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們都得死!”夜凌眼神森寒無比,語氣更是冷得讓人髮指,愛麗絲和安娜的傷勢如此嚴重,這些唯一的下場就是死!

夜凌的話一出,雖然空氣依舊被炎獄王身上的火焰烤的炙熱無比,但這些人卻齊齊打了一個冷顫,一股來自靈魂的寒意慢慢襲上了他們的心頭。

“吼!”炎獄王見夜凌出現,還救下了那兩個他要殺的人,怒火沖天,憤怒地吼叫了一聲,直接拿出一把火紅的鋼叉,對夜凌沖沖了過來。

夜凌冷冷一笑,單手握拳,一拳迎着炎獄王的鋼叉打了過去,看似輕飄飄的一拳,竟然打出了空間裂縫。

炎獄王見夜凌竟敢赤手接他的烈焰叉,猙獰一笑,心道夜凌這是找死!身上的火焰,一時間燃燒地更加猛烈了。

叮…拳叉交接,一聲清脆的響聲伴隨着巨大的能量,瞬間席捲了周圍大片空間,所有的建築在第一時間崩碎成靡粉,整個地面都深深的震塌了一層,一些躲在空間罩裏的黑衣人也被震死了不少。

“怎麼可能!”炎獄王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中的鋼叉,咔嚓一聲,斷成了兩節。

“沒什麼不可能!”夜凌一聲冷笑,猛地一拳打在了炎獄王的肚子上,直接將他打飛,接着直接瞬移跟上去,在空中連續打出數拳,拳拳到肉,一時間打的炎獄王皮開肉綻,胸前裂開了數道血口,連裏邊的內臟器官也被震裂。

綠獄王看着夜凌和炎獄王的戰鬥,眉頭緊緊地皺在了一起,臉色更是有些陰沉,眼神微眯,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就是他的實力嗎?”綠梟看着夜凌吊打炎獄王,眼睛裏除了難以置信,更多的是嫉妒和不甘心,原本他以爲就算夜凌的實力比他高,也高不到哪去,他努力一段時間總能趕上,但沒想到現在夜凌的實力,已經到了他一個仰望的高度,成了他一生都可能逾越的高峯。

“吼!”炎獄王一聲怒吼,身上突然冒出一層藍色火焰,這火焰溫度奇高,一出現就將周圍的空間燒出了一個大窟窿,整個次元空間都開始不穩定起來,炎獄王更是變了一個摸樣,皮膚由紅色直接變成藍色,身體更是直接變大,一對藍色巨角從頭上冒了出來。

“我要你死!”炎獄王低沉的聲音從嘴裏吐出來,其中卻難以壓抑着心中的憤怒。

“你太看得起你了!”夜凌擡手依舊是一拳,不過這一拳卻是集合了宇宙四大基礎力,此拳一出,周圍的大片空間直接扭曲撕裂,炎獄王雖然被憤怒衝昏了頭腦,但也感受到了夜凌這一拳帶來致命威脅,所以怒吼一聲,直接抓起手中的半截斷叉,迎着夜凌的拳頭衝了上去,高手之間過招,根本沒有躲得過去這一說。

綠獄王看到夜凌這一拳,臉色大變,二話不說單手抓起綠梟直接空間傳送離開了這裏,連那些黑衣手下都直接放棄,有這樣一個父親,看來綠梟的狠辣和果決,不是沒有原因的。 砰…轟,炎獄王的烈焰叉在夜凌的拳頭之下,寸寸崩裂,最後完全化成飛灰,沒有了烈焰叉的阻擋,夜凌的拳頭狠狠打在了炎獄王的胸膛上,海量的能量傾瀉,產生了巨大沖擊波,將周圍的大片空間湮滅,炎獄王如同出了炮膛的炮彈一般,以遠超光速的速度瞬間射了進去,夜凌一個閃身追了過去,不過在臨走之前,給了那些躲在空間罩中的黑衣人一拳。

沒有一點聲音,在那些黑衣人絕望和憤恨的眼神中,空間罩瞬間湮滅,連帶着他們也在下一刻化成了飛灰。

夜凌眼神冷冽,緊盯着躺在不遠處的炎獄王,一步一步走了過去,這時的炎獄王悽慘無比,胸口一個大洞不斷往外冒血,身上的藍色火焰早已熄滅,頭上的巨角也是完全斷掉,躺在地上,粗重地喘着粗氣,神色憤怒之極!

