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知道,這段歷練之途,僅僅是他異界之旅的開始。

未來,還有更多未知的旅途在等著他。

此次歷練結束,便意味著雲嵐宗三年之約的到來。

「納蘭嫣然……」

蕭寒仰頭飲了一口酒,不覺輕笑了笑,如今想想,對於納蘭嫣然,他也沒有什麼強烈的惡意了。

初來時,納蘭嫣然來蕭家高傲退婚,他看不慣,替蕭炎說話,指責納蘭嫣然,還義正言辭地說了一大通豪言壯語。

現在想想,蕭寒不免有些失笑。

是的,來異界,這三年時間,加之這兩年的歷練之旅,蕭寒成熟了很多。

三年之前,他剛來鬥氣大陸,見到蕭炎受辱,忍不住出言指責納蘭嫣然,那舉動,頗有幾分年少輕狂的意味兒,有什麼,說什麼,未曾深入思考。

如今回過頭,再看納蘭嫣然退婚之事,蕭寒也是有了屬於自己的理性思考。

納蘭嫣然為了自己的終身幸福退婚,這事,本身並沒有做錯。

錯的,只是納蘭嫣然退婚的手段。

而蕭炎為了洗刷屈辱,赴三年之約,這也無可厚非。

所以,對於這三年之約的事,蕭寒已經不打算摻和了。

不過,雲嵐宗,他還是要去的,畢竟蕭炎上雲嵐宗乃是一個高潮劇情,而且原著中蕭炎是在美杜莎等人的護持之下,方才逃離雲嵐宗。

如今,美杜莎這段劇情改了,所以雲嵐宗上發生的事,自然也會相應有所變化。

所以,蕭寒自然得去一趟雲嵐宗。

「主人,你的心境有了很大提升,系統獎勵十萬積分。」在蕭寒思緒萬千之時,小柔的聲音響起了。

聞言,蕭寒怔了怔,隨即輕笑了笑,驚喜真的是無處不在,他現在手中已經有了七十多萬積分了,算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

「主人,雲嵐宗,你還是要去的,在雲嵐宗還有個百萬級別的懸賞任務,就是救走蕭炎,獎勵一百萬積分。」小柔說道。

「一百萬積分?!」蕭寒瞳孔一縮,有些吃驚。

「小柔,你不會又給我準備了什麼驚喜吧?」

蕭寒道,上次在沙漠中被古河等人追殺,他還記憶猶新啊,而且那還只是三十萬積分的任務,這一次百萬積分的懸賞任務,肯定不簡單。

「主人,不能劇透,你自己去體驗就知道了。」小柔笑道。

聞言,蕭寒苦笑了笑,也不再多問,不過心中還是有點期待雲嵐宗上的劇情,百萬積分任務,似乎挺有意思的。

疫生 「既然如此,那就前往雲嵐宗吧,完成任務,我還等著去迦南學院見雪琴呢。」

隨即蕭寒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雪花,站在山巔,眺望了一會兒遠方的冰雪之城后,他便不再拖沓,手掌一掌,一柄長劍懸浮在面前。

蕭寒踏上長劍,心念一動,頓時化為一道劍芒破空而去。

在蕭寒離去的同時,那冰雪皇宮中,女皇的嬌軀閃掠而出,在漫天風雪中踏空而行,面色陰沉。

「蕭寒,你以為跑了,本皇就找不到你了嗎?」

————

【第二更奉上,我試著三更,呃,不知道寫不寫的出來,盡量盡量哈,票票,打賞儘管砸,pk不能一輪游啊,那太丟人咯(`)】 從集會開始,哈登就覺得自己被所有人注視著,感覺好麻煩。

「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老賀的養子,你肯定會遇上很多麻煩。但你好好學習就行了,別管其他事。」迪蒙體貼地開口,讓他在內心嘆了一聲。

