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羅睺一笑,與混沌站在了一起。

神逆看完了四王選擇,微微點頭,如此一來,四王入劫!分別幫助入劫之關鍵人物。

四王這般選擇,自然是奉了神逆之命。

「四王入劫,與必須遵守朕剛頒布的詔令!你等明白?」神逆故意問道。

「吾等明白!」

四王裝模作樣的應道。

朱雀真武,鴻鈞羅睺都很開心,他們得到了混元金仙後期的至強幫助。

群臣紛紛看向祖龍!

已定的入劫者中,唯有祖龍,唯有龍族,沒有得到幫助。

有的大臣看向厲獸,期待他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他會幫助龍族嗎?就連祖龍也不禁看向厲獸。

畢竟誰都知道,凶獸中,能比肩四王的就只有厲獸這位洪荒大元帥了。

只可惜,註定要讓祖龍失望了。

厲獸不為所動,只是靜靜站立在原地看熱鬧。

見目光轉移到自己身上,厲獸坦然道:「啟稟皇上,屬下最近於蒼穹修鍊,發現那天垣星,星光大放,爆發出獨特威勢,屬下恐蒼穹有變,此次大劫,便暫守蒼穹。」

此話一出,群臣竊竊私語,一向好戰的厲大元帥居然不入劫!就算不想和四王較量,難道他不想證道混元嗎!

四王倒是點點頭,他們很了解厲獸,而且厲獸的實力在他們任意一王之上!這點四王心知肚明,所以也沒必要較量。

神逆聽完厲獸所言,心中愈發對天垣星重視。

早在帝古身披紫袍鬧天庭時,神逆分析「紫袍」,望舒就曾提到過蒼穹中這天垣星不一般。

那時起,神逆就記下了這顆神秘的太古星辰。

近來關於天垣星的異動,厲獸已經第二次稟報了。

——在這個節骨眼上,天道將出,任何帶有「天」之稱謂的都不可小覷!就算和天道沒關係,那搞不好也是另一個帝古!

神逆面色不變,平淡地說:「好,朕准了。」

厲獸拜謝后,神逆又看向群臣,「你們呢,還有誰要入劫?」

「皇上,屬下要入劫!」

神逆話音剛落,只聽到一聲大喊。

神逆定睛一看,笑了,怎麼把他忘了! 野獸區那邊人比較多,雖然裁判也多,但總體進程還是比燕翎羽這邊慢了不少。

大概三四十分鐘后,野獸區也評完了分。

又過了十分鐘,漂亮的主持人姐姐登場了。

「觀眾朋友好,精彩激烈的比賽已經結束,裁判們也打完了分,接下來就是公佈排行榜的時刻了,我相信今年的榜單一定會給大家一個驚喜。」

「接下來就是萬眾期待的開榜時刻,請看大屏幕。」

隨着主持人姐姐的話音落下,大屏幕上出現了本屆初選賽前十名選手的名字。

「哇!」

現場集體發出一聲驚呼。

其實對於誰是榜首觀眾們早有預料,但當那個饒分數展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大家還是沒能壓住心中的驚嘆,不過最驚訝還是剛才在野獸區的那些選手。

「110分,我的,竟然真的是110分,我剛才沒聽錯。」

「沒搞錯吧,110分,怎麼可能會有這麼高的分數。」

「什麼(qg)況,這個燕翎羽是誰啊,他110分?」

「這創造紀錄了吧,青山鎮歷史上從沒有過這麼高的分數。」

「不止燕翎羽,你們看王夢琪,她73分。」

「王夢琪不是王汝明的女兒嗎,我聽她前段時間才進入凝脈境,怎麼拿了這麼高的分數。」

「還有劉憲華,他竟然47分排第三。」

「這什麼排名啊,不會有黑幕吧,前三名的分數都要突破際了。」

「是啊,以前圍獵賽最高也就四十分出頭,今年47分都只能排第三。」

「劉勇32分,劉振31分,他倆修為不是連凝脈境都沒到嗎,怎麼可能拿三十多分。」

「今年怎麼回事,咋一個個分都這麼高。」

「奇怪,怎麼不見李凡啊,李凡實力也很強的,他怎麼連前十都沒進。」

「不知道啊,今年怪事兒真多,等會我去看看新聞,這個燕翎羽究竟有什麼來頭,竟然能拿110分。」

隨着榜單的公佈,選手、觀眾和網友們都炸開了鍋。

「下面有請來自郡守府的張督察為十名選手頒獎。」主持人姐姐道。

現場響起了一陣音樂,張伯榮走到了台上。

「今年青山鎮的初選賽可是相當精彩啊,湧現出了不少才選手,其中有來自青山鎮本地的,也有來自外地的,他們都很認真很努力,每一個選手都值得我們為他喝彩,在近千名選手中,有十個人脫穎而出,下面有請排在第十到第四的選手上台領獎。」

「他們是,劉振,劉勇,康辰,趙文霞,耿衛,林峰,趙延偉。」

張伯榮照着榜單念了七個名字,七個人按順序走到了舞台上,林奇代替李峰上台領獎。

一排禮儀姐姐端著獎品從後台走了上來,張伯榮按照名次逐一給他們頒獎。

獎品是每人一顆塑脈丹,外加額數不等的現金獎勵,排名越靠前,獎金越豐厚。

七人拿到獎品后便徒了一邊,張伯榮則拿起話筒念起了劉憲華的名字。

劉憲華面帶笑容走到舞台上,他朝觀眾們招了招手,尤其是劉家族人所在的區域,劉家眾人也給予了(rè)烈回應。

看着劉憲華站在舞台上領獎,劉裕心(qg)激動,哪個父母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出息呢,雖然這榮耀是抱別人大腿得來的,但能抱到大腿也是一種本事。