“吼…吼吼”連續幾聲憤怒地吼叫,炎獄王猩紅的雙眼死盯着夜凌,夜凌雖然聽不到他所表達的意思,但是想來也應該不是什麼好話。

“怎麼?要向我求饒?”夜凌譏諷地看着他,臉色露出了一抹嘲弄的笑容,夜凌並沒有着急殺了他,那樣只會是便宜了他,一想起愛麗絲和安娜垂死的摸樣,不把他好好折磨一番,夜家就難解心頭之恨!

炎獄王看見夜凌這般羞辱他,心中的怒火簡直要化爲實質,胸口大洞中的血液沸騰了起來,炎獄王猛地張開嘴,一股火焰朝夜凌噴了過去,不過噴完這股火焰,炎獄王又狠狠吐出了一口血,整個人的狀態顯得更加萎靡不堪。

夜凌手一招,炎獄王噴出的火焰就如同乖寶寶一般,彙集到了手掌心裏,縮成了一顆白色的火焰球。

“這股火焰很精純啊!這是什麼?這是你送給我的禮物嗎?用它來換你的命?”夜凌把玩着手中的火焰球,臉上的笑容更加玩味了,可他不知道的是,對於炎魔來說,只有雌性炎魔在看上雄性炎魔之後,纔會把自己的火焰送出去,以表露自己的心意,而在炎魔星,雌性炎魔的地位可是遠遠低於雄性炎魔的,所以夜凌這麼一番話,直接讓炎獄王暴走了。

“吼”炎獄王怒吼一聲,拿出一個火紅色的晶石,直接按在胸口那個血口上,一聲痛苦之極的嘶吼聲從炎獄王的嘴裏吼出來,紅色晶石似乎和炎獄王的融合了起來,瞬間一股霸道的能量從炎獄王身體上爆發力,夜凌被這股能量推動了好幾步才停下。

“這是什麼?”此刻夜凌臉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地則是一臉的凝重,炎獄王身上爆發的能量已經完全超出了SSS級的範疇,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吼…吼”炎獄王從地上站起來,仰天怒吼,一股霸道的能量從他身上席捲出來,在這股霸道能量之下,這不知名文明建造的飛船,直接被毀壞了大半,無數個艙室生生化成飛灰。

夜凌臉色一變,瞬間從原地消失,直接來到了外太空,然後迅速飛離太陽系,炎獄王通紅的雙眼死盯着夜凌的方向,直接飛起,朝夜凌飛去,沿途的一切全部被生生撞碎。

在炎獄王飛進太空的一剎那,各國在太空的能量強度探測衛星全部爆表,地球上是所有的異能組織總部基地在同一時間響起了最高警報,所有的應急系統全部開啓,各國領導人不管在做什麼,那怕是正在進行繁衍大業,都瞬間放下了手頭的工作。

華夏,龍組核心基地內,主席看着衛星傳過來的影像,神情凝重到了極點。

“召回所有在外異能者,進入特級戰備狀態”主席聲音低沉地下了命令,整個龍組就像開了最大功率的機器一般,瘋狂的運轉起來,相同情景發生在各國異能組織的基地裏,整個世界一時間都安靜下來,醞釀着一股暴風雨來臨之前的緊張氣氛,當然普通人感覺不到這些,依舊該怎麼生活怎麼生活。

