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藥入口,隱約間洛天的肉身之上,彷彿隱約間傳出了陣陣的風雷之聲,在幾人驚喜的目光之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好了,沒事了!」洛天輕呼了一口氣,目光看向四周那滿目狼藉的地面,心中苦笑不以。

「謝謝了!」江玉成和姬雲海眼中有些複雜的看著洛天,聲音之中帶著濃濃的感激,而裴樂天則是站在那裡,不知道怎麼開口。

「大家都是同門師兄弟,雖然不處一峰,但終究都是五行門的弟子,應該的!」洛天輕聲開口。

「我欠你一條命!」姬雲海開口,沒有繼續在說話,沖著洛天抱了抱拳。

江玉成雖然沒有繼續開口,但是眼神之中卻也是堅定無比,心中充滿著對洛天的佩服,此時的江玉成在也沒有了之前的驕傲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

「好好照顧千雪吧!早點將她接回來!」裴樂天面如死灰,整個人彷彿泄氣的皮球一般,沒有繼續說話,沖著洛天抱了抱拳,身形落寞的朝著人群外走去。

「真是,連聲道謝,都不知道說!」張鴻運看著裴樂天遠去的方向撇了撇嘴。

「我自然會帶千雪回來,這一天,不遠了!」洛天輕聲開口,彷彿是自語,但是正在行走中的裴樂天卻是身形一震,隨後便繼續朝著人群外走去。

「這個水元青,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如此恨你?」風千羽是時候開口,詢問起來。

聽到風千羽的話,所有五行門的弟子,臉上露出絲絲的殺意,目光中帶著詢問,看向洛天。

洛天身軀微微一陣,此時他已經想到了這個水元青是什麼人,臉上露出感嘆,沒想到,當初,水家小鎮的一個普通少年,居然成長到了如此地步。

看了看四周那充滿殺意的眼神,洛天心中微微嘆了口氣,輕輕的搖了搖頭:「我也不太清楚,我得罪的人太多了,想要我命的人也很多啊!」

看到洛天搖頭,五行門的弟子們心中不由的失望起來。

「好了,各位,我沒什麼事了,我這三天會住在丹殿,大家有需要煉製丹藥的,儘管去找董三思,凡是五品丹藥,我都會免費為大家煉製,六品丹藥,我也有著些許把握。」

「我先回去養傷了,大家,只需要將靈藥送到三思那裡就好了!」洛天長舒了口氣,沖著周圍的五行門弟子抱了抱拳,朗聲開口。

人們聽到洛天居然能夠煉製六品丹藥之時,臉上不由的微微一驚,隨後人人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消失在原地。

三天的時間可不長,僅僅三天的時間,這麼多人,肯定會有輪不到的,眾人紛紛焦急的回到自己的住處準備靈藥,準備讓洛天煉製丹藥。 第五百一十六章安置

五行門,丹殿,後山之中。

洛天帶著寧玉兒母女行走在大路之上,臉上帶著微笑和周圍打招呼的弟子一一打了聲招呼,之後便朝著丹殿的後山走去。

寧玉兒看到周圍那些丹殿弟子看向洛天的眼神之中帶著那炙熱和恭敬,甚至那些弟子看待自己的眼神也是微微露出恭敬,寧玉兒心中為洛天感到驕傲。

但是寧玉兒的心中頗有些忐忑,不知道洛天帶自己去的地方的人是否好相處。

似乎是看出了寧玉兒心中的忐忑,洛天輕輕拍了拍寧玉兒的腦袋,臉上露出寵溺之色:「放心吧,到了那裡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樣,古伯父人很好的!」

「恩!」寧玉兒輕輕點了點頭,鬆開了僅僅抓住的衣角,跟在了洛天的身後。

時間不大,洛天便帶著寧玉兒母女,走到了古家在丹殿的住處,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好久沒有回來了啊!」洛天看著古家的變化,臉上露出感慨。

神識當中,古家的弟子經過這兩年的成長也是提升了不少,不少弟子已經煉體七八重,甚至更是有些弟子,已經晉級到了化骨境。

而洛天一進剛一走進古家,便讓古家的人們轟動起來,紛紛臉上露出大喜的神色,將洛天圍了起來。

「洛天哥哥!」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女孩兒,飛奔到了洛天的近前,撲到了洛天的身上,大眼睛水汪汪的說不出的靈動。

