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值得高興的一個事情就是,現在素素和小白,也有喜訊傳來。 素素看着小白,一臉的不相信,說道:“你再說一次?”小白笑了,說道:“你怎麼了啊,怎麼這麼的激動,我不是都說了嗎,我要邀請你和我一起去旅行,旅行其實就是看我們兩個人的關係到底怎麼樣的最好的辦法了!”

素素說道:“大哥,你一定是在逗我,我們倆都剛拍完戲回來啊,而且你可是上午十點的時候纔到的京城,現在屁股還沒有坐熱乎呢吧,怎麼現在就說這個事情了,你也真的是太奇怪了,你真的不累嗎?”小白坐起來轉了一個圈說道:“我不累啊,我覺得沒有什麼可累的啊,這樣吧,你看哈現在周哥也說了在短期的事情其實不會給我們找戲的,所以這個就很不錯了是吧,我們正好是可以用現在的這個時間去旅遊,你覺得怎麼樣,是不是很不錯我覺得是很不錯的,這樣的話我們也不會覺得很輕鬆,我真的特別想去旅遊的,好嗎一起去嗎?”

素素一個大白眼看着小白,不過還是說道:“好好,我們去,可是我真的有個問題想問你,你是真的一點都不覺得累嗎,我覺得不應該啊,我現在都挺累的,可是你居然一點都不覺得累?這不是你的性格啊?你平時和我一起坐飛機的時候一坐就睡,你想什麼呢你?”

小白一下子就坐到了素素的身邊,說道:“我呀,沒有什麼事情的時候還是會 睡覺的,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確實就困了,可是現在我還是很喜歡旅遊的,怎麼樣,我們一起吧,我讓你看看我的最佳天賦是什麼?”

素素啞然失笑,說道:“那你的最佳天賦是什麼?我倒是真的想問問你了?”

小白說道:“當然就是旅遊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麼喜歡旅遊啊,我那個時候讀書的時候一有什麼假期的話我就會出去玩,那個時候喜歡一個人揹着書包去看很多不一樣的風景,這些風景有時候會相同,有時候會不同。但是無一例外的是,我都十分的喜歡生活給我的所有的東西,可是現在有點忙了以後我也就沒有什麼機會過去了,所以現在有這樣的一個機會的時候,我當然要抓住出去旅遊了,素素,你和我在一起如果沒有旅遊過的話那都不算和我在一起過!”素素笑了,這個倉促的旅遊計劃就這樣敲定了。

周文軒聽到這個消息還是很吃驚的,當年路涵找素素出去旅遊也不是一次了,可是最後都用各種各樣的理由搪塞過去了,這現在居然說要和小白一起出去,這真的是太奇怪了,不過也是情理之中,畢竟還是真的深愛小白的,既然現在是深愛,這情侶一起出去旅遊也是無可厚非的,這樣也挺好,只是就是擔心一個事情,萬一有什麼危險的話,其實就不好了。

不過還好,周文軒其實對小白還是很放心的,小白很靠譜,兩個人就這樣出發了, 一路上確實真的有很多的風景,或者在小白的心裏,身邊的風景也是因爲身邊有一個在意的人,更加的完美了,素素和小白過的也十分的充實。

旅行的最後一天,兩個人在當地的一家餐館吃飯,吃拉麪,還是像往常一樣,小白有的時候會照顧素素,今天也是如此,把自己碗裏面的肉都給素素吃了,素素有點尷尬,夾了一個回去說道:“你不用給我,你真的不用給我,你自己吃吧!”

小白笑了,說道:“沒事,我習慣了,你吃把,我給你夾菜我也習慣了,你快吃吧!”素素笑了,看着小白就覺得十分的幸福,說道:“你真好,我現在也覺得有你真的是一個很幸福的事情,小白,我們結婚吧?”

小白這一口拉麪差點沒有噎到,鎖定素素,說道:“你說什麼呢,我沒聽清,你再說一次?”

素素笑了,低下頭 吃飯,不說話了,小白說道:“你怎麼不說話了啊,我什麼都沒聽見啊,你快點告訴我,我到底聽見了什麼呢?”素素笑了,說道:“好了,你現在明明就都聽見了,你還這樣,我不想理你了,哼!”