夜凌感受着身後出來的氣息,就知道炎獄王已經追了上來,心中鬆了一口氣,以炎獄王此時的實力,夜凌要是直接和他開戰的話,那麼地球甚至是整個太陽系都會在一瞬間毀掉。

兩人的速度並不慢,都可以說遠超光速,在察覺到炎獄王跟上來之後,夜凌又加快了速度,但炎獄王此時的實力已經達到了X級,速度之快簡直超乎夜凌的想象。

“不行,這樣下去,早晚會被追上!”夜凌感覺炎獄王離自己越來越近,直接將四大基礎力合一,牽動沿途的星辰甚至是黑洞,朝炎獄王撞過去,想要減慢他的速度,但炎獄王根本就沒有把這些放在眼裏,一點閃躲的意思都沒有,直接從中穿過,速度更是沒減半分。

夜淩看着那些星球黑洞直接被炎獄王撞穿,最後融化成琉璃狀,起不到什麼作用,所以也不再牽動這些星球和黑洞,這些星球和黑洞算是逃過一劫。

“吼吼吼吼”炎獄王瘋狂地嘶吼着,眼睛裏包含着無盡的憤怒,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將夜淩碎屍萬段,一塊一塊吃進肚裏,可他沒有注意到的是,胸口那顆紅色晶體已經開始變小,身上的鱗片也開始漸漸脫落,整個人的氣勢開始明顯下降。

ωwш ●тt kán ●c ○

夜淩注意到了這一點,知道炎獄王的狀態正在漸漸消失,心中鬆了一口氣地同時也沒放鬆警惕,速度依舊沒有放慢一點,兩人更快便來到了銀河系的邊緣,不過就在夜淩準備離開銀河系的時候,卻突然遇到了一些突發狀況。

轟轟轟,銀河系邊緣,來自七大文明的聯合艦隊,正在抵抗着星際蟲族的進攻,大大小小數十萬艘宇宙戰艦火力全開,對着鋪天蓋地洶涌過來的蟲族大軍,傾瀉着自己的怒火,但蟲族大軍彷彿無窮無盡一眼望不到盡頭,消滅一波又有一波悍不畏死地衝了上來,再加上一些遠程蟲族的進攻,幾乎每一分每一秒就有戰艦爆炸損毀,勝利的天平漸漸向蟲族傾斜。

“將軍,鐮刀蟲已經突破了火力封鎖,衝進了第一艦隊羣”

“立刻投放機甲武士,命令第一艦隊交替掩護撤退,絕不能讓那些蟲子衝進來,”

一道命令從聯合艦隊司令所在的旗艦上發出來,第一宇宙艦隊上,早已準備好的無人戰鬥機甲武士,立刻被投放了出來,按照預定的程序,開始和那些衝到飛船前方的鐮刀蟲族展開激戰,不過雖然這些機甲武士的火力強大,但靈活性卻遠不如鐮刀蟲,往往在機甲武士解決掉一頭鐮刀蟲族之後,還沒來得及充能,就會被另一頭蟲族幹掉,因此這五百萬無人機甲武士,在數千萬鐮刀蟲族面前,連一點浪花都沒翻起來,就淹沒在蟲族大軍之中。

無人機甲武士被滅之後,蟲族大軍直接衝進了還沒來得及撤退的第一艦隊羣,戰艦的能量罩根本無法抵擋蟲族的近距離衝擊,在蟲族接觸戰艦的一瞬間,紛紛爆炸,一艘接着一艘,直到第一艦隊的所有戰艦全部毀滅。

蟲族勢不可擋,在毀滅第一艦隊之後,又繼續衝向了第二艦隊,第二艦隊是負責提供強大火力的強擊艦,火力強大,但防禦能力卻是極弱,因此在蟲族衝過來的時候,聯合艦隊司令把所有的機甲武士全部投放了過去,整整一千兩百萬機甲武士,形成了一道鋼鐵洪流,擋在了蟲族前面,不過這點數量在上億的蟲族大軍面前,依舊只是螳臂當車,不堪一擊,蟲族大軍只是略微一停頓,便繼續向前,第二艦隊數萬艘戰艦瞬間覆滅,緊接着蟲族大軍便涌向了旗艦所在的第三艦隊羣,聯合艦隊司令下令撤退,但已經晚了,艦隊後方突然冒出大批蟲族,截斷了聯合艦隊的退路。

