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想否認,但是承認也不是辦法,蒼炎糾結了,要是讓青稠知道自己當時的實力只不過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她還會不會和他達成聯盟。

想到這,他只好開口道:“那個……青稠夫人,其實事情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發出那麼強有力的攻擊,也只不過是一次性的,正如你所看到的,現在的我也只不過是靈力三階而已……”

他的意思是實力本就不高,但聞言的青稠卻又誤會了,只見她大大的眼睛中盡是期盼。

“沒關係的,我知道,你是因爲發出那麼強的攻擊遭到了反噬,我相信,過一段時間,你一定會恢復到以前的實力的。”

汗!既然如此蒼炎也就只好明擺的告訴了她,那種攻擊再也不可能有了。

解釋過後,看到青稠眼神中露出了濃濃的失望之色,蒼炎心裏也不好過,畢竟人家本來有希望報仇,自己卻一盆涼水給她來了個透心涼。

久久的沉默過後,蒼炎開口問道:“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消滅那邪龍嗎?”

“我原本的實力絕對要比他強出不少,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隱藏那麼久還要趁我實力大損之時纔出現,所以只要我能夠恢復實力,一定可以將他打的神魂俱滅。”

說到這,青稠長長的龍體伏在了地上,不甘心的哀聲道:“不過現在,因爲有他的存在,我不敢借助族中祕寶,大張旗鼓的恢復靈力,如若被他發現,還沒等我實力恢復,我和寶寶們就都完了……”

說到底,其實他還是在擔心自己的孩子,畢竟丈夫已經去世,本就與邪龍仇深似海,她完全可以拼了自己的性命。

蒼炎注視着那塊巨大的發光水晶,即使沒有了感應能力,但他卻仍能感覺到,這所謂的龍族祕寶蘊含的靈力絕對勝於當初傾天學院的那塊懸瀑晶石千倍萬倍。

如果能將它煉化吸收,自己的經脈會不會有所恢復呢,就算是隻將普通經脈痊癒了也好呀……

使勁的搖了搖頭,急忙打消心中所想,畢竟這種做法太不道德了,本來青稠的狀況就夠慘了,自己竟然還沒心沒肺的圖謀她唯一的家產。

悲傷中,看到蒼炎搖頭的動作,青稠有些不明所以,繼而又想到,蒼炎與龍曉曉談到過的祭品,便以爲他也覺得繼續在恐鱷島上難逃一死,遂出言安慰道:“蒼炎,短期內,只要留在我巢穴的四周,因爲龍水晶的屏蔽性,那條惡毒的邪龍發現不了你們的。”

“哎……”

聞言,蒼炎卻嘆了一口氣,完全想給自己兩巴掌,看看人家青稠夫人多善良,而自己卻還想……

眼神突然變得堅定,因爲他也想到,坐以待斃並不是辦法,雖然有着龍族祕寶龍水晶的守護,可以躲過那條邪龍,但總不能夠躲一輩子吧,自己等人可是要回到傾天學院的。

只聽他嚴肅的開口道:“青稠夫人,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那邪龍發現不到你,從而盡全力的利用龍水晶恢復成你最初的實力呢?”

聽此一問,青稠卻是碩大的腦袋左右搖了搖,泄氣道:“若是有方法,我早就去恢復實力,滅掉那孽障了……”

說到這,頓了一下,彷彿是突然間想到什麼,一改無奈悲廖的語氣,接着道:“倒是有一個不能算是辦法的辦法,可惜,沒有人能夠做到……”

“什麼辦法?”蒼炎急了,你說你有就說唄,這關鍵時刻你有什麼不好開口的?

遲疑了幾秒鐘,只聽她接着道:“我剛剛與你說過,十多萬年前,剛來這島時,便遇到了島主蒼叢。”

說到這,她眼中竟然出現了追憶、崇拜之色、

蒼炎不得不疑惑,她在遇到丈夫之前,是不是暗戀過他家小叢。

“因爲只是初臨恐鱷島,我本想是以自己的實力,將這裏霸爲己有,以圖日後能夠建立自己的勢力,再去謀劃,重新創建幻龍一族,卻不料,被一隻大蜥蜴……哦不,是一隻恐鱷阻撓,我在他手下竟然沒有走過三招就落敗,他要想殺我簡直是輕而易舉,再後來我才得知,他便是恐鱷島島主——魔獸蒼叢!”

“之所以提起他,卻因爲,我若想恢復實力,只有他才能夠幫助,蒼島主時常就在空中發出一種奇特的音律,似乎是在回憶,又似乎是在哀鳴,但每當我聽到那音律,只要龍水晶在我的身邊,根本就不需要我耗費大力氣,製造大聲勢吸收,靈力就會源源不斷的從晶石中轉化到我身體裏……” 聽到青稠形容出的音調,蒼炎心中一震。

不會錯,正是自己飛昇之前所創作的樂曲,到了天界後,便將它略微修改,最終成爲了天界升魂曲……

想到這,蒼炎的心裏又不禁一痛,在自己走後,小叢依然沒有忘記那首曲子,依然……盼着自己的歸來,可是等自己再次回到凡塵之時,世事滄桑,小叢卻也已魂歸冥域。

看到蒼炎情緒好像有些低落,青稠擔心的道:“怎麼了,蒼炎?”

