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極勁迸發,北冥焱和唐風各自被震退一步。

北冥焱眼神微凝,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毫無疑問,落敗的即將是自己。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狂戰士狂化之後不僅防禦力上升,而且各方面的知覺也將到一個最低的境界。不論是疼痛還是疲憊,似乎都感覺不到一樣。

這樣的對手,也是最麻煩的。

北冥焱心中微沉,而唐風則是再次怒吼,猶如受困的猛獸掙脫牢籠一般,瘋狂的撲向北冥焱。

二極勁不行的話,三極勁!

北冥焱眼中爆射出一道精芒,渾身肌肉隆起,還沒有完全掌握的三極勁力道緩緩積蓄起來。

金色的眼睛望向唐風,後者猩紅的雙眼沒有任何感情,雙手如同鷹爪一般,撕向北冥焱。

已經能夠感覺到那凌厲的爪風,北冥焱的臉龐被那呼嘯的爪風撕扯的一片生疼,但是也堪堪躲過了這近乎恐怖的兩爪。

唐風力道猛然一收,隨即下沉,雙爪帶著強勁的力道抓在北冥焱的肩膀上。鋒利的手指,刺入北冥焱的肉里,肩膀,頓時被染上一片血紅。

熾熱的血液燃燒著火焰,不斷灼燒著唐風的雙手,但是後者似乎無所覺一般,雙手不停的用力,似乎想要將北冥焱的雙肩徹底的捏碎一般,

「三極勁!」

北冥焱臉色漲紅,額頭上一根青筋暴起,身體猛然一沉。左腿後撤,右腿前弓,左手成爪緊緊的抓住唐風鐵鑄一般的胳膊上,肌肉高高隆起的右臂擺在身後。熾熱的火焰流動之間,北冥焱的右拳幾乎變成了一個小太陽一般。

「陽龍!」

北冥焱雙目一瞪,一聲高亢的龍吟聲響徹演武場,灼熱的氣息讓整個演武場都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爐。

昂!

火龍咆哮,北冥焱的右臂完全變成了一頭猙獰駭人的火龍,龍口大張著,一道道灼熱的氣息噴出,轟然撲向唐風的胸前。

猩紅的雙眼露出一抹驚駭恐懼,死亡的氣息迎面撲來,但是北冥焱卻始終抓著唐風額胳膊,任其怎麼掙扎,都沒辦法逃脫。

轟!

三重力量合而為一,帶著北冥焱一身的元氣凝結而成的火龍,重重的落在唐風的胸口上。

恐怖的氣息瞬間席捲開來,狂風猶如龍嘯一般,聲勢駭人。

一時間,火光大作,猶如一個小太陽一般,耀眼無比。

北冥焱臨時起意自創的一擊,威力恐怖如斯!

!! 火光逐漸暗淡,眾人眼前恢復清明,目光重新落在擂台上,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擂台上,聖鼎院長表情嚴肅的站在已經昏迷過去的唐風身前,一道肉眼可見的氣弧形成,保護住了他和身後唐風。

北冥焱的拳頭,火龍依舊在不停的咆哮,瘋狂的衝擊著聖鼎院長身前的氣弧,但是卻難以前進寸步。火焰翻騰之間,除了聖鼎院長身後的擂台,其餘的地方完全被夷為平地。

北冥焱的一拳,威力強悍如斯!

「哼!」

聖鼎院長冷哼一聲,大手一撫,北冥焱拳頭上的火龍消散殆盡。於此同時,北冥焱也悶哼一聲,臉色蒼白,虛汗不停的湧出,胸膛如鼓風機一般不停的起伏。

砰!

最後看了一眼臉色有些複雜的聖鼎院長,北冥焱直接雙眼一翻,暈了過去。

……

北冥焱的房間里,飛影靜靜的坐在北冥焱身旁,手中的毛巾不停地幫北冥焱擦著額間冒出的冷汗。

「父親……母親……碧落……」

北冥焱口中喃喃自語,蒼白的臉色上滿是惶恐。

飛影緊緊握著拳頭,心中不忍。

一直以來,在他人眼中極為堅強淡然的北冥焱,在昏迷之後竟然是那麼的無助與孤獨。這才是最真實的北冥焱,所有展現在外人眼前的,都不過是堅強的偽裝罷了。

「不要……父親!」

北冥焱驚呼一聲,猛地坐起,臉上滿是冷汗。

「主人,你,沒事吧。」

飛影俏臉滿是緊張,生怕北冥焱有什麼想不開的,做出什麼難以想象的行為。

「我……我在哪?」

北冥焱不停的喘息著,睜開雙眼看向四周,卻發現周圍的一切都變得特別的朦朧,看什麼都帶一層虛影。

「這裡是宿舍,你在自己的房間里。」

飛影看著北冥焱略顯無神的雙眼,心頭一緊。「你得眼睛……」

北冥焱愣了片刻,隨即苦笑一聲,道:「看來使用過度了啊。」

雙手在自己的面前不斷的握拳又鬆開,北冥焱看著眼前的雙手,臉上閃過一道黯然。

飛影不明所以的看向北冥焱,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北冥焱轉頭看向飛影,後者那嬌俏的臉蛋也變得模糊起來。

