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小黑說完。楚歌便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找到靈符,將其破壞就好?」

「沒錯!」

知道了符傀的弱點。楚歌一點也不敢怠慢,將清玉放在地上交代了幾句便開始在周圍尋找起來。

那邊姬鏡月和劍魁的戰鬥越發的劇烈,楚歌這邊卻沒有絲毫的頭緒。

這個洞府之內,神識完全沒有作用。就連小黑也沒有絲毫的辦法。

「靈符!靈符!該死的靈符,你tm給我滾出來!」情況越來越危機我,姬鏡月已經出現節節敗退的跡象。楚歌也逐漸的沒有辦法保持冷靜。

他甚至開始後悔,自己當初為什麼會吃掉混沌之果,如果不吃的話,靠著敖天的那些丹藥,他現在的修為估計早就突破到了日冕的境界,這個天階的劍魁,說不定兩三下就能解決。

「冷靜,我需要冷靜!」楚歌不停的做著深呼吸,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小黑,既然符傀是符修產物,那麼啟動它需不需要靈氣?」 我有一個小黑洞 楚歌看著小黑問道。

小黑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符修的確需要真氣啟動,但是像劍魁這種高階符傀,自身就已經蘊含了極大的靈氣,只要有人觸碰規則,就會自動蘇醒。」

「但是,根據清玉說的那些,這個唐忘心女俠,是六百年前的奇女子,即便是劍魁這種高階符傀,經過幾次自主啟動,靈符本身的靈氣也會不足,需要藉助外力蘇醒,不過你……」

不等小黑把話說完,楚歌便一臉興奮的說道:「我似乎知道召喚出符傀的靈符在哪裡了!」

楚歌說著,就朝著那座完全由火屬性靈石打造的石像走了過去。

這裡擁有真氣的,而且動用過的,只有楚歌一個,而目標正是那座石像!

看著這個栩栩如生的石像楚歌,鞠了一躬,「前輩,保命要緊,這裡有兩個人都是你徒子徒孫,多有冒犯,請勿見怪!」

楚歌說完,就開始在石像上搜尋起來。

閃婚替嫁:病驕總裁別亂來 「噗!」長時間的戰鬥,終於讓姬鏡月堅持不住,被劍魁的劍氣所傷,噴出一口鮮血,倒在了楚歌的腳邊。

「你沒事吧!」楚歌連忙扶起姬鏡月,關心的問道。

他不關心也沒辦法,如果找不到靈符,姬鏡月就是他們活下來的唯一希望了。

「不用你管!」姬鏡月一臉倔強的說道,說著便準備提劍而上。

楚歌一把將其攔住,取出了一枚生肉續骨丸,「這是最後一顆療傷丹藥了,你把它吃了,我替你擋一會兒,你趁機恢復傷勢!」

說完,也不管姬鏡月到底服不服從他的安排,右手直接混沌化,便踏起追月腿,朝著劍魁沖了過去。

「當!」

一聲脆響,楚歌一拳頭打在了劍魁手中的氣劍之上。

他這一拳本來想打在劍魁腦袋上的,沒想到對方的反應實在太快。

不過幸運的是,楚歌已經成功將仇恨吸引到了自己身上。

「師尊,你沒事吧?」腳傷已經恢復的清玉走到姬鏡月的身旁問道。

姬鏡月搖了搖頭,看著被劍魁打的屁滾尿流的楚歌,她最終還是將丹藥服下。

「師尊,楚少俠的葯很管用,你的傷勢很快就會復原……」清玉說著,轉口問道:「師尊為何也出現在了忘心秘境?」

「還不是為了救你這個不爭氣的丫頭!」姬鏡月沒好氣的說道。

聽到這話,清玉低下頭,「對不起。師尊……」

「傻孩子!」姬鏡月無奈的嘆了口氣,便開始催動自己體內的罡氣,希望在藥效和罡氣的雙重幫助下,讓自己快點復原。

「老妖婆,你好了沒,我都快被打死了!」楚歌一般踩著飄渺仙蹤,一邊大喊道。

混沌之手雖然不會被氣劍傷到,但是抵擋了幾次劍魁的攻擊后,他的右手差點沒被廢了。

除了一道道白印,從表面來看。還真沒什麼,但是只有楚歌知道,外面的確沒傷到,可是骨頭都tm快碎了!

除此之外,楚歌基本上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渾身上下全都是傷,不時的劇烈動作,導致那些傷口再次流出鮮血。

看到楚歌已經到了極限,雖然傷勢沒有完全復原。但是也相差無幾,姬鏡月提起長劍,一記劍招直接刺向劍魁的脖頸!