洛天被這個小女孩兒一撲,臉上一陣疑惑,但是隨後目光卻是微微凝聚起來,探測之下,洛天沒想到這小女孩兒,居然是煉體七重的修為,甚至超過了一些古家弟子。

「我是韻瑤啊!」小女孩兒看到洛天眼中的疑惑,不由的有些失望。

「呃……」洛天猛然想起,當初自己在古家抱過的那個滿臉鼻涕的小女孩兒,不由的仔細打量了起來,心中微微一驚。

「還真是!」洛天心中自語,臉上露出詫異,心中暗嘆女大十八變的同時,輕輕的將古韻瑤抱了起來。

「哥哥記得你那!」洛天輕輕笑了起來。

「嘿嘿!」古韻瑤臉上露出得意,沖著四周看起來也是十一二歲的古家弟子彷彿炫耀一般。

「看看,我就說,洛天哥哥認識我吧!你們還不信!」古韻瑤的動作讓周圍古家之人輕輕笑了起來。

「洛天!」古雲爽朗的聲音傳進了洛天的耳朵,隨後出現在洛天的身前,臉上露出喜色。

看到古雲前來,古家之人微微躬了躬身,而古雲身後,田伯一臉笑意看著洛天,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看到古雲前來,洛天將懷中的古韻瑤放了下來,沖著古雲躬身施禮,隨後臉色狂震起來。

「古伯父,你進入到了元靈境?」洛天臉上帶著疑惑,看向古雲,怎麼也沒想到,古雲居然也進入到了元靈境,五年前,古雲還只是煉體六重而已,洛天上次回到五行門時,古雲還在昏迷著,並沒有看見古雲。

「覺醒了古家的血脈而已,算不得什麼!」古雲微微搖頭,臉上露出微笑。

洛天和古雲已經五年沒有見到,五年的時間,兩人都是進入到了元靈境,讓洛天二人唏噓不以。

「田伯!」洛天再次躬身沖著身後那看似普通的老者施禮。

「好了,都別站在這了,我們去裡面聊吧!」田伯點了點頭,依然還是一副管家的模樣,沖著洛天等人說道。

在古家之人敬畏的目光之下,洛天和古雲,還有幾個古家的長老,走進了古家的會客大廳之中。

洛天簡單的講述了一下這兩年的經歷,讓古雲等古家之人唏噓不以,就連田伯都是面露感嘆。

「此次回來,就住下吧,聽說仙古遺地要開啟了,你應該會代表五行門進去,好好休整一下吧!」田伯開口。

「我倒是想啊!」洛天苦笑著將陸鯤鵬的事情講述了出來。

一聽到洛天要獨自去南域的冰極島,古雲和田伯微微一愣,隨後臉上露出擔憂之色。

田伯經過幾年的恢復,已經恢復到了祭魄境,但是還是輕聲開口:「到了南域,一定要小心行事,元靈境在南域,不像在北域,在南域之中,元靈境只是中層的存在而已,所以一定要小心!」

聽到田伯的描述,洛天心中也是不由得一陣凝重,隨後目光便堅定起來。

「洛,洛天大哥,要不你別去了!在想想別的辦法!」寧玉兒一直在洛天的旁邊,不敢說話,聽到幾人講述到南域如何的危險之時,終於出於擔心,開口勸說起來。

「這位是?」古雲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目光中帶著審視沖著洛天開口。

「古伯父,你忘了,當初我剛到天元城的時候,救過一對母女,還是這對母女,我才和李家衝突起來的啊……」洛天看了看寧玉兒,隨後又將母女二人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聽到洛天的敘述,古雲這才想了起來,當初是有過這麼一對母女,被自己安排到了天元城外的小鎮之中,不過只是安頓了一下之後,古雲便沒有繼續關注。

古雲聽到洛天將這個女孩子當成妹妹看待之時,不由得有些微微放下了心,畢竟自己的女兒跟洛天的關係已經確定,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兒受什麼委屈。

「好,那寧玉兒姑娘,就住在這裡吧!」古雲開口,留下了寧玉兒母女。

隨著古雲的拍板,寧玉兒母女的事情也算是徹底的定了下來,被古家的弟子帶了出去,安置了下來。

而洛天又和古雲田伯等人了解了一下古家的現狀之後留下了不少丹藥,便又回到了丹殿自己的住處。

剛一回到家中,董三思便出現在了洛天的門口,將昨天一天的需要煉製的丹藥紛紛遞給了洛天,讓洛天苦笑不以。

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名字和幾個儲物袋才裝滿的靈藥,洛天有些後悔,大包大攬了下來,同時也慶幸,幸好只說了三天時間。

