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現在青水要做的就是吃下一陽丹和二陽丹。

他還沒有來得及吃,現在有時間了,青水總感覺這一陽丹和二陽丹對他會有一點特殊的作用,他先吞下一顆一陽丹。

一股暖洋洋的感覺從身體升起,遊走四肢百骸,很快他就發現身體的骨骼似乎也在微微的強大了一點。

「嗯,對自己的九陽金身有不小好處。」青水很興奮。

很快又把二陽丹服了下去,一陽丹增加的實力是一陽,不過九陽金身似乎比之前強大了,本來都已經圓滿了,但似乎還能提升。

這不奇怪,武道一途無止境,所以圓滿後面還會有更高的境界,跡象以前修鍊的虎形什麼的,圓滿之後又突破了數個境界。

二陽丹服下去之後,青水感覺整個身體都有種金光燦燦的感覺,經脈在拓寬,渾身像是一個容器,而這個容器的體積在增加一樣,丹田似乎也在變得有點空洞,渾身的實力在凝練。【大家五一快樂!感謝!】免費

祝大家五一快樂,感謝一直以來的支持,書評區點開直接沒有回復按鈕,要不就是書評顯示到第三個就不往下走,還有感謝一下這段時間打賞的,有人嫌在章節中佔了幾個字,所以這段時間就沒有再寫了,但「多餘」都能看到,真誠說句感謝大家。

祝五一快樂,順心順意! 1249【終於煉化,可怕的實力,強大的控制力】五一快樂

青水感受著身體的變化,心裡卻是在驚喜,因為這種情況有利於他吸收那股強大的力量。

不過沒有多少時間他就發現身體的變化慢了下來,已經漸漸的趨向於靜止,增加了一些,這讓他很激動,因為可以服食十顆一陽丹和十顆二陽丹。

只是要一年才能服食一顆,但青水只需要三天多就能服食一顆,他現在不是看中增加的這一陽之力和二陽之力,而是增加了身體實力的容納。

這也是變相的提升了身體的潛能。

「嗯,九陽金針!」

青水發現這不錯的陣法只給別人使用了,卻是沒有給自己使用,現在自己最需要,想到就開始做,自己給自己施針還是很容易的。

就算是用手臂他也能夠得著,或者直接用精神力控制施針,這一番下來讓青水也是驚喜無比,居然提升的比起二陽丹帶來的潛能還要大很多。

感受下身體中現在的變化,讓青水感覺現在都能煉化那股能量,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決定等上一個月把一陽丹和二陽丹服食完十顆后再煉化。

一個月多點,那一天自己在天機學府的位置應該會鞏固,府主應該可以看到自己的潛力,雖然不至於直接突破到無敵的階段,但這一次絕對比起上次要高上不少,到時候再想打敗那個聖子,估計也就是呼吸之間,他有這個自信。

那個時候自己可以離開,天機學府也會照顧聽風軒和自己的朋友。

有了目標的青水感覺渾身輕鬆了很多,這段時間青水打算幫助下長公主她們,長公主現在的實力已經很不錯了,這一次幫她提升不少潛能,在她這個年齡也算是絕對的天才了,相信天機學府的老人會給與她方便的。

……

就這樣,青水除了指點下她們的修鍊之外,就是到天機學府附近周圍轉轉,他想到老人說西牛鶴州最強的實力大概在八千陽,那天機學府應該就有這樣的實力吧,或者是在這個實力上下。

天機學府能和另外兩個王朝都是同等級的實力,那就說明之間的實力不相上下,不然也不能一直都是平衡的相處,他可是知道誰都想統馭一州,只是誰也沒有那個實力。

八千陽,青水想想都有點遙遠,八千陽算不算神虛?

