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邱敬和劉遠到了這裡。

洪文親自接待了他們,安排好了住處。等洪文回到作戰室的時候,裡面除了軍師,還多了一個人。

「拜見海賊王。」洪文和封修都是恭敬的拜道。

「呵呵,沒有想到你們都記住了這個名字。」張蕭笑道。本來他沒有當回事的,可是和軍事聊了一會,張蕭才知道,原來洪文他們從來都是稱呼自己為海賊王的。

「您怎麼來了?」洪文有些驚訝的說道。

「我當然要來了,現在你這麼劣勢,我來給你扭轉局面了。不過我這次是秘密前來,任何消息都沒有外露,你們兩個注意保密!」張蕭叮囑道。

確實,張蕭此次是秘密前來的,放出的消息是他依然在傲天城中。畢竟這裡需要主持大局,張蕭才跑到了這裡來。不過這也是計劃的一部分。如果能夠成功的引出黑暗神殿,對付他們,洪文這點人可是不行的。本來流雲十八騎在這裡的話還是可以的,但是他們也隨著傲天軍回到傲天城了。

「海賊王放心,我們一定不會泄露出去的。」洪文和封修說道。

「好了,你們也別站著了,坐下來,一起商討一下計劃吧。」張蕭說道。

血靈城,血靈皇宮。

「洪耀光,我需要你解釋一下!」洪六冷冷的說道。洪六一般是不管政事的,可是最近帝國所傳的事情也是被他聽到了,洪六一下子就氣炸了。

「洪六叔叔,怎麼了,怎麼生這麼大的氣?」洪耀光還是不敢和洪六叫板的,只能陪著笑說道。

「你做的那些好事,已經在血靈帝國傳開了!還好意思問我怎麼了!」洪六怒道。

「那些都是洪文謠傳的。」洪耀光在洪六面前,可是不能承認這些事情的。

「哼!謠不謠傳,你心裡明白。洪耀光!你好自為之吧!」說完洪六氣呼呼的就走了。

洪耀光的臉頓時陰沉了下來。

「父皇,守護者最後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好自為之?」洪天澤問道。

「他是在告訴我,這件事他是完全不管了,隨便我和洪文怎麼鬧。而且,很有可能,他現在的心裡偏向的是洪文。」洪耀光陰沉的說道。

「那怎麼辦?要是守護著倒向了洪文那邊,恐怕我們就危險了。」洪天澤擔憂的說道。

「洪六雖然平常不管我們,但是我們所做的事情他應該都是知道的,一直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突然來我這裡大鬧一場,看來他對我的忍耐是夠了。而洪文那一邊或許更讓他滿意吧。所以事情不能再拖了。正好,洪文那邊傳信來了,說邱敬明日要與你陣前比試。正好,這也是一次機會,你在比試中取勝后,可以大振人心,然後讓夏侯正發起衝擊,爭取一下將洪文等人殲滅!」洪耀光說道。

「父皇,我明白了。」

「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晚上啟程,前往白城。」

「是。」

大皇子府。

洪天澤剛剛回來,有人就找上了他。這個人並沒有通報,而是直接出現在了洪天澤的房間里。

「見過大皇子。」來人說道。

看著來人一身黑袍,洪天澤的眉頭跳了跳,「黑暗神殿?」

「大皇子果然聰明!我是黑暗神殿虛大人。」虛大人說道。

洪天澤頓時震驚不已,隨著黑暗神殿的毀滅,許多人都是知道了黑暗神殿有哪些強者。這虛大人洪天澤可是知道的,除了黑暗殿主,黑暗神殿地位最高的就是這位虛大人了。

「原來是虛大人,真是失敬了。」洪天澤連忙說道,他現在心裡可是一陣緊張。

「大皇子不用客氣,我來這裡是想和大皇子做一筆生意的,不知道大皇子有沒有興趣。」虛大人笑著說道。

「生意?虛大人請說。」

「血靈帝國現在發生的事情,我也是聽說了,現在的局面對大皇子十分的不利啊!而且馬上大皇子就要和邱敬決鬥了,這要是勝了還好,要是輸了的話,恐怕大皇子的名聲一落千丈,再也爬不起來了。」虛大人說道。

