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戰?!”看着被法神帶出來的人,唐七震驚道,仁戰的神通當初他是見識過的,即使是四大神王聯手也不一定勝得過他。

“你認識這人?”法神奇怪道。

“恩”唐七點頭道,然後將仁戰的來歷說了一遍,法神也凝重了起來,畢竟對方這麼強的修爲都死在這裏了。

“不對,他還沒死”法神眼中光芒一閃,然後緊接着一道神聖白光向着仁戰籠罩而去。

在白光的照耀下,仁戰那原本蒼白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的血色,良久才緩緩的睜開眼睛。疑惑的看了眼法神,最後目光又停在了唐七臉上。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裏應該的九幽冥府,你怎麼會在這裏”仁戰隻字不提自己爲什麼會“死”在這裏,而是問起了唐七是怎麼來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來的,反正稀裏糊塗的就到了這裏,到是前輩你怎麼會在這裏呢?道衣和骨龍他們呢?”唐七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自己擁有一界的事,所以轉換話題道。

“死了”仁戰直接道,整個人掙扎了一下,坐了起來,然後下意識的看了眼四周的環境,當他看到那具殘屍的時候,眼神中不由自主的一收,周身的氣息也是隨之一冷,雖然很短暫,不過卻是依舊落入了唐七的眼中。

“死了?”唐七問道,他實在想不出,究竟是什麼人,能夠將那三名絕世強者給殺死。

“當時道衣爲了追尋他師傅的死因,把我拉到了這裏”仁戰回想道……

灰色的天空突然開始扭曲,緊接着四道光芒直直的落了下來,強勁的氣流捲起了地上的塵埃,四顧強大的氣息很快就充斥了整個空間。

幽暗的空間內,只有這那扇詭異的鐵門靜靜的立在那裏,門上釘着半截殘屍,鮮血依舊慢慢的往下滴着。

“怎麼回事?我們怎麼到了這裏?”屍尊看了眼四周的環境,震驚道。

“混賬,一定是有人動了手腳,想要算計我們”骨龍怒吼一聲,現出了骨龍真身,強大的威壓使得周圍的土地也下沉了數尺。

“師尊”一直沉穩的道衣突然驚道,然後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衝向了門上的那半截殘屍。

“小心”古龍和屍尊同時大喝道,然而終究晚了一步,在道衣接近那扇鐵門的瞬間,那半截殘屍突然爆射出一陣血紅色強光,一把困住了道衣。

轟……

仁戰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一槍刺了過去,想要把道衣從那血芒中救出,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那血芒詭異之極,他全力居然沒有給對方造成一點的傷害,反而震的他氣血一陣翻騰。

那血芒彷彿的嗜血巨獸一樣,透露出一股蓋世兇獸的氣息,一把將被困的道衣給吞噬掉了。

“快走,這的九絕冥殺陣”屍尊和骨龍本是幽冥界的生物,一眼就看出了眼前大陣的來歷,迅速後退道。

就在這時,整個空間突然都靜止了下來,一片片的血芒慢慢的擴散,只一會就瀰漫了整個空間。

“開”仁戰怒喝一聲,手中長槍在轉,強行將那氣息給撐開了幾分。

不過情況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一柄黑色的古劍斬了過來,直接將仁戰手中的長槍給斬成了兩截,強勁的劍氣氣勢不衰,一把將仁戰給劈暈了。 就在唐七等人爲尋找回神界的途徑而煩惱的時候,四大神王再次的聚首了。

天尊神殿,位於神界的正中心,終年爲白光所籠罩,處處透露着威嚴與華麗,天尊神殿外有一條長長的臺階,名爲通天階,據說能夠成功踏上這階梯的人,絕對是神王以上的境界。

此時一個略顯消瘦的身影正漫步在這傳說中的通天階梯之上。

“哈哈,我以爲我已經夠早了,想不到言秋兄比我還要早啊”聲音過處,一個看上去十分豪爽的漢子出現在了先前那人的旁邊。正是統御整個神域的北域神王–章炎。

“咳..咳….”言秋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來人一樣,已經冷漠的向前方走去,同時發出了一連串的咳嗽聲。