第三名的獎勵是三顆塑脈丹加獎金五萬元。

拿到獎品后劉憲華也徒了一邊,跟剛才的七人站在一起。

劉憲華之後就王夢琪。

王夢琪上台的時候觀眾們的掌聲格外(rè)烈,或許是顏值加分吧,好看的人總是能吸引更多關注。

第二名的獎勵是五顆塑脈丹外加十萬元獎金。

給王夢琪頒完獎,張伯榮清了清嗓子「他在比賽中一往無前,他所過之處無人能擋,他強勢擊殺鐵背熊和灰紋獠豬,他創造了青山鎮初選賽的歷史,他的記錄將留在這裏等待後人超越,他,就是今的榜首,燕翎羽。」

張伯榮慷慨激昂的做了一段煽(qg)演講,當他念到燕翎羽名字的時候,現場歡呼了起來。

「燕翎羽,燕翎羽,燕翎羽」

不少觀眾在呼喊燕翎羽的名字。

看着這(rè)烈的場面,燕翎羽暗道搞這麼大排場幹什麼,我是個喜歡低調的人,喲嚯,誰在喊我的名字,這位兄弟再喊大聲點。

燕翎羽在所有人目光的擁簇下走上舞台,他站在了舞台上最顯眼的位置。

「燕友,恭喜恭喜。」張伯榮笑道。

「都是張督察抬(ài)。」

張伯榮把一個玉瓶和一個牌子遞給燕翎羽,玉瓶里裝着十顆塑脈丹,牌子上則寫着獎金二十萬元。

這些獎品是郡守府聯合各城額外贊助的,本來初選賽是沒有任何獎勵的,但後來參加武道塔爭奪戰的人越來越多,以至於初選賽也有了不少關注度。

有鑒於此郡府方面就拿出了些資源,外加各地自己添點,於是初選賽就有了獎勵,不過獎勵並不是多豐厚,意思一下而已。

頒完獎張伯榮就徒了一邊,接下來是採訪環節。

主持人姐姐走到燕翎羽(shēn)邊「燕翎羽,今拿到初選賽第一名有什麼感想呢。」

燕翎羽接過主持人姐姐遞過來的話筒「感想嘛,沒什麼感想,算是自己平時努力修鍊的必然結果吧。」

「嗯,努力修鍊一定會有回報,你剛才獵殺鐵背熊的場景實在是讓人難忘,你在面對鐵背熊的時候是怎麼想的呢。」

「呃就是覺得能殺然後就上了,雖然它很強,但是我覺得我更強。」

「對自己很自信啊,哈哈,你今獵殺了很多妖獸,但是沒有全部留給自己,而是分了很多給隊友,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全部留給自己的話分數肯定還會更高。」

「圍獵是一個團隊遊戲,並不是個人秀,我的隊友在比賽中給了我很大幫助,如果沒有他們我也獵殺不到這麼多妖獸,而且我手中的妖獸足夠多,就算分給他們一些我還是可以拿第一名。」

「哦,看來你是個很注重團隊合作的人。」主持人微笑道。

燕翎羽的都是場面話,什麼團隊遊戲,不是個人秀,隊友幫了我很多,看比賽的都知道燕翎羽全在反話,大家都懂。

圍獵賽確實比較注重團隊合作,但燕翎羽真真是把團隊遊戲整成了個人實力秀,至於隊友,劉家三掛件全程跟着逛街打醬油,根本啥事兒都沒幹,還有王夢琪,本來都以為她要涼涼了,結果搖(shēn)一變成鄰二名。

雖然明知燕翎羽的不是心裏話,但主持人姐姐並沒有拆穿,她繼續問道。

「那最後一個問題,下周就要去北雄城了,你作為青山鎮頭號種子,對接下來的武道塔爭奪戰有什麼準備呢。」

「接下來的話,就盡全力吧,我想憑我的實力搶一個入塔名額不難。」

「好的,那也祝你旗開得勝。」

完主持人姐姐又走到了王夢琪旁邊。

「夢琪,拿到第二名的成績感覺怎麼樣,燕翎羽創造了歷史,其實你也創造了歷史,你是咱們青山鎮圍獵賽史上排名最高的女修士。」

王夢琪笑了笑「是嗎,我竟然也創造了歷史,我什麼感覺,功勞都是燕翎羽的,他幹什麼我就聽從指揮,然後大家一起努力最後都拿到了不錯的成績。」

「嗯好,那再問一下,我們都知道你在比賽中遇到了很大的困難,後來是怎麼調整心態重新投入到比賽中去的呢。」

王夢琪被李凡羞辱,王家隊伍幾乎全滅,這些大家都看到了,只不過礙於李濟平在場主持人沒有明,只是隱晦的提了一下。

「這個嘛,一開始心態上確實有些崩潰,都已經打算放棄比賽了,好在後來碰到了燕翎羽,他幫我從困境中走了出來,真的很感謝他。」

王夢琪著還望燕翎羽那邊看了一眼。

「是嗎,那比賽結束后可要請燕翎羽選手吃飯了呀。」主持人開玩笑道。

採訪完王夢琪,主持人又來到了劉憲華(shēn)邊。

「憲華,你也是我們青山鎮本地人,這次比賽拿到第三名感覺如何,有沒有達到心裏的預期目標。」

「感覺很高興,比賽開始前從來沒想過能拿到第三名的成績,大大的超出了我的預期目標。」

「哦,那預期目標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