「虛大人多慮了,以邱敬的實力,想要勝我,是不可能的。邱敬也就是一顆棋子而已,張蕭故意來噁心我的。」洪天澤說道。

「既然大皇子這麼有信心,那我也不再多說什麼了。不過即便是邱敬輸了,可是大皇子要是得到血槍槍譜的話,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不如黑暗神殿幫你如何?」虛大人說道。

「這倒是不用了,即便是想要去暗殺邱敬,我這裡也有人可用,不勞虛大人費心了。」洪天澤說道。

洪天澤現在就是按照洪耀光所交的方法,也不和黑暗神殿敵對,但是也不用他們幫忙,保持一個聯繫即可。

老的小的都這麼難纏,虛大人心裡不禁升起了一絲怒氣。他看著洪天澤,威壓頓時湧出,落在了洪天澤的身上。

洪天澤可是恐懼萬分,直接癱倒在了床上。

「虛大人,你這是做什麼?現在魔武學院查你們可是查的緊,要是被別人發覺了,那可就不妙了。」洪天澤咬著牙說道。

威壓頓時散掉了,洪天澤也是鬆了口氣。

「我只是試試大皇子的實力,不錯,大皇子不愧是天才,年紀輕輕的實力就如此高強了。既然大皇子不需要我們黑暗神殿的幫助,那我就告辭了,這個東西給你,如果他日你用得到黑暗神殿,可以使用這個東西,我就會出現的。」虛大人給洪天澤留下了一個令牌一樣的東西,然後就消失了。

剛才如果不是顧及影響,虛大人早已經把洪天澤給殺了。

洪天澤現在心裡也是非常害怕,緩了好久才慢慢站起來,把令牌收了起來。

第二天,白城。

白湖旁邊,血靈帝國大軍,和洪文的水軍相對而立。人數上,血靈大軍佔據了優勢。裝備上,血靈大軍要精良的多。氣勢上,雙方倒是打了個平手。不過三方面一對比,洪文這一邊還是佔據了很大的劣勢的。

兩軍中間,此刻擺著一個擂台,正是洪天澤和邱敬的對戰擂台。

「邱敬,怕不怕?」邱敬後面的張蕭說道。現在張蕭披著一個大袍子,臉上也遮住了,看不清摸樣。

洪文其實不想讓張蕭來的,不過張蕭非要見識一下這兩軍大戰的情形,所以就堅持跟來了。洪文也沒有辦法,只能給張蕭偽裝了一下。

「主人,我不怕!」邱敬說道。

「屁話!這麼多人看著,我也害怕。怕就怕唄,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張蕭說道。

邱敬笑了笑,不置可否。

「我交代你的事情你記住了嗎?」張蕭說道。

「嗯,記住了。」

「那好,等會上了擂台,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這次是為了激怒洪天澤,但是你的小命可不要搭上。」張蕭叮囑道。

「我明白了,主人。」邱敬有些感動的說道。

「上去叫陣吧。」張蕭說道。

邱敬點了點頭,然後策馬而出。

「洪天澤呢?怎麼不見人啊!是不是怕了我,當了縮頭烏龜了吧?」邱敬大聲說道。

其實洪天澤就在對面,很清楚就能看見,邱敬也是故意這麼說的。

「邱敬,你是不是瞎啊,我就在這裡。」洪天澤也是策馬而出,「邱敬,本來我打算饒了你的,可是沒有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你這不是找死嗎?」

「找死?哈哈,洪天澤,別大話說的閃了舌頭。」邱敬大笑著說道。

「是不是大話,手底下見真章!」

「沒問題!」

隨後兩人就策馬前往了中間的擂台,同時翻身下馬,然後登上了擂台。

現在有數萬人看著他們兩人,這場沒有裁判的比賽,可是要比聖印大賽還要嚴格。

「邱敬,說實在的,你真的很傻,被張蕭利用了還不自知,真是可憐啊!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或許就死在這裡了,張蕭為了讓你噁心我,卻是搭上了你的性命,你覺得為了這種人賣命,值得嗎?」洪天澤說道。

