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個時候徐瑩瑩可沒有功夫停下來,只是她頭也沒抬:「我告訴你,今天就算是你來求情那也不管用,我非要教訓教訓你女兒,教教她該怎麼樣尊敬長輩!」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有事情要跟你說,你趕緊過來……」

顧久檸壓根沒有功夫和她們小打小鬧,只是給了承歡一個眼神:「餓了沒有?下去吃點點心,待會兒娘親再來找你。」

即便是這樣,女兒還是看懂了自家娘親是在讓自己趕緊跑呢!

「好的娘親,承歡馬上就回來……」

她笑著跑開了,也趁此機會,臨了之前還給徐瑩瑩做了一個鬼臉。

「你就慣著她吧,遲早有一天要讓你給慣壞了,惹了禍事你就知道後悔了!」徐瑩瑩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只是對方的護短那可是出了名的,讓她也奈何不了,更別說除了一個顧久檸還有一個容墨呢!

「行啦,這不是你該操心的事情,接下來還有一陣你操心的時候呢,到時候你可不要嫌煩。」顧久檸拉著她坐下來,安撫似的給她倒了杯茶。

這態度轉變的實在是太快了,徐瑩瑩就算是在生氣此刻也能察覺出來哪裡不對勁,狐疑地看著她:「你有話就直說,這樣讓我覺得好不安吶……」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更何況像顧久檸這樣的人了,那不得是怎樣的一件大事?

「的確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幫忙,不過這也正好合了你的意,你不也生氣他們就這樣輕而易舉的離開了嗎?」

顧久檸可沒有半點心虛的意味,她只是想到了這其中的關鍵點,也知道該如何讓他們認罪。

「是嗎?」徐瑩瑩挑眉,來了幾分興趣,「不要到最後又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他們可狡猾著呢,你剛剛想到什麼了?」

「一場空倒是不至於,就算咱們傷他們一千自損八百,也絕不能讓他們如此如意的睡大覺,對吧?」

顧久檸打的可不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主意,她還沒有做過這麼吃虧的事情呢!

「你要我怎麼做?」聽到這裡,徐瑩心裡倒是還好受一些,她看到慕容華逕那副神色她就覺得不舒服,非要讓他們認罪伏法不可。

「事情倒是不複雜,就算是那些人正有著被收買的嫌疑,但是現場絕對會留下一些痕迹,咱們現在過去看一看。」

她只留下了這麼一句,於是風風火火的就把徐瑩瑩給叫了出去,兩個人也沒通知誰,而是走的後院的後門。

就這麼神秘兮兮的跑出來了,誰也不知道,但是徐瑩瑩卻不知道顧久檸到底想要做些什麼。

縱火的地方一片焦灼,黑乎乎的看不出來有什麼生物的痕迹。

這些痕迹可能會留下很久很久,一定要到很久之後才會有新生物的出現。

這裡的味道有些難聞,不過兩個人就這樣過來,也沒有看到什麼其他的人想來也是因為想要遠離這個是非之地,怕給自己惹上什麼麻煩。

「咳咳。」被這裡尚且殘餘的煙塵嗆得咳嗽了幾聲,徐瑩瑩沒有想到這情況好像比她預想中的還要糟糕的多。

「這火這麼大,那個時候居然也是燒了那麼久了才有人過來回稟……」

徐瑩瑩絮絮叨叨的說了這麼一句,回想起昨天他們緊緊張張的過來稟報的時候,那可是讓她好一陣才回過神來。

「很久?」顧久檸聞言蹙眉,「他們過來回稟的時候火勢已經很大了嗎?」

「誰說不是呢?而且呀,他們過來的時間還沒裡面呢,也不知道那個時候恐怕都已經燒的沒形了。」

徐瑩瑩看著滿地的狼藉,還有那些全部被燒毀的枯枝,這些東西他們沒有人來清理的話,恐怕就叫大雨沖刷才能讓它們逐漸淡去了。

而且這範圍看著也不小,這起碼也有方圓幾里得距離了,這若是再不及時滅火的話,那個時候恐怕就在往外蔓延,救也救不過來了。

「這裡離白月山莊有多遠?」顧久檸問道,一邊撿起了地上焦黑的枯枝,印了自己一手。

「若是按照一個成年人的腳程來算,也就是一炷香的時間吧,還是挺近的。」

也就是一炷香的時間,說明這裡若是燒著了,那麼白月山莊的人肯定是第一個知道的,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是最晚來救火的。

這些人居心險惡,若是他們搶救的及時的話,那這火根本就燒不起來。

「你說說他們這些人,到底和這裡有什麼深仇大恨和至於要燒山呢?這會兒放起來,哪怕是燒死了人那也是控制不了的。」

徐瑩瑩是真的覺得納悶,起初只以為白月山莊沒有什麼權勢,也做不出什麼大的生意,也應該是老老實實本本分分的。

卻沒有想到這肚子里憋了這麼大的壞水,這放棄火做些惡事來,居然一點都不比那些看起來十分險惡的人要差。

「我看他們根本就不是老實,只是隱藏的夠深,讓我也沒有發現而已……」

顧久檸眸光幽深,她早就應該想到這一群人,雖然沒有什麼權勢,這生意也做得這樣想,但是又是用什麼能力可以養得起那麼大的一個莊園的呢?

