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呢,這都是後世的一些資料了,駱林畢竟不是萬事通,他只是瀏覽網頁時,大約看到過川江市的一些東西的介紹,比如說,旅遊,還有些川江特產啥的,還是有點印象的。不愧是,過目不往啊!

要知道,川江市主要是以山區為主的地區,濕氣很重,辣椒那就自然成了這個地區的主要食物之一了,在後世,川江的辣椒,花椒等那都是極其有特色的綠色食品,深受國內,乃至世界各地喜歡吃辣椒的國度人民喜愛。

既然,駱林過來要把川江市的經濟改革帶起來,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很簡單,做這些事情駱林一個人肯定是做不了的,那就得要ZF官員來做這些事情了,而要這些官老爺來做這些,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雖然說,那個年代的官員貪得少。

但是,不作為的,瀆職的,一張一杯茶混日子的,打官腔的,外行指揮內行的,這樣的官實在是太多了! 重生之超級毒後 基本上,10個裡面就有9個這樣的官員,你說,你要改革哪有那麼容易的事呢?

(…..寒風刺骨,冰天雪地中,老白淚奔,手拿板磚….求票啊!!給位看書的親們!求大賞!求花!求訂閱!看合計的別急!加白沙二群!….加入時寫清楚!…) 無論是朗明,還是姚芳,都忽略了付芷卉的本身戰力,付芷卉真是任人宰割的魚肉嗎?顯然不是,這一點付芷卉自己知道,陳強也明白。

「可以放我下來了嗎?」

付芷卉被陳強提在手中,臉色漲紅,聲音氣憤中帶著羞惱。

她因一時大意,著了道,被人像捆粽子似的捆縛住,又以一個羞恥的姿勢,被提在手中,令其羞憤欲絕。

付芷卉身上捆縛的靈繩,不知被付芷卉用了什麼手段,全部弄斷了。

陳強反應極快,『砰』的一聲,先將付芷卉摜在了地上,緊跟著飛起一腳,彷彿踢皮球一樣,將付芷卉踢飛了出去。

猝不及防之下,付芷卉被摔了個『狗啃泥』,那姿勢要多狼狽有多狼狽,而之後陳強的一腳,倒是沒有對其造成什麼傷害,只是那凌空飛起的姿勢依舊不雅。

「你……」

付芷卉調整身姿站定,對陳強怒目而視,此次她已經不是羞惱了,而是極度憤怒,想她付芷卉何曾被人這樣對待過。

陳強目光森冷,對於付芷卉的怒視無動於衷,他很想殺了這個女人,可有秘境內的規則限制,他殺不了人。

「阻我入道法天地不成,便要害我?」

陳強雖然依然不記得眼前女人的一張臉,但回想著她所散布流言,以及之後的言行舉止,對其身份已經有所猜測。

「隨你怎麼想!」

不知為何,原本怒目而視的付芷卉,聽到這一句發問,面容竟有些許緩和。

「天碑在你身上?」

陳強盯著付芷卉,突然喝問。

「天碑在師……你……你怎麼知道天碑?」

提及天碑的一剎那,付芷卉張口結舌,如見了鬼一般,臉色煞白。

付芷卉深知天碑的重要性,一旦泄露出去,天晨門將永無寧日,而作為持有者的上官哲將面臨永無止境的追殺。

天碑是什麼?天碑本身就是重寶,是靈物,具有極強的防禦之效,能夠極大的削弱刀罡,劍罡的威力。這還在其次,更關鍵的是,天碑是開啟上古武帝傳承的鑰匙,在如今這個靈種境都是鳳毛麟角的時代,武帝只屬於傳說。

靈種和武帝之間,還隔著好幾層大境界,靈種境全力施為,一掌之下可使大山成灰,湖海乾涸,而武帝不經意間的氣息外放,就能毀了一個小千界,這便是差距。可想而知,武帝傳承對世人的吸引力。

「天碑是上官哲在萬獸嶺得到的?」

陳強沒有給付芷卉喘息思考的機會,緊接著追問道。

付芷卉這次並沒有說話,臉色時白時紅陰晴不定,她已經明白陳強在詐她。

天碑確實是上官哲在萬獸嶺得到的,上官哲和唐蓉之所以那麼快趕到萬獸嶺,一方面是調查天辰門弟子的死因,另外一方面就是有消息傳言萬獸嶺有天碑現世。

其實,每年關於天碑現世的傳言都有很多,只是最後證實大多為假,而那次關於天碑現世萬獸嶺的消息傳得有鼻子有眼,吸引了不少武修前去探查,像陳強遇到的那個星羅書院的白衣男子就是其中之一,只是誰也沒想到,最終會被只有靈竅期的上官哲得到。