「這麼近的距離……我的視力,到底下降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步啊。」

北冥焱慘然一笑,腦中回想起擂台上的一幕,不禁又是一聲苦笑。「看來我是有些急功近利了,倒是落了個得不償失的結果。」

飛影緊緊抿起紅艷的雙唇,突然張開雙臂,將北冥焱抱在懷中。

北冥焱一愕,略顯無神的雙眼看向盡在眼前的飛影。後者胸前的柔軟緊緊貼在自己的胸前,淡淡的馨香,飄入鼻孔,讓北冥焱有些躁動的心寧靜了下來。

「怎麼了?」

北冥焱難得的溫柔下來,刀削一般的臉龐都變得柔和起來。

「不知道,看到你的樣子,心疼。」

飛影閉上雙眼,眼淚順著臉頰留下。瓊鼻一抽一抽的,聲音有些哽咽。

「心疼?」

「嗯。」

北冥焱詫異的看向飛影,那盡在眼前的嬌顏,滿是憐惜。

「主人,你知道嗎,你在昏迷的時候口中一直不停的叫著父親,母親,碧落,不要走,不要……那時候,你得表情是那麼的無助,那麼的孤獨,那麼的害怕。可是我只能坐在一旁靜靜的看著,什麼都做不了。你讓我走出了心中的陰影,但是你自己的陰影,又有誰能幫你走出?」

飛影的聲音愈發的哽咽,已經有些泣不成聲。

北冥焱聞言,神情變得有些憂傷起來。

「平時的你,不論是淡然,還是漠不關心,或者是擂台上的堅強,都是你的偽裝。又有誰知道,在這偽裝之下,你的心是那麼的無助與孤獨。你幫我,可我卻沒辦法幫你,看著你害怕的模樣,什麼都做不了。那時候,我覺得自己的心好痛,真的好痛。除了父親和母親之外,你是唯一一個能夠讓我感覺到溫暖的人,但是我卻什麼都做不了。那種無力的感覺,真的好難受。」

飛影鬆開北冥焱,眼睛直直的望著北冥焱有些無神的雙眼,心中愈發的絞痛。

「你得身上背負了太多太多,而我,起碼還有父親可以依靠,可是你卻什麼都沒有。你我,都還只是孩子,憑什麼要背負這麼多的仇恨?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代替你,代替你去承受這血海深仇。為了報仇,你失去了太多,你,本不應該是這樣的生活。」

飛影的額頭抵在北冥焱的肩上,自顧自的說著。

「如果可以,我想幫你承受一些。即使不能,我也希望,我能成為你的依靠,在你承受不住的時候,你要知道,還有我在。」

飛影抬頭看向北冥焱,淚眼婆娑,可是眼神卻溫柔的如同一汪泉水,讓北冥焱渾身一陣。

直到此刻,北冥焱才終於知道,自己的身邊還有真正在意自己的人,還有一個能夠看懂自己的人。

心中悲傷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這一次,北冥焱哭的暢快淋漓,將自己心中隱藏起來的悲痛與無助全部傾瀉出來,再無一絲偽裝與掩藏。

終於,有一個能夠讓自己發泄的懷抱,北冥焱的脆弱,在這一刻全部展現了出來。

飛影靜靜的擁抱著北冥焱,看著像個孩子一樣放聲大哭的北冥焱,飛影的心中被柔軟全部佔據。

而北冥焱隱藏起來的真心中,飛影的影子已經徹底佔據了一席之地。

!! 一夜無話,北冥焱在瘋狂的哭過之後昏昏的睡去,而飛影則是毫無怨言的守護了北冥焱整整一夜。

這一夜,是北冥焱自從雷罰之後睡過的最放心的一次,也是最安穩的一次。

翌日,擂台上,唐風因為過度的狂暴,而導致自己的身體過度疲勞,今天根本就沒辦法上場。

而北冥焱也因為同樣的原因,無法再戰,第一名的位置,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落在第三人的手上。