「雖然麻煩,但不算什麼……」他自語著,拖著小拖箱走進華麗宿舍,「天蠍宮,A201……」

還沒上樓梯,他就察覺到巨大的氣息盤踞在那個房間,感覺就像一團純粹的魔力充盈空間。

比賀岩枋強大很多倍,超越所有人的力量,這是總部長奧利奧·米爾頓啊……

「小哈登……」迪蒙低語,紅色火花從刀上飄散開來。

「我知道,沒事。」雖然不喜歡那氣息,但那並不是敵人,所以哈登只是慢慢調整呼吸,平靜地走上去推門。

進門果然看到永遠完美得彷彿神明的總部長,他禮節性地微笑一下,放好東西。

奧利奧微笑著走過來伸出右手,他無奈地伸出手來,感受那真真切切的強大。

奧利奧對他說了句什麼,回了藍世就不願說漢語了嗎,哈登想著,於是把翻譯器拿出來準備按。但奧利奧卻搶過了他的翻譯器,又不知說了什麼。

「我不會講,一點都不會。」坦率地把不耐煩表露出來,他用漢語說道。

他知道奧利奧會講一點漢語,但奧利奧卻只是捉弄地看著他,等他說話。

可惡……他皺眉,然後回想了一下入門教程上亂七八糟的辭彙,隨口胡說起來。

奧利奧驚訝地看著他,笑著不斷點頭。

這樣有什麼意思?他特別不爽,但沒辦法,誰讓他向來不甘示弱呢。他繼續流利地蹦出單詞,發音之準確、音色之美妙簡直讓他自己都感到自豪。

這時舍友兼負責人克里歐敲門進來了。克里歐怪異地望他一眼,又向奧利奧問候了一聲。奧利奧對他笑著說了什麼,然後拍拍哈登的肩膀,走了。

「他到底想幹嘛……」哈登疑惑地自語,拿回翻譯器。

「我也想問你們在幹嘛,」克里歐打量他,「他說你好厲害,居然會那麼多辭彙。」

「我不知道我說了什麼。」他誠實地說。

「我知道,我進門時你說的是『咖啡開心拖鞋強大頭疼』,」克里歐嘲諷地笑,「莫名其妙還一副認真專業的樣子……」

「我們小哈登就是這麼可愛,哈哈哈……」迪蒙刺耳地笑起來。

「是他的錯,不讓我拿翻譯器。」哈登一攤手,「怪不得我親愛的養父不待見他。」

「幹得漂亮,」克里歐給了他一個大拇指,「你知不知道他的樣子像在逗小狗?」

哈登的回應是一本典藏版百科全書。

「不中,」克里歐閃開,想要接住時書里夾的東西掉了一地,「……煩人。」

於是哈登也鼓起掌來:「幹得漂亮。」

「給我過來撿,不然我就跟賀先生投訴你。」克里歐一邊撿著東西一邊威脅,這讓哈登不服地翻了個白眼。

在他們低頭撿東西的時候,隔壁走廊上也傳來各種動靜,看來新生也陸續拖著家當抵達了。

「我們宿舍除了你和我,還有誰?」哈登又抬頭問。

「我的隔壁是基斯·帕克,你隔壁的會是洛拉斯·蒙羅,好像還沒打算搬進來,不過你以後也得注意一下,蒙羅家族是古老的貴族血脈,也是帝國第一金融世家,你的鄰伴是個家族繼承人。」克里歐平淡地說著,繼續把行李搬出來。

「那種事無所謂,」哈登望著空空的隔壁聳聳肩,「我去看看阿貝爾他們還要不要幫忙。」

他走出門去,到202的門口望了一下,孫凜和阿貝爾正在和新同學聊天,看起來新舍友都是黃種人。

「搞定了?」被四人注視,他走進來問。

「嗯,也沒什麼東西要帶嘛,」孫凜回應著,又介紹起來,「哈登,這兩兄弟是玄世丹國來的,万俟一、万俟二。」

「丹國啊,挺不容易的吧?」

「嗯,光語言就學了好多年!」較為高大的哥哥万俟一感慨地連連點頭,哈登記得玄世還在中世紀水平,那他們要適應現代環境也一定吃了不少苦頭吧。

「這位就是綜合排名第二的哈登·特斯拉了,就住在201。」孫凜為他們介紹道。

「哦,就是你啊!以後多關照啦!」万俟兄弟一下子興奮地圍過來,哈登覺得自己像動物園裡的珍稀生物。不過算了,大家也沒有惡意,像万俟兄弟那樣的同學也是挺討人喜歡的,哈登也就跟他們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

