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不錯,你們果然來了。”

一個男子從裏面走了出來,滿臉微笑,不是伍子凱還有誰。

“裝神弄鬼,伍子凱,今天就是你死期!”

祝遠大喊一聲就率先跑了上去,直接就是一掌。

千手印第一重!

伍子凱舉手格擋,他也是個狠辣子,雖然不比祝遠的古武術底蘊,但其打鬥經驗,也不是祝遠能比的。

一時間,兩人打得難解難分。祝遠打不贏伍子凱,伍子凱也奈何不了祝遠。

周圍的小弟沒有一個跑上去湊合的。這是老大間的戰鬥,這麼榮譽的戰鬥,自己怎麼能破壞。

藍毛越看越心急,拖的越久,變數就越大。不說自己剛纔不安的感覺,單單是剛纔伍子凱莫名其妙的一句話都可以看到,這事不簡單。

就準備上去幫忙時,一道聲音從後面傳來。讓藍毛的腳步猛的一停,站在那裏。

“警察!放下武器!” 一大羣警察跑了進來,每個人手裏都拿着一把54,槍口紛紛對準周圍的帝魂幫衆。

“都在幹嘛,黑社會啊。操,放下武器。”幾個警察大聲的喝道,衆人都看向了藍毛。

藍毛臉色冷靜,看着眼前的警察,說道,“不知道你是哪個區的,但我藍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隨隨便便捉走的。”褲袋裏的手按下了拔通鍵。

“哼,難不成你還想跟**對抗?外面的武警同志已經到位,我看你也別耍什麼滑頭。”警察囂張的說着。

“你乾的?”

祝遠轉頭看向伍子凱。

“哈哈,我也是黑社會,一起被抓,你說我有可能做這事麼。”伍子凱笑眯眯的說道。

“去死!”

祝遠一拳打向伍子凱,後者慌忙應架。兩人又準備打起來。

碰!

警察對天開了一槍。

“你們兩個,都沒有聽到我命令嗎?帶走。”

幾名警察跑過去把兩人抓住。

“我要打個電話。”

藍毛準備把手機拿出,一個警察立馬跑過去把手機搶走。

“你……”

“我們有權沒收犯罪人的通信工具。走吧。”

警察大手一揮,所有人都被帶了出去。

看着手機上的正在通話中,警察笑了笑,按下了結束鍵。

第二天,杭州市的各大報紙頭版就紛紛印出了:警察捉獲黑社會鬥爭人員幾十餘名。藍毛將在後天審判。

回到現在。

陳天生看着手機,他總覺得發生了點什麼事,不然他們的電話不可能打不通。

“天哥醒了?”

甘宇高興的跑了進來,手中還拿着兩袋蘋果。

“嗯,沒事了。”陳天生點了點頭,“對了,現在島國的情況怎麼樣了?”

“一般吧,起碼出境這塊管得很嚴了。畢竟出了這麼大的一件事。”甘宇說道,陳天生點了點頭。

“還有就是天皇的話了。”

萬域靈神 “什麼話?”陳天生好奇。

“在每一次的祭典上,天皇都要說一番話的。今年的話直接就是懷疑首先的工作能力,竟然能讓殺手進來刺殺。”

“天皇和首相的關係不好?”

“也不能說不好。”甘宇想了想,“天皇和現任首相不是同一派系,而現任首相要是下臺,財政議員就是最大的得選者了。這個財政議員是天皇的人。”