“啓動自毀程序!”聯合艦隊司令直接下達了自毀命令,所有的船員都陷入了絕望之中。

就在聯合艦隊絕望等死的時候,一藍一紅兩道光芒衝進了蟲海,轟轟轟,沿途所有的蟲族全部爆炸,無一例外,位於大後方的母蟲,一聲嘶吼,所有的蟲族捨棄了聯合艦隊,竟朝着這兩道光芒涌了過去。

夜淩看着圍過來的蟲族,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瞬間從原地消失,進入了內天地,炎獄王發現夜淩消失,立刻停了下來,憤怒地嘶吼着,身上爆發的能量,直接將圍過來的蟲族生生湮滅。

“出來!”炎獄王怒吼一聲,眼睛中的怒火似乎要化爲實質,炎獄王的怒吼在母蟲看來就是對她的挑釁,所以一時間蜂擁過去的蟲族更多了,但炎獄王卻根本沒將這些放在眼裏,猛地噴出一道火焰,超蟲族席捲過去,頃刻,就將數千萬蟲族燒成了飛灰。

“他到底是什麼種族?”旗艦上,聯合艦隊司令和一衆艦員看到這裏都看呆了,數十萬艘強擊艦一次齊射才能幹掉的蟲族,竟被這不明生物一招解決了,這簡直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星空中,母蟲瘋狂地嘶吼着,不斷命令蟲族向炎獄王衝去,不過這些兇猛嗜血的蟲族在還沒靠近,就被炎獄王身上散發的恐怖高溫,燒成了黑炭,但蟲族還前赴後繼悍不畏死地發起衝鋒,炎獄王一時被這些蟲族騷擾地煩不勝煩。

“吼吼”炎獄王一聲怒吼,一股恐怖的熱浪頓時席捲整個星空,無數蟲族在這股熱浪之下化成飛灰,但炎獄王還是十分憤怒,怒吼一聲,身體猛地變大,在聯合艦隊一衆艦員驚駭的目光中,體型擴大了近萬倍。

“滾”炎獄王揮出雙手從蟲海上空掠過,一道赤紅色的火焰瞬間席捲了整個星空,數十億蟲族在火焰的灼燒下,發出慘烈的哀嚎,頃刻間,星空就空出來一大片。

母蟲驚懼地看着炎獄王,下令撤退,空冥蟲開始構建空間門,但母蟲還沒有等到離開的那一刻,就被一道火焰燒成了飛灰,不過臨死前炎獄王的摸樣,卻被她通過心靈鏈接,傳到了蟲族女皇那裏。

在數百億光年之外,一顆巨大的行星上,一頭身軀幾乎佔據了真個星球大半面積的白色巨蟲,在接受到影像的那一刻,仰天怒吼,同時一股強大的心靈波動傳了出去,通向遙遠的宇宙深處,似乎是在傳遞什麼訊息,過了不久,同樣一股波動傳了回來。

白色巨蟲一聲嘶吼,太空中一顆星球突然飛了出去,上面是一隻母蟲和上百億蟲族,目標是億萬光年外的一顆紅色星球,炎魔星!

“怎麼樣?好些了嗎”夜淩輕輕將愛麗絲臉上有些凌亂的頭髮順到耳邊,微笑地望着她,撇開炎獄王之後,夜淩就進入了內天地,一方面是牽掛愛麗絲和安娜二人的情況,另一方面也是暫避炎獄王的鋒芒。

“我好多了,只是不知道安娜怎麼樣了?”愛麗絲微笑着點了點頭,緊緊握住了夜淩的手,想起安娜的情況,眉間又閃過一絲憂慮。

“她沒事,本來她傷地就沒你重,我又給她灌注了那麼多生命能量,所以她現在可比你的狀態好多了,現在正在呼呼大睡呢!”夜淩一五一十把安娜的情況說了出來,本來他和愛麗絲一樣,也覺得安娜的傷勢更重,所以一進入內天地,夜淩便先去看了她,結果發現並不是他想象的那樣。

“沒事,我就放心了!”