「洪天澤,你真有意思,到這個時候還想離間我。我奉勸你還是省點口水吧!」邱敬不屑的說道。

「真是愚蠢啊!好,我也不說廢話了。邱敬,既然是你約得戰,那我就有資格提賭注了,不知道你敢不敢和我賭。」洪天澤說道。

「賭?賭什麼?」

「我輸了,霸槍槍譜給你,你輸了,血槍槍譜給我?如何?」洪天澤說道。

邱敬笑了笑,然後說道,「不好!」

洪天澤眯了眯眼,說道,「怎麼,不敢賭?」

「不是,我只是覺得賭注有些不合適。」邱敬說道。

「那你說,如何賭。」

「我輸了,血槍槍譜給你,你輸了,我不要霸槍槍譜,這東西我看不上。這樣吧,你輸了,就把洪無雙給我。這小丫頭經常欺負我,可是我就是喜歡她,怎麼樣,這個賭注接不接?如果不接的話,那就不賭了。」邱敬說道。

兩人說的都是很大聲,也是為了讓數萬人做個見證,可是聽到邱敬的賭注,血靈大軍這邊嘩然了。

ps:七夕快樂!!!

… 洪天澤眉頭緊皺,這叫什麼賭注?

其實邱敬的這個賭注是一個陷阱。洪無雙是洪天澤的妹妹,也是血靈帝國的公主,要是洪天澤同意了這個賭注,那這些血靈帝國的士兵,肯定是都會看不起洪天澤的,連自己的妹妹都敢押注,這還算是人嗎?

好在洪天澤也覺察到了不妥,否決道,「不行,你換個賭注吧!」

夏侯正也是鬆了口氣,他還真怕洪天澤腦袋一熱給同意了呢。

「唉,真是可惜。不過既然如此,那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開始戰吧,我早已經迫不及待了!」邱敬冷笑著說道,然後他的手中多了一把長槍。

長槍通體紅色,帶著濃重的血氣。上面布滿了奇特的紋路,顯得十分詭異。

血鱗槍,就是此槍的名字。是張蕭專門讓韓鑫給邱敬打造的,非常適合使用血槍。

「看來是早有準備。」洪天澤冷笑著說道。然後洪天澤也是拿出了他的武器,鬼蟒噬魂槍。

兩個人相對而立,都是氣勢非凡,「開始吧!」洪天澤說道。

「好!」邱敬大喝一聲,然後整個身體周圍突然泛起一陣血霧,整個人的氣勢都變強了許多。

洪天澤眼睛一亮,手中的鬼蟒噬魂槍握的更緊了。血槍,這就是他朝思暮想的血槍啊!

「血槍,突擊!」邱敬大吼一聲,然後沖了上去,手中的血鱗槍打了一個槍花,而後一道螺旋的血氣從血鱗槍上泛起,帶著強烈的氣勢沖了上去。

「霸槍絕殺!」洪天澤也不示弱,直接華為一道流光,迎了上去。

「轟!」強強碰撞,頓時引起了巨大的爆炸。邱敬不敵,連連後退。

「槍界!」洪天澤緊跟而上,直接對邱敬使用了槍界!

「血槍,崩裂!」邱敬大喊道,然後對著擂台猛地一插血鱗槍,而地面頓時出現了一道裂痕。

洪天澤吃了一驚,隨後向後一翻身,而他剛才所在的地方,一道血色的槍刃從地上沖了上來。還好洪天澤躲得快。

「呵呵,邱敬,你也不過如此嗎?」洪天澤經過一次對抗,已經看透了邱敬的實力,聖階三級,這就是邱敬現在能發揮的最強實力。而他現在是聖階四級,已經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邱敬極速的喘了口氣,剛才的兩招他已經拼盡了全力了,可是正如張蕭所說,他完全不是洪天澤的對手,看來只能用那招了。

「洪天澤,你還真好意思說啊!你一個聖階四級,我一個聖階三級,你還被我打退了,要不要臉啊!」邱敬諷刺的說道。

「你!哼!」洪天澤冷哼一聲,然後直接沖了出去,他發現了,邱敬說話有點像張蕭,句句讓他心堵啊!所以乾脆洪天澤就直接動手,先解決邱敬再說。

「霸槍絕殺!」洪天澤再次發動了攻擊。

邱敬眯了眯眼,然後也是迎了上去,「血槍,突擊!」

鬼蟒噬魂槍和血鱗槍再次碰撞到了一起,這一次的結果和上次無異,邱敬不是洪天澤的對手,連連後退。洪天澤再次抓住機會,而這一次,洪天澤就要使用更強的一招霸槍滅世了。這一擊下,相信邱敬不死也是會重傷,這樣一來,洪天澤就贏了。這就是等級高一級的優勢。洪天澤身上的氣勢極速上升,他冷笑一聲,已經宣判了這場比賽的結果。