“哈哈,想不到一來就看到堂堂的北域神王吃癟”話音剛落,東域神王那已經面帶微笑的趕上來了。

“沒辦法,言秋兄性格孤傲,我這樣的粗人,他當然是懶得理會的啊”章炎哈哈一笑道,好像早已經習慣了言秋的態度似的,一點也不生氣。

幾人說話間很快就走到了通天台階的末端了,這時一道光芒閃過,西域神王凡煌出現在了言秋的旁邊,神域的四大神王,再次齊聚一堂。

凡煌到來後,塗方便不再說話了,只是冷冷的瞪了眼對方,顯然還在對上次仁戰的事感到耿耿於懷。

“諸位都請進來吧”在衆人剛剛踏上通天台階的最後一步的時候,太初天尊那古井無波的聲音傳了出來。衆人人也沒猶豫,直接走了進去。

天尊神殿內,十二根盤龍神柱依舊,淡淡而又柔和的光芒充斥着整個神殿。太初天尊靜靜的坐在上面,好像在思考着什麼,就連四大神王進來他都沒有發現。

“拜見天尊”塗方上前一步道,在看其他的三位神王好像連一點要動的意思都沒有。

回過神來,太初天尊好像也習慣了其他三大神王的態度,微笑道“東域神王無須多禮”

“你把我們叫來都什麼事?”凡煌直接開口問道。

“那個地方好像出問題了”太初天尊猶豫了一下,道。

“什麼!”幾位神王震驚道,就連那一臉淡漠的言秋都擡起了頭。

“被鎮壓的那個東西有反應了”太初天尊也不廢話,直接道“封神陣出現了震動,我下去看過,陣外早已經是一片黑芒了,我動用本源也無法靠近那個地方”

一時間四大神王都安靜了下來,畢竟那個東西實在太過恐怖了。

沒有人知道那封神陣下鎮壓的究竟是何人,只知道那是“上界”鎮壓的人,而鎮壓那個東西的核心力量就是神界的界魂。用一界的力量來鎮壓一個人,不用想也知道那個傢伙有多麼的恐怖。

“你有什麼辦法沒?”過了好久,北域神王章炎纔開口道。

“有辦法也不會把你們叫來了”太初天尊道。

“在這裏乾坐着也不是辦法,不如我們一起下去看看”東域神王塗方建議道。

見衆人都沒反對,太初天尊輕輕的點了下頭,然後輕輕的走到了大殿的正中,虛空一點。

淡白色的光芒波紋一樣慢慢的擴散開來,同時神殿中的那十二根盤龍柱上的神龍好像活過來了一樣,一雙龍目中發出了陣陣的光芒。

那些光芒好像收到某種召喚一樣,按照一種特殊的軌跡相互的連接了起來。一陣震動以後,神殿的正中露出了一條幽深的通道。

太初天尊也不猶豫,直接踏了進去,四大神王也緊隨其後。

通道很顯然多年沒有人到來過了,到處都是灰塵,一腳踩在上面可以留下一個半尺來深的腳印,不過好在來人都不是普通人,要不等他們走到通道盡頭的時候還不成了灰老鼠了。

“到了”走了沒多久,前方的太初天尊突然開口道。

那是一個獨立的空間,周圍好像什麼東西都沒有一樣,雙腳踩在上面就好像立於虛空之上一樣。

空間的正中心有着一個金色的光團,正是整個神界的界魂,而這個空間也正是整個神界的本源空間。

“怎麼會這樣”東域神王塗方看着空間內瀰漫的黑色氣體問道,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到這個地方了,當然一眼就看出了這些黑氣的問題。

“界魂快困不住那個東西了”太初天尊凝重道。

“看來有必要讓上界的那些傢伙知道了”西域神王凡煌輕聲道。

“既然如此,那就先把消息傳上去吧”太初天尊道。

“也只能如此了”其餘的神王點頭道。

九幽冥府,傳說中的死亡之地,無論你是神死仙,死後都會魂歸此地,重入那輪迴,再世爲人。

唐七和法神三人無奈之下只得到處亂轉,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三人好歹是走出了那個鬼陣。

“總算是離開那個鬼地方了”唐七長長的吁了口氣,隨後問道“法神,不知道你現在有沒有辦法離開了呢?”。

“還是不行”法神試了下,搖頭道。

“哦?想不到你居然是其他間的人”仁戰看着法神道。這些天他們只記得逃命,根本就來不及問對方的來歷。

“你也不錯,我實在很吃驚,能把你擊暈的力量,那是什麼程度了”法神淡淡道。

“天知道”仁戰做了個無奈的手勢。

“你們先別聊了,這裏好像有塊石頭”唐七在前方招收道。

那是一塊不知道過了多少年的古石了,而且上免的部分還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下面的部分留着兩個字–生門。