「砰……」鎮魂鼎落在了地面之上,碧綠色的火焰,衝進了火口之中,洛天苦笑著當起了勞力。 第五百一十七章再入飛煙城

三天的時間匆匆而過,三天洛天一刻也沒有休息,終於將所有的丹藥全部煉製完成,讓洛天長舒了口氣。

洛走出屋門,輕輕的關上了院門,朝著董三思的住處走去,隨著董三思的修為越來越高,董三思在丹殿的地位也是越來越重,已經堪比丹殿長老,住處自然也不在是過去那般簡陋。

洛天剛一到董三思的門口,董三思便迎了出來,臉上露出恭敬的神色。

「我還要離開五行門一段時間!也不知道要多久,等我走了之後,你跟張鴻運和風千羽說一聲!」洛天輕聲開口,不打算一一告別。

畢竟洛天在五行門已經呆了三天了,陸鯤鵬的事情一刻也不能耽擱,洛天也不能確定,陸鯤鵬體內的毒蠱何時會爆發出來,如果若是一一道別,那麼耽誤的時間將會更久。

董三思輕輕點了點頭,知道洛天肯定是有事情,也沒有繼續多問。

跟董三思交代完,洛天又去了趟張子平和陸鯤鵬的住處,簡單的告別了一下,便隱匿了身形,獨自出了五行門。

「嗡……」七色的翅膀張開,洛天飛到了五行門的上空,深深的看了五行門一眼消失在了天空之上。

……

飛煙城,洛天在天空之中飛行了將近一天的時間,便再次飛回了飛煙城。

一進城門,洛天臉色便微微詫異起來,此時的飛煙城瀰漫著一股緊迫之感,讓洛天疑惑不以。

「嗖……」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看到洛天之後,臉色微微一變,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化骨初期?」洛天微微一愣,感應了一下青年的修為之後,心中安定。

看出了洛天眼中的疑惑,青年眼神之中露出焦急,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個斗笠,遞到了洛天的手中。

「帶上他,趕快走!」青年開口之後,便消失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讓洛天詫異不以。

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不知道青年是什麼意思,但是隨後看見周圍有人看見自己之後臉上露出詫異之色,更有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轉身走了出去之後,洛天心中也漸漸的明白了過來。

「難到是上次廢了那幾個人的後台來了?」洛天心中一嘆,他不想耽誤太長的時間,帶上青年遞給他的斗笠,洛天朝著一個小巷子走了出去。

當洛從小巷走出來之際,已經變成了一個中年人的打扮。

變換了打扮之後,洛天走在大路之上,發現四周的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經恢復了正常,讓洛天心中暗自鬆了口氣。

「看來,應該沒錯,那幾人的後台在通緝我!」洛天心中暗自呢喃,朝著傳送陣的方向走了過去。

傳送陣此時已經換了人看守,之前被洛天廢掉的五人卻是絲毫不見蹤影。

洛天來到了去通往南域的傳送陣處,看到前面有幾十人在排隊,最前方坐著一個神情猙獰的漢子,不斷的大喊著。

排隊之人,卻是沒有人敢吱聲,將儲物袋遞到了漢子的手中,等待漢子檢查完,經過漢子的允許之後,便走進了傳送陣中。

洛天看到前面大約還有幾十人的樣子,心中不由得有些不耐煩,他也不確定這傳送陣一次能夠進入多少人,多長時間開啟一次。

「唉……等吧!」洛天心中苦笑,只能盼望著早點到自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洛天也是漸漸的明白了過來,這傳送陣一次能夠容納一百人通過,讓洛天心中有些放下心來,因為他剛才盤算了一下,自己應該正好是第一百人。

在洛天無聊的等待之中,前面的人也在一個一個的減少,等了大約一個時辰,終於洛天的前面只剩下一個人,讓洛天心中一喜。

「你過去吧!」臉色猙獰的漢子,沖著洛天前面的一人叫嚷了一聲,將儲物袋收了起來。

洛天走到中年漢子的座位前,早就準備好的儲物袋,遞到了漢子的手中,等待漢子的檢驗。

「嗯……」漢子將洛天的儲物袋,拿在了手中,神識微微一探,發現元氣石的數目對了之後,剛要開口讓洛天進去,人群後面一陣喧鬧起來。

「讓開……」大聲的呼喊之聲在人群中想起,讓準備坐傳送陣的人們眼中露出不悅之色。

但是當人們看到是來人之時,不由的閉上了嘴巴,臉上露出一絲恭敬之色,紛紛朝著一邊閃去。

「吼……」龍吼之聲響起,讓人們更加顫抖起來。

「地龍拉車?」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看著逐漸奔向自己的巨龍,心中微微一凜。

洛天沒想到,世俗界中居然還有人能夠用地龍拉車,眼前的地龍雖然只是化骨後期的修為,但是也不是一個普通的世俗家能夠駕馭的了的,就連狂刀門這樣的二流門派都沒有地龍,可見來人身份的不一般。

