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僅僅只是將楊奇最終會遭遇的一些經歷,提前敘說給此人聽罷了,真是再簡單輕易不過。

「好,如果真如你所說,我能得到這些東西,甚至只是得到其中一樣,我就認可你的確是神運算元。」楊奇笑道。

江誠道,「老夫做這些,可不是單單要你認可而已,建立這個諸天武修群的初衷,便是為了聚集英才,共研武道。

既然你現在已是群員之一,老夫又給了你這麼多提示,你也必須履行群員的義務,表現出你的價值了。」

楊奇心道來了,這老狐狸總算是露出了狐狸尾巴了,現在開始索要需求了。

「好,我就看你想要什麼好處。」楊奇心中暗道,面上卻答,「也行,既然你都表現出了你的價值,那現在讓我履行一下義務,表現出我的價值,也是理所應該的。你說吧。」

江誠見狀含笑,當即便是艾特楊奇私密對方,將《天祈靈訣》、《吸功大法》、《黑天書》、《金剛不壞神功》、《黃泉生竅訣》等種種功法吐露給對方,而後道。

「老夫現在便是要考教你的能力,老夫告知於你的這些功法,都乃這個群內的群員所會的部分功法。

這些功法,自然是比不得你那《神象鎮獄勁》的,但在這些群員所在的各自世界,便都是不錯的法門。

老夫現在就要你在未來三個月的時間裡,將這幾門功法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悉數熔於一爐,變作一門新的功法。

這門新的功法,以延年益壽養生為目的,以殺生功伐為輔,簡而言之,便是既要長生,又要殺生的一門證道功法。」

楊奇起初聽江誠講述的這幾門功法,儘管覺得頗有意思,但感覺這些功法還是太差勁,但聽到江誠的要求之後,卻是眉頭漸漸皺起…… 「黑天書這一門功法,那於體內開闢劫海從而強化某部分身體功能的功效,倒是有些意思,但實在太雞肋了。

我的神象鎮獄勁目前就可以直接施展天使之翼飛行,在時空風暴中遨遊,而去還能助我領悟空間法則,具備天行者的體質。

這黑天書就算強化我的身體某部分,我分析效果也十分有限,而這功法控制人的手段也很稚嫩。

劫奴與劫主的關係,就是建立在劫奴需要劫主的真氣才可生存,若是劫奴豁出去性命不要,那也是完全不需要理會劫主的,不需要聽從劫主的號令。

而我的地獄之門一旦開啟,就可以破開異度空間,連接地獄位面,於現世凝聚玄門,召喚強大魔神,化為自己麾下,這怎麼比?」

楊奇在與江誠交流的同時,一個瞬間就分析出了黑天書這一部功法的所有優劣,最後他給出評價「垃圾」!

然後他又再度在瞬間分析了《吸功大法》,對於此功法他的評價很中肯。

「嗯,這門功法練到高深境界,的確是可以吸收敵人的精氣神,甚至吸收敵人的功法化為己用,不過那也要練得到才行,難度係數對於資質一般的人有點高。

而且這門功法相較於我的《神象鎮獄勁》中的地獄熔爐這一式,也還是有些垃圾。

我的地獄熔爐這一式是為於體內凝聚地獄熔爐之法,熔爐一成,便可煉化一切,吞噬一切。大量掠奪生命精華、天地元氣,甚至日月精華,星辰之力。種種精華通過熔爐熔煉,化為自己的生命本源。

相比較之下,卻是比吸功大法要厲害許多,至少吞噬的力度要大要猛要霸道,而且吞噬來的能量物質化作我的生命本源后,也就可以達到延壽的效果。」

楊奇分析到這裡,搖搖頭,對《吸功大法》給出評價:「垃圾」!