說來上官哲也是氣運加身,在被隨機傳送符籙傳出斷谷之後,直接被傳到了一處隱秘洞府,不僅得到了若干財物,還得到了人人垂涎的天碑。

陳強沒有從付芷卉這裡得到更多答案,更不知道天碑具體為何物,但他沒必要非知道上官哲如何得到的天碑,也不需要知道天碑的具體作用。

他只需知道上官哲手裡有天碑,且天碑是重寶,有這兩點就足夠了。流言在事實面前,顯得極其微不足道,只要將上官哲手裡有天碑的消息穿出去,便不會再有人關注他有所謂秘寶的事情。

這不是他一開始的想法,他一開始想用激烈手段逼迫付芷卉澄清事實,現在,卻沒必要了。

「你等等!」

付芷卉看到陳強轉身便走,急切喊道,聲音嘶啞。

陳強站定,回頭望了一眼臉色蒼白,花容失色的付芷卉,淡漠的眸子極度冰冷,不含一絲感情。

「我求求你,不要將師兄持有天碑的事情說出去好不好?傳出流言是我不對,可……可我並沒有惡意,我……我只是氣不過,我會幫你澄清事實,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求求你!」

付芷卉言辭懇切,說到後來已經梨花帶雨。

「晚了!」

陳強無動於衷,嘴角微微勾起,似是嘲弄,又似自嘲,他不知自己的心腸何時變得這般冷硬。

可以看得出,付芷卉對上官哲很痴情,是為了上官哲可以做任何事那種痴情,可那又和他陳強有什麼關係?

「不再考慮考慮嗎?」

名門梟寵:重生全能靈妻 妙妃鸞步履輕盈,若凌波仙子,聲音淡雅縹緲,面容清幽,月輝灑落,整個人有些朦朧。

「不必!」

陳強有片刻失神,眼中眷戀一閃而逝,隨即恢復冷漠。

「我們走走吧。」

妙妃鸞當先而行,向著赤色大地遠處走去,陳強略一猶豫,便跟了上去。

「天碑共有三塊,秦王殿下有一塊,上官哲有一塊,我也有一塊。」妙妃鸞突然說道。

「告訴我,你不擔心世人皆知。」陳強皺眉道。

「你不會!」妙妃鸞說道。

「未必!」陳強否定道。

「天碑是開啟武帝傳承的鑰匙,需三塊天碑同在,最少九名神魂期共同輸送真元,才能開啟武帝傳承,我想邀請你加入!」

妙妃鸞沒有再糾纏先前的話題,轉而說起了天碑,關於這些信息,只有真正持有天碑,才會得到。且每名天碑持有者之間,都會有所感應。

「你飄雪派人很多,為何要找我?」

飄雪派雖然是女修門派,但其實力比天晨門還要強出幾籌,門下弟子過萬,神魂期雖然不是很多,但也絕不會少於三人。

「有骨齡資質限制,而你又恰巧知道了此事。」

想要得到上古武帝傳承,自然不容易,年齡被限制在了二十歲以下,修為被限定在了神魂期以上。 駱林過來要把川江市的經濟改革帶起來,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很簡單,做這些事情駱林一個人肯定是做不了的,那就得要ZF官員來做這些事情了,而要這些官老爺來做這些,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雖然說,那個年代的官員貪得少。

但是,不作為的,瀆職的,一張一杯茶混日子的,打官腔的,外行指揮內行的,這樣的官實在是太多了!

基本上,10個裡面就有9個這樣的官員,你說,你要改革哪有那麼容易的事呢?

車站口,人流量還是不少,不少人站在鐵圍欄外,舉著牌子的,吆喝著的,看見熟人,親戚驚喜喊叫的,嘈雜的聲音是絡繹不絕。

駱林和關友明是有人接的,一個戴著厚框眼睛的小夥子,真舉著寫著駱林名字的牌子在那東張西望。

「…你好!同志!…」

「….您是…駱書記?…」

「…不是!這位才是駱書記!…」

關友明先去招呼,那個黑框眼鏡年輕人還以為關友明是,要接的人,暗暗吃了一驚,關友明的年紀也不大,不到三十歲,這麼年輕的市委書記啊!嘶…誰知道,這位還不是正主啊!我擦!不是吧?這麼年輕啊?