「叮!」

姬鏡月的出現,完美的吸引了仇恨。將目標轉為姬鏡月,放過了滿身是傷的楚歌。

剛才那一顆生肉續骨丸的確已經是最後一顆,楚歌只能咬牙忍痛,繼續尋找起靈符。

清玉稍作了解之後。也加入了尋找靈符的隊伍當中。

可是兩人找了良久,依舊沒有什麼線索。

「唰!」

遠處戰鬥愈發的激烈,劍魁竟然一劍劃破了姬鏡月的胸口。點點的血珠,濺射到了楚歌的面前。

看著節節敗退的楚歌,楚歌真的怒了。

「媽的!」大罵一聲,將全都砸在了石像的腳上。

也正是這麼一砸,石像佇立的石台上,竟然出現了一個錦盒。

楚歌愣了一下,回過神后,連忙將錦盒打開。

錦盒剛剛打開,楚歌便感覺到了一股濃烈的靈氣。

五張顏色不同的,符文不同的符文出現在了楚歌的面前。

「靈符!終於找到了!」楚歌差點沒興奮的跳起來。

就在他準備用混沌之火將這些全都燒掉的時候,小黑忽然出聲制止,「慢著!」

「怎麼了?」楚歌不解的問道。

「只需要把其中藍色的靈符毀去便可,其餘的留下還有用。」

楚歌點了點頭,拿起藍色靈符直接用混沌之火開始灼燒。

而此時,劍魁的劍尖再差五公分就要刺入姬鏡月的心臟!

隨著靈符被燃燒成灰燼,那劍魁也化為一陣颶風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颶風吹得灰塵四起,可是楚歌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做完一切,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姬鏡月,身體也像是虛脫了一般,無力的嘆了口氣。

劫後餘生,所有人都感覺無比的慶幸。

小黑拿著剩下的四張,靈符翻來覆去,不時的發出嘆息,「太可惜了,四張靈符,除去你毀去的兩張,竟然只有兩張保持完好。」

「我覺得還是全燒了吧,免得再出來一個劍魁,那麼我們就死定了!」楚歌對著小黑沒好氣的說道,說真的,他想不明白,小黑為什麼非得留下這些東西。

「說你敗家子還真沒說錯!你知道這些靈符是什麼東西么?它們每一張都可以召喚出,實力等同劍魁的符傀!這些靈符留下來,讓敖天去除上面的印記,供你使用的話,就等於你多了四個天階幫手!」小黑說著無奈的嘆了口氣,「可惜的是,這裡面除去土靈符和火靈符保存完好之外,其餘的皆因為年代久遠,導致破損,無法召喚符傀。」

聽到小黑的話,楚歌忽然冒出了一身冷汗。

穿越之這個王爺好煩人 如果再多出兩個如同劍魁實力的人物,恐怕他們三個每一個人能夠存活。

即便是得到了兩個天階幫手,楚歌也沒有一點的高興,有的只是劫後餘生的慶幸。

就在楚歌以為已經安全的時候,身旁的清玉忽然發出了一聲尖叫……

ps:感謝書友tuooos、m小宇m、逝去de青春wc的打賞!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剛放鬆不到兩分鐘的楚歌,聽到清玉的這一聲尖叫,神經又緊繃起來,連忙看向清玉準備詢問一下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可是他的話還沒出口,就看到清玉對一旁的姬鏡月說道:「師尊,忘心劍訣,石壁上刻的是忘心劍訣!」

「這裡是祖師閉關之地,有忘心劍訣也很是正……」姬鏡月一邊說著,一邊看向了壁畫,可是她的話還沒有說話,便臉色大變,「竟然比門派祖傳下來的還要精深詳細!」

不僅如此,上面還刻畫著明月當空的訣竅。

姬鏡月心中萬分激動,以她的天賦,之所以沒辦法領悟更高的修為,就是因為在忘心劍訣上止步在了明月當空,這一最強的劍技。

如今這石壁之上的忘心劍訣不僅比原本所學的精深,就連明月當空的技巧也毫無保留的刻畫上去。

以她的悟性,只要仔細觀摩,很快她就可以學會明月當空,並且將忘心劍訣的層次再一次提高!

所以,即便已經經歷七十年的風塵,姬鏡月依舊激動無比。

搞了半天就為這事兒啊!差點沒把我嚇死!楚歌在心裡埋怨道。

「我知道現在不是打擊你們的時候,先不說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去,就說現在你身上的傷勢,根本不可能練劍!」楚歌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所以,現在第一任務是醫治你身上的傷勢。」

楚歌說著,拿出了一個玉瓶子,「我這裡還剩下一瓶外敷的療傷藥粉,效果雖然比不上生肉續骨丸,但是卻可以讓傷口不留下傷疤……」

楚歌說話的同時,用下嘴唇指了指姬鏡月的胸口。

女人身上的神聖的地方有很多,誘人的地方也有很多,那一雙傲人的雙峰。自然也在其中。

劍魁那一劍可謂是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可以想象,姬鏡月胸口上有著一個多麼觸目驚醒的傷口。