“嗯,你好好休息,一切有我”夜淩說着,在愛麗絲頭上輕輕一吻,便走了出去。

蟲族被滅,聯合艦隊上的艦員,全部歡呼起來,沒有任何種族他們更想要消滅這些蟲族了,他們的身後就是銀河系,家園、親人、種族都在那裏,如果一旦讓蟲族入侵,那麼等待他們的將會是整個文明的滅亡!

但蟲族雖然滅了,可炎獄王卻依舊無法平息心中的怒火,原因自然是給了他極大恥辱並消失不見的夜淩。

“轟轟轟”數顆行星被髮狂的炎獄王一掌拍爆,無數行星碎片向四散飛出,擊中了聯合艦隊,頓時引起一連串的爆炸。

“立刻加速離開這裏”聯合艦隊司令下了命令,但飛船的速度相較於被炎獄王打飛的行星碎片來說,還是太慢了,又一陣一連串的爆炸之後,整個聯合艦隊只剩下了傷痕累累的旗艦,和幾艘僥倖躲過沖擊的護衛艦,整個聯合艦隊算是名存實亡了。

“呼”從炎獄王嘴裏又噴出了一道火焰,朝着周圍的行星席捲過去,恐怖的高溫是恆星地心溫度的數倍,在這股火焰的灼燒之下,不要說那些直接氣化的星球,就連空間都扭曲了。

“給我滾出來!”炎獄王赤紅色的眼睛不斷掃視着四周,心中的怒火劇烈升騰,他對夜凌的憤恨已經到了一種無以復加的地步,平日裏作爲黑獄四大獄王的他 在整個宇宙都赫赫有名,哪裏受過夜凌帶給他的這樣的恥辱,特別是夜凌還是

和綠獄王這個他的死對頭一樣的種族,這更讓他怒上加怒,恨上加狠!

聯合艦隊旗艦飛船主控室,聯合艦隊司令桑格從地上爬起來 看着窗外洶涌過來的火焰,立刻問道“飛船動力還剩下多少?”

“所有引擎全部損毀,飛船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動力,另外逃生飛船也在剛纔的衝擊中損毀了,司令!”艦員聲音絕望地用沙啞的嗓音彙報了旗艦的動力情況,所有聽到這句話的人,一時間面如死灰完全絕望。

桑格看着飛船外越來越近的火焰,輕輕嘆息一聲,面容一下子彷彿衰老了好幾十歲,道“難道這是我們的命運嗎”。說完桑格輕輕坐在了艦橋上,等待着死亡的降臨,其他艦員也在抓緊時間給家人發送最後的訊息,整艘飛船內蔓延着一股絕望而又淒涼的氣氛。

“滴滴滴”飛船內的高溫報警系統開始運轉並很快毀壞,所有人在這一刻放下了手中的一切,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洶涌過來的赤紅色火焰終於席捲了過來,

不過在進入到飛船的一定範圍之後,卻突然又返了回去。

桑格感受到周圍的溫度下降,便睜開了眼睛,可出現在他眼前的一幕,卻讓他驚呼不可能!