神虛之境是陸地神仙,擁有的能量恐怖無比,似乎沒有那麼容易突破,西牛鶴州有沒有神虛境界的武者是未知。

天機學府周圍千里之內都是屬於天機學府,附近的山嶽起伏,連綿千里,白天有空青水就會在附近轉轉,看山、看水。

附近有湖泊,還有個小海,河流、森林、群山等,應有盡有,遠一點有通往大荒山域,那裡面深處居然很兇險,更是有說法穿過去就能達到五洲,也有說這裡是通往另外三州的地方。

前往翔龍州、鳳舞州和浩瀚州也有特定的方法,要穿過極地,西牛鶴州其實是五州和三州之間的交匯,這也是為什麼當初通過遠古大陣只能達到西牛鶴州,而沒有另外三州人的原因。

青水感覺有機會一定問問怎麼前往另外三州。

一晃時間差不多過去一個月了,在這一個月中青水幾人都是沒有怎麼和外界有接觸,都是在努力修鍊,都是有著不錯的進展。

最激動的是青水,因為他已經感覺時機成熟了,可以煉化那股強大的能量了,只要一煉化他感覺自己就有很大的本錢了。

炎瑾瑜和七公主還有青煞,青水都幫她們針灸了,只是是隔空用精神力控制,從頭到尾都沒有碰她們一下,這讓同樣在場的長公主一直用眼睛瞪他。

青水感受到長公主目光只能笑笑:「這是才進步的,以前不能……」

長公主自然不信他。

長公主自己都驚訝自己現在的一種轉變,她發現自己一點也不排斥這個小男人,甚至占點自己便宜也不會感覺生氣,對於他,她不知道是一種什麼感覺,算是知己嗎?

青煞幾女離開后,青水就拉著長公主散步,這就是這一個月的轉變,青水現在可以隨意牽著佳人的手在這個莊院中散步說話。

具體說起來青水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而且長公主也沒有排斥,漸漸的似乎都已經習慣了,除了這樣最多擁抱,只是很少,除此再沒有其它更親近的動作了。

「你最近讓大家修鍊這麼刻苦,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難道要離開?」長公主和他拉著手慢慢的走著,側頭看向他說道。

「應該是吧,這三兩天我就知道答案了,你現在增加實力很穩,順便提點一下她們。」青水想了想說道。

「我會的,你要去神威王朝?」

「嗯」青水應了一聲,沒有多說。

「祝你一切順利,到時候你妻子回來了,就不可以這樣了。」長公主笑著舉了舉兩人牽著的手。

「只要你不嫁人,這個還是可以的……」

青水把她當成知己,自己的紅顏知己,只是不知道能維持多久。

……

晚上青水進入了紫玉仙境,現在他有點激動,因為這一次終於可以煉化金鱗龍象反饋給他的強大能量,身體中的空曠感覺已經達到一半多點了。

再加上經脈的韌性提高,所以青水感覺夠了,有點迫不及待的想煉化,這樣他感覺自己就有一點資本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將自己的實力調整到最佳狀態,運轉全身的實力,待自己心平氣和后直接運轉實力一下子沖開了那灰色的能量珠。

嘭!

青水心口和額頭、頭頂都插著三根金精針,一股強大的力量差點讓青水昏迷過去,頭頂以及額頭還有心口傳出一股股清涼的氣息讓大腦清醒,血液流暢,陰陽圖的旋轉速度也是前所未有的快。

和上次有的一拼的能量在身體中肆虐著,七彩丹也是迅速旋轉,似乎在不斷的吸收能練,金丹也是在不斷的充實。

丹田中的九州山也在吸收,和青水的之間的感覺似乎也更加緊密了一些。

青水的身體再次經受了一番洗滌,也再次經歷了脫胎換骨,不過和上次比起來感覺安全了很多,至少青水感覺還能控制。

危險還是很危險的,不過因為青水的筋骨、經脈都是提升了不少,再加上實力比起上次強大了太多,但這一次似乎吸收的能量也大,只是困難卻是比起上次小,畢竟上次的實力太弱,強行吸收那麼多的能量實在是太危險了,就算是現在想想還是很后怕,如果不是再生之力,他都有點束手無策。

每個人都是一個天生的賭徒,青水贊成,就像他現在其實就是有點在賭!

就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從一開始的兇險萬分,到後來了漸漸的控制住,一直到平靜下來,如今已經算是完全煉化。

青水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慢慢的睜開雙眼,很平靜,無喜無悲,就像一個普通人一樣,但卻是又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氣質。

整個人都變了,如一塊玉,溫潤自信,但也不會讓人感覺缺少凌厲,眉間的淡紫色硃砂仍然散發出致命的吸引力。

看著渾身的血液凝結的血塊,讓青水都有點心疼,這可是自己身上的血,但一想到這些都是身體和血液中的雜質,多餘的,留在身體中只有壞處的時候就感覺踏實了,身上也舒服了。

梳洗一番,換身衣服,隨手將之前的那些沾血的衣服毀掉,然後才有點等不及的去感受身體的變化。

本體實力一陽……

青水雖然感受到身體實力的劇增,但感受到增加的數量時還是大吃一驚,一陽就是萬雲,先前自己才三千多雲……

這是什麼概念,增加了六千多雲。

當青水感受到七彩丹的時候又是一愣,從原來的增加十五倍本體實力,變成了增加二十倍……

青水可以感受到現在身體的變化,身體中洶湧的實力讓他震撼,一感受笑了,自身一陽的本體實力,七彩丹增加二十倍的本體,再加上武器增加五倍、化獸鎧以及金丹,已經達到了千陽之力,如果使用九州山的話則是兩千陽實力多一點。

