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嘆了口氣:「喂!不要哭了好不好?剛才是我不小心碰到你了……可我哪知道你是什麼人?你悄悄靠近我,我也不知道你有沒有惡意啊……再說,我剛才那是為了幫你。」

「你,你,你還說是幫我……」女孩抬起頭來,一雙圓圓的眸子瞪著陳小練,眼神很氣惱。

「就是幫你啊。」陳小練笑了笑:「你狂奔了那麼久,忽然停下來趴在地上,劇烈運動之後,忽然靜止下來,就不怕心臟負荷太大,會忽然猝死么?劇烈運動之後不能立刻靜止,要緩緩的活動——這個常識你不會不懂吧?」

「我……」女孩用力咬了牙,滿臉羞憤的表情。

「好了!」陳小練看著這個有點拎不清的女孩:「你別忘了這是什麼地方,我們是什麼身份!別弄得好像普通人那樣。這裡是副本,而你我則是覺醒者。你不覺得,除了哭之外,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么?」

女孩才露出了惶恐的眼神,身子縮了縮:「我,我……我沒有惡意的。」

「沒有惡意?」陳小練笑了笑:「你悄悄的靠近我,被我察覺了。卻說沒有惡意?」

「我真的沒有惡意!」

女孩扯著嗓子,抽泣了兩聲之後,才無奈的低聲道:「我。我就是聞到了你這裡有食物的氣味,我……我很餓。」

眨巴的眼睛看著陳小練,那眼神像足了等待投食的小獸。

陳小練笑了:「餓?」

「是的,從昨晚到現在,我就沒吃過東西,連一滴水都沒喝過。」女孩哭喪著臉:「我很害怕,我怕自己會餓死……」

說著,她肚子忽然傳來了一陣腹鳴。

陳小練聽見這個聲音,愣了一下,隨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天啊!我居然真的遇到了一個差點把自己餓死的覺醒者?」

他湊近了兩步,居高臨下看著這個女孩:「喂,你好歹也是一個覺醒者啊,進入副本之前,都吧知道帶些食物么?這種常識都不知道?你不會蠢到這種地步吧?」

女孩抽泣了兩聲,抬頭抗辯道:「我,我才不是蠢!我,我有帶食物的!」

「哦?那你的食物呢?」

「丟,丟了……」女孩有些怯懦。

「丟了?」

「嗯……」女孩猶豫一下,低聲似乎有些委屈,也有些慚愧的樣子:「昨天,昨天傍晚的時候,我,我遇到了幾條狼……我被它們追得亂跑,慌亂之中,把背包丟了……」

陳小練忍不住笑了。

看著這個女孩……

堂堂一個覺醒者,遇到了幾條狼,就被追得慌不擇路……這樣的覺醒者,也太弱了些吧?

「所以呢?所以你悄悄靠近我?想做什麼?」

「我,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有機會,向你借點食物……」

「借?我看是想偷吧。」

女孩的臉漲紅了——雖然滿臉黑灰,看不清本來的臉色,但是眼神卻有些慌張。

陳小練說中的她的心思——她原本的確是打算偷點吃的。

「沒見過比你更笨的賊了。」陳小練笑道:「沒看見我開著車么?能帶車進副本的,至少都有儲物裝備。這樣的級別的對手,是你能偷得了的么?」

「我……我餓得沒辦法了。」女孩皺了皺鼻子:「而且,系統不是說了,第一個階段不允許廝殺么……」

「那你還跑什麼?」

「我……害怕。」

陳小練無語了。

他可以基本判斷出,這個女孩不但實力差勁,膽子也小,最重要的是,也沒什麼頭腦。而且……多半還是一個菜鳥。

「這是你第幾個副本?」

「……第二個。」女孩忽然垂淚。

好吧……果然是個菜鳥。

陳小練大概就已經能判斷出這個女孩的經歷了。

多半是在上一個副本里進入了遊戲,成為了覺醒者。但是因為本身的心性和資質都太差,在第一個副本里就失敗了。

然後緊接著,第二個副本就是懲罰副本。

以這種人的素質,多半的結局就是,死在懲罰副本里,然後,無聲無息的從這個圈子裡消失。

大部分的覺醒者,基本都是會按照這個軌跡的。

想到這裡,陳小練取出了一個沙丁魚罐頭,打開之後,遞了過去。

「?」

女孩抬頭,看著陳小練手裡的罐頭,雖然有些畏懼,但是食物的香味,讓飢腸轆轆的她卻實在無法挪開目光。

「給,給我吃的?」女孩怯生生的看著陳小練。

「嗯,不然呢?難道我是拿出來給你看著玩的?」陳小練撇撇嘴叫。

女孩猶豫了一下,伸出手要接,可忽然又把手縮了回去,退後兩部,抱著雙臂,驚恐的看著陳小練,忽然尖叫道:「我,我不做那種交易的!!我也不會暖床!!」

陳小練聞言,差點沒噴出一口血來!

