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顧白少白反對,白斬天帶著白少白追逐獸潮的腳步而行,想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要弄個清楚。

一望無際的長白山,被暴風雪覆蓋,原本寧靜,但在獸潮出現之後,這份寧靜被打破了。

獸潮洶湧無邊,在山間奔跑,無視一切危險。

轟隆隆!

大地震顫,山峰搖動,很多地方都發生了雪崩,淹沒了諸多野獸。只是,卻全都不能讓野獸們停下腳步。

天池,又名瑤池,長白山最負盛名的景點之一!

天池被十六座山峰環繞,地理環境優越,除了遊客之外,少有人來,平常都很寧靜。

可是此刻,這份寧靜卻被打破了,無數的野獸出現,佔據了所有的山峰,緊緊的盯著瑤池。

似乎在那一望無際的瑤池下面有寶物在等著它們。

又或者,在那碧波蕩漾的池水中潛藏著一頭或者幾頭即將出世的絕世妖獸,需要它們來守護,或者來仰望!

一望無際的長白山天池,被白雪覆蓋,結冰了,白茫茫的一片,誰也不知道在那白茫茫的冰塊下到底有什麼樣的不尋常? 長白山頂,白雪凱凱,千里瑤池,被冰雪覆蓋,但在那冰雪之下,卻散發著一種讓人敬畏的氣息。

環繞天池的十六座山峰,高大雄偉,同樣被冰雪覆蓋。只不過如今那高大的山體上已經被黑壓壓的生物給佔據了,雪花飄落而下,一尊尊形態各異的雕像驟然生成!

那都是最真實的生物被冰凍后形成的狀態,哪怕是失去了生命的氣息,依然栩栩如生!

長白山頂太冷了,足有零下十幾度,不是每一種生物都能夠經受得了這樣的寒冷,許多都被當場凍死了。

當然,也有那可怕的生物,站在那山巔,昂然而立,散發著可怕的氣息,俯視天池!

那都是獸中王者,有色彩斑斕的猛虎,有水桶粗細的大蛇,有山嶽般高大的巨猿,有雙翅展開足有數十米的鷹等等。

那些可怕的生物,盤踞在山巔,俯視天池,每一頭都世所罕見,都是異種,普通人根本無法見到,根本難以想象!

已知的猛獸,那些被放逐在動物園中的猛獸,看似兇猛,但要是和那盤踞在山巔的真正猛獸比起來,那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有鴻溝之別,有天地之差!

這些猛獸,隨便走出去一頭,都足以驚世,會震撼人間,會顛覆人們的認知,彷如來到數個紀元以前。

寒風凜冽,大雪飛舞,天氣越來越惡劣了。

十六座山峰,越來越多的生物被凍死,成為了栩栩如生的雕像。有一點相同的是,哪怕那些生物都死了,它們依然站立著不倒,雙眼皆望向同一個方向。

那裡是長白山天池,也是瑤池,傳說中的神仙居住之地!

瑤池,上古神話傳說中王母娘娘的居住之地,當然,版本不止一個。有些人說王母娘娘居住的瑤池就是長白山上的這座瑤池,有些人說瑤池在昆崙山,還有更離奇,也更讓人信服的,說王母娘娘乃上古大神,是傳說中的三界主宰之一,她居住的瑤池當然不應該在凡間,而是在那虛無縹緲的九天之上!

世上真的有王母娘娘這個人嗎?

沒有人知道,就連真正的瑤池,也沒有人知道究竟在哪裡,或者說根本就不存在什麼真正的瑤池!

生命在這裡演繹了一場冰冷和無情,太脆弱了,數之不盡的生物在這裡化成了雕像,但卻沒有人關注,就連其它活著的生物也漠然視之,依然堅定的望著那瑤池,不知在等待什麼!