青水愣了一下,這實力突然的暴增讓他有點驚喜過頭,實力的提升很多事情可以開始做了。

最讓青水期待的還是精神力,在羅漢珠、武器、化獸鎧、金丹和星雲神陣的作用下達到了一千三百多陽,如果使用大鵬之威則是可以達到將近兩千七百陽。

如果出現攻擊力翻倍就更加恐怖了,但現在青水已經忽視這個了,畢竟那個需要幾率,不算實力,不過就現在這個實力加上皇之氣和金鱗龍象對付一個三千多陽實力的沒有任何問題,就算是四千陽實力,青水感覺也能解決掉。

青水的八八星雲神陣雖然沒有提升威力,但卻是提升了精神力戰技中的一些物體的數倍的韌性、鋒利、重擊等,比如青水的嗜血妖藤,現在就算是纏住五千陽的武者也能控制住一段時間,這就是八八星雲神陣的效果。

還能增加潮汐雲浪印中漩渦黑洞的吞噬力…… 1250【準備離開,又見挑戰書】五一快樂

青水強大的還是精神力,當然九州山的威力也是恐怖無比的,但相對來說還是青水精神力的控制能力最強大。

如果出現攻擊翻倍的話那麼精神力的攻擊還是很客觀的,但讓青水自信的是精神力在八八星雲神陣的作用下的禁錮力,比如七重浪的大佛金手印的禁錮能力,以及嗜血妖藤纏繞的可怕威力。

潮汐雲浪印以及玄天印的威力都會大大的增加!

滿足了,只要精神力禁錮住,比如被嗜血妖藤禁錮住的目標,青水想玩死他就容易多了,比如讓雷獸徹底的廢掉對方,或者直接讓尋寶豬出來穿透他的身體……

所以說青水現在的殺傷力直接飆升了很多倍,這一次算是很滿足了,雖然知道西牛鶴州最強大實力在八千陽上下,但那樣的人在西牛鶴州能有多少,就算是兩隻手數不過來,也多不到哪裡。

實力的提升讓青水的身體能力強大了很多,整個身體比起同級別的妖獸也不遜色,九陽金身,何況上古強身術就是強大肉體的,再加上紫金血脈的強化。

這一次巨大的突破代表青水已經開始問鼎西牛鶴州最頂尖的實力圈子,上一次的煉化是一個巨大的轉折點,可以說至關重要,但這一次是真正的一次飛躍,因為這一次的突破,讓局面算是為他徹底的打開了。

很多事情現在不用太多的顧忌,都能放開手去做了。

……

第二天晨練青煞依舊早早的在那裡,青水因為紫玉仙境的時間,所以一般早不了,所以一直都是青煞比他早。

隨著時間青煞的實力越來越強大,已經超過了七公主和炎瑾瑜,雖然殺氣、煞氣、戾氣很重,但已經沒有後顧之憂,只要能心神清醒就可以,煞氣不煞氣到沒有什麼,這也算是一種氣息,沒有誰能規定白色的劍氣是正義的,黑色的劍氣是邪惡的,邪惡的是人,邪惡的人使出的白色劍氣依舊是邪惡的。

青水也是打太極拳淬鍊,心中一片安詳,胸中一片浩然正氣,舉手投足間整個天地都隨著他在律動,這是一種神奇的感覺。

收工后的青煞明顯看出了青水的變化,人變了,氣質也變了,但人還是她熟悉的爹爹,這個世上對她最好的人。

青水打著太極拳似乎很享受,周身的金氣大聲,和之前比太極金縷氣強大太多了,青煞看著青水打著太極拳也是受益匪淺,甚至以她現在的修為看一次青水這個境界打太極拳的受益都是無可估計的。