小白搖搖頭,說道“可是我只是不敢相信罷了,你怎麼把我自己的內心的話給說出來了呢, 你不能這個樣子啊,素素,我是真的真的想對你負責,你都不知道我到底有多麼的在乎你,所以我希望你知道一個事情,就是我還沒有想好怎麼和你說,所以這個纔是我一直都沒有找你提這個事情的原因,我希望我給你的求婚是完美的,可是你現在這樣我有點小小的尷尬而且是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應該和你說些什麼好了,你一個女孩子就不能等等嗎?”小白嫌棄的翻過去了個白眼,素素說道:“你居然還說我,那我現在就收回剛纔的話,可是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呢,我就是擔心你害羞我纔給你說了的,這個你還不放心嗎,切,反正這機會啊,現在是時不再來了。”

兩人就這樣吃着面也打鬧着,好像是心裏真的有很多的話都說不完,可是還是在珍惜相守的日子似的,素素很喜歡小白,小白也很喜歡素素,可是兩個人藝人的身份,結婚總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而公開兩個人的戀情其實也很有可能會出現很多的血雨腥風,生活總有着很多的身不由己,可是慶幸的是遇到的都是很有勇氣的人。

晚上,兩個人在酒店,白井庭突然走到了素素的身邊,說道:“素素,嫁給我好不好?”

素素笑了,說道:“沒見過你這麼草率的求婚啊,怎麼什麼東西都沒有呢?”

突然間,自己的手被環住了,好像也是一瞬間清楚了什麼似的,素素的手被控制住了,一個戒指,緊緊的在自己的手心中。

小白說到“確實,我沒有準備的多麼浪漫的求婚,可是我對你的心是真的,我是真的特別的在乎你,我忘記我喜歡上一個女孩子是什麼時候了,可是我看到你的時候第一眼,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我看到你的時候的那個感覺,後來和你在一起拍戲也讓我真的看到了真實的你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我纔開始對你有了很大的興趣,可能你自己並不知道。”

小白第一次說這麼多真心的話,素素有點緊張的臉紅,手裏的戒指也有點汗津津的,小白拉着素素,繼續說道:“最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這種感情我應該如何去整理,知道你和路涵的關係的第一秒其實我是沒有勇氣的,我沒有勇氣再去面對你了,我覺得你們纔是天生一對,你們纔是最棒的,你們的結合好像我就是一個局外人,可是我每次看到你的時候我才覺得,如果我不努力的話,我就真的很久都不會看到你了!”

好像是曾經的記憶一瞬間就閃了出來,素素也懂小白的這些小小的心情,誰又能不明白呢,其實誰都是在最值得懷念的地方進行着努力,每個人都是如此,誰和誰其實都是一樣的,還有什麼可在意的呢,而真正重要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還不如自己面前這個人來的真實呢。 素素說道:“其實我看到你的第一眼的時候,我也有着說不出來的熟悉,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會變成那個樣子,但是我沒有辦法控制你對我的吸引力,現在看來好像這一切都是我們自己選擇的!”

歌聲不知道從哪裏飄了出來,好像是十分的應景,也好像是找到了一首歌曲最切合自己的內心似的,素素笑了,雖然並不知道到底自己還能做些什麼,可是這份愛意還是滿滿的接受了,因爲這就是自己曾經看中的那個人,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也不過如此。兩個人這樣確定了彼此,他們決定無論發生什麼都要直接面對自己的內心不逃避,也不說再見,素素和小白,結婚了!

所有人都送來了祝福,當然了真正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大部分其實都是圈裏的人,這些圈裏的人都是明白這兩個人走到現在多麼不容易的,可是他們不打算公開,打算等被人發現了以後再公開,畢竟兩個其實都不是很招搖的人,所以也沒有必要大張旗鼓。

一瞬間,所有人都覺得這真的是最大的幸福了,世界上也沒有比這個還要幸福的事情了,穎兒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在周文軒的家裏就哭了,給周文軒整的都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去面對了,穎兒其實也是因爲太感動了才哭泣的,路涵 走了,素素還能夠得到幸福是穎兒從來都沒有想過的,可是現在真的有了幸福能做的事情其實也就是隻有祝福了,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一直都是很幸福的事情,遇到自己喜歡的人,一直也十分的不錯,穎兒只想祝福素素一直都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同時也自己控制不住的看了看周文軒,看來現在周文軒好像也沒有什麼指望了啊! 周文軒把自己的本狠狠地摔到了桌子上,看着自己面前的新的助理小王說道:“我希望你能給我解釋解釋,這事情到底是什麼意思?”

小王緊張地眼睛四處都在看,從來都沒有看到周文軒居然這麼的生氣,這樣的生氣是從來都沒有過的,周文軒感覺頭都疼,對小王說道:“你,出去,人事部拿工資走人!”

小王還想最後再掙扎一下,可是周文軒不想在聽他磨磨唧唧了,對小王說道:“你走吧,我不想再聽你說一句話了,再見!”

小王走了,周文軒一個人癱倒在辦公室,心裏十分的想念逸俊,要是現在逸俊在的話,這些事情是從來都不需要自己操心的,可是現在逸俊在美國的分公司,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周文軒實在是不知道這些事情到底應該怎麼辦了,怎麼會突然有緋聞呢?

