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在林寒剛剛踏足那片地域邊緣的時候,一股衝天的煞氣,在遠處升騰而起。

「發生了什麼?」

林寒神色一驚,無影魔蹤瞬間施展開來,直接朝著遠處家族潛伏的區域爆射而去。

而與此同時。

林家隱藏的大峽谷中,許多建築都是矗立起來,一派欣欣向榮。

但這個時候,一眾林家高層,在老族長林宏深的帶領下,正護衛著林家的一眾女眷,怒目看向峽谷外的一群神色兇狠的蠻族之人。

這些蠻族之人,每一個都是身軀魁梧,扛著一柄柄沉重古樸的大刀、巨斧等等,正神色貪婪,看著林家所在的大峽谷。

為首的一個大漢,應該是蠻族統領,他赫然有著半步真武修為,體內已經轉化五成罡元,極為強大。

要知道,林家最為強大的老族長林宏深,不過才堪堪突破到凡武七重天的宗師之境。

「哈哈哈,沒想到這蒼莽山林中,還隱藏著這麼一個小家族,老東西,你不是我的一招之敵,快點將你們家族的所有女人獻給我們部落,不然,就別怪我來硬的。」

那蠻族統領此時說著,雙目淫.邪,看著那峽谷中眾多被護衛在背後的林家女眷,笑容滿是貪婪和狠厲。

「林家所有男人聽令,全力抵擋這群蠻族的雜碎!」

林宏深運轉真元,猛地大吼一聲。

老人雖然身軀幹枯,但此時語氣中,卻是充滿了一種強大的氣勢。

「是,族長!」

「是,族長!」

……

所有人林家族人都是紛紛怒吼道。

對於這群兇狠的蠻族,他們沒有絲毫懼意,有的,只是一腔熱血和視死如歸的決心。

「找死!」

那蠻族統領身軀快速沖入峽谷,直接對著林宏深一掌轟去。

「嘭!」

林宏深全力抵擋,但直接被轟飛到遠處,在空中吐出一口鮮血。

「族長!」

「父親!」

「爺爺!」

一個個林家族人紛紛驚怒吼道。

「哈哈哈,老東西,你在我眼中,不過是個螻蟻罷了,我隨手可殺!」看著林宏深大口吐血,那蠻族統領頓時兇殘一笑道。

「壞人!大壞人!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若是哥哥在,你們這群壞人全都要死!」林月兒扶著重傷的林宏深,美眸泛紅,神色帶著一份怒氣道。

「哥哥?你哥哥呢?叫他出來,老子一招殺了他!」那蠻族統領頓時譏諷狂笑道。

「哦?你確定,你能一招殺了我?」

驀地,一道平靜的聲音,突然在這片地域響起。

那聲音,聽似平靜,但其中,卻是蘊藏著一種極致冰寒,充滿無盡的殺意。 「誰?!」

聽到那冰寒聲音的一瞬間,蠻族統領猛地神色一變,頓時朝著遠處看去。

而林家一眾心中絕望的族人,聽到了那聲音,似乎帶著一份熟悉,他們目光陡然一亮。

難道是……

踏!

踏!

踏!

在無數人的目光中,一道身軀挺拔的青衫身影,緩緩從遠處的一片密林中踏步而出。

「林寒!」

愛你如初 「快看,是大少爺!」

「真的是大少爺回來了!」

看到那熟悉的少年清秀面孔,一眾林家族人都是頓時神色大喜,他們激動得身軀都是在微微顫動。

「小子,你是這小家族的大少爺?」

那蠻族統領神色露出一絲詫異,但看到林寒如此年輕的面孔,頓時目光露出一絲狠厲,猛地道:「真是自投羅網,也好,我將你擒住,正好用你來威脅你這家族,讓他們乖乖束手就擒!」

隨著一陣狂笑聲,那蠻族統領立馬朝著林寒衝去,那大手覆蓋一層濃厚的罡元,充滿了蒼勁的質感,仿若一掌下來,連一塊萬斤巨石都要被轟碎。

「寒兒,小心!」

林宏深等人雖然知道林寒強大,但他們同樣也對那蠻族統領諱莫如深,頓時忍不住提醒道。

「一個半步真武的廢物,也敢對我動手,誰給你的勇氣?」

驀地,林寒出聲了。

「轟!」

林寒不閃不避,直接一拳轟出,瞬間與那蠻族統領的手掌碰撞在了一起。

「哈哈哈,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們統領體內可是有著蠻族先祖的血脈,肉身無雙,他也敢與我們統領硬碰硬,簡直是找死!」

