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天梯,共九層,一層一重天。

他的規則最為簡單,但也最為殘酷。

先由整個海族共同推選出九個最強之人,而這被推選出的九個最強者,則又需分出勝負,以排名佔據九九天梯,最強者,佔據第九層,其後則按排位順序佔據。

而其餘有志帝位者,則需從第一層一直打到第九層去,第九層天梯一共容納八十一位絕世強者。

且,攻打天梯的時限,被限定在就天內,也就是說,九天內抉擇出最強的八十人來,與最先佔據第九層天梯的強者並列,合共八十一位。

而最終,這八十一位絕世強者,必須廝殺出最終的勝者,而勝出者所在族群,則為帝族。

當然,被公認的最強者,也即是最初佔據第九天梯的那人,只用最終的決戰就行。

故而,八十一人的戰鬥,分四十場,兩兩相決,直至最終。

曾經的海龍族就是因其始祖曾強勢鎮殺群雄,故而海龍族登上帝位,而其餘的王族,也是在第一次九九天梯中,取得驕人戰績,百戰而不死的豪雄人物。

一大帝族,九大王族,這種勢力格局,在海族之中一直延續了億萬年,此時,九九天梯再起,整個海族,轟動!

但凡修者,誰不想登臨最絕巔?

故而,當九九天梯要再次舉辦時,整個海族都轟動,但凡自認有點能力者,都摩拳擦掌,要去竭力一搏。

豹王宮內。

「九九天梯?」林凡皺眉,他看著狂豹王。

他本意是不想海族大亂,死傷慘重,故而才想著扶持狂豹王族,但現在看來,事以願違。

「正是九九天梯。」狂豹王臉色難看。

到了此時,若是他還不知曉,這是海蛟一族對他狂豹王族最血腥的報復,那他就白活了。

林凡看著狂豹王,道:「按道理,你們九大王族,當各佔據一層,是嗎?」

「正是。」狂豹王臉色更加難看。

除非不想競逐帝位,不然,他狂豹王族就勢必不能退出,也就是說,他狂豹族必須要保持最終的決戰權。

那麼,在海蛟一族已經收服三族的情況下,他狂豹族需要付出多少性命,才能一直扛到最終的決戰?

「海蛟一族這是在變相的剷除異己啊。」

林凡冷笑。

九層天梯,被九大王族佔據,這就層天梯內,無論那一層的王族守擂者死了,都必須填充新鮮血液進去,一直維持,保證能夠撐到最終決戰。

這樣一來,每一個王族都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除了先歸順海蛟一族的三大王族外,其他王族,應該都在海蛟一方的攻殺之下。

林凡冷冷的笑著,這海蛟王,還真是足夠歹毒的用心。

「請神主相助。」

狂豹王彎腰,成九十度,在行大禮。

只因,他遍觀整個族群,好像只有他一人能夠上得了場面,其他人若是去守擂,絕對有死無生。

「嗯,我去吧。」

林凡點頭,帶著譏誚的笑意。

這海蛟族,既然這般用心險毒,自然是不能讓他如願。

九九天梯,被海蛟一族設立在原先的龍宮中,意味不言而喻。

只用一天時間,九九天梯就已經建造完畢,第九層躍出海面之上,其高不知多少萬丈,而九九天梯正式開啟之時,就在三天後。

神庭中。

「握草,這種好玩的事,怎麼可以缺少本大爺?」李廣喜笑顏開。

他在十里血湖中磨礪太久太久了,總算了殺死了『祖級』這個境界的自己,太久沒大戰與血殺,覺得骨頭都生鏽,所以他強烈要求要去征戰。

「我也想去。」

無劍看著林凡開口,他同樣也很想去看看,不斷打破自我極限之後的他,此時,到底戰力極限在哪裡。

「我就不去了,這段時間殺自己殺到吐,得好好歇歇。」陳玄東苦笑。

他非戰鬥狂人,沉穩無比。

「好吧,都去。」林凡也沒拒接。

生死之戰中,最是好突破自己。

「小諾還沒出來?」林凡看向夢魘。

「沒有。」夢魘漂亮的眸子之中滿是憂慮。

林凡眉頭微皺,道:「沒事,通天鼎看著呢,若是有事,他會出手。」

「嗯。」夢魘點頭,但其實上,還是很擔憂。

林凡想了想,還是進入鼎內世界去。

鼎內世界之中,業火大陣依舊存在,大陣之中的那朵彼岸花,更加妖異,看上去就像是流動的血液幻化成花朵現世,好似要活過來。

而被花朵包裹的林諾,眉間那朵彼岸花印記與包裹他的彼岸花相合,看上去像是有著什麼玄妙不可知的聯繫般,他整個人都變得空靈起來,像是天上金童出現世間,只是短暫停留,早晚一天會回歸天庭去,遠離人世間。

不知怎地,當這種感覺出現時,林凡竟然感到一股揪心的疼痛,像是整個心臟都被猛然撕裂。

「放下心來,我在這裡盯著呢,不會許他出事。」通天鼎這般勸慰。

林凡苦笑:「我總感覺,在業火大陣中的,非是我的孩兒,像是一尊遠古巨物在沉睡,又像是天上的仙童,不屬於我。」

通天鼎看著林凡,嘆息一聲。

這種事,他如何說?