與此同時,遙遠的華山之巔,一座茅草屋突然憑空而現,走出來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他遙望長白山方向,眼中露出激動之色,隨即騰空而起,化成一道長虹消失在天際。

東海之濱,一位在海邊垂釣的老人突然間放下了手中的魚竿,站了起來,遙望長白山方向,露出喜色,隨即帶著他的魚竿消失在天際。

京城,炎黃國的國都,一個中年人闖進了一間許多年都沒有打開過的靜室,過了沒有多久,一道老邁的人影從那靜室中走出,趕往了長白山方向。

一處黑暗之地,一個全身都籠罩在黑袍中的人拿起了一柄塵封已久的刀,消失了。

無盡虛空中,一個中年人帶著一個女人從那虛空中趕來,如流星般,劃出絢爛的光。

還有一些地方,非常隱秘,有古老而又強大的存在沉睡著,但在這一刻,全都蘇醒了,帶著欣喜,帶著激動,趕往長白山方向。

長白山,白斬天帶著白少白而行,他們的速度不算快,主要是白斬天並不想在白少白面前表露太多自己的本領。在白少白看來,白斬天就和電視劇裡面的那些武林高手一樣,但比起那神話劇里的那些神通廣大的仙人又差了許多。

「白斬天,我們要去哪裡?」白少白問道。

獸潮來得快去的也快,憑他們現在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獸潮的速度,早就跟丟了。就連那些野獸的腳印,也在茫茫大雪之下被覆蓋了。

「我們去找那些野獸,我倒要看看那些野獸到底要幹什麼。」白斬天說道。

「我們真的要去?」白少白臉色頓時蒼白了起來。

獸潮的可怕他可是剛剛才見識過的,如果真正的遭遇,那絕對會變成爛泥,或者爛泥都剩不下。

白少白依稀還記的在那剛才的獸潮中,有一隻巨大的野狼咆哮而過的場景,太讓人震撼了,咆哮一聲,天上的烏雲竟然在那一剎那都崩潰了一大片。

那是什麼樣的力量?白少白根本就不敢想象,彷如神話!

「當然,難道你不想知道嗎?」白斬天笑道。

「可是……!」白少白有些猶豫。

他的確很好奇,只是,他知道自己的本事,普通人而已,怎麼可能應付得了那些如潮水般的野獸?怎麼可能應付得了那咆哮一聲都能讓天上的雲朵散去的可怕存在?

好奇害死貓。白少白現在可還不想死呢,他還要採到千年老人蔘,還要回去守護著他愛的人直到她幸福,他不可以死在這裡。

「你放心吧,我答應你,一定幫你尋到千年人蔘。」白斬天認真的說道。

「這…好吧!「白少白無奈的嘆了口氣。

他還能有什麼選擇呢?白斬天說的是實話,如果沒有白斬天,他根本就不可能採到千年人蔘。不要說採到千年人蔘了,就連能不能安全走出長白山都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刷!

一連串的腳印在身後逐漸遠離,很快又被風雪覆蓋,什麼都沒有留下。

白斬天加快了速度,帶著白少白化成了一道殘影奔往野獸消失的方向。

別人也許會迷失道路,但白斬天不會,追逐一群不起眼的野獸而已,小意思。

倒是白少白,心驚膽戰,既感刺激又感惶恐,生怕一不小心就丟失了性命。

巍峨的高山,阻擋不了白斬天的腳步,他抓住白少白的手臂,每一次躍起就是數丈高,如閑庭信步。

他已經盡量低調了,盡量讓白少白覺得自己平凡一點,不想給他太大的壓力。

任誰突然發現自己身邊的朋友乃是可以飛天遁地的人道至尊,恐怕都會惶恐甚至是嚇出病來吧? 白斬天越來越欣賞白少白,如果白少白所說的一切屬實的話,白斬天不介意幫助白少白一次,甚至把白少白帶到修行界中來。但在這之前,白斬天不想讓白少白過早的知道自己的本事,也算是對白少白的一番考察吧。

兩人翻山越嶺,雖然看似艱難,但卻沒有什麼可以阻擋他們的腳步,很快,長白山天池遙遙在望!

