然決定要進行最後的瘋狂。計劃之中,凌霄會於今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清理好自己的軀體,吃完最後兩支何首烏,睡好最後一覺,養足精神,爾後會用盡最後的手段去擊破那隻金虎!

雖然直到現在凌霄還沒有什麼線索,但他能感覺到線索就在金虎身上,只是前些日子存著一線生機,凌霄捨不得將金虎擊破,如今生死已是一念之間,則是再也顧不上什麼金虎了。

而且,如果擊破金虎還不能找到出去的線索的話,凌霄決定趁著自己依然算是清醒,結束自己的生命!

就像一個虔誠的教徒要去覲見心目中的神靈,凌霄默默地開始清理身體,整理衣服,甚至精細地清洗了兩支何首烏,像是吃一頓奢華大餐一樣一口口地細細嚼碎咽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