“又是一個巨大的神祕生物!”“是他救了我們!”這是一衆艦員也睜開了眼睛,看着長在飛船前方萬米之高的夜凌,和夜凌前方倒退回去的火焰,興奮地歡呼着。

“小蜥蜴,看看你把周圍糟蹋的,你還有沒有一點人性啊,哦,我忘了,你不是人。咳咳,你還有沒有一點蜥蜴性啊!簡直是喪盡天良”夜凌看着周圍漂浮的星體碎片和宇宙飛船殘骸,一臉的惋惜和心痛,看向炎獄王的眼神也是滿滿的譴責和失望。

夜凌終於出現,炎獄王仰天怒吼,發泄着心中的憤怒,一雙嗜血的眼睛緊盯着夜凌,瞬間就衝了過來,長長的觸手燃燒着赤紅色的火焰對着夜凌當頭而下,夜凌頭頂上的一片空間瞬間被撕裂。

夜凌臉色一變,雙手交叉迎了上去,砰,夜凌只覺得從觸手上傳過來一股巨大的力量,手臂一疼,他便被狠狠撞飛了出去,一直飛出去了光年,才停了下來,沿途不知道毀滅了多少個星系,不過還好,這裏屬於銀河系邊緣基本上不會有智慧生物存在。

“嘶”夜凌倒吸一口涼氣,雙手微微顫抖着,剛纔炎獄王的一擊,幾乎將他的兩條手臂完全震碎掉,再加上炎獄王的火焰灼燒,現在他的兩條手臂已經完全廢掉,若不是有着生命力量這個殺手鐗,看着正衝過來的炎獄王,夜凌早就逃了。

轉眼間,炎獄王已經來到跟前,對着夜凌猙獰一笑,又是一掌甩了過來,不過吃過一次虧的夜凌,可沒有硬接,一個閃身躲了過去,炎獄王的手從夜凌的胸前掠過,抽中了旁邊的一顆恆星,轟,恆星發生大爆炸,明黃色的液態核物質流體,飛向了整個星空,就像是超大型的煙花,照亮了整個星空。 躲過炎獄王的攻擊,夜淩向後一仰,順勢一腳踢出,踢中炎獄王的胸膛,不過炎獄王的身體只是一晃,一股強大的反震力,便腿上傳了過來,夜淩猛地倒退了幾步,才卸去這股力量。

夜淩眉頭緊皺,臉色更加凝重,原本他以爲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消耗,炎獄王的實力應該會下降不少,可沒想到炎獄王的實力雖然有所下降,但依然超出他很多。

“只能慢慢來了!”夜淩眼神一凝,心中瞬間有了決斷,揮手凝聚出數道千米長的冰錐,一股腦地射向炎獄王,同時迅速後退,拉開和他的距離。

吼…炎獄王張嘴噴出一道火焰,直接將冰錐融化掉,隨後火焰餘勢不減,繼續朝夜淩涌去。

面對來勢洶洶的火焰,夜淩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一邊抽身後退,一邊放出數道寒氣,以冷對熱,對抗這道火焰。

就這樣,夜淩一直遊走在炎獄王周圍,不給他接近的機會,保持一個適當的距離,同時運用各種手段,不斷消耗着炎獄王。

炎獄王自然不是傻子,經歷過成千上萬次戰鬥的他,那裏不明白夜淩的打算,他知道他自己現在這個狀態持續不了多久,一旦炎晶的能量消耗完畢,等待他絕對是死亡,因此炎獄王不斷想要接近夜淩,利用自己近戰碾壓的優勢,快速解決夜淩,可夜淩怎麼會給他這個機會。

一時間,夜淩和炎獄王開始了貓捉老鼠的遊戲,兩人一躲一攻,在這片星域展開了一場持久的追逐戰,無數的星球在這場追逐戰中受到波及,紛紛爆炸,更快周圍這片星域就成了一個隕石亂流席捲的一片險地。

“吼!”夜淩利用分身,抓住機會,再次和炎獄王拉開了距離,炎獄王徹底發狂了,身體變的通紅,皮膚表面都開始往外滲血,腹部鼓脹,緊接着腹部一鬆,一道血紅色的火焰從他嘴裏噴了出來。

這股火焰不同以往,表面上溫度感覺起來並不高,但就在火焰出現的一剎那,正片空間都被燒融了,大片空間開始崩碎,黑色的暗宇宙裸露出來,一股暗能量開始肆虐整片星空,炎獄王噴出這股火焰之後,身上的氣息一陣紊亂,胸口的那顆炎晶,也從之前的拳頭大小縮小成了米粒大小,變得岌岌可危,似乎下一刻就會消失。