「魂淡!!你胡說八道什麼東西!」陳小練過去一把抓住這個女孩的胳膊把她直接提了起來,把罐頭塞進她手裡:「不想餓死就趕緊吃!廢話那麼多幹什麼!!」

女孩被陳小練抓住了,她力氣遠不如陳小練,掙扎不得,只好乖乖的抱住了沙丁魚罐頭,等陳小練鬆手后,趕忙連滾帶爬的後退了幾步,跌坐在地上。

「那,我真的吃了?你,你不會對我提什麼過分的要求吧?」

「不吃就扔掉!」陳小練惡狠狠的瞪著這個女孩。

女孩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抵不過食物的香氣,伸出手就在罐頭裡抓出沙丁魚往嘴巴里塞。

她看來是真的餓著了,一個罐頭只用了兩分鐘就全部掏空進了肚子,然後可憐兮兮的看著陳小練,直伸脖子。

陳小練嘆了口氣,又丟了一瓶子礦泉水過去。

女孩大喜,接過之後,一口氣喝下去一半,剩下的一小半,卻猶豫了一下,看了看陳小練。

「不用還給我,你留著吧。」陳小練擺擺手。

「……謝謝。」

陳小練看著女孩:「你臉上那麼臟,可以洗洗臉的,我這裡水還很多,不用節約的。」

女孩立刻很警惕的看了看陳小練。

陳小練心中一動,仔細的打量女孩:「怎麼?啊……你臉上的灰,不會是故意抹上去的吧?」

「……」女孩似乎被說破了心思,戰戰兢兢的看著陳小練。

出妻制勝:防郎一百招 終於,她猶豫了一下,低聲道:「哥哥說的……一個人的時候把臉弄髒,這樣遇到壞人,才能保護自己……」

陳小練笑了笑:「哥哥?你還有個哥哥?也是覺醒者么?他人呢?」

「……死啦。」女孩忽然眼神里流露出悲傷來,然後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哥哥死啦!死啦……死在上一個副本里啦……嗚嗚嗚嗚嗚……」

陳小練皺眉:「死了?」

他看著跪坐在地上痛哭的女孩,猶豫了一下,沒有繼續問下去。

這種事情……其實也沒什麼好多問的。

副本里死人……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么。

嘆了口氣,陳小練看了這個女孩一眼,緩緩道:「好吧,那……既然沒什麼事情了,我們就此別過吧。」

女孩抬起頭來,眼巴巴的看著陳小練,咬了咬嘴唇。

陳小練心中雖然有些不忍。不過……

他畢竟不是第一次進入副本的菜鳥了。

如今在副本里,以自己的實力要自保尚且都勉強。

而眼前這個女孩,擺明就是一個累贅,實力差勁,性子也柔弱怯懦。

這種人若是帶著在身邊,絕對是一個拖累。

想到這裡,陳小練壓住心中的心軟,掉頭就走,上了自己的車后,招呼一聲,加菲貓也竄進了車廂里。

「那麼,就此別過了。」陳小練在車裡對女孩擺了擺手:「給你一個善意的勸告……你的實力太差勁了,你最好就是找個地方躲起來,然後等副本結束……如果你運氣好的話,也許可以活下去。不然的話……」

陳小練說到這裡,就不繼續說了。

以他的判斷,這個女孩這樣的實力,多半是活不下去的。

說著,他發動了汽車,車頭轉了過來,就緩緩行駛離開。

車后,那個女孩默默的站了起來,看著漸漸遠去的汽車,卻不知道為什麼,也邁步跟著走了上來。

她走的很快,非常快,試圖跟上汽車,但是隨著汽車加速,女孩開始奔跑,但是漸漸的還是被甩得越來越遠。

終於,她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看著汽車遠去的方向,嚶嚶哭泣起來。

……

陳小練開車開出了有百多米,他忍不住從倒視鏡里看著後面,但看見女孩跪坐在地上,低頭哭泣的時候……

陳小練忽然煩躁的狠狠一拍方向盤!

罷了罷了!老子就是心軟!老子就是爛好人!!

第一個副本在荒島上就忍不住要保護一個小女孩外加一個空姐。

可沒想到現在經歷了這麼多副本,還是這麼爛好人!

媽的!

陳小練忽然用力踩下了剎車。

汽車停在荒原上,幾秒種后,重新發動,原地掉頭,劃了一個弧線,回頭開去。

女孩跪坐著哭泣——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哭,只是忽然心中害怕畏懼,覺得這天地之間就剩下自己的一個人,無依無靠……

這個時候,汽車的發動機聲音傳來,她抬起頭來,就看見這輛SUV開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個傢伙的眼睛從車窗后露了出來。

「喂,小丫頭。」陳小練看著車外地上的女孩:「問你個事情。」

「呃?」

「你有團隊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