想來還是昨天的事情了,昨天的時候不知道是誰起的頭,大家都在不可控制的討論周文軒和蕭其是有問題的,是有姦情的,這其實真的就是無稽之談,周文軒到現在和蕭其見面的次數其實都不是很多的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蕭其逸俊溝通,可是在有一次出席蕭其的一個音樂活動的時候,突然拍到了周文軒和蕭其耳語,可是這居然就成爲了頭條,還蓋上了一個周文軒對穎兒內心不忠誠的名號,這實在是太氣人了,周文軒從來都沒有和蕭其有任何的瓜葛,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可是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周文軒的心裏也不是很清楚,可是現在出現了這樣的問題,周文軒也不能視而不見啊!

忘了到底是什麼時候,這些緋聞開始控制住了周文軒,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和穎兒的身邊居然出現了這些有的沒有的問題,也不知道到底這些消息都是誰整出來的,雖然最開始的時候其實周文軒沒有太過於在意, 在這個圈子裏面生活的話,確實在很多的時候有些事情也是自己一定要去面對的,這些事情都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的複雜,當然了也不說很簡單容易就可以處理好的事情,裏面確實真的涉及了很多自己都沒有想好的事情,周文軒喜歡這種緋聞的感覺,可是還是不知道這些問題到底是從何而來,到哪裏去,其實都是很嚴重 而且想不到的問題。

周文軒都要氣死了, 這實在是太過分了,說話一點都不過大腦嗎,就算是瞎編也應該想好到底應該怎麼瞎編啊,完全都沒有在一起的照片和說明啊,爲什麼突然纔會變成這樣呢,實在是太奇怪了,一點沒有任何理由的事情居然也會如此的發生了,實在是真的太奇怪,而且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事情纔好。

周文軒十分的生氣本來其實不是很在意緋聞這些東西的,可是現在不在意這些緋聞其實都不可以了,可是現在這已經是完完全全的影響到自己和穎兒的關係了。

昨天回家的時候,穎兒就陰陽怪氣的,很多的話也不和周文軒說,周文軒倒是還真的不知道到底怎麼了,直到晚上的時候穎兒打電話給工作室的營銷部,周文軒才知道了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麼了。

可是穎兒很少次的機會纔會有那麼大的脾氣吧,大多數的時候應該都是禮貌而剋制的,也不會覺得這些緋聞對自己和周文軒的生活到底有多少的影響,因爲畢竟是已經習慣了,可是這種是習慣,但是不是自己必須要去做的事情,所以在很多的時候,穎兒只是突然不想管了,突然覺得這些事情和自己想的好像都不太一樣了。

周文軒小心翼翼地坐在穎兒的身邊,說道:“怎麼了,你還生氣呢, 你不搭理我,可是看着的那個樣子其實就是還在生氣呢,我覺得這些事情其實和我也沒有什麼關係……”周文軒小聲地說道,可是也是越說心裏越沒有底了,因爲看到穎兒的這個表情,就真的特別的害怕。

穎兒搖搖頭,挺不情願地說道:“我也不想和你生氣啊,可是我們都已經公開戀情了,爲什麼網上那麼多的人都這麼說,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也覺得十分的無奈,而且太多的事情都和我想的不太一樣了。”

周文軒嘆了一口氣,好像是有話要說,但是又說不出來的感覺,周文軒也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和穎兒表達自己的心情,確實這些對於穎兒來說真的確實有點殘酷。因爲畢竟自己沒有做什麼對不起穎兒的事情啊, 這些事情可是沒有辦法去控制的,穎兒的頭有點疼,可是看着周文軒一臉無辜,其實還真的有點不生氣了,看着周文軒就說道:“好了,我也不生氣了,我知道這個事情其實和你真的是沒有什麼關係,但是我還是真的感覺這些事情我們應該”

好好的處理一下,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周文軒點點頭,說道:“好,這個事情我已經交給公關去處理了,你也不要太緊張了,整個事情不用太在意了,這樣其實也挺好的,至少現在我們也成爲了話題了,不過我覺得這個事情十分的蹊蹺,你覺得呢?我和蕭其根本就是見面的次數都是很少的,大多數的時候其實我們都沒法見面的,可是這個事情我覺的是有人故意去製造的話題。”

穎兒想想,其實覺得這些說的也都是對的,周文軒現在的地位其實還是很不錯的,所以一般都沒有人敢去說周文軒的緋聞,可是這一次要是這樣的話,這肯定就是有人故意的了,大多數的媒體人其實都礙於周文軒 的地位而不敢隨意的造謠,可是這個人看上去膽子似乎真的是很大的, 看來是有很多的話想說,很多的事情也不怕的樣子。

在周文軒的強力召喚下,逸俊還是回來了。周文軒身邊的逸俊就好像是一個貼心的左膀右臂似的,沒有任何一點點的別的可能找第二個人來代替逸俊,所以逸俊要是再不回來的話,周文軒是真的會失去很多的東西的,而且也有很多的事情都沒有辦法去處理了,在周文軒的強力召喚下逸俊還是回來了。