“應該是輪生門”仁戰畢竟是活了多年的老怪物,很快就猜出了石碑上的字。

“輪生門?”唐七疑惑道。

“傳說人死後必須經過輪生門才能夠重新的轉世爲人,如果我們沒有猜錯的話,前方應該是輪生門所在”法神開口解釋道。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過去看看吧,反正我們暫時也找不到回去的辦法”唐七建議道。

法神和仁戰也沒拒絕,輕輕的點了下頭。

黑暗的小路,旁邊長着一些不知名的灰色植物,三人走了沒多久,就到了輪生門所在的位子,不過眼前的景象,卻讓三人徹底呆住了—輪迴不見了。 輪生門,三間七界所有生靈轉世重生必須經過的地方。而輪生門之中,最重要的東西,莫過於輪迴了,輪迴的存在始於開天界始之時,而且它神祕莫測,據說與九幽冥界的存在有一定的關聯。

昏暗的小路上,愣愣的站着三個人,他們一動不動的看着前方,那個本來的存放輪迴的地方,此時只剩下了一個幽深的窟窿,偶爾會有一兩點黑色的氣息從中竄出。

“這…..我不會是眼花了吧”良久法神才冒出這麼一句話。

“也許這裏發生過什麼我們不知道的大事吧”仁戰眼中閃過一絲精芒,道。

“先別管這些了吧”唐七回過神道,“這裏應該是最接近外界的,我們試試,也許可以離開這裏。”

法神輕輕的點了下頭,然後拿出自己的法杖,一陣複雜的咒語過後,三人就那麼離開了原地。

神界北面。

北域神王章炎一個人靜靜的坐在殿內,從那個地方回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自己也把那個怪物即將破封而出的消息傳了上去,然而令他心煩的是,至今都沒有得到任何的回覆。

“恩?”本來還在鬱悶的章炎突然擡頭看向遠方,下一刻整個人都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空間塌陷,原本毫無任何變化的星空出現了一片無法想象的塌陷。星球瞬間崩潰,然後又在瞬間化爲塵埃,直至被那片空間給吞噬。

“怎麼回事?”北域神王章炎瞬間趕到,看着眼前的景象對着四周問道。

“回稟神王,我們也不知道,在這之前這裏沒有任何的徵兆,突然就變成了這樣,我們派進去探查的神人也沒能深入進去,周圍好像有一種奇怪的磁場一樣”一名神人回到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們都回去吧”章炎淡淡的道,在那些神人離去以後,章炎輕輕的向着那片空間走了過去,不過他還沒走多遠就碰觸到了一個無形的力場。

絲絲的閃電呼嘯着,這是界的隔斷,不過這樣一個結界當然擋不住身爲神王的章炎,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就那麼輕輕的一步踏了進去。

進來以後,章炎終於忍不住變色了,因爲眼前的一切都變成了一種死灰色,那是能量流逝過度的標誌。

“究竟是什麼東西,居然連空間都忍不住塌陷”章炎思索道,神界的空間有多麼的穩定,他在清楚不過了,然而眼前這無名的東西,居然另神界的空間都忍不住塌陷了,那該是多麼強大的力量?

“北域神王?”

一道聲音喚回了章炎的思緒,他鎮定的看着來人,問道“閣下,這裏的一切都是你弄的?”。

“算是吧”一塊灰白色的隕石瞬間化爲了塵埃,一個青年從中緩緩的走了出來,正是唐七。

“是你?”章炎好像早已經認識唐七一樣,略顯驚訝道。

“哈哈,想不到神王居然認識我”唐七拍了下身上的灰塵道,之前他也沒想到自己一回到神界就會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來。

他繼承的原仙界被拋棄在界外,荒廢了多年,界內的力量更是壓縮到了一個近乎枯竭的程度,所以他一回到神界,體內那個近乎枯竭的“界”立刻起了反應,將周圍的數百顆星球瞬間吞噬的乾乾淨淨,就連空間都承受不住那種壓力而塌陷了。

“想不到,想不到”章炎看着唐七,良久才吐出這麼幾個字。

“哦?”唐七饒有興趣的看着章炎,等着他繼續說下去。繼承了一界以後,他現在的修爲,就算是對上天尊都不一定會輸,更何況只是一個神王,所以他一點都不急。

“你進步真的很快,我已經完全看不透你了”章炎搖頭道。

“有人來了”唐七突然道。說完整個人的身影完全淡化,不一會就化爲了無形,章炎震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因爲他已經完全感應不到唐七的一點氣息了,對方的整個人就好像化於無形了一樣。

“轟……”

一聲爆炸使得整個空間一片震盪,緊接着一個人影出現在了章炎的身邊。

“怎麼回事?”來人四下搜索了一下,並沒有任何發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