「嗷吼!」

正在這時,長白山頂傳來了可怕的咆哮聲,似乎所有的野獸都張口了,同時咆哮,不知道在針對什麼。

轟隆隆!

受到聲波的影響,覆蓋在山頭的積雪崩塌了,滾落下來,要淹沒一切。

白少白驚駭莫名,可怕的積雪一旦滾落下來,不用想,他們兩個人肯定要被掩埋,而且看那雪崩的氣勢,如海嘯般,恐怕就連白斬天也不能倖免!

那是自然災害,算是天地之威,哪怕白斬天是能夠飛檐走壁的武林高手,也難以抵抗那天地之威!

白少白都能想到的問題白斬天當然也想到了,他不由皺眉,正如白少白所想的那般,如果他只是會一些武術的武林高手的話,根本就不可能與那雪崩相抗,非但不能相抗,以那雪崩的速度和範圍來看,逃命都做不到。

「是否要動用超越凡人的力量?」白斬天在猶豫。

轟隆隆!

雪崩越來越近了,沒有時間讓白斬天猶豫,毀滅的氣息已經降臨。

「沒辦法了,除非等死!」白斬天苦笑。

一次雪崩而已,他是不會死的,可白少白就必死無疑!

金色的光芒在白斬天的手掌中浮現而出,白斬天抬手,就準備一掌拍出。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突然憑空而現,出現在他們兩人的前方不遠處,站立在虛空中,面對那滾滾而來的雪崩拍出了雙掌。

轟……!

他的力量與那雪崩相碰撞了,產生了巨大的爆炸聲,滿天雪花飛舞,灑落在長白山的每一個角落。

「走!」

一股柔和的力量托起了白斬天和白少白往長白山天池而去。

「這裡不是你們應該來的地方。」慈祥的聲音響起,帶著一絲嘆息。

「為什麼?」白斬天問道。

「因為這裡即將上演一場大戰,凡是來到這裡的人都不能倖免,包括你們。」

長白山天池異寶出世,但凡來到這裡的人都會被人關注,一旦被人關注,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那麼,下場就註定了會很悲慘,死亡都只是小事。

銀魂不知道這兩個年輕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是他知道這兩個年輕人以後的麻煩大了,只希望自己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能夠保護好他們吧!

「大戰?什麼樣的大戰?我正好見識見識!」白斬天平靜的問道。

末法時代還是有強者的,這個老頭的實力就不錯,神話級了吧?

白斬天很想知道能夠讓神話級的強者都認真對待的大戰到底是什麼樣的,或許除了這個老者以外,還能見到別的神話級強者,甚至超神級強者。

白斬天有些興奮,如果這樣就最好了,到時候看誰順眼就全部收服,讓他們都去給星際偵探社做事,那樣子自己豈不「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大言不慚!」銀魂冷冷的說道。

如果可以的話,銀魂真的想把白斬天他們兩人拋下,因為帶著他們對銀魂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益處,還會成為累贅。

只是,他不能拋下白斬天二人,一旦拋下,以他們兩人的實力,根本就走不出被白雪覆蓋的長白山。堂堂銀魂,為國為民守護了一生,怎麼可能拋下兩名年輕人不管呢?

哪怕是再怎麼艱難,他都要保護好兩人的安危。

銀魂的速度很快,在空中飛翔,風馳電掣,很快就到達了山頂,降落在一座山峰之上。

轟!

可怕的威壓突然間降臨,盤踞在山頭的野獸原本盯著天池一動不動,突然在這個時候看向了銀魂以及白斬天兩人。

那是一頭高有數米的銀狼,流線型的身軀,強壯有力的四肢,還有那可怕的威壓,無不在顯示著它的威嚴。

它咆哮,對銀魂露出敵意,張口一吐,一片火光瀰漫而出,來勢洶洶!