「還有《金剛不壞神功》,從理論角度而言,只要體內的氣足夠,就可以一直保持金剛不壞的肉軀,刀槍不入,堅不可摧。但實際上,只要功力超過自身兩倍,或者心靈上有破綻,這一門煉體功法就還是會被破!」

楊奇搖頭,「這門煉體功法相較於我《神象鎮獄勁》中的主宰之軀,差了不止一籌半籌,我的主宰之軀可吸取任何攻擊轉化為能量。於眉心處修成主之眼,看穿世間一切虛妄,令一切掩藏,都無所遁形。

這《金剛不壞神功》只能保護肉軀,卻無法保護心靈和精神,人一旦靈魂滅了,要個肉軀有鳥用?」

「還有這《黃泉升竅訣》,雖然修鍊到一定程度后,可能會凝練出所謂的極境靈力,但那幾率實在很低。

況且就算凝練出了極境的靈力,卻也就此限制了自身的境界,無法再繼續突破,除非散去極境。

就一個境界無敵,不能一直無敵,這有個屁用?」

「垃圾!」

「垃圾!」

「垃圾!」

楊奇一連給出五個垃圾的評價,最後就對江誠的要求有些無語了,不禁皺起眉頭對江誠道。

「神運算元,你就算是要考驗我,也不必給出這麼五本垃圾的功法讓我來把他們融合在一起吧?有什麼必要? https://www.fcc.gov/fcc-bin/bye?https://tw.95zongcai.com/zc/39027/ 浪費我的時間啊。」

江誠聞言,不由直接愕住了半晌,不知該如何言語。

他喵的!

冥海蓮 他一直以來都在修鍊,並且賴以制霸同階的神功,到了這位嘴裡,就都成了垃圾。

為了弄到這些功法,他當初連蒙帶騙的,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

好了,現在到了楊奇這裡,全都成了垃圾。

雖然知道楊奇會完全不在意這些功法,但不在意到了這種令人髮指的程度,江誠感覺還是有些心酸加心碎的。

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

人家這才是真正的主角啊!

半晌他才是整理了語言道,「楊小子,你擁有無上主宰級的功法這不假,你認為這些功法都是垃圾也沒錯,其實在老夫眼裡,這些功法也的確高度有限。

不過對於群內的其他成員而言,這些功法便都是很不錯,甚至可圈可點的。

你不能以你的高度,來限制別人的起點,這是錯誤的。況且老夫就算給你個十門八門的神級武學,讓你現在把這些武學融合在一起,你能做到嗎?」

楊奇聞言一愣,旋即也是不禁頷首,「你說得也不錯,我得到諸神的印記,擁有諸神的傳承,一些敵人和對手也都十分強大有來歷,倒是忽略了其他弱小之人的感受,對於他們而言,可能這些功法還真的很不錯吧。」

江誠這時有種想哭的感受。

尼瑪你才弱!

老子擁有足夠的活躍值后,分分鐘變身超級賽亞人,打得你這神之子都要哭爹喊娘。

面上,他卻還是擺出一副孺子可教的口吻道,「不錯,你能清楚是最好,所謂他人騎大馬,我獨騎驢子。回顧擔柴漢,心下較些子。這些功法存在即有存在的道理,你現在還是想辦法通過老夫的考驗再說吧。」

楊奇冷哼,「不需要三個月,在這幾部功法的基礎上,我十天就能搞定給你創出一部新的厲害功法,或許達不到神級的程度,但也不會差多少。」

他已打定主意,要令這神運算元開開眼界,表現出自身的價值。

如果他僅僅是簡單把這五部功法融為一爐創出新的功法,不在此基礎上有所改善,或許對方還真的小瞧他,以為他只是依仗諸神印記和主宰級的功法才能走到現在。

事實上,他楊奇的悟性,才是最強的,否則怎會這麼輕易練成無上主宰級的武學。

「我就以這五部功法為根基,再以《神象鎮獄勁》之中的一些小法門,對這五部功法進行改善再創,必然能創出一部不錯的功法。」

楊奇心中如此想著,當即便是直接自破碎的大山之中飛身而出,天使之翼一個閃爍就消失不見了蹤跡。

江誠見私聊這麼久,楊奇終於答應了下來,不禁心情振奮。

忽悠這個貨忽悠這麼久,總算讓這貨上套了。

以楊奇學過無上主宰級功法的眼界和廣度,給他創建功法,這簡直就是大炮打蚊子,實在太輕鬆不過,替他解決了極大的問題…… 在解決並且很好的利用了一下楊奇這個刺頭后,江誠感覺就舒爽多了,終於從自己的身上找到了一點優勢。