沒等他回答就是自嘲的一笑,“看吧,我就說,我們沒有希望的,蒼叢島主早已不知到哪去了,如果有他在的話,甚至不用我動手,只要他老人家隨便吹一口氣,那邪龍都會死無全屍。”

她卻不知道,蒼叢早在幾萬年前就已經殞命……

“我會那首曲子,告訴我接下來該怎麼做吧。”惆悵的聲音響起。

什麼?青稠震驚,他想不到,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竟會恐鱷族的古老族曲。

似乎不確定,她問道:“你是說你會?”

看到蒼炎點了點頭,她卻並沒有着急高興,而是碩大的龍頭探了過來,長長的身體繞着他盤旋了幾圈。

“還是不行……”泄氣的聲音響起。

也不怪她如此,實在是蒼炎所表現出的實力太爲低微,自然而然,她就想到,他的境界也一定很低微,要想使那恐鱷族曲發揮出效果,沒有足夠的境界是不行的,更不可能催化她吸收龍水晶的速度。

沒有理會青稠一籌莫展的樣子,蒼炎豎起小拇指橫放嘴邊……

一首天界升魂曲飄蕩而出,霎時間,整個龍穴中的靈力都活躍了起來,正是由於龍水晶接觸音樂波動所產生的。

直到餘音嫋嫋……

回過神來,青稠再次震驚了,只不過這一次,她已經說不出話來,因爲她察覺到,隨着剛纔音樂的響起,自己體內的靈力竟然與龍水晶產生了共鳴,並且急速的增長起來。

“青稠夫人,這曲子對是不對?”

聽到蒼炎淡淡的詢問,下意識的,青稠急忙答道:“哦,對對對……”

可又馬上變口,“不對不對!”

如此的語無倫次,不只因爲她太過訝然,而是蒼炎所吹出的樂曲確實與蒼叢有些區別,不過卻要比蒼叢所發出的音律更加能夠催化她與龍水晶產生共鳴。

蒼炎也想到了這點,畢竟自己所吹的乃是貨真價實的天界升魂曲,此曲的功能不只是能夠渡化亡靈,還有一點就是活躍能量,龍水晶的靈力與幻龍子弟產生共鳴就是如此。

“那,這曲子是否能夠幫到你呢?”

緩和了一下情緒,確保自己不會再激動地語無倫次,青稠大大的眼睛眨了眨,說道:“何止是能夠幫到,你的樂曲要比蒼島主的更有效呢!”

“還有,你既然也姓蒼,不會是蒼島主的後裔子孫吧?”

尼瑪呀!!!

蒼炎真心無語了,大姐,沒想到你眼睛挺大,視力卻這麼不好……本王是人類!而且你所說的蒼島主按理說還是本王的兒子,還敢跟我扯什麼後裔子孫!

有效就好,蒼炎也犯不上就這事和她上火,遂問道:“如果有了我的幫助,你要多長時間才能恢復實力?”

本來是想繼續追問蒼炎爲何會這曲子的並且沒有境界也能發揮它的威力,不過看他的樣子也是不想說,青稠也就不去在意了,略微想了想,肯定道:“十天足矣了!”

要是放在以前,她是想都不敢想自己能夠藉助龍水晶恢復實力,因爲動用龍水晶時,必須要露天狀態下,藉助日月之芒,再施以族中祕法,與它達成共鳴纔可以吸收靈力,可那樣的話,邪龍絕對會被龍水晶產生的聲勢引來……現在卻可以省去這些了,只要恐鱷族曲響起,龍水晶就會主動的與她共鳴。而運用這十天時間,卻足夠破壞那邪龍施加的術法恢復實力了。

既然已經定下來,蒼炎並沒有着急的開始實施,而是開口問道:“青稠夫人,你已經在這島上呆了十幾萬年了,很多事情,你應該都知道吧?”

“不錯!”

訝異的看了他一眼,並不知他爲何有此一問,青稠還是老實的點了點碩大的腦袋。

“那你可知道,恐靈山在八萬年前,可有什麼大事發生嗎?”

之所以是八萬年前,正是因爲,那是小叢身死的時間,既然很可能遇到了知情人,他又怎麼可能放棄打聽兇手的線索。

“八萬年前?”喃喃的嘟囔一聲,既然蒼炎要問,將他看做希望的青稠只有努力的回想着。

半晌過後。

“哦,有一個穿了一身鮮紅色衣服的怪人曾經到過恐靈山,並且與恐鱷一族發生了矛盾,最終不敵族長蒼叢敗退而逃……這也就是八萬年前恐靈山發生過的最大事件了。”

聞言,蒼炎沉思着,看來當時的小叢確實是將那惡人打跑,但本身卻受到了致命傷……

不過只是這一點,卻也得不出更多的結論。蒼炎只好接着詢問,不奈,這幻龍青稠簡直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八萬年前的事情完全是迷迷糊糊的,只知道死守自己的龍穴,想方設法修煉靈力。

最終也只有一條可有可無的消息,就是那血衣人是使一把很特變的武器,看起來像是一根黑棍上插着一隻斷了一指的手掌。

實在想不明白,蒼炎只好以後再去找線索,繼而又問了一些問題,都是有關與恐鱷一族。

青稠現在是瞅着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對了,越發越懷疑,蒼炎是恐鱷一族流落人間的私生子,要不然怎麼即會恐鱷族曲,又關心族中大事呢?