聊夠了之後哈登回了宿舍,基斯·帕克也已經來了,瘦小的路人臉同學微笑著跟他打招呼,他也心情不錯地回應了。

「十一點三十分開始門禁,我得作為年級代表進行環校巡邏,」這時克里歐卻拿起鑰匙準備出發,「你們早點休息。」

「環校巡邏?那豈不是要好久?」哈登覺得這太不合理了。

「嗯,有夜巡津貼,早上也允許晚起,課程會相應調整的,不虧。」

「那我能去嗎?」哈登感興趣起來。

「那是歡迎的。基斯你就先睡吧,整個宿舍都去夜巡也不好。」

「要小心啊,早點回來。」基斯對他們笑笑,送他們出了門口。

到了夜巡時間,新生們大概都來得差不多了,現在宿舍區變得十分安靜,在昏暗的燈光下,華麗的校園像舞會後疲憊淺眠的名媛。克里歐提著老式的雕花小提燈,帶著哈登開始例行的夜巡:「我就帶你熟悉一下校園吧。」

「我看過地圖了,大致知道。我的疑問是,你為什麼不用一下預知能力?那樣沒啥事的話就能直接睡覺了。」

「萬一真的發生事情,作為交換我就得胃痛了。何況職責所在,夜巡有什麼不好,來吧。」克里歐說著,毫不意外地看著他掏出手機,「你其實就想出來散個步打個電話吧?」

「正確。」哈登坦率地點頭,撥通了跨了世界的超長途通訊。

「喂哈登?我們剛搬進來,是單棟的豪華別墅喔,有泳池和花園!」電話一接通,雪松的興奮勁兒就透了過來。

「天懲者的假日天堂邁阿密支部,看來不假,」哈登笑了一下,「還沒到睡覺時間吧?」

「嗯,但是要倒時差啦,我有點困了……我們差了差不多五個小時的時間,這麼一看根本就像是你在倫敦我在邁阿密的感覺嘛!」

「事實上卻跨了一個世界。」

雪松又笑了起來:「跟你跨一個世界對話可一點都不浪漫。」

大月謠 「別來噁心我,我只是關心一下小弟。」

「誰是你小弟。」

「邁阿密的第一個晚上,感覺怎麼樣?」

離婚後說愛我 「挺棒的,夜景很漂亮!雖然不是第一選擇,但這城市符合我的想象!」聽起來雪松是真的很滿意啊。

「說到你心目中的邁阿密,那是不是該……」

「Ye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h!(注一)」雪松笑著跟他一起吆喝了起來,旁邊像是有昭華的笑聲。

「別鬧。」克里歐不明所以地提醒,不過當然,沒有一起看劇的話他自然不懂他們在幹嘛。

「你們組長人不錯吧?」

「嗯,格雷姆先生超級親切的!」雪松的聲音里都是興奮與期待,「而且真的很像對吧?」

他倆一起看過《CSI:Miami》,哈登自然是知道的:「Lieutenant—HoratioCaine對吧?確實像。你說他槍法會不會神准?」(注二)

「他的稱號像是跟槍有關的,還真說不準啊!」雪松興奮完又想起了時差問題,「對了,你是不是到休息時間了?明天就要上課吧?」

「我跟克里歐夜巡,有晚起特赦權。」

「挺好的嘛,」雪松又說,「現在賀先生也回未來城了吧?時差也跟我們差不多……艾莉和雪鶴好像就住在支部大廈,應該是坐擁城市夜景的高層房間吧?泰雅跟伊凡他們會住什麼地方呢,玄世跟赤世好像都是中世紀發展水平?」