可是逸俊不是單獨的回來的,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其實都已經查好了,這個事情的幕後始作俑者不是別人,還是周文軒的老熟人了呢,就是張總。光影那個曾經要求周文軒把自己所有的藝人都歸還給公司的張總。

光影自從周文軒離開了以後,真的是越來越差了,失去的東西其實也越來越多了,這倒是無可厚非,換句話說,張總既然當初不想讓 周文軒留在這裏,現在就要承擔失去周文軒的痛苦,和光影的收益下降這樣的尷尬局面,可是他可能是覺得有點不甘心了,也很有可能是覺得這些事情和自己想的不是很一樣,反正是心裏也沒有很舒服,想找個辦法裏整整週文軒,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周文軒根本就不吃這一套,最後是無奈想到了最幼稚的緋聞的辦法,這個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周文軒親自去機場接逸俊,接到逸俊之後,他說道:“周哥,這個事情我已經找人處理好了,現在光影其實就是一個空殼子了,很多的曾經的人都走了,我覺得這個公司也支撐不了多久了,這個事情不然我們就這樣算了吧?”

周文軒坐在座位上,有點不耐煩地敲了一下窗戶,說道:“這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那麼簡單,你都不知道,穎兒因爲這個事情都和我生氣了,所以這個事情在我這裏是不可能輕易結束的,我覺得我們應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去做的,我覺得這個事情是這樣的話,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要是惹我的話,很多的事情肯定是不能簡簡單單輕輕鬆鬆就結束了的,對了你再美國感覺怎麼樣啊,我突然找你回來會不會不開心,你在美國的時候可是一個公司給你管着呢,現在回來了還是需要聽你的,你是不是感覺心情特別不好?”

逸俊笑了,說道:“我怎麼會不開心呢,這和周哥一起並肩作戰當然是特別快樂的事情啊,而且我覺得我在美國也不是很自在,我的口語也不說很好,有些時候其實交流都很費勁,可是我又覺得如果我不回來的話周哥你是百分之百肯定會想我的是不是,既然你會想我,所以我感覺我還是聽你的比較好啊!所以我就回來了,其實美國也不是很需要我,D先生其實把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我倒是真的不需要再做點什麼事情,就是做一個傀儡老闆,來到這裏和周哥你在一起至少我還是真的可以學到很多的東西呢,我也真的感覺和你在一起真的是不錯的,怎麼周哥,你不歡迎我回來嗎?”

周文軒和逸俊哈哈大笑,彼此擁抱了彼此,兩個人也已經好久都沒有見面了。 新公司周文軒的辦公室有一個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全京城的風景。

“各位觀衆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聽今天的看天下,最近一直都有一個消息吸引着大家的眼球,就是曾經的媒體風暴區光影不知怎麼的現在成爲了最棘手的一個地方,很多的股東和贊助都開始撤資了其實原因倒是隻有一個,就是現在的光影也是真的越來越不行了,曾經的很多的輝煌現在丟毀於一旦的消失了,小編了解到這一切應該都是因爲周文軒的離開,現在就讓我們開始好好了解下週文軒。”啪的一聲,周文軒關閉了電視,看着逸俊愁眉苦臉的。

“你看看,這到底什麼意思?”逸俊不知道到底應該說些什麼好了,周文軒無奈地看着自己,逸俊沒有辦法也只好是無奈地看着周文軒,實際上在心裏已經是真的有千隻萬隻的草泥馬奔過去開始罵人了,最近不知道是怎麼了,這樣的消息是層出不窮的 。

逸俊看着周文軒,小心翼翼地說道:“周哥,不知道爲什麼最近你的名字總是在熱搜的榜首,雖然我也不知道到底爲什麼現在大家對你是如此的感興趣,可是這也是一個好事情啊,至少我們這個工作室其實現在也是在剛開業,很多的機會其實還不是很多,所以我覺得我們這樣其實也還不錯,挺有用的你覺得呢?”逸俊是在儘自己最大的努力擠出來笑容啊,雖然周文軒還是一臉嚴肅,不說話也不笑。

周文軒說道:“最近這幾個話題其實根本是和我沒有任何的關係的,可是不知道怎麼了,這光影倒閉好像是我要光影倒閉的,我離開了光影自己開了工作室也有人是議論紛紛的,而且大多數人這個話說的其實也不是很好聽,這些其實我都可以理解,但是在有些時候總是這樣我 是真的會很煩的,所以我覺得還是不要這樣了,簡簡單單的其實就最好了。”