不過,隨後洪天澤就愣了一下,因為邱敬的血鱗槍槍頭突然打開了,一道細細的尖刺,飛快的沖了出來。

「暗器!」洪天澤沒有想到邱敬在萬人矚目下還敢耍陰招,不禁暗罵了一句,然後開始迅速向一旁躲避。他可沒有選擇硬拼,以傷換傷,他不知道邱敬的暗器到底有多大的威力,所以不敢輕易的嘗試。不過他們的距離太近了,洪天澤沒有躲開,直接被尖刺刺中了胳膊。尖刺刺入進去,竟然直接化開了,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只在洪天澤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細痕而已。

洪天澤隨後就感覺一陣疲倦傳來,身上頓時無力了,跌倒在了地上。他有些慶幸,剛才如果他還是堅持衝過去,恐怕就直接撞在邱敬的槍口上了。

血靈大軍一陣驚訝,他們並沒有看見邱敬使用暗器,但是洪天澤突然由進攻變成了跌倒在地,也是讓他們很是驚訝的。

「邱敬,沒有想到你耍陰招!」洪天澤冷聲說道。

邱敬才不跟他廢話,直接沖了過去,趁他病,要他命。不過邱敬並沒有要了洪天澤的命,已經洪天澤活著還是有大用的。所以邱敬衝過去后,血鱗槍直接刺向了洪天澤的右腿。

「該死的!」洪天澤拚命的開始運轉鬥氣,在他的努力下,毒液慢慢被清除,而他體內的鬥氣也是慢慢恢復。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邱敬的血鱗槍已經落了下來。洪天澤手中的鬼蟒噬魂槍刺了過去,想要擋住血鱗槍,但是他現在這個狀態,怎麼會是邱敬的對手?鬼蟒噬魂槍直接被擊到一旁,血鱗槍則是刺中了洪天澤的大腿。

劇痛傳來,倒是幫助洪天澤去除毒液的騷擾,洪天澤的氣勢也是一點點恢復了起來。洪天澤惡狠狠的看著邱敬,樣子像要把邱敬吃掉一般。他的眼中也是充滿了殺意,馬上他就能恢復了,恢復之後一定要殺了邱敬,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氣。

邱敬也覺察到了洪天澤的身體變化,知道洪天澤馬上就恢復了,也不再停留,仰天大笑了一番,說道,「素聞洪天澤乃是天之驕子,今日一見,名不副實!一個聖階四級,竟然被我一個聖階三級打成這樣,真是丟人。我今日不想傷了你的性命,就這樣繞過你了,他日不要再讓我遇見,否則定斬不饒。」

說完邱敬就翻身下了擂台,騎上自己的馬,向洪文的水軍這邊快速駛來。

「邱敬威武!」洪文大聲喊道。

「邱敬威武!」眾人也是大聲喊道,聲音震天動地!

洪天澤傻了,這是特么什麼意思?用暗器傷了自己,然後藉機刺傷了自己的大腿,再然後就跑掉了?而且特么跑掉了,怎麼搞得像是贏了一般?!洪天澤感覺一陣氣悶,一口血差點噴出來。

剛才洪天澤和邱敬的戰鬥夏侯正是看在了眼裡,他倒是明白,邱敬是耍了什麼手段,擊傷了洪天澤,然後趁洪天澤沒有恢復,趕緊逃跑了,但是邱敬裝的樣子很足,讓不少人以為他是真的贏了,讓著洪天澤而已。

「哼!兩軍之間,公平對決,卻使用這麼卑鄙的手段,眼看不敵,倉皇逃跑,洪文,這就是你帶來的人的品性!」夏侯正冷聲說道。

洪天澤鬆了口氣,有夏侯正說話,也是能讓人很信服的,省得他再解釋一番了。

「夏侯正,你這是不認輸啊!」洪文笑著說道。

「認輸?呵呵,洪文,事情是怎麼樣的,你我都很清楚,難道你已經你瞞的了所有人?」夏侯正不屑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