「…噢噢!…駱書記好!…您請這邊走!我專門來接您的小蔣!…省委接待處的!…」

人家書記再年輕那也是書記,那可是正廳級幹部啊!省委接待處的小蔣可不敢怠慢,趕緊主動去接關友明手上提著的兩個行李包,關友明禮貌的婉拒了。

三個人就這樣走出了火車站,駱林一路上看了下,感覺這個火車站很成舊,因該是六十年代建的,很多地方都是銹跡斑斑的,顯得極其的破舊不堪。

停車場很快就到了,一路上小蔣並沒有在說什麼話,一輛六成新的綠色吉普車,就停在大門口邊上。

「…駱書記!…我們這就先去省委招待所!….」

駱林上車和關友明坐後面,小蔣坐在副駕駛上,回頭笑著跟說道,抬手示意司機開車。開車的是個中年人,聞言恩了一身,發動汽車,掛檔,轟油門,一松離合,汽車呼嘯而去……

//////////////////////////////////////

省委招待所就在川江市的市中心,川江市省會城市,屬於,市政府,省委,省政府全都在一個地區的大城市。

駱林和關友明是上午8點多鐘到的,在招待所洗漱下,換了身衣服,駱林就由小蔣帶著,直接去省委大院去找省委組織部門,一路上小蔣對駱林很客氣,畢竟,小蔣知道這位是空降來的。

一般官場有個說法,那就是有來頭的幹部,基本上全都是空降幹部,何況這位是京城過來的,那就不用說了,這麼年輕能是個正廳級別,不可想象啊!

像他還只是個正科而已,雖然,已經讓他很自傲了,因為他才二十八歲,不過遇到駱林后,他才知道啥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呵呵!…駱林同志!你好!…坐坐!…一路辛苦了吧!喝茶!…」

省委組織部的汪處長,是個很和善的人,起碼給人表面上感覺是這樣,見到駱林后就主動起身伸出了自己的雙手,接著就是倒茶極是客氣。

駱林自然也要客套一番。一番冠冕堂皇的交流客套之後。雙方落座,駱林把自己的介紹信,文件啥的等等,一起都交給了汪處長。

荒原紅城 「…恩!…很不錯啊!…咳咳…駱林同志啊!…希望你再接再厲!再立新功啊!…要是不急的話,中午在這裡吃了飯,下午我送你去市委!…」

汪處長坐在辦公桌后,仔細地翻看著駱林的那些資料,心裡震驚不已,好傢夥!這人看來還真能幹事啊!看他如此年輕,不過,氣質倒是很沉穩的。

汪處長心裡翻江倒海的,他知道,想要在川江市搞經濟改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前市委書記病退了,這空出來的位置就給這位「空降兵」給佔了!

當時,省委常委會議上,為了這個書記的位置,幾個派系那都是爭得面紅耳赤的,就連市委班子也在下面,搞些小動作。

可見,這個市委書記的位置是多麼的炙熱緊俏。誰知道,最後的結果是從京城空降下來這麼一位年輕的掉渣的書記呢?

正廳啊!開玩笑啊!

這麼年輕,那麼他的前途絕對是不可想象的。汪處長肯定是不懈餘力,不露痕迹的巴結著駱林,汪處長今年也有五十多歲了,要做面前這位的長輩那是綽綽有餘的吧?

駱林倒是不露聲色,態度舉止很到位,畢竟當了這麼久的官了,官場上的一些套路,已經瞭然於胸了,自然不會出現什麼「意外」了。

中午,在汪處長的親自做陪下,跟駱林,關友明在省委招待處吃了個飯,川江的飯菜的確不錯!

熱氣騰騰的野雞火鍋,麻辣適中,吃得駱林不時說好,關友明更是話都不說,甩開膀子狂吃,按說,這北方人不怎麼吃辣,但是,有些人是比較特別的,像關友明這種,就喜歡吃辣,汪處長倒是很開心,看到駱林,關友明吃得這麼香,一直都是笑著打哈哈,說能吃就是福啊!這頓飯吃的還是很到位的,賓主盡歡的感覺。

吃過飯,就坐在招待所內的房間,喝了杯香茗,閑聊了會,駱林主要問了下川江市的一些簡單情況,汪處長倒是爽快,知無不言,駱林對他的態度和印象很不錯,感覺這老頭還蠻會看人和做人的啊!

**********************************

川江市的街道不寬,馬路是柏油馬路,但是,到處是裂縫和坑窪,一看就是年久失修,路邊的水泥電線杆,摻雜著些木質的電線杆,長長的黑色電線無力的垂著。

路邊不少破爛的紅磚圍牆上,還刷著白色,已經變成灰白的一些沒有颳去的,文革時期的運動口號,打到誰誰誰!誰誰萬壽無疆啥的!