可是逸俊心裏是清楚的很,這些事情都不是自己想的那個樣子的,真正貧乏的東西也真的實在是太多了,周文軒一直都在在風口浪尖上 的人物,自己的才華也不是一天兩天的,誰都想要周文軒,而周文軒的獨立其實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威脅,因爲其實誰也不知道,到底這個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逸俊也只好暫時只是用自己的努力去安慰周文軒罷了。

就在這個時候,周文軒辦公室的電話響了,逸俊接起來,說是有訪客,逸俊先替周文軒看了看,出去了。

再路上的時候逸俊就懷疑這個人會不會是張總,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人是真的果然是張總啊,張總現在突然來找周文軒是什麼意思呢?難道是求情嗎他不再是容光煥發的樣子了,其實好像是瘦了很多似的,逸俊站在他的面前,好像是有話要說,他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張總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說了。

“逸俊,逸俊是我啊,你還記得我把,我是張總,以前我們兩個人其實還是聽有交情的,其實我這次來就是想找你,找周文軒,求求你們可以救救光影, 我們現在是真的要倒閉了!”

張總的樣子真的好可憐 ,可是周文軒一想到這個人到底做了什麼不要臉的事情,其實就是一點都不可憐了,逸俊說道:“呀這不是張總嗎,我沒看錯把,您一直都是覺得自己的身份是無比的至高無上的,平時好像看上去也沒有什麼小心思和我們說話是吧,可是現在怎麼了,沒有錢沒有人的時候就找到了我,那當初周文軒離開的時候,你想什麼來的?”

好像真的是一瞬間說到了自己內心的深處的一個最醜陋的想法似的,老張不說話了,自己確實是不應該如此的,最開始的時候是自己和周文軒說,你想走的話你自己就走吧,逐客令也是自己下的,可是現在居然也是自己開始說你回來吧什麼的,這也真的是太賤了,這樣會失去很多的人的,張總也不希望是這個樣子,可是現在看來好像這些事情就是這個樣子啊,張總不自然的舔了舔嘴脣,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也知道你到底在擔心什麼,其不瞞你說你擔心的事情我也是很擔心的,但是我沒有辦法了逸俊,你能不能幫我告訴周文軒, 光影也他的一部分啊,他捨不得的!”

逸俊好像是一瞬間看到了什麼很噁心的很髒的東西似的,也沒有多說什麼很特別的東西,只是覺得這樣說話實在是很欠打,周文軒最討厭的就是情懷牌了,可是答案就是他還很吃這個的。周文軒肯定是捨不得光影倒閉的,可是儘管如此,周文軒也不能想再幫助張總了,因爲之前張總真的是實在是做了太多讓自己的心裏不開心的事情了。

張總最後還是被逸俊給轟走了,逸俊的心裏很清楚的一個事情就是,如果讓她去找周文軒的話,周文軒的心裏只是會覺得越來越煩躁的,什麼事情其實都不會改變的,雖然不知道爲什麼會這樣,可是事情其實就是這個樣子的,周文軒看到了逸俊回來了,看着逸俊說道:“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久纔回來呢,到底是有什麼別的事情嗎?”

逸俊有點小小的猶豫,可是還是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小聲地說道:“剛纔是張總過來了!”周文軒擡起頭,說道:“怎麼了,找我有什麼事情呢?”

逸俊其實不想說的,因爲這個事情其實是肯定會讓周文軒的心裏不開心的,可是周文軒現在都問到了這裏,要是不答應的話,其實好像有點那種欲蓋彌彰的意思,逸俊沒有辦法了,說道“ 你還不知道到底張總找你能有什麼事情嗎啊,這百分之百就是希望你可以幫助他啊,可以幫助他做些什麼事情,讓光影可以重新恢復活力。”

這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最近張總其實已經來了很多次了,最主要的目的其實就是爲了讓周文軒可以改變主意,可以選擇一個新的機會來給光影一個新的開始,這好像是一個不簡單的東西,可是周文軒感覺這些事情不應該是自己要去做的,因爲這所有的一切其實還是就這樣命中註定的隨波逐流其實就好了。

逸俊繼續說道:“這些事情周哥你還是想想到底應該怎麼樣子去做,因爲今天張總和我說,如果現在光影的事情沒有解決好的話,很有可能,光影就會被出售的。”

周文軒猛地擡頭,好像是聽到了什麼自己不應該聽到的事情,周文軒的視線模糊了,小聲說道:“就算是出售的話,我也沒用什麼辦法,我也什麼都改不不了,所以也只能出售了。”

逸俊點點頭,走了, 現在的話其實說到這裏就可以了。到底周文軒的心裏是怎麼想的,應該也只有周文軒自己的心裏知道,別人應該都不是很可以猜到,而到底周文軒會不會對光影有什麼捨不得的感覺的話,這也只有周文軒自己才知道了,總之逸俊現在是應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到底自己要怎麼做,其實現在周文軒的心裏應該也有了一個大致的想法了,真相其實就是,沒有人可以改變周文軒自己的想法的,也沒有人知道周文軒到底要怎麼做。