「我似乎已經看到這小子整條手臂都被我們統領打碎的血腥一幕了!」

遠處,一眾蠻族之人紛紛咆哮著,臉上滿是譏諷。

但下一刻。

「咔嚓!」

一道清脆的骨頭破碎聲頓時響起。

不過,這破碎的手臂,不是林寒,而是那蠻族統領。

「啊!」

那蠻族統領瞬間慘叫一聲,整個魁梧的身軀頓時被林寒轟飛。

就在剛才,他接觸林寒拳頭的一瞬間,一股讓人恐懼的萬斤巨力頓時傳遞到了他的手掌中,如同山崩海嘯,根本抵擋不住。

「啊……」

口中慘嚎著,那蠻族統領整條手臂都是軟塌了下來,他本是兇狠的面容,此時卻是掛滿了痛苦。

「統領!」

「怎麼可能?那小子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強大的肉身之力!」

遠處,一眾本是要看好戲的蠻族之人,紛紛大驚失色,立馬跑到那蠻族統領身旁,將他連忙扶起來。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這種年紀,怎麼可能踏入了地罡境!」那蠻族統領此時神色滿是恐懼。

「什麼?!」

「地罡境?!」

一眾蠻族之人心中更加震撼,目光都是變得獃滯。

而聽著蠻族統領口中的話,林寒只是冷冷一笑,他懶得解釋什麼。

再說,雖然自己沒有真正踏入地罡境,但論實力,在地罡境初階中,自己還真的沒有對手。

而這個時候,別說那群蠻族之人,就是大峽谷中一眾林家族人都是神色露出驚駭。

他們的大少爺林寒,短短几個月不見,竟然踏入了地罡境?

要知道,地罡境在他們眼中,那就是無敵的存在啊!

但現在,林寒卻是踏入了這種傳說中的境界?

神医嫡女 「嘶!」

想到這裡,無數人都是猛地倒吸一口冷氣。

「地罡境……好好好!」

遠處,老族長林宏深蒼老的面容上,露出一絲狂喜。

而林朗、林石和林全等人,也是神色激動萬分。

尤其是林朗,自己的兒子幾個月不見,一回來就有著如此蓋世神威,讓他心中自豪到極點。

林家女眷中,林寒的母親也是神色激動,目光濕潤。

當年那個在主脈宗府中受盡欺凌的孩子,終於長大了。

「哥哥好厲害!」林月兒也是歡呼雀躍,俏麗的小臉上滿是崇拜。

「快逃,此子太過強大,不是我們能夠抵擋的!」那蠻族統領神色恐懼,頓時大吼一聲。

「現在想走?遲了。」

驀地,林寒冷冷出聲。

話落,林寒看著遠處那幾百個蠻族之人,目光露出一絲可怖殺意。

「殺伐之眸!」

嗡!

肉眼可見,一隻青色的彌天之眸在高空中顯化。

瞬間,一股股恐怖的靈魂攻殺之力,直接如同大海傾覆,將底下幾百個蠻族之人全部籠罩在其中。

「啊!」

「啊!」

「啊!」

頓時,一道道慘嚎聲響起,那群蠻族之人,不過凡武層次的武者,根本抵擋不住如今林寒的殺伐之眸,全部被滅殺當場,七竅流血,倒地身亡。

而這群蠻族之人的靈魂,也是不留痕迹被林寒的吞噬之眸給吞吃掉。

頓時,林寒就感覺自己的魂力再次壯大了不少。

「好恐怖的手段!」

大峽谷中,一眾林家族人都是神色震撼,但更多的卻是興奮和激動。

林寒果然沒有讓所有人失望,每一次,都是他力挽狂瀾,拯救家族於危難中。

這一次,更是強勢霸道,直接都沒有動手,那數百個兇狠無比的蠻族之人就全被滅殺掉了,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

「爺爺,父親,二叔,三叔。」

林寒走入峽谷中,頓時神色帶著一份笑意說道。

「哥哥!」

林月兒嬌俏的小小身軀立馬就撲到了林寒的懷中。

「小月兒,剛才嚇到了吧。」林寒寵溺地摸了摸懷中少女的小腦袋。

「才沒呢。」

林月兒立馬撅起了小嘴,撒嬌道:「我現在也有武道三重天的實力,哥哥可不要看輕我。」

「哈哈哈!」

林宏深、林朗等人見此都是哈哈大笑。

接下來,林寒和林宏深等人說明了此次歸來的目的。

「寒兒,那燕國王都可是卧虎藏龍之地,你若是去尋找赤陽王,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林宏深等人目光都是露出一絲擔憂之色。

超級醫生俏護士 「放心,我這次去又不是要大開殺戒,我只是暗地裡尋找師尊的下落,確定師尊是否還存活於世。」林寒笑了笑說道,讓眾人不用擔心。

「你如今的層次,也不是我們能夠理解的了,一切你自己決定就好。」林宏深等人頓時欣慰地點了點頭。

「對了寒兒,此次什麼時候離去?」

林朗突然問道。

「過幾日就離去。」

林寒說著,隨即目光露出一絲冷意道:「不過在離去之前,我要將這蒼莽山林中的所有隱患,全部清除掉!」

接下來幾日,林寒帶著一眾林家武者,開始在四周掃蕩,只要遇到一些野蠻的蠻族部落,先進行驅趕,若是驅趕不走,林寒直接變得冰冷無情,全部擊殺。

整整數日,整個蒼莽山林中,發生了大動蕩。

為了自己的家族,林寒化身死神,劍鋒之下,染了無數血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