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現在這個小瞎子倒是不瞎了。

一雙淡然的冷眸,更襯得她清冷美艷,超凡脫俗。

「嘖嘖嘖,川哥,不得不說,這個可不是之前那些庸脂俗粉能比的,長的是真漂亮啊!氣質也絕!還是個國際有名的設計師,這要是當女朋友,倍有面子。」

「對呀,川哥,你之前不是說,看上這妹子了嗎?還不趕緊上!你要是不開口,兄弟我可就搶先了啊。」

這幾個少爺公子們,此刻看着喬顏,頓時覺得自己懷裏的女人都不香了,那眼神都是直勾勾的。

很明顯,他們一個個被喬顏驚艷到了。

這不由讓看到這一幕的白宋宋有些不悅,一群看臉的下半身動物,就不像她的司先生,中間雖然有好幾個比她好看的主動勾引他,他連看都不看一眼。

白宋宋承認喬顏無論是樣貌還是氣質,都比她高一籌,但她毫不擔心司邵斐會動心,她覺得她已經吃定這個男人了。

但,為何這個男人此刻看向前方的目光有些發痴,還有些不敢觸及。

「阿顏。」

他叫她,那聲音很溫柔,是白宋宋跟着司邵斐三年從未見過的溫柔,她甚至聽出了一絲顫抖和緊張,那感覺就好像是男人在面對一個美麗的泡沫,他害怕一戳,泡沫就碎了,他的夢就醒了。

喬顏,這時候已經反應了過來,她的神情已經重新恢復了一貫的清冷淡然。

既然避不過,倒也不必逃了。

再說,她看那男人腿上還親密的坐着一個女人,想必也早就忘了她了。

「陸少爺。」喬顏直接無視了司邵斐,對着陸鎮川走了過去,並淡淡開口:「您看這合同……」

「合同急什麼?川哥,喬小姐人都到了,你不請人家喝兩杯?」

「對呀,喬小姐哪的人啊?有沒有男朋友啊?」 「蘇陌這小子,到底要去哪裡。」

阿林不斷捏符,拚命追著前邊幾百米開外,跑得飛快的蘇陌。

這場追逐,已經持續了足有半個小時。

從不夜城一路追到內灘的大型商業中心。

蘇陌仍然沒有停下腳步。

路上碰到的一些低級夜魔。

蘇陌瞧都沒瞧一眼,黑刀乾脆利落的一揮,就砍了。

得益於此,阿林一路上倒沒碰上什麼阻礙。

至於阿林追出來的原因。

自然是不信任蘇陌。

蘇陌自己都說了,他是雙生體。

也就是說,他的身體一半是夜魔,很有可能是個雙重人格的怪物。

夜魔都是骯髒的畜生,阿林深有體會。

有人類智慧的惡魔,他甚至不敢去想象。

因此,阿林隱隱覺得,蘇陌沒那麼簡單。

他那陽光善良的一面,極有可能是偽裝出來的。

蘇陌的身體里,可能還藏著一個惡魔。

也不知道耍了什麼把戲,騙過了柳隊長,甚至騙過了他的女朋友陳知漁。

對於欺騙柳霜的人,阿林絕不可能饒恕。

阿林對自己製作的符籙,還是相當有自信的。

至少,藏在陰影里,看穿蘇陌的真面目。

然後回去告訴眾人。

這麼簡單的事情,他還是辦得到的。

……

趕路,總是無聊的。

阿林的心思慢慢沉浸於回憶當中。

阿林,原名林北,與阿木是師兄弟,同為龍虎山第十八代傳人。

他修鍊的武功,與阿木所修的,大不相同。

林北所修以內功,符籙為主。

阿木則以硬功,身法為主。

混元功與寸崩拳,同為龍虎山十三絕技之一。

由此可見,阿林的內力相當深厚。

當然了,現如今世界已經發生了劇變。

不論是高級夜魔還是高級人類倖存者,他們所擁有的力量都是普通人類武者無法觸及的。

修道、修武一途,本就圖個身體健康,成仙那是書里說的,除了阿木這樣的傻瓜,誰相信呢。

就連師父都不相信。

龍虎山上的第十八代傳人,大多都是孤兒。

師父傳授十三絕技給他們,是為了讓弟子們出山後能憑本事在浮躁的社會上混口飯吃罷了。

那可不,阿林和阿木,下山後就到了特殊行動部隊服役去了。

憑藉著一身武藝,混上了首席教官的位置。

雖然過著沒日沒夜的艱苦生活,但勝在能吃飽飯,日子倒也還算充實。

當然,凡事無絕對。

你還真別說,龍虎山上,真的有那麼一個人,是實實在在修仙的。

那就是阿林的小師妹,李問水。

師父一次雲遊歸來,帶回山上的一個妙齡少女。

她是唯一一個被師父區別對待的人。

世人都知道,龍虎山的規矩,其中一條,就是不收女徒弟。

李問水卻是個例外。

而且上山之後,除了祭天大典會偶爾來之外,常年都是獨自一人在盤仙洞里獨自修鍊。

阿林也只是在某年的大典上,見過她一面而已。

臉上還披著面紗,看不清面容。

想到這,阿林嘆了口氣。

也不知道龍虎山上的小師妹還有師父他們怎麼樣了。

他回過神來,伸手往懷裡摸去。

心中一驚。

不知不覺中,『遁』字元居然已經消耗了大半!

阿林看了眼前方。

走了那麼遠的路。

蘇陌的腳步不僅沒慢下分毫,竟然還有隱隱離地飛起來的趨勢。

雙腿甚至跑出了殘影。

我靠,這也太離譜了。

阿林咂舌。

幸好,在阿林最後一張『遁』字元化成灰的同時,蘇陌終於停下了腳步。

阿林雙眼一眯,身子驟停,一躍,就藏進了報亭里。

身子半蹲下來,剛好可以透著縫隙看到廣場中央的蘇陌。

阿林又從懷裡摸出一張符。

這符上的硃砂印,與『遁』字元完全不一樣。

阿林輕叱一聲:「隱!」

整個身軀居然從頭到腳慢慢變得透明!

就連氣息也完全隱蔽起來。

未央廣場非常廣闊,東側的大屏幕閃爍著雪花,相當刺眼。

塑料袋、塑料瓶遍地都是,極為髒亂。

周邊建築物的黑暗處,還不斷傳來幾聲夜魔的低吼。

但月光所及之處,鬼都沒一個。

蘇陌站在正中的地方。

閉著雙目,身軀筆直,一動也不動。

忽然,微風紛紛朝蘇陌站的方向聚攏。

天空上方,烏雲也開始籠罩。

熟悉的壓迫感襲來。

「他娘的,這回輪到老子大展拳腳了。」

蘇陌頓時睜開雙眼,抽起黑刀就凌空微微一提。

黑刀脫手的一瞬間,手背再一拂,直接在蘇陌的手裡轉起了刀花。

黑刀旋轉的時候,帶動周圍的空氣,不一會兒,竟然爆發出了幾道閃電!

閃電是黑色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