這才是真正的摸到了天道大門,揮手之間帶著一股天地的律動,甚至揮手間那股氣機都能壓死人……

「爹爹又突破了!」

青水停下來后,青煞開心的跑過來抱著青水的胳膊開心的說道。

「嗯,算是突破了吧,對了,丫頭,給你商量個事。」青水煉化了那股強大的實力,那麼離開的日子就在這幾天了。

「哦,爹爹要離開吧,帶著我!」青煞笑著看著青水。

「丫頭,接下來我可能要跑動,而你現在不適合,你的修鍊正是關鍵的時候,難道你不想提升實力嗎?」青水和青煞邊走便說道。

「爹爹是不是不想要我了。」青煞的臉色突然變的發白,認真的看著青水。

「怎麼會呢,丫頭怎麼會這麼想呢。」青水看到她的神色伸手摸摸她的腦袋。

「我怕爹爹離開這裡永遠都不在回來。」青煞落寞的說道。

「傻丫頭,你在這裡還有她們幾個,我怎麼會不回來,我還想著讓素姐成為這裡的府主,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努力修鍊。」青水耐心的說道。

青煞眼珠一轉:「爹爹,你是不是喜歡她。」

「為什麼這麼問?」青水知道青煞說的是長公主。

「為什麼不能這麼問,就是感覺爹爹對她不一樣,沒事就喜歡拉著她,還會抱她……」青煞嘟著嘴。

「額,這就是喜歡嗎?」青水一愣笑著問道。

「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你都那樣了還是普通朋友嘛。」青煞不滿的說道。

「那丫頭願不願意我喜歡她?」青水沒想到青煞都這麼認為的話,更別說炎瑾瑜和七公主了,估計她們也會這樣認為吧。

「我願不願意沒用,你的問師娘啊。」青煞呵呵的笑道。

青水輕輕的敲了下她的腦袋笑道:「答應我在這裡好好修鍊,你想不想加入天機學府,算了,這個你自己選擇,另外就是有什麼都可以找她,好不好?」

青煞猶豫了一下:「我都聽爹爹的,只是你要抽時間回來看我。」

「我答應你,放心我回來還是很容易的。」青水有九州履,使用九州行回來還是不用多少時間的,神威王朝距離天機學府雖然遠,但還能接受。

上午的時候青水就去了天機院,上次的兩個老人都在,這一次青水強大的神識可以略微的感受到曹府主的實力大概在不到五千陽的實力。

曹府主算是天機學府的副府主,副府主有好幾個,而另一個老人的實力青水感受的很模糊,感受不到確切實力,但比起曹府主還要強大。

兩個老人看到青水后很明顯大吃一驚,金色龍袍的老人開心的笑了:「青水,我沒有看錯人,不知道你現在能對付多強的實力。」

老人其實很好奇,畢竟曾經青水以自己五百楊的實力加上金鱗龍象的一千陽實力卻能和兩千一百陽實力的聖子打平。

「我能輕易的殺掉四千陽實力的武者,五千陽的我就不清楚了,但應該能自保吧!」青水知道這個時候需要這麼說,展現一點實力。

老人臉上沒有太大的吃驚,點點頭:「天機學府會是你強大後盾,至少現在還可以,聽風軒我會用我最好的方便讓那女娃成長起來,到時候天機學府我會交給她。」

青水古怪的看著老人:「您老就這麼的相信我?不怕我盜取天機學府?不怕我是另外兩個王朝派來的卧底?」

「哈哈,你太小看我這雙老眼了,再過幾十年甚至不需要那麼久,那個時候一個天機學府還真不放在你的眼裡,再說我看人還是有點把握的,不然我會早早的把你除掉,再說天機學府在你手掌是好事。」

老人平靜的說著。

青水聽到老人的話沒有似乎生氣,反而感覺老人很真實,這是一個一心為了天機學府的老人,所以笑著說道:「我會盡最大的力量發展天機學府。」

三人開心的喝茶聊一些稀奇的事情,而青水這次來也是有事情要問,所以就吧準備好的疑惑問了出來。

「西牛鶴州是怎麼前往另外三州的?」

「西牛鶴州的一半也就是我們這一帶佔據的地方,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半,但另一半的地方很危險,比如大荒山域就穿過另一半的西牛鶴州,通往另外三州的唯一途徑就是穿過西牛鶴州的另一半一直走就能到另外三州,不過這一段路危險無比。」金色龍袍老人想了一下緩緩說道。

「這是唯一的途徑?」青水疑惑的問道。

「至少我知道的這是唯一途徑,九州其實就是太大了,被一些大海、山域割開了,五州與西牛鶴州之間還有遠古大陣連接,據說很久以前西牛鶴州和另外三州也有遠古大陣連接,就像是五州與西牛鶴州一樣,但後來傳說是另外三州毀掉了遠古傳送大陣,算是徹底的斷了與西牛鶴州的聯繫。」

「這些年有人去過另外三州嗎?」青水想了想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