「轟……」地龍龐大的身軀,在洛天的身前停了下來,後面奢華的馬車之上,走下來一個年輕的丫鬟打扮的人。

腹黑老公:復婚請排隊 「你走開,這是一百萬元氣石,你等下一撥吧!」丫鬟臉上露出一絲輕蔑,隨手將儲物袋扔到了洛天的腳下,神情倨傲。

聽到丫鬟的話,洛天微微一愣,看了看腳下的儲物袋,心中冷淡起來。

「插隊?」洛天心中冷笑,眼中卻是露出不屑,根本就沒有去理會丫鬟,目光沖著管理漢子輕聲開口。

「我能進去了么?」洛天輕輕敲了敲漢子身前的桌子,將還在發愣的漢子喚醒。

「呃……」看到洛天的舉動周圍一陣錯愕之聲,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看向洛天。

眼前之人明顯身份不一般,洛天居然敢無視對方的話,而且還要進入傳送陣,明顯是不把人家放在眼裡。

洋溢的青春熱血 「你……」果然,年輕的丫鬟臉上露出大怒之色,身形閃動瞬間出現在洛天的身前,一腳踢出。

「化骨後期!」人們目光中帶著驚嘆之意,看著被帘子遮起的馬車。

一個丫鬟都是化骨後期,那麼這個丫鬟的主人會是什麼修為,深深的疑惑在人們心中升起。

「滾……」但是隨後人們更是見到了讓他們震驚的一目。 第五百一十八章瓊花宮

「咔嚓……」在人們驚顫的目光之下,化骨後期的丫鬟,來的快去的也快,腳還沒有蹬在洛天的身上,整個人的腿便扭曲起來,整個人倒飛了出去,撞到了地龍的身上。

人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目徹底驚呆住,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看向目光淡然的洛天。

看守傳送陣的漢子也是張開了下巴,咔噠一下,手中洛天遞給他的儲物袋掉落在了桌子之上。

這些人中,他離洛天最近,剛才侍女即將踢到洛天的一剎那間,中年漢子彷彿自己在死神的身邊一樣,冰冷的氣息,讓他呼吸都有些困難。

這個大叔有點帥 「你!」丫鬟臉上露出驚怒的神色,從地龍的身邊爬了起來,腿上傳來的疼痛讓她的臉色有些慘白。

「香雪,回來吧!」一道淡然的女聲,在馬車之中響起,聲音如同山間的泉水一般,讓人回味無比。

「小子,你要倒霉了!」丫鬟臉上露出嘲諷的神色,沖著洛天開口,隨後目光恭敬的看著馬車上已經,伸出一條腿來的女子。

「我能進去了么?」洛天卻是彷彿沒有聽到丫鬟的威脅一般,再次輕輕的敲了敲桌面,讓漢子再次回過神來。

「呃……」漢子回過神,臉上露出恭敬的神色,剛才洛天給他的印象太深了,他知道,這兩方都不是自己能夠得罪起的人,臉上不由的有些鬱悶起來,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開口。

按道理來講,洛天是先來的,肯定是讓洛天先進,但是那個從車上下來的女子,肯定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自己也不敢輕易答應下來,如果真的放洛天進去,憑藉剛才那個侍女的驕橫程度,自己也絕對沒什麼好果子吃。

就在中年人愣神的瞬間,一股淡淡的香氣在人們的鼻子中擴散開來。

隨著香氣的迷漫,車中的女子也是走了出來,讓人們心中一驚,臉色露出一絲驚嘆。

「這……」看到女子的容貌,人們的心中無語起來,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洛天也是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將目光看向了女子,隨後整個人都不好起來。

視線當中,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緩緩的朝著洛天走來,身上傳來若有若無的香氣,讓人心醉。

這名女子的身材無可挑剔,但是唯一的缺陷,也是致命的缺陷,便是那張臉了,瓜子臉上,長起了如同繁星一般的麻子,而且額頭還有一枚小手指大的黑痣,甚至洛天能夠看到黑痣上面還有一根粗黑的汗毛。

「這尼瑪……」人們心中大聲低吼起來,本以為車上坐的是個一等一的大美女,卻沒想到,不但沒等到美女,反而等到了一個奇醜無比的女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