這樣的城市,根本不像是一個省會城市因該有的景象,而是給人顯得一種蕭瑟貧瘠的感覺,就跟一個落後的縣鎮一樣。

當然,以駱林的後世的眼光那就是這樣的,而且,街上的老百姓,大多數都是騎著自行車,衣服極其樸素,一般穿皮鞋的都極少見到,基本上都是布鞋,農民伯伯自然就是草鞋和解放鞋了,上面全是黃色的,已經幹了的淤泥,身上穿著沒補定的人,那就算條件是不錯的了。

現在真是春夏交錯之季,有的穿長袖,有的穿背心,當然,是那種引著人民公社的那種字樣的。

駱林坐在車上,看到這些治下的老百姓,心裡很感慨啊!看來在這裡改革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裡並不是北河省,這裡已經是屬於深入內陸了,看樣子這第一炮怎麼得都得打響了,打好了!

市委,市政府的駐址,就在市中心的明江大道上,所謂的大道也就是能走兩輛卡車的水泥街道,街道兩邊還全都一些單位和一些民居參差不齊的排列著,有一些穿著汗衫的老頭,坐在街道邊的自家門口,抽的抽水煙,聊的聊天,有的更是無聊的看著街上的行人。

市委大院,大門是木門,黑色的,水泥墩子修成的大框架,門口還有個站的筆直的持槍的戰士守衛著,吉普車沒做停頓的進了市委大院。

「啪啪…咚鏘鏘!咚鏘鏘!….歡迎!歡迎!…」

我草!又是這一套啊!吉普車穩穩的停在了市委大院的大水泥坪的台階邊上,一群人,恩!一大群人,站在台階上第一個人,是個胖胖的,戴著頂藏藍色八角帽的中年人,他正滿臉笑容的,拍著自己手掌,細小的眼睛,都笑沒了,眯著看著從車裡下來的省委的汪處長,駱林。

這個胖子就是川江市的常務市長段明師,接著,自然就是走流程了,駱林跟這些按照級別排隊伍的同志們,一一握手,不用說,這些市委幹部的眼睛裡面,閃出的是震驚!面前這個年輕帥氣的新來的書記,也太他嗎的妖孽了啊!

暖妻之老公抗議無效 這麼年輕,跟我兒子差不多大吧?草了!這是哪家的公子哥下來鍍金的啊!震驚歸震驚!,但是,規矩流程還是要繼續的,接下來,就是省委組織部的汪處長,在市委一號會議室宣布,省委的任命。

當然,駱林還得通過人民代表大會的流程,這個還得過兩天開個人代會,不然,他的這個書記還當不成滴!不過,人代會也就走個流程了。

人代會也不可能否定省委的決定不是,這些事情還是要事先打好招呼的。

不然,到時候出了漏子那就不好玩了,雖然,還真出過這樣的事情,很搞笑,但是,人代會嘛!能開一次,那就能開第二次,直到開「正確」為止!

閑話少說!

三天後,駱書記就這樣正式上任了,也就成了歷史上川江市的最年輕的一位書記了!一般說,新官上任三把火!這活就一定得燒!這火怎麼燒,那還是有講究的,先不說別的,先開常會,這是必須的。

所以,今天,川江市市委班子就在新書記的到來之際,開了第一場常委會議。一號會議室內,自然是男同志居多,那麼煙霧繚繞就很正常了。

女同志也有兩位,一位是負責文教衛的女副市長高明達,看著名字起得,哈!還有個是宣傳部門的女局長萬衛紅,那也是個副廳級幹部啊!

會議室內,駱林肯定是坐在主位,他邊上是市長段明師。

(…..寒風刺骨,冰天雪地中,老白淚奔,手拿板磚….求票啊!!給位看書的親們!求大賞!求花!求訂閱!看合計的別急!加白沙二群!….加入時寫清楚!…) 二十歲以下的神魂期,星羅書院已知的神魂期一個也沒有,即使以祝青青那般天資,達到神魂期之時,也已經超出了二十歲。

待弄明白事情原委,陳強目光微微一閃,在達成了某種簡單的協議之後,點頭表示同意。

只是距離神魂期還早,有些事情並不確定,所以協議的內容也很簡單,付芷卉負責消除流言影響,陳強則保守天碑的秘密。

「我是不是與你的某位故人很像?」妙妃鸞突然如此問道。

「氣質彷彿,沒你好看。」

陳強此言只是憑心而論,似妙妃鸞這般無法用言語描繪的模樣,他前世今生也未見過。

微風吹拂,皎月高掛,妙妃鸞髮絲飛揚,月光打在她的臉上,整個人顯得朦朦朧朧,如夢似幻。

「告辭!」

與這樣的妙妃鸞待在一起,陳強心中有股說不出的滋味,趕緊告辭離去。

……

付芷卉的效率很高,也不知道她用了什麼辦法,一個晚上的時間,所有人都知道了『雜役陳強』所擁有的秘寶,只是一把一階的戰刀,據說可能是天品,有增幅戰力之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