逸俊現在自己也突然想到了一個事情,就是自己第一次來到光影的時候,那個時候站在光影十分氣派的大門的下面,其實內心的感覺真的是十分的豐富的,那個時候曾經想在這個光影開拓一個新的天地,可是這些事情和自己想的不是相同的,在光影其實真的學到了很多的東西,正是因爲如此,所以逸俊其實對這個地方也十分的有感情, 如果要是張總真的守不住光影的話,這個地方就會失去,同樣的,曾經的所有的奮鬥記憶也就是這樣的消失了,慢慢的不再存在了。

雖然周文軒不說,其實逸俊的心裏也很明白,周文軒果然也是捨不得這所有的一切的,看上去離開的時候比誰都要決絕,其實在內心深處,很多的時候周文軒對光影的懷念其實真的不是低於自己的,這個公司有着很多人曾經奮鬥的記憶,而這些記憶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是需要懷念的,都是讓人捨不得的,這麼多的都是,這麼多的努力奮鬥和開始結束,怎麼能因爲一個公司的問題而就這樣的消失殆盡了嗎?逸俊嘆了一口氣,從自己的兜裏面拿出來了一支菸,這是在美國的時候不知道因爲什麼就染上了抽菸的壞毛病,現在也是如此,好像是很多都再也改不過來了似的,絕對不可以變成這個樣子, 最開始的時候內心很排斥,可是逸俊在看到自己的菸圈緩緩地吐出來的時候,渾身的壓力一瞬間就釋放了,突然有一種變態的滿足感。 周文軒抽完煙釋放壓力後就來到了電腦桌前,這是周文軒第十二次打開郵箱,看着面前電腦屏幕上一閃一閃的數據,不知道爲什麼,周文軒現在還是特別的緊張,現在他在做一個很緊張的事情,其實在心裏也很在好好的思考到底要不要去做一個很關鍵的事情,就是,他想收購光影!

現在要是自己不收購光影的話就會有一個結果,就是這個辦公室,這個大樓,這所有的一切都會變成一片廢墟了,可是自己如果收購了的話,很多的事情其實就可以又有一個新的轉機。其實光影的股票第一次下降的時候,周文軒其實就想到了這個事情,可是礙於自己的面子問題,沒有辦法,所有一直都不去說這個收購的事情,可是現在這個事情出來的時候,其實周文軒就覺得,這個光影自己不可放棄。

周文軒並非是要憑藉自己的一己之力收購這個巨大的公司,其實他希望的是從自己的身上出發,以自己爲出發點來洽談這所有的一切,雖然看上去好像是一個很困難的事情,可是周文軒知道這個的時候,他就有了這樣的一個想法,雖然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有點小小的不切實際,可是光影對自己的意義實在是真的太重要了,如此重要的意義,如果不去好好的準備的話,真的會錯失了很多的東西,也有很多的事情都做不到的了。

好像這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場色彩斑斕的夢似的,周文軒還記得那個時候的自己真的是特別的默默無聞,好像都沒有人在乎自己的樣子,可是在光影的時候他開始改變,雖然本質上自己的有名完全都是因爲系統,可是這只是一部分的原因罷了,其實真正的原因倒是真的比較簡單的,因爲光影看着自己的落魄到有名,看到自己的改變,看到這所有的一切的變化,這些其實都不是在開玩笑的,這些都是自己的改變,然而這些改變都必須和一個事情聯繫到一起,就是光影。

就是在這個公司,周文軒第一次看到趙穎兒,開始了自己作爲明星經紀人的第一條路,就是在這個公司, 周文軒改變了那麼多其實最後的目的,就是希望自己可以不再被歧視,也就是因爲這個原因,他才覺得光影對自己的意義非凡。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他給在美國的D先生,發了郵件,其實最後的目的就是爲了,可以說服他把光影當成三個根據地,只是他還想要的,其實就是曾經的那些回憶,那些自己的慢慢的從開始到結束的變化,這些變化和回憶比這個公司本身其實還要重要許多。周文軒覺得,這纔是自己想要的所有的一切呢,但凡有任何其他的變化,這份曾經的堅持的感覺其實是一直都不會改變的,周文軒看着D給回覆的郵件,心裏其實十分的緊張。

“親愛的周先生,我雖然明白你表示想收購光影有限傳媒公司的決心,可是我並不太理解這個公司是否還有什麼存在的潛在意義,畢竟這已經是一個奄奄一息的公司,總部不會太高興我選擇這樣的一個地方的,所以抱歉很有可能你想要的所有的一切我都不可以給你了!”

