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分鐘后,看著面前的合同,以及打到卡里的數字,老闆感覺尚在夢中沒有清醒。

他這家店面不大,雖然位置很好,但撐死一百多萬……

最後傅時滿意的帶著一份新鮮出爐的炒米粉去了謝家。當聽到謝瑤已經睡著后,他沒有絲毫猶豫的朝著樓上走去。

重生后我成了他的白月光 身後的管家想要阻止,那份炒米粉卻被塞到了他的手裡。

最後站在謝瑤房間門口,傅時到底是沒有進去。

睡著的謝瑤並不知道傅時有過要進來把自己給弄醒的可怕想法,等到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了管家送進來的那份已經涼了的炒米粉。

這時候才知道傅時昨晚最後又來過。

等到起身洗漱完后,就看到了管家端過來的一份新鮮炒米粉。說是剛剛一個人送過來的,那人還說他是某個店的老闆,以後只要她想吃炒米粉,隨時都可以讓人打他電話。

看著管家遞過來的電話號碼,謝瑤哪裡不明白這是傅時做的。當下心中對他是一點氣都沒有了。

中午的時候,看到提著飯盒又過來的謝瑤,傅時還有那麼點受寵若驚。

「你不生氣了?」

謝瑤點頭,「我什麼時候生氣過?而且你看我像是那麼小氣的人嗎?」

傅時很想說是,但到底知道不能這樣說,搖了搖頭不做聲。

吃完飯,傅時問出了心中的疑惑,「你昨天在跟誰打電話?」原諒他實在沒想到居然會有人連續掛自己一小時電話。

謝瑤疑惑道,「沒有啊。」

「昨天我給你打電話,一直在提示我你在通話中。」

聞言,謝瑤決定看在炒米粉的份上,不告訴他掛電話的事了,「在跟我媽通話呢。」

傅時點頭,手機卻突然響了一下。

他打開看了一眼,隨後目光凝住,慢慢抬起頭看著她。

被他的目光看著,謝瑤有點莫名心虛。 難道是發現了自己就是論壇上的那個人?

稍微想了一下,謝瑤又覺得沒什麼好心虛的,目光直直的回望著他。

片刻,傅時道,「你吃了嗎?」

謝瑤,「???」剛剛那模樣,不是應該有什麼事情要問她嗎?

「已經吃過了。」她回著。

之後傅時讓司機送她回去,直到她離開,都沒有問過什麼。

但謝瑤卻十分肯定,他之前手機突然響的那一下,一定是有什麼關於自己的事情。否則不可能突然那樣盯著自己。

有時候,有些事情當場說出來,比忍著不說出來還要嚇人。

特別是想到劇情中傅時對付男主時的手段和模樣,謝瑤就覺得別看他平日里看起來挺好說話的,但自己肯定還沒有瞧見他的另一面。

所以回去的路上,謝瑤猶豫了一下,還是讓司機打道回去了。

傅時到底要做什麼,她一定要弄清楚。特別是到底是不是知道了自己就是論壇上的那個人。

辦公室里,傅時拿起手機重新看了看。

是周秘書調查來的結果,和謝瑤在一起說說笑笑的那個男人的正臉,以及對方的資料。

不看資料,只是看著照片中的那張臉,傅時就認出了對方。

能夠被他快速記住的,不是長的非常好看就是跟他有仇。而這個人恰好因為長得好看,被傅時給記住了。

正是那天和陶瓷一起出現在奶茶店的男人。

盯著照片中的那張臉,傅時沉默。

之前他看照片,認定那男人絕對沒有自己好看,謝瑤也不會眼瞎的看上對方。但現在他忽然有些不確定了。

畢竟對方的模樣,謝瑤也是很認可的。

想到這裡,傅時正準備吩咐周秘書一些事,就聽到外面周秘書和謝瑤的聲音。

微微詫異了一下,不是讓司機把她送回去了嗎?

正想著,周秘書已經敲門道,「傅總,謝小姐來了。」

傅時點頭,讓人進來。

而心中卻在琢磨著她突然又回來是什麼原因,是不是發現了自己想要對付那人的事情?