雖然結果不盡人意,但是事實就是如此,誰也沒有辦法。

最後的結果自然就是北冥焱第二,唐風第三,而另一個沒有機會出手的新生則是第一。

此人名叫段無常,也是實力超群之輩,所以就結果來說還是能夠勉強接受的。

剩下的,則是第四名到第十名的爭奪了。而北冥焱對這些一點興趣都沒有,難得的睡了一個懶覺,知道日上三竿,才終於轉醒。

床上的北冥焱看著趴在床邊還在熟睡的飛影,心頭一暖,嘴角不自覺的掀起一抹笑意。粗糙的手掌輕輕撫摸著飛影的深紅色秀髮,北冥焱自失去母親之後第一次感覺到了安心。

飛影靜靜的趴在床邊,嘴角還垂著一絲晶瑩,熟睡的俏臉像貓一樣,十分的可愛。

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飛影的眼皮輕輕掀動兩下,幽幽醒來。

「額…….主人,您已經醒了啊!」

飛影就像是偷吃被抓到的小孩一樣,北冥焱的動作讓她俏臉一瞬間變得通紅,腦袋低垂,不敢看北冥焱。

「嗯。」

北冥焱輕笑著,目光溫柔的落在飛影身上,道:「以後不要喊我主人了,還是叫我的名字吧。」

「那,焱……」飛影沒有拒絕,小手緊緊拽著衣角,偷偷抬頭看了北冥焱一眼,又趕緊低下頭去。

北冥焱輕笑一聲,道:「你昨天晚上都已經抱著我了,怎麼今天還這麼害羞?」

「我,我……」

飛影僅僅抿著嘴唇,想起昨晚的一切,小臉徹底紅透了,連晶瑩的耳垂都變得通紅通紅的。

北冥焱似乎非常喜歡看飛影害羞的樣子,「明明昨天晚上那麼能說,怎麼今天又變回這個樣子了?」

「那個,我,不是的……」

飛影幾乎快要哭出來了,心中暗暗氣惱,可是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好了,不逗你了,起床了。」

北冥焱輕輕一笑,忽然張開雙臂抱住了飛影。雙唇貼著飛影的耳朵,輕輕呼出一口氣,道:「說實話,我怎麼也沒有想到,你竟然回事最能看穿我的人。你把我的一切都看穿了,要對我負責的。」

飛影原本害羞的不成樣子的俏臉一愕,隨即無奈的白了北冥焱一眼。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北冥焱在脫去偽裝之後,竟然會是這種樣子,不過她的心中並不討厭。

「負責就負責!」

飛影嬌哼一聲,伸手在北冥焱腰間的軟肉掐了一把,讓後者一陣呲牙咧嘴,而飛影則是嬌笑著跑出了房間。

飛影離開之後,北冥焱只是獃獃的透過窗戶望向遠處的天空,久久無語。

……

小樹林中,北冥焱**著上身,渾身肌肉都在一脹一縮,灼熱的氣息將四周的空氣烘烤的乾燥無比。

悲傷一道猙獰的疤痕隱隱有些發黑,如同猙獰的血盆大口一般,令人感到心悸。

小樹林中,除了北冥焱,在沒有任何一個人。

突破!

沒錯,就是突破!

破天二段已經正式進入小成境界,北冥焱在修鍊的時候,也沒有了之前通體赤紅的表現。

忽然間,所有的氣息完全收斂,北冥焱驀然掙開雙眼,一道電光射出之後,北冥焱隱藏起來的氣息如同即將出鞘的利劍一般,隱而不發,卻鋒利無比。

緩緩站起身體,北冥焱伸展腰身,頓時傳來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

雙手握拳之間,一股狂風呼嘯。拳,爪,掌,每一招一式都蘊含著極其龐大的力量,一時間,整個小樹林都風起雲湧,狂風呼嘯不已。飛沙走石之間,北冥焱的眼神凌厲無比,雖然帶著淡淡的無神,但是卻讓人有一種面對著猛獸的感覺。

轟!

一拳落地,以北冥焱為中心,地面一陣震顫之後,一個巨大的大坑出現在北冥焱腳下。

極品小村醫 蛛紋密布之間,一道道溝壑縱橫,如同乾裂的土地,所有的水分都被完全蒸發。

北冥焱站起身來,看著自己的傑作,嘴角咧開一道笑意。

破天二段,小成!

「啪啪啪!」

北冥焱聞聲望去,大熊腰間別著一個酒葫蘆,緩緩走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