周文軒好像是 不知道到底要說點什麼纔好了,看着這個郵件,其實也明白了D先生到底是什麼意思了,D先生的意思其實周文軒是明白的,這個確實沒有什麼意義,收取這個光影確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的簡單,不過也不是很複雜,至少目前看來,現在只要是說服了D先生其實就很好了,可是D先生的說服也沒有周文軒想的那麼的簡單的,看來現在只能是穎兒出馬了。

不知道爲什麼,這個D先生其實是特別的聽穎兒的話的,這個就很奇怪了,有時候周文軒還在心裏想,這個D先生是不是喜歡穎兒啊,可是穎兒一直都在否認周文軒就覺得很奇怪了,可是還是沒有說什麼別的,這畢竟也是穎兒的隱私啊,無論到時候最後的 選擇是什麼,其實結果都是一樣的,D先生,會聽穎兒的,可是周文軒現在就又遇到了下一個問題,到底應該如何說服穎兒。

穎兒當然是一直都不支持周文軒在和光影有什麼奇奇怪怪的牽扯和問題,因爲在穎兒的心裏,一直都沒有辦法原諒的其實就是張總對周文軒的 所作所爲,好像是可以稱爲背叛,好像又不是的樣子,總之很多的事情都沒有辦法繼續的溝通了,其實還是真的有點生氣的,周文軒無論是怎麼勸穎兒好像都有點說不清楚了,穎兒在心裏十分清楚明白自己到底要做什麼事情,所以穎兒知道這個東西沒有什麼用處的時候,她是不會花任何的精力或者是金錢去做這樣的事情的,所以周文軒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好好和穎兒商量商量。

走出自己的書房,穎兒在家裏的客廳看電視,不得不說,這個家在有了穎兒之後,確實有了很多的人情味,其實本領這個時候自己的屋子裏面 其實應該是什麼都沒有的,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這裏居然是真的什麼都有,這也實在是太奇葩了,穎兒鋪着瑜伽的墊子在練習瑜伽。

在素素和小白訂婚了之後,穎兒也終於意識到自己經常當電燈泡的這種行爲其實是真的十分的不道德的, 建立在這樣的不道德上,她終於意識到了自己不應該在素素的家裏再做什麼別的事情了,所以她決定,居然不是回自己的家, 他的選擇其實就是選擇去到周文軒的家裏繼續蹭住,這種蹭住其實是真的很奇怪的,周文軒也沒有辦法無奈的接受了這些事情,看着這個家裏有了女兒的濃厚的氣息,其實心裏也覺得有點漣漪片片。

“穎兒,你在忙嗎,我想和你說幾句話?”

穎兒正在用自己全部的力氣想下腰,一般做着瑜伽一邊看着劇本,周文軒咳嗽了兩聲,穎兒沒有看周文軒,心不在焉地說道:“怎麼了,有話你就說被,怎麼吞吞吐吐的,是有什麼問題嗎?”

周文軒清了清嗓子,說道:“是這樣的哈穎兒,我有個事情想和你說,就是現在光影不是要倒閉了嗎,我想收購,收購光影。”

穎兒突然什麼事情都不做了,看着周文軒,好像很不敢相信的樣子問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你爲什麼突然這麼說,你到底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要收購?”

果然如此,穎兒的反映確實這麼的強烈,周文軒有點尷尬了,小聲地清了清嗓子說道:“我也不是這個意思,其實我就是想問問你,你是不是同意這個事情,所以穎兒,你……”

穎兒點點頭,好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轉過圈,看着周文軒說道:“我不同意,我不知道你爲什麼要這樣做,這些事情好像也沒有什麼理由,所以,主要是這個光影現在其實也沒有什麼存在的意義了,所以我覺得這個事情我們還是不要再想了好不好?”

周文軒說道:“不是的,穎兒你聽我好好的給你說,這光影其實是我們一起共同的記憶啊,難道你忘記了嗎,是我一次奮鬥的回憶啊,

可是現在你爲什麼要這個意思呢,我覺得這個真的是沒有什麼值得去搞的,而且真的是十分的入不敷出啊,算了,別想了,我不同意。”

雖然周文軒知道了很有可能就是這樣的一個答案,可是還是不願意放棄,不願意放棄這些事情,不想看着曾經的光影就這樣離開自己,穎兒看着周文軒,說道:“你不要想太多了,可是至少你得告訴我你爲什麼要 這個東西吧?不然的話我什麼事情都不知道,我怎麼答應你?”

周文軒低下頭,看着穎兒好像是懂得了什麼,可是好像也有什麼說不出來:“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啊。”這短短的一句話,好像是說出來了自己內內心所有的情緒似的,穎兒好像是瞬間明白了什麼,也好像是有些話沒有說出來似的無奈和痛苦,穎兒點點頭,說道:“如果你真的覺得很重要的話,那就這樣就好了,我去和D先生說,如果你真的想去做的話,那就這樣決定了吧?”