想到這裡,傅時嘴唇緊抿,覺得有些不爽。

那個人就這麼得她喜歡?讓她還親自跑過來一趟?腦海中浮現出了那個男人的臉,傅時突然懷疑謝瑤是不是已經看上了對方。

不然沒見過幾面,卻跟人家有說有笑的。謝瑤那個性子怎麼可能會跟人自來熟?肯定是對那人有著什麼目的,而最大的目的就是看上了對方的那張臉。

等到謝瑤進來,就看到了傅時冷著臉的模樣。

看他這樣,謝瑤更加肯定了幾分他可能是扒出了自己的馬甲,當下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想要問我?」

聽到這話,傅時更加確定她可能猜到自己要對付那人,所以過來質問的。

這樣想著,他臉色又冷淡了幾分。而與平日里不太一樣的臉色,讓謝瑤相信了他肯定是扒出了自己馬甲的事情。

傅時那個脾氣,知道了肯定很生氣。別看他現在只是冷著臉,但心裡指不定想著要如何將自己大卸八塊呢。 「那你覺得我會問你什麼?」傅時瞧著她,心中認定了謝瑤肯定是眼瞎,不然他哪裡比那個男人差了?

見他眸中隱隱露出凶光,謝瑤想了想,試探道,「我不是故意的?」說完她也覺得有點假,發現了他是誰后還收拾了他一頓,怎麼可能不是故意的。

傅時咬牙,「這種事還分故不故意?」不是故意跟那個男人有說有笑?

謝瑤也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雖然他這個人的確很欠揍,但那晚自己的也有不對的地方。所以她決定道歉,「那我道歉。」

沒想到她認錯態度會這麼好,傅時愣了一下,下意識道,「那下次還會不會了?」

謝瑤仔細的想了想,覺得如果下次傅時說話還是那樣欠揍,她可能還會動手收拾。

這種事情恕她實在不能保證!

「看情況。」她盡量說的委婉點。

傅時氣笑了,什麼叫看情況?難不成要看情況會不會再跟那個男人碰到?

勇於認錯,死不悔改!

這一刻,傅時在心中給了謝瑤這麼一個評價。隨後道,「不許再有下次!」

謝瑤覺得傅時這人有點霸道了,未來的事誰能保證會不會再有下次?難不成要她說假話哄他開心?

「那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她說完,自己都不相信。

傅時沉默,覺得她說的很敷衍,當哄小孩嗎?

說完謝瑤也覺得非常敷衍,乾脆道,「其實只要你以後說話別那麼欠揍,我是不會那樣的。」

「???」

傅時不明白她為什麼會從她跟那個男人在一起的事情上突然說到他說話欠揍這件上,是在故意岔開話題?

「關我說話什麼事!」明明是她和那個男人有說有笑的。

謝瑤覺得這人沒有點自知之明,自己說話有多欠揍難道不清楚嗎?

「如果不是你說話那麼欠揍,我那晚會收拾你一頓嗎?」

話落,傅時沉默了一下,發現了不對勁。

他和她,說的是一件事嗎?還有什麼叫那晚收拾了自己一頓?她什麼時候收拾自己了?

腦海中隱隱有靈光閃過,傅時想要抓住,但還差了那麼一點。

「你還好意思說?」傅時決定順著她的話說下去,弄清楚到底是什麼事,他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謝瑤吸了吸鼻子,「我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誰知道你說話那麼欠揍,我控制不住啊。」沒瞧見論壇上原本是他小迷妹的那些人,全都朝他開懟起來嗎?

「我哪裡說話欠揍了?」傅時覺得很快就要知道些什麼了。

謝瑤覺得他挺沒有自知之明的,說話不欠揍,論壇上怎麼會有那麼多討厭他的人?

「那些女孩子那麼喜歡你,你卻嫌棄她們丑,勸回爐重造,不是欠揍是什麼?」也是他懟那些女孩子太厲害,她才看不過去懟了幾句,然後兩人結下了梁子。

傅時愣住,總覺得她這話似乎有些熟悉,但具體是哪裡熟悉,又有些抓不住。

他還需要那麼一點時間來想,或者再來個提醒。

「長的丑我說實話怎麼了?」 見他還是無法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謝瑤道,「那我說你長得丑,你高興嗎?」

聞言,傅時微微皺眉,下意識的想要說她是不是眼瞎,但考慮到前幾天她生氣的事情,又默默地將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我這麼帥,你好意思昧著良心說我丑?」

謝瑤噎住,隨著相處的時間久了,越發覺得傅時十分自戀。如果不是之前發現了傅時的身份,怕是現在她也要懷疑起來。

「那你肯定是生氣的,所以你論壇上那樣說她們,她們肯定也會不高興的。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是會不開心的,你說你說話是不是很欠揍?」謝瑤覺得跟這個人得講點道理。

傅時卻直接抓到了「論壇」兩個字,立馬明白了過來!