只是那個時候她還用偶然來解釋這樣的現象,現在看來也是自己太過於草率,也太輕視敵人了。

「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徐瑩瑩可不想要把時間浪費在這一地的狼籍上。

帶她來這裡只是想要看一下現場的環境而已,只是顧久檸看到了心中的計劃,卻因此發生了一些偏移。

「你說這裡離白月山莊不過就只有一炷香的時間,對吧?」

「對呀,怎麼了?」 第五百九十一章尋找證據?

她是不知道這些人肚子里都藏著什麼樣的壞水?不過就他們這樣的也不過如此能力就擺在那裡,就算他們想要做什麼,恐怕也做不成什麼。

「明明只有一炷香的時間,可是他們到最後也是拖拖拉拉,花了一半個時辰才過來……」

顧久檸莫名說了這麼一句,其實她知道這一群人是故意拖延時間,但是如果他們繼續這樣故意拖延時間的話,那麼火勢只會越來越大。

他就是想要讓這些火變得無法收拾到了不可逆轉的地步,這樣才能達成他們的目的,這也正是他們為什麼要知情不報,一直等到別人發現才過來救火的重要原因。

可是她也有一點沒有想明白——為什麼他們要讓火勢越來越大,這樣對他們來說到底有什麼樣的好處。

明明這些人不過也就是一些生意人而已,就算是燒死了這裡的花草,這裡的動物,那麼對他們來說也沒有什麼可以謀得的利益。

「你看看這裡一片狼藉,恐怕要收拾很久才能夠恢復呢,而且被燒了的地方也要很久才會長出新的來。」

徐瑩瑩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他倒是覺得這件事情分外的詭異,只是她仔細想了這麼久也沒有想起來到底哪裡有什麼問題。

而且看著白月山莊無非就是想要作妖嗎?但是這作妖也總是要有作妖的目的吧,她一點都不知道對方到底想要幹什麼。

就這樣白白放了一場火,雖說他死不承認,但是就是這樣的話,對他們來說也沒有什麼好處呀

到底是有什麼樣的隱情才能夠讓他們這樣做呢?

而且還能夠這樣乾淨,只是是個人都能看的出來這件事情和白雲山莊脫不了干係,他們就這樣不承認也是沒有用的,最終顧久檸也還是會找出證據。

「我告訴你啊,咱們可在這裡耗不了多長時間,你先說被他們給發現了,那個時候若是他們過來了你怎麼解釋?」

她一邊幫顧久檸找著看著,但是這麼久了也沒有看出有什麼有用的東西呀,就這麼一地的狼藉能看的出來才有鬼呢!

有這樣的閑工夫還不如趕緊去審訊他們這些人,然後找到縱火的人,到時候讓白月山莊白口莫辯,這才是正道呢,只是現在在這裡浪費時間有什麼用?

「他們從白月山莊到這裡不是還要有一炷香的時間嗎?咱們還有的是時間,不著急……」

顧久檸當時顯得不慌不忙的,壓根不擔心,有人發現自己在說了,又不是來不得,只是因為他們是偷偷的溜出來的,倘若讓人家看見了指不定要多想。

而且這些人對自己的一舉一動分外的關注,好像生怕自己被他們給錯漏了,什麼關鍵的決策到時候又吃了什麼虧,這樣才不好呢。

「雖說是一炷香的時間,可是咱們在這裡耗上一炷香的時間,卻什麼都沒有找到不也是浪費嗎?你到底想要找什麼呀?你不告訴我我又如何幫你?」

徐瑩瑩就納了悶了,怎麼就不懂得顧久檸的意思呢?而且他們在這裡翻這些已經燒焦的東西,除了弄得自己一身臟之外,還能找出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嗎?

「我記得讓你留在這兒就肯定有我自己的道理,你且看看這些痕迹里有沒有和其他的地方不同尋常的。」

顧久檸丟下這麼一句頭也不回的繼續開始了自己的方向指示徐瑩瑩想要再問的時候,顯然她並不在回答這句話已經足夠了,如果對方懂得那就應該知道自己要幹什麼。

「不同尋常?」徐瑩瑩撓撓腦袋不大理解,但是還是照著她的話繼續翻找著,只是一邊找一邊絮絮叨叨的,「這裡放眼望去也就這些枯枝了,哪還有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

找了這麼久也一無所獲,看來這裡的的確確是沒有什麼線索了,如果實在在這裡耗下去,等他們過來了,說不定還要費心想一個解釋。

似乎是察覺到了徐瑩瑩的顧慮,顧久檸倒是並不覺得這是一個問題,頭也不抬的說道:「就算他們發現了你在這裡那又如何?難道這裡還成了他們的地盤,我們都來不得了嗎?」

只是他們雖說是偷摸著來的,但是就算是不撞見了,隨口說一句解釋,甭管他們相不相信不都已經是這樣了嗎?