“噗,咳咳,給我死吧,哈哈,”炎獄王連續吐出好幾口血,眼睛死死盯着夜淩,臉上揚起了猙獰的笑容。

夜淩看見這股火焰席捲過來,就知道已經躲不過去了,所以一咬牙,直接架起了全部異能,選擇一波硬抗,在自己身上支起了數個防護罩,同時身體極速變小,最外層是一層空間罩,接着是防護罩,在接着是由宇宙四大基礎力組成的防禦力場,然後是由時間力量製造的一個力場,內部是生命力量組成的護盾,而身體上,自然是能量吸收、超級自愈、和達爾文進化全力開啓!

在夜淩凝重的眼神中,血紅色的火焰涌了過來,空間罩一接觸,直接崩碎,連半秒的時間都沒撐過,夜淩臉色不變,這樣的結果他早已經料到,所以夜淩只是依舊面色凝重地全力支撐其他防禦罩。

砰…防護罩也在瞬間崩碎,夜淩的眼神終於有了些許的改變,接下火焰燒灼到了四大基礎力的力場上,這次火焰倒是沒有把力場直接燒碎,在持續了不到一秒之後,力場也宣告崩碎,夜淩臉色一紅,嘴角流出淡淡血絲,力場的崩碎也震傷了他。

時間力量果然是最霸道的力量,由時間力量製造的力場,竟然撐了將近三秒,不僅如此,它還湮滅了一部分火焰,讓夜淩對它又有了一個更深的瞭解。

接下來火焰勢不可擋,直接清除了所有的防護罩,夜淩整個身體暴露在了火焰之下,只是一接觸,一股痛徹靈魂的疼痛,便席捲上了心頭。

夜淩臉色一變,看着已經消失了大半的身體,急忙將內天地召了出來,轟…一個朦朧的球體,出現在夜淩頭頂,一股鎮壓萬古,蠻荒古老的氣息爆發,瞬間將周圍的火焰湮滅,本來看着夜淩被火焰燒融而瘋狂大笑的炎獄王,見到這一幕,直接愣住了。

“不,不可能的!”炎獄王一聲怒吼,瘋狂地衝了過來,夜淩沒死已經讓他徹底瘋狂。

夜淩看着衝過來的炎獄王,一聲冷笑,瞬間從原地消失,直接出現在炎獄王正前方,一拳轟在了他的胸膛,這一次直接將他打飛,口吐鮮血。

夜淩得理不饒人,再次欺身而上,一記鞭腿抽中炎獄王的腦袋,力量之大,幾乎都要將炎獄王的眼球從腦袋上爆出去接着夜淩又是一套組合拳,拳拳到肉,直接將炎獄王打懵。

“去死吧”夜淩直接將四大基礎力合一,打算用拳頭打出,想要一招解決炎獄王,畢竟這麼長時間了,地球上也不知道變成了什麼樣子,還有唐紅鸞的下落,神祕病毒的情況,這些都是夜淩心中迫切想要知道的。

可就在這時,在內天地上空,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數道流光從中飛射出來,朝內天地涌去,夜淩臉色大變,急忙將內天地收了回來,但那些流光也接着朝夜淩衝了過來。

“叮咚,警告,發現此方宇宙本源盯上宿主,建議宿主即刻離開,即刻離開”

這個時候系統突然來了警告,更加讓夜淩臉色難看,所以直接命令啓動時空穿梭能力,打算脫離這方宇宙。

“死吧!”炎獄王這時也清醒過來,知道夜淩想要逃,所以直接自爆了,巨大的爆炸將根本來不及反應的夜淩,炸成了一堆碎末,只剩下一顆眼球還算完整。

“遭到強烈能量干擾,時空座標出現偏差,穿梭目標宇宙未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