甘宇作爲紅塵的管理人,紅塵在島國也是有名的交際會所了,加上和**一些人的關係,所以消息倒也知道不少。

不知道爲什麼,陳天生突然想起何奇遼的任務以及王曉鳳的任務。嘖嘖,島國內部也不和諧呀。

陳天生有些好笑,不過這樣好呀,管你是死是活的,最好都亂起來,然後經濟倒退100年。

“哦,還有,那個何奇遼說什麼要回總部的,叫我跟你說說。嘖嘖,何棄療,這個名字有內涵。”甘宇說說自己就笑了起來。

“呵呵。”陳天生也笑了笑,這次何奇遼任務可以說是失敗了,回總部領罰也沒什麼出奇。

對待任務失敗者的懲罰,黑狼了採取延長畢業的制度。視情況而定。

看樣子何奇遼是沒那麼快能出來了。

陳天生搖了搖頭,打了個電話給祝遠,也是不通,這下子陳天生坐不住了。

手機突然震動,看着屏幕上的號碼,連忙接通。

“銀軍,怎麼回事,他們的電話爲什麼打不通?”陳天生一堆話語扔過來,讓對方就是一愣。

“老大,你終於接電話了。”銀軍在愣過後,語氣立馬激動起來,“這裏出大事了。”

陳天生挑了挑眉毛,“什麼大事?”

“藍毛和祝遠都被捉了,帝魂也損失慘重。”

“等等,這些都是爲什麼?”陳天生先是一氣,然後打了自己一巴掌,讓自己儘快冷靜下來。

“事情是這樣的……”

銀軍把過程說多一次,陳天生沉默了,這個決定,好像是得到自己首肯的。

“這事情據說響應上面嚴打的突擊行動。”

“不對,如果真是嚴打,先打掉的肯定是虎幫。而且帝魂的後臺是國安,高層肯定是知道的。但現在知道的情況下仍然打,那就是衝我們了。”陳天生很輕鬆的就分析出來。

“這樣呀。”銀軍恍然大悟。

“不說這些,有沒有李靜美的消息?”

“大嫂的?沒有留意,我查查。”

“不用了,我回去再說。”

“那好。”

陳天生掛了電話,看向甘宇,“幫我訂今天回國的機票。”

“天哥,你的傷……”

“你現在受傷,不能亂來。”王曉鳳插嘴,語氣堅決。

陳天生搖頭,“沒事的。家裏出了點事,我需要回去。”

“家裏?”王曉鳳看了看陳天生,“那我也去。”

“不行。”

陳天生直接拒絕。

“你的傷太重,還是女孩子,受不了這樣折騰。”

“受不了?開玩笑,姐姐現在就算和你來七次也沒事。”

“可惜你有傷,動作不柔軟。”

……

甘宇很尷尬的離開,這老大和大嫂真是彪悍呀。

最後王曉鳳還是沒能離開,而陳天生已經搭上了回國的飛機。

吳丘陵是這一屆二線官員中的領頭人,很快,杭州市的市長,將會由他來當。

“吳哥呀,這事謝謝你了。”王哥舉起杯子,和吳丘陵碰了一杯。

“應該做的,倒是你送了如此大禮,我要感激呀。”吳丘陵皮笑臉不笑。

確實,作爲一個二線官員,還是個領頭人,在將近換屆的時候,要是辦了件大事,那麼對於以後上位,不是更好麼。

而大事,無非就是打黃,打黑。王哥讓他一個大將去挑起黑道戰爭,然後自己一窩端,這功勞,嘖嘖,大大的啊。

“都是小事,小伍的事……”王哥沒有說完。

“可以,三天,保證他出來。”吳丘陵信心十足的說道。

“那就謝謝吳哥了。”

“哈哈,自己人,不用說這些。”

“呵呵。”

……

杭州國際機場。

“島國236航班到達,島國236航班到達。”

MM甜美的聲音在候機樓裏盪漾着。

出機區裏,一個身着短衫,穿着沙灘褲的男子從裏面走出。

正是陳天生。 “熟悉的天空。”

陳天生看着杭州的天,微微一笑。

風雲得起了。

往南邊走去,他並沒有急着找銀軍,他要回去看看她是否還好。

轟隆隆~

陳天生站住了,看着路牌,並沒有錯,這裏確實是自己的家,可是現在……

已經拆了三分之二了。

“怎麼回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