「有群聊手機在手,楊奇你再主角再厲害,不還是得被我忽悠被我利用,你還能飛出聊天群不成?」

江誠心頭找回了一點平衡,頗有些出口惡氣之感,同時更略有振奮。

以楊奇學過無上主宰級功法的這種眼界和高度,對方只需要稍稍用點兒心,便可將他給出的那五部功法取其精華去其糟粕,融為一體。

這可不是他純粹想當然的臆想,這更是楊奇自己給出過篤定回答的。

其實江誠最理想的還是自創功法、

但以他目前這點兒武學理論基礎,想要將五大神功有話融為一爐,那就實在有點兒天方夜譚了。

不過藉助楊奇的力去重創五部功法,融為一爐,這也是更輕鬆省力的一個便捷做法。

「只需楊奇將新的功法給我創出來,即使暫時不是我自創的,待我以後召喚出楊奇的百分之百投影力量后,也可以藉助那短暫十分鐘的時間,將功法優化到完全契合自身,那也就跟我自創的沒什麼倆樣了。」

江誠心裡如此想到。

這其實也很好理解。

就例如他拿出一匹布交給一個裁縫,告訴裁縫按照一個怎樣的大概尺碼去裁製一件褲子。

最終裁縫將褲子裁製出了,基本也就是滿足他先前所說的要求的。

至於褲子的一些細微處的不合適,江誠在自我感覺到后,再借來裁縫的力量,依照感覺進行二次裁製優化,達到最終目標之後,也就行了。

那樣自身所需花費的時間,就要少了很多。

當然這其間的關鍵一點是——如何借來裁縫的力量!!

裁縫的力量,就代指楊奇的力量。

江誠擁有諸天武修群,只需等待活躍值湊夠后,就可藉助諸天投影的許可權,借來楊奇的力量。

這就是他的優勢所在。

否則,沒有楊奇的那一套武學力量和知識儲備,讓他去修改完善楊奇所創的功法,以達到契合自身的程度,那也是強人所難。

甚至若非諸天投影的功能只能維持十分鐘,江誠都不需要那麼麻煩求助楊奇,只需在投影附體之時,直接自創功法即可。

不過,既然限制了投影時間只有短短十分鐘,那麼自創功法,就是十分不現實了。

「神運算元前輩,您還真的告訴了那楊奇神級功法的下落,給了他好處?這樣的人可是白眼狼,您可千萬不要成全了他。」

就在此時,群內聶風開始私聊艾特江誠,有些憂心忡忡。

「小聶不必過於憂心,這楊奇乃是諸神傳承者,在他們那個宇宙乃是受到大氣運眷顧的寵兒,就算老夫不給予他一些指點和好處,他也依舊會從其他的地方得到,相反老夫給予他一些指點,那才是撥亂反正!」