周文軒點點頭,說道:“謝謝你穎兒!”

穎兒笑了,說道:“不用謝,我們兩個之間還用說這些事情吧,就這樣挺好的,好了,我不說了,我去睡覺了!”

後來在穎兒的幫助下,D先生確實同意收購光影,張總淨身出戶,好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空空的來,也空空地走了,周文軒重新在三十六樓,做着自己喜歡的事情,D先生成了光影的老大,曾經那些因爲被迫裁員而離開的人現在也回來了,好像是所有的事情都步入了正規一樣,什麼事情都不需要擔心了。 “你確定,來這裏不會被發現嗎?我怎麼感覺這裏面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肯定會有認識我們的!”素素有點小緊張的對小白說道,今天是情人節,小白不想素素在家裏待着一天或者是在片場一天,所以想待着素素出來玩,來到這裏居然是遊戲廳,可是這裏面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她真的好擔心自己會被發現啊!

“好啦,擔心什麼啊,這些事情你都不需要擔心的,你看這些其實都是小孩子,小孩子也不看我們拍的電視劇,你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啊,我們今天就好好地玩玩,我們去開賽車,走吧!”白井庭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地興奮,素素覺得十分的無奈,可是還是什麼都沒有說,接受和承認了這所有的一切,和小白一起去開開心心地遊玩了,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所有的一切其實都被狗仔拍到了。

第二天,小白和素素一起坐在周文軒的辦公室,逸俊站在旁邊,周文軒正在不停地數落小白:“我知道你什麼都不害怕什麼都不擔心,可是感情這種事情要是公開的其實有很多的問題的,你看我和穎兒其實就是最好的例子,到時候就是無論你做什麼事情,其實都是會被無數的人給看到然後說你有問題的,你說這些事情多麼的不公平啊,所以我覺得你現在看事情不能這麼侷限的去看,你要好好想想以後的後果會變成什麼樣子 ?”

周文軒已經滔滔不絕的說了快兩個小時了,這實在不是曾經的周文軒的性格啊,本來這種事情周文軒其實一直都是尊重的,可是可能是上次蕭其的事情,現在他也有點擔心了。

素素困的都打呵欠了 ,小白看到這個樣子的素素,對周文軒說道:“周哥,我們八點過來現在快十一點了,你也不能總是數落我們吧,這個事情現在也已經曝光了,你說我們到底要怎麼辦啊?是公開嗎還是別的什麼?”

周文軒看了小白,又看了看素素,說道:“現在比較好的辦法其實還是公開,當然了我是百分之百的是尊重你們的,你的選擇是什麼,我就聽你的,你要做什麼,我就支持你做什麼,所以要是你們想公開的話,我沒有意見的那我們就公開吧!”

素素突然不困了,眼睛睜開了看着周文軒和小白,說道:“什麼?什麼公開?你確定?”周文軒和小白點點頭,素素說道:“我不,我不要!”聽到素素這麼說在場的三個人都大吃一驚了,尤其是小白他驚訝地下巴都要掉下來了,到底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難道是怕影響自己的前途嗎,還是現在已經不喜歡自己了,小白有點失落,說道:“爲什麼不想公開啊?”

素素說道:“在公衆面前做情侶真的實在是太累了,我也不知道爲什麼現在看上去好像是很多的公衆情侶其實都沒有什麼好下場的,而且我們做什麼,都會被吐槽,你和別的演員還是我和別的都會被吐槽,這樣實在是真的太不自由了,所以我覺得還是不要這……”

不得不說其實素素說的是對的,確實如此,有些時候確實是有很大的問題的,可是這些問題其實都是可以解決的,周文軒看着一臉不開心的小白和正經思考的素素,說道:“那這樣,你不想公開情侶關係我理解,我現在有一個更好的辦法,你要不要聽聽我這個,看看我這個辦法是不是好使?”

素素看着周文軒,不敢相信地搖了搖頭,周文軒說道:“不是說不要情侶關係嗎 ,可以啊,你們可以是夫妻關係啊,雖然是大家不知道,可是我們這都知道你們已經訂婚了,直接是生米煮成熟飯,這樣誰都沒有八卦和議論紛紛了啊?”

周文軒笑看着素素和小白,逸俊也開始拍手,說道:“素素,你看看你總是沒有辦法難爲周哥的把,看來自己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素素和小白互相看了看,小白說道:“我沒有意見,可是我什麼東西都沒有準備,我不想素素和我如此倉促的結婚我想給素素很多的東西,所以我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素素?”雖然是不經意的口氣,可是還是有點小小的期待,周文軒說道:“怎麼樣啊素素,你是怎麼想的,現在小白可是都已經表達自己的態度了啊,難不成現在你還不說說你是怎麼想的嗎?” 燈色眷戀,深情盡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