他目光再看向謝瑤,將她的那雙眸與那晚的那個女人的眼睛開始重合了起來。

見他忽然沉默了起來,謝瑤還以為他是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開口道,「所以只要你下次說話不再那樣欠揍,我就能夠保證了。」保證不再收拾他。

傅時這下算是明白兩人說的絕對不是一件事了,不過因此讓他知道了她瞞著自己的這件事情……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還有別的事情在瞞著自己。

「這件事我們先不提,我們先來說說另外一件事。」傅時想要看看她還有沒有別的事情瞞著自己的。

「什麼事?」謝瑤覺得除了這件事外,似乎兩人之間沒有什麼事可以談的。

傅時斟酌了一下,開口道,「前兩天我有朋友看到你和一個男人走在一起說說笑笑的……」

傅時不想全部說出來,因為那樣會顯得他將這件事給仔細調查清楚了,跟個醋夫似的。

聞言,謝瑤回想了一下,點頭道,「你覺得我不應該和人家走在一起?」

傅時覺得是的,如果換做別的長的丑的,那沒有什麼。但是和那個人,他就覺得不能!

「他有女朋友了。」他很快想了個理由。

謝瑤點頭,「我知道啊,是陶瓷。不過那又怎麼樣?」難道有女朋友,就不許大家在街上遇見?

見她說的這樣理所應當,傅時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她,不敢相信她插足別人感情居然沒有絲毫的悔改和認錯之心。

「你不覺得不對嗎?」傅時還是第一次發現謝瑤居然三觀有問題,當下決定要好好的教育她。

謝瑤眨了眨眼睛,不對?走路上遇到個人聊幾句話有什麼不對的?而且她跟男主也不熟,只是因為認識陶瓷,又在路上遇見,就說了幾句話。

況且跟人說話自然要笑臉相迎,畢竟又沒仇,總不能用苦大仇深的目光跟人家說話吧。

「哪裡不對了?」她總覺得傅時有些怪怪的。

這下子,傅時決定要好好的指正她的錯誤,讓她不能再有這樣的心思。順便不再對那男人抱有絲毫想法。

「人家有女朋友,你這樣的做法,就是插足。」傅時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顯得柔和,不讓她感到難受和無地自容。 謝瑤沉默,明白了傅時這是誤會了什麼。

「我跟他只是街上遇見,就隨口聊了幾句,這也能叫插足別人感情?」明白了傅時剛剛說那些話的原因,謝瑤忍不住吐槽。

傅時愣住,瞬間明白自己剛剛那些都是多想了。當下心情微妙起來,不知道是高興還是生氣。

高興的是她跟那個人沒什麼,生氣的是不怎麼熟悉的人都能隨口聊上幾句,跟他怎麼沒看有說有笑過?

明顯的差別待遇讓傅時覺得有些不公平,不過既然已經弄清楚了,那他現在也不想就這件事繼續糾纏下去。

因為現在他只想針對另一件事來算賬。

見他不說話,謝瑤開口道,「還有什麼事嗎?」見他似乎沒有什麼要算賬的意思,謝瑤就打算走人了。

傅時點頭,「是有一件事,我覺得我們該好好的談談了。」

明明是十分平靜的語氣,但謝瑤卻聽的下意識的想要抖上那麼一抖,只因為傅時現在的眼神太過於平靜了,跟她平日里見到的有些不一樣。

「什麼事?」她抿了抿唇,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傅時突然朝著她笑了笑,笑起來的殺傷力自然不用說,但謝瑤卻越發覺得傅時不正常了。

他何時會對自己這樣笑?

就在謝瑤準備觀察傅時是不是真的被什麼髒東西給附身,或者腦袋被門給夾了的時候,就聽他道,「那晚在酒吧,你忽悠的我是不是很開心啊?」

聽到這話,謝瑤總感覺有哪裡怪怪的。對上傅時的眼眸,心中忽然一個激靈,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可能。

該不會之前他說的話是故意詐自己的吧?

這樣想著,謝瑤瞧著他笑眯眯一副笑面虎的模樣,心中肯定了幾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