這裡是它的地盤,豈能讓外人插足?插足著,唯有死路一條!

「哼!本座在此你也敢張狂?」銀魂冷喝,袍袖一拂,狂風激蕩,讓那火光倒卷而出,擊打在數頭野獸身上。

噗嗤!

數頭野獸接觸到了那火光,剎那間化為了飛灰,什麼都沒有剩下。

銀魂的身體在原地消失了,出現在銀狼的面前,抬手就拍了出去。

嘭!

這一掌威力其大,直把那數丈高的銀狼拍飛了,摔落在遠處的山石之上,直把一大堆的山石都碾成了粉末。

「吼!」

銀狼憤怒了,身為獸王,乃是長白山中的至強者之一,何時受過這般屈辱?被一個糟老頭子給拍飛了。這口氣怎麼能夠咽的下去?

銀狼化成了閃電,奔向銀魂,兩者很快就交戰在一起,展開了絕世大戰。這一戰,直打得是天昏地暗,最後還是銀魂稍勝一籌,一巴掌把銀狼的腦袋給拍碎了!

「吼!」

銀狼死,這座山頭上的野獸們齊聲咆哮,無數雙眼睛盯著銀魂,簡直恨不得要把銀魂給生吞活剝了。

「哼!」銀魂冷哼,無視所有野獸的目光,身上泛起了強大至極的威壓,直接針對這座山頭上的所有野獸,在這股無法抗拒的威壓之下,所有的野獸都老實了,乖乖的趴伏在地上。

白少白目瞪口呆,他本來以為白斬天是武林高手就已經很奇怪了,可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叫做銀魂的老人,怎麼這麼厲害?還是人嗎?

會飛行,會抵擋雪崩,會鎮壓妖魔,這豈不是成了神仙了?

白少白苦笑連連,感覺很荒謬,自己都在經歷著什麼?怎麼感覺好像是在做夢一樣?太不真實了!

白斬天拍了拍白少白的肩膀,笑道:「兄弟,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有些東西你認為他不存在,但他的的確確是真實存在的,所以,你只要慢慢的去習慣就好!」 白斬天說的很輕鬆,慢慢的去習慣就好。可這樣的話語落在白少白的耳中卻讓白少白感到更加的不可思議,如何去習慣?根本就是不同的世界!

武林高手嗎?還是神仙?

武林高手還能接受,神仙如何能接受?

無神論時代,神仙都成為了傳說,有誰真正見識過?

現在他見到了,可那是真正的神仙嗎?

還有那可怕的生物,與神仙抗衡,雖然敗了,但也足夠強大,與傳說中妖無異,疑是成精了。

白少白久久無語,震撼的無以復加,所見的一切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疑是穿越了。

「年輕人,你是哪家子弟?還算不錯。」銀魂對著白斬天說道。

如果此刻有認識銀魂的人在這裡,聽見銀魂說這樣的話,絕對會感到震驚,絕對會羨慕嫉妒恨白斬天。

銀魂是什麼人?炎黃國的守護神之一,強大到無法想象,能夠被他誇讚一句不錯的人,整個炎黃國都沒有幾個。

銀狼死了,其餘的野獸遠不如銀狼強大,在銀魂的氣勢之下紛紛匍匐了下來,瑟瑟發抖,靜等銀魂發落。

這座山峰換了主人,銀魂取代了銀狼,百獸皆臣服。

銀魂在山巔盤坐了下來,遙望天池,與另外的十五座山峰對峙。

十五座山峰上,有可怕的目光望了過來,有強大的氣勢降臨,天上的雲朵都崩潰了。

轟!

銀魂雙目如電,雙目中爆發出兩道實質般的光芒,冷冷的環視每一座山峰。

同時,一柄古樸的長劍憑空而現,轟的一聲插在銀魂的身前,散發著冰冷的殺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