「我不需要你的丹藥。」姬鏡月冷臉對著楚歌說道。

楚歌一皺眉頭,「你說不需要我的的丹藥,那你把之前的生肉續骨丸吐出來給我好了,我還滿身是傷呢!」

「你……」姬鏡月想說些什麼,但是回想起剛才的話,她這才發現,楚歌身上的傷勢遠遠要比她嚴重的多,但是楚歌卻把最後一瓶療傷藥粉交給了她。

想到這兒。姬鏡月冷著的臉,也終於緩和了下來。

「謝謝……」姬鏡月伸手想要接過玉瓶,可是剛剛握住,手腕便傳出一股痛感,玉瓶脫手而出。

還好楚歌反應快,連忙將玉瓶接住,臉色不快的說道:「不用就不用,幹嘛摔了它!」

「我……」姬鏡月剛想開口解釋,一旁的小黑卻開口說道:「小子。這可怪不得人家,她在與劍魁的對拼中,手腕的筋骨嚴重受損。」

聽到小黑的解釋,楚歌忍不住一愣。撓頭說道:「對不起啊,是我誤會你了!」

姬鏡月沒有說話,她原本以為楚歌並不會道歉,如此看來。楚歌倒是一個敢作敢當的人。

「既然你不方便,那就讓清玉幫你敷藥吧!」楚歌說著扭頭問道:「清玉,可以吧?」

可是清玉卻盤坐在地。一句話也不說,似乎是在閉目養神。

楚歌想要伸手去拍清玉的肩膀,一旁的姬鏡月突然開口說道:「不要,玉兒已經進入領悟的狀態,貿然打擾很可能會讓她走火入魔!」

「那怎麼辦,總不能讓我給你敷藥吧?雖然你外表看上去並不顯老,而且還很漂亮,可是……你已經七十多歲了,想想我就覺得全身不得勁。」楚歌對著姬鏡月無奈的說道。

「我自己會敷,誰需要你幫忙!」姬鏡月說著,用左手奪走楚歌手中的玉瓶,然後說道:「你轉過去,不準看!」

「切!沒事兒發什麼脾氣啊!不看就不看,更年期的老妖婆,沒什麼可看的!」楚歌一邊嘟囔著,一邊轉過了身。

姬鏡月也轉過身,背對楚歌。

有些艱難的單手將衣物解開,由於肚兜擋住了傷口,為了療傷,她只能強行扯開。

她胸口的傷勢用觸目驚醒來描說,一點也不為過。

用嘴將玉瓶的瓶塞咬去,左手小心翼翼的將藥粉灑在自己的胸口。

但是灑在傷口上的卻極其稀少,她想用右手來幫幫忙,可是一不小心,導致玉瓶跌到了地上。

玉瓶落地的聲音很清脆,楚歌聽到后,直接站了起來,走到姬鏡月面前,直接將玉瓶撿了起來。

姬鏡月沒想到楚歌會過來,連忙用手和衣物護住胸口,但因為動作幅度太大,撕扯到傷口,讓她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氣。

「你來幹嘛?」姬鏡月一臉警惕的看著楚歌。

看到這表情,楚歌無奈的說道:「當然是來幫你敷藥的!」

「我不用你幫!」姬鏡月面色冰冷的說道。

楚歌皺了下眉頭,沒好氣的說道:「藥粉已經灑出了一半,我不幫你,怕你把這些藥粉全給灑了,到時候你的傷想治都沒得治了!」

「即便留下傷疤,我也不會讓你輕薄!」

「老妖婆我說你腦袋有毛病,你還別不服氣,是人命要緊,還是所謂的貞潔要緊?」楚歌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按照你的說法,治病療傷就是輕薄,那麼現在醫院裡的那些婦科男醫生,豈不各個都是色狼登徒子?」

「我在世俗掛著一個醫生的名頭,現在你是病人,我是醫生,沒有性別之分,況且你都七十多歲了,我倒也得敢輕薄你。」

聽到楚歌的話,姬鏡月沉默了良久。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即便是姬鏡月也是如此。

對於男人來說,女人的雙峰是誘人的,但是對於女人來說,雙峰是是神聖的。

它不僅僅是為了凸顯身材的存在,還是哺兒育女的存在。

一念惡,一念善,萬物皆是如此。

「你若敢有歪念,我便挖了你的雙眼!」姬鏡月冷聲說道。

聞言楚歌就知道,姬鏡月是同意他幫忙。

不過對於姬鏡月的態度,他的確不怎麼喜歡,「放心,我若是對你這老妖婆動了歪念,不用你動手,我會自挖雙眼,順便天打雷劈,這總夠了吧?」

不知為何,姬鏡月的心情竟然有些失落,雖說已經七十歲,但是這個年齡在古武界並不算太高,無論年輕時還是現在追求她的人都有很多。

年輕時,她是最有天賦的女弟子,猶如眾星捧月。

現在,她是古武界最強的女武者,依舊高高在上。

何時有男子對她如此態度,不僅不喜,而且一口一個老妖婆,甚至對自己避而遠之。

所謂羞恨說的,恐怕就是姬鏡月此時的心情。

楚歌不知道姬鏡月在想著什麼,也不想知道她在想著什麼,在他眼裡,姬鏡月的出現救了他一命,他就必須回報,如今為姬鏡療傷,也算是報答了一部分,免得心生愧疚。

由於姬鏡月的衣衫之前已經被解開過一次,用手輕輕一扯,楚歌便看到了被隱藏在,破爛肚兜下的玉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