最終,林凡只是凝望了一眼林諾,回身便走。

有些事,不由人定,該來的,始終要來,在其出生時,林凡就有一種覺悟,好像,自己這個兒子,是為了這片天下而生。

林凡與李廣及無劍一起上路,前往海族。

「那就是九九天梯?」李廣眼眸明亮。

他看向遠方巨大的白玉台。

「正是。」林凡點頭。

「果然氣派,站在其上,一覽眾山小。」無劍讚歎。 呂新可以離開的,林小木給他的命令是去拿令牌,拿完就出去小森林出口處等大家。

他完全可以這麼做,可現在卻很巧的碰到了林小木遇到危險。

最終,呂新選擇了留下來,他在暗中靜靜的看著,準備找合適的機會出來替林小木爭取時間。

李顯再次控制著石子朝林小木後背打去。

林小木已經無法分心再躲避了,因為李同這個時候也拿著匕首追了上來,和他打鬥了起來。

大量的石子落在林小木後背,劇烈的疼痛讓他反應分了神,李同趁著這個時機,將他一腳踹倒在地。

接著李同毫不留情,跟上林小木倒地的身軀,匕首狠狠的朝林小木脖子上扎去。

本就被李顯控制石子打得憋出鮮血的林小木,此刻已經無法再躲閃了,黑桃紙牌出現了強烈的提醒,可他沒辦法躲了。

【黑桃A】

【提示:似乎已經沒辦法逃過此劫了!】

林小木怎麼可能會放棄,他伸出了手,死死的握住了李同刺向他脖頸的匕首。

鮮血已經染滿了林小木的手掌,連手臂上也全是,但他就是不肯放棄,死死的握住。

李同很是邪惡殘忍的笑了,匕首一點點的靠近林小木的脖頸。

李顯在面具下的臉已經扭曲癲狂,那是激動興奮的神色,終於要報仇了,林小木馬上就要被扎透脖頸了。

李顯繼續瘋狂的控制懸浮物攻擊林小木的全身,包括手臂。

可以很明顯的看見,林小木的手臂在顫抖,馬上就要撐不住了。

一道身影出其不意的從一旁竄了出來,用盡全力的撞開李同。

「主人,快跑呀!」呂新大喊道。

接著他死死的抱住李同,任憑李顯控制懸浮物攻擊他都不放手。

林小木緩過來了,他猶豫的看了一會此刻將生死置之度外的呂新,儘管只是他的一個傀儡,可這一幕還是讓他心裡有點過不去那道坎。

呂新不同,不僅是他的第一個傀儡,且這些天的相處下來,也和他們慢慢產生友誼,呂新本性並不壞。

林小木根本沒有下指令讓呂新過來,那就只能說是巧合。

可儘管這樣,呂新沒有直接離開,明知會死還要現身救林小木。

林小木不知道這跟傀儡轉化有沒有關係,但他此刻已經記下了呂新的情義。

「別愣著了主人,快跑呀!跟著你我不後悔!」呂新再次嘶聲大喊。

林小木反應了過來,李同的匕首已經一下又一下的刺在呂新的身上,還有李顯控制的懸浮物。

這一切彷佛是打在了林小木身上,他內心煎熬著,接著做出了艱難的決定。

再不跑就真的沒有機會了,那呂新也就白死了,現在李同被呂新抱住了,李顯怕李同受傷,要先救李顯。

「啊……李家,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林小木咆哮道,接著訣別的看了眼呂新。

呂新此刻笑了,然後林小木、李同以及李顯三人都看到了,呂新手裡握著一塊稀有級晶核炸彈,然後晶核炸彈緩緩的掉落到地上。

「不……」李同恐懼大喊,「李顯救我!」

我會為你報仇的,呂新。林小木心裡發誓,然後再次掏出一塊稀有級晶核炸彈,朝著李同那邊扔去。

李顯此刻已經來不及了,他抓住李同的身子,用盡全力往後拉去,然後還用用超能力阻擋林小木扔過來的稀有級晶核炸彈。

「嘣、嘣!」

兩聲爆炸聲響起,林小木看都沒有看一眼,轉身就跑。

他知道呂新已經死了,他的第一個傀儡死了,但他要活下來,要讓李家付出代價。

李顯和李同都沒有受傷,好在最後呂新已經沒有了氣息,釋放稀有級晶核炸彈之後,手就鬆開了。

但他們此刻也不敢亂動,都趴在地下,臉都深深的埋在泥土裡,生怕被晶核炸彈的餘威波及,被腐蝕了就麻煩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