「你說的倒是輕巧,若是他們又生出什麼旁的心思來,到時候看你怎麼辦……」是因為沒好氣的說道,她為了顧久檸的事情可算是操碎了心了,結果呢,對方好像顯得並不怎麼看重一樣。

「倘若我告訴你,如果咱們在這裡找到了什麼東西,才會讓他們伸出旁的什麼心思來,你相信嗎?」

顧久檸直起腰來認真的看著徐瑩瑩,他只是說著事實,但是對方卻好像並不大理解,皺了皺眉頭。

「反正我向來看不懂你到底想要幹什麼,我只照著你說的做就是了,不過我可沒那麼多功夫理你,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呢……」

徐瑩瑩說的更重要的事情,自然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除了那些藥材之外,顧久檸想不到其他的什麼。

不過早在這之前,顧久檸就已經與她交代過了:「我不是與你說過你想要什麼藥材,只管開口欲,我說就是了嘛,我自然可以給你。」

就算她現在再怎麼落魄窮酸,但是世子府卻不會落魄那裡的好東西可是一件接著一件,她就不相信了,徐瑩瑩要的要裁,那裡面還會沒有?

雖說就這樣拿了,那裡的東西不大好,但是誰讓那東西的主人得罪了顧久檸呢?那就得要付出「代價」……

「我要的藥材那可是奇寶,這世上呀,恐怕早就已經滅絕了,難不成你還能找著回來?」

徐瑩瑩是不大相信的,這東西為了找到那顆算是好費了好大一番心思頭都快要禿了,但是到現在還是沒有多少頭緒。

也正是因為這個東西才讓她如此焦頭爛額,這兩天一直忙碌著,就為了找一株藥材,徐瑩瑩自己都覺得有些荒唐。 第五百九十二章一無所獲

「你說,我看看我這裡有沒有……」她再一次提醒道,不過她沒有直說自己這東西要從哪裡來,畢竟就算是說出來了,對方也不一定會相信。

見她倔強的還要自己的回答,這徐瑩瑩也是一副沒所謂的模樣,本來就不抱了希望:「這近乎要滅絕的空靈草……你可有?」

空靈草是這個世界的相對來說最稀缺的炒麵,同時也是因為它這個神奇的功效導致所有的人對他也是趨之若鷺。

不過這個空靈草生長環境要求極其的嚴苛,而且成活率很低,也導致了這個東西尤其缺乏。

缺乏的原因往往是因為人們對此肆意的採摘,還有這東西原本就不會瘋漲,少之又少,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供不應求。

而恰恰最神奇的是,擁有這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的空靈草也是徐瑩瑩即將完成的一個藥丸的關鍵部分。

這個關鍵的部分絕對不可缺少,也正是為什麼徐瑩瑩做了一個解藥,卻到現在都沒有能夠把它完成的原因。

但是這樣的東西卻在不久之前到了顧久檸的肚子里,雖然是為了救顧久檸,一件東西換了一條人命已經很是划算了。

但也因為如此,徐瑩瑩失去了空靈草最後的消息,所以這段時間她才如此的煩躁,想要再一次找到這東西。

「那空靈草舉世罕見,若不是一般人了,絕對不可能夠看得到,上一次這樣的寶貝給你用掉吧,還真是讓人覺得可惜呢……」

心直口快,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了,也不會避諱,也是因為已經和顧久檸相熟已久,自然不會扯那些文縐縐的客套話。

不過顧久檸確實知道的,若是這句話被別人聽了去指不定要怎麼多想了,徐瑩瑩還是學不會該如何與人進行交際,這樣的性格在外頭是很容易吃虧的。

「你這話與我說說也就罷了,在外人面前可要管住自己的嘴。」她想了想,還是沒忍住提醒了他。

不過徐瑩瑩到底聽不聽的進去就是她自己的問題了。

「我也就跟你才說這些話,換了別人你看我搭不搭理他,別說搭理他了,那株草藥我就算是自己吃了也不會給他們的。」

徐瑩瑩沒絲毫在意,不過她說的也有幾分道理,也要看那對象特殊,若真換了一個人,還真的不一定是捨得把自己那種草藥給拿出來呢!

顧久檸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到是自己多心了,便也不再說,只是依舊翻騰著自己面前的那一堆黑乎乎的焦土,也不知道到底在翻些什麼。

只是這東西越煩就越是鬆散,早已經沒有了方才那樣的塊狀,看來是翻不出什麼東西來了,而且再這樣翻下去徐瑩瑩就不耐煩了。

「我可管不了那麼多了,我累了,我要在一旁休息一會兒,你要翻的話就翻吧,反正我是不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