江誠哈哈一笑,恢復聶風道。

又隨意和群內一些人聊了幾句,江誠關注到朱無視到如今似乎已對吸功大法有了新的理解感悟,功力再上一層樓,將吸功大法練到了至極絕巔的地步。

看來上次指點朱無視后,對方是受到了不小的啟發。

江誠隨意和朱無視聊了會兒,以心靈探析的手段,竊取來了對方對吸功大法新的感悟,結合自身的感悟兩相結合之後,覺得受益匪淺。

不過一想到十天之後楊奇就會創出新的功法,他暫時又對這單單一部吸功大法沒有太大的興趣。

吸功大法好雖好,但相較於《神象鎮獄勁》中的地獄熔爐這一招,還是差了太多。

如果楊奇能將地獄熔爐的一些理論融入到吸功大法之中,或許新功法的威能將要達到一個恐怖級別。

「可惜《神象鎮獄勁》乃是無上主宰級別的功法,楊奇是擁有諸神印記才能修鍊,而我沒有諸神印記,就算得到這一門功法,也不能修鍊,否則何苦要去自創呢……」

江誠感嘆一聲,關了群聊手機,走出山洞。

他運轉真元力量,霎時間身體周圍就浮現了一層厚實的真元護罩,隨意往前方一撲,身形閃電快如鬼魅,甚至在空中飛翔了起來,能憑藉真元就在半空之中滯空停留十多秒。

這是攝空草所賦予他的特殊體質,具備攝空之力,身體無比輕靈,靈動異常,疾如鬼魅,飛騰閃爍,撲殺敵人就在瞬息之間,速度會比同境界的高手快出好幾倍。

江誠在山林之間飛騰遊走,表現出的速度簡直不像是一名真元境的武者,倒像是罡氣境,速度快得時候,一個騰飛滑翔便是數里開外。

嘭——

他一掌打出。

一股澎湃的真元就凝聚成了血佛大手印,狠狠拍擊向了前方,瞬間就將前方一大片的樹林都轟成了殘渣,地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掌印痕迹。

真元五重天的實力,強出他曾經近乎四五十倍不止。

江誠身形徐徐自空中降落。

稍稍施展這一番身手后,他感覺極為滿意。

不過真元境最大的力量,乃是真元化形的手段。

一些厲害的真元境強者,甚至可以化形出一對真元羽翼,在空中騰挪飛翔,厲害無比。

「楊奇的《神象鎮獄勁》中,就有惡魔之翼、天使之翼的神通手段,不過我也不能學習,但倒是可以借鑒,下一次就可以嘗試利用心靈探析的手段,借鑒一下他那無上主宰級別的功法!」

江誠心中暗道,身形閃掠迅速返回了山洞。

常人想要領悟真元化形的手段,可能會很難,但他不一樣,他完全可以集思廣益,繼承一些群員的經驗,縮減真元化形的難度。

群內最擅長真元化形這一手段的,除了楊奇,便是童博了。

童博施展起龍神功來,可幻化成栩栩如生的巨龍,這便是真元化形練到了一種極高的境界,江誠覺得也可以借鑒。

當下,江誠便再度拿出群聊手機,開始私聊聯繫童博,準備以心靈探析的許可權,探析對方目前的武學感悟…… 時間飛逝,轉瞬便是九天過去。

可謂是山中無甲子,歲寒不知年。

這九天里,江誠整日在山洞中閉關,與群內群員交流研武,以心靈探析的許可權,牟取各種武學感悟經驗,倒也是受益良多。

所謂三人行必有我師。

目前群內的群員之中,例如童博、陸漸、聶風、朱無視等等,也都是實力與江誠相差伯仲,但論武學感悟和經驗,卻都強過他不少。

江誠每日以忽悠為主、配合心靈探析的手段,自是如魚得水,牟取了不少有用的訊息。

到了這第九日,江誠也終於是將真元化形的手段,摸索到了小成階段。

這其中,主要也是有賴於童博的功勞。

童博目前的實力,也並未到世界劇情發展的最巔峰時期、

但施展龍神功之下,亦是可以做到化龍形態,真元殺傷力和身體強度都是倍增。

江誠探析竊取了童博所有的武學感悟,又勤學苦練之下,自是也水到渠成,達到了童博目前所感悟到的境界。

在真元化形達到了小成境界后,江誠的實戰能力,已是再度上升了一個台階,徹底的穩固了這一境界。

以真元化形,江誠施展龍神功,霎時間便是可化作一條蒼龍出洞,呈兩丈多長的小龍形,在山林之間馳騁縱橫。

隨便一個掃尾,便是將巨木斷折,巨岩抽擊得粉碎。

甚至若是施展極寒真元,都可化作冰龍,所過之處,冰霜凝結,大雪紛飛,殺傷力更是不同以往。

便是在這樣令江誠滿意的進度之中,時間也是到了第十天,楊奇即將要交出新創功法之際。

而與此同時,山外江湖,這十天以來,血佛宗江誠的名字,便是如一場浩大的風暴,席捲了整個孤雲國,甚至傳到了孤雲國外的其他國度和大洲之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