還好的是蒼炎並沒有讀心術,否則非得口一張,吐血三升。

“不過,要說發生在最近的到有一事。”青稠道。

“什麼?”

“那就是一萬年前,也就是恐鱷族現任族長蒼鳴……”

聽到這,蒼炎不禁心裏一黯。

青稠並不知道蒼鳴已死,並且蒼炎等人前一段時間剛從恐靈山出來。

只聽她繼續道:“當時的蒼鳴,可真是年輕氣盛呢,也算是個天才,別看他年齡不大,竟然已經擁有九階靈力修爲了,雖然只是初級……,那一日發生的事情,現在想想,也很可能……”

說到這,她頓了一下,沉吟着說道:“不是可能,是一定,這島上,只有那條邪龍能夠威脅到蒼鳴,也就是他將當時的蒼鳴打成了重傷!”

聽到這,蒼炎也差不多明瞭了,心中的怒火越來越盛,握緊拳頭,彷彿隨時都會爆發一般,不只是恨那血衣人,還有那條邪龍。

蒼老一定是因爲容不下恐鱷島上有那麼一隻邪獸作惡,纔去想要滅掉他的,卻沒想到,那邪獸無比強大……

而青稠之所以剛開始不敢確定,是因爲一萬年前她還沒有察覺出那條邪龍的存在,而蒼鳴卻因爲不只是恐鱷一族的族長還是恐鱷島當時的島主,自然是有辦法探查全島,得知了那邪龍的存在……

正當他沉思之時,時間也慢慢的流過。

隨着一聲低吼,青稠幻龍的身軀開始慢慢退化,逐漸縮回了原來的大小,龍角與四隻龍爪也已消失,就連黃金鱗片都縮回體內。

“噝噝……”

無法再言語,青稠又變回了斑蛇。

察覺到此,蒼炎才知道,是自己將她冷落在一邊,沒有天界升魂曲,她自然是時間一到就無法維持龍體。

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正對上青稠那雙幽怨的大眼睛。

不敢再耽擱,也就將心中所想都放到了一邊。

急忙帶着青稠按原來的小洞口返回,卻是要通知白戰楓等人。

當大家都知道了事情經過,那種震驚不次於看到蒼炎那天驚天動地的實力,實在是幻龍這個種族除了龍曉曉這個大齊國皇室成員外,在座其他人連聽都沒聽到過。

正要將大家都帶入龍穴,青稠卻犯難了,因爲寶寶們的特殊性,他們雖然屬於幻龍一族,但血脈並不純正,由於另一半是蛇血,會自然而然的受到龍族的限制,無法靠近龍水晶,也就是無法進入龍穴。

這也是長時間以來,青稠一直以斑蛇之身待在外面這個昏暗洞穴的原因,她是無法放心孩子們。

也是,蒼炎等人因爲是人類所以並不受到什麼限制,而青稠寶寶們雖然體內流着幻龍血,但卻長着一副草蛇的模樣,這應該很難讓龍水晶接受吧,畢竟呆在幻龍島也不知多長時間了,也是具備了一些龍的靈性,自然就會對這種“玷污”龍血的生物產生排斥。

“那把他們硬帶進去會有什麼後果呢?”

蒼炎忘了斑蛇模樣的青稠並不能答話,開口問道。

只見她聽到這話後,雙眼中滿是慌張。

看她的樣子,不用想也知道,如果將寶寶們強制性的帶進龍穴,那龍水晶絕對會釋放靈力將他們煉化。

最終,經過討論,三個已昏迷的女生要放入龍穴,其他人,蒼炎與青稠自然要進去,剩下那些,除了龍曉曉外,白戰楓與葉磊等人在這十天內輪流守護寶寶們…… 雖然青稠已經反覆強調過,龍穴安全無比,不可能被邪龍發現,但蒼炎還是很擔心,因爲就在剛剛,沒有進入龍穴之前,他確實是看到一個人影自龍曉曉眼中閃過。

但那也可能是邪龍術法所施加的殘影也說不定,不再去多想,蒼炎伸出小拇指,放於嘴邊,天界升魂曲響起。

就連白戰楓等人也是頭一回聽到如此奇妙的樂曲,如果不是現在正事要緊,小丫頭龍曉曉一定纏着蒼炎將這首曲子交給她。

進展很好,青稠慢慢恢復成龍體,穩定下來後,由於共鳴,龍水晶源源不斷的提供靈力,體內靈力開始逐漸增多。

再看青稠的龐大身軀,黃金色的鱗片越發的明亮,那巨大的龍角威風凜凜。

就這樣,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到了第五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