「嗯,大概就是你最嚮往的冒險環境。」雪松一直受著中世紀奇幻故事的影響,哈登是知道的。

「我們陪伊凡打了兩個月的《勇者斗惡龍》,他行不行啊?」雪松說著又笑了起來。

「沒事,在那蠢蛋打遊戲做勇者夢的時候,秦月明他們不是認真接受了玄世和赤世分部的資料了嗎。」哈登是很放心的。

「也對,什麼時候我們也接個跨界協助任務吧,我也想去那邊看看,賀先生教了我那麼久的麥里菲森雨林知識,不去一趟多可惜。」

「哪有那麼容易,老實練級吧新人。」

「知道啦。不跟你聊了,我還沒整理好,你們夜巡小心點啊。」

「嗯。」

掛了電話后,哈登望向克里歐,後者平淡的神情里還帶著一絲憂慮。

「怎麼了?」哈登覺得他大概會說兩個男孩子才分別一會就打電話像什麼樣,自己已經準備好了解釋為了擔當大任會逐個跟小夥伴們確認情況。

「我還是覺得你們這一屆新生特別沒有危機感。」克里歐搖搖頭,原來是在關注別的方面。

「你覺得我們該怎麼樣?時刻綳著神經?」

克里歐望他一眼,又笑著搖搖頭:「作為過來人,我也知道這是沒必要的,只是覺得你們應該更努力些,太年輕也會是潛在的危險。你們這一屆,又刷新了數據紀錄成為最強的一屆喔。陛下對你們寄予厚望,你們會是最後一屆為討伐破滅星君而特別培育的學生,當你們畢業時,針對星君的降魔戰爭就會全面打響。」

破滅星君嗎……哈登也明白,戰勝蒼穹女帝這巨大榮譽雖然會是加在他們身上的耀眼光環,但也會為他們帶來更多邪惡目光:「這確實是有點頭痛啊。」

克里歐輕輕點頭:「最完備的教學資源,最可靠的前輩,還有你們這些最有潛力的怪物,這會是我們天懲者最輝煌的時代,可你們總得先活著。」

那就好好學習,再謹慎些吧。哈登想,他也會成為這最輝煌的一屆訓練生中最強的那位,成為黃金世代中最重要的一位戰士吧。狂妄?不會的,換作別人的話也許是太狂妄了,但因為是他和他們,所以一定是可以確信的未來。



預告:從妖王都再到五個世界,為了同一個理想踏出的腳步如命運的輪輻有了不同的指向。從蒼穹女帝的命理牢籠中脫身而出的稚嫩小鳥,闖入的是廣袤天地也會是動蕩的魔海。天懲者的誓言聯結著唯一的殘酷結局,就在邁阿密的一個普通清晨里,純真的孩子,請用你的眼睛看清假日天堂的真實面貌——

下章,沉於清晨的船。

—注

注一二:雪松和哈登談論的劇是美劇《CSI:Miami》,那句活力十足的Yeaaaaaaaaaah是其主題曲《Won』tGetFooledAgain》開首的一句。Lieutenant—Horatio·Caine是該劇的男主角,我算是他的一個迷妹。而「勇氣連彈」布蘭德·格雷姆即以他為原型。

《勇者斗惡龍》:這個我想也不用過多介紹了,它是由日本艾尼克斯(現為史克威爾艾尼克斯)研發的電子角色扮演遊戲(RPG)系列,其作為遊戲史上最暢銷的長壽遊戲系列之一,在日本有「國民RPG」之稱。 話分兩頭,且說蕭炎。

上一次,在塔戈爾大沙漠中遇到蕭寒,蕭炎被狠狠坑了。

四名斗皇,足足追殺了他三天三夜!

最後,若不是發現追殺他的斗皇強者是雲芝,恐怕他就真完了。

所以,事後,蕭炎每天都會向葯老臭罵一通蕭寒那坑貨,真的是坑啊這混蛋,居然坑兄弟!

對於蕭寒的吐槽,葯老也是哭笑不得,按照葯老猜測,八成蕭寒那臭小子早就知道追殺之人中有雲芝,不然也不會這麼坑蕭炎,這小傢伙,真的是夠皮的。

雖說被蕭寒坑了,但是蕭炎得到了青蓮地心火,這是他的第一種異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