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就裏的人一查準嚇跑,所以叫百度死。一定要防備新人去查網上的信息。一旦發現有新人查了後,就要立即想法、千方百計地再扭轉過來,避免給行業帶來不好的影響和損失。

當時聽了老師這話後,古蘭認爲任何事情都會有正反兩方面的反映。現在是數字世界、網絡時代,任何事情都難逃其虐,不足爲怪。

改革開放這天字號的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好事,還有人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呢,就沒放在心上。現在看來,今後這事還必須認真對待呢。

此事未成,隨後古蘭又約了兩個人,也都不太順利。

一個是同學呂正。一開始答應得很好,到了臨出發了,頭天晚上來電話,說老母親身體不好,老婆一個人又要帶孫子、又要伺候婆婆忙不過來。離不開,去不了了。

另一個是原來兒子上學時的體育老師併兼着市體校的射擊教練的,兒子上學時跟他練過一陣子射擊。古蘭通過體育局爲他解決過一些經費,因爲兒子的關係,兩家一直有來往的。

聽古蘭說讓他去幫着論證個項目,他倒先猜着是不是你朋友要搞射擊俱樂部呀。古蘭順水推舟說是,他表示了極大的興趣。只是目前爲了一個運動會和京城要搞一個訓練合作,等着京城來人考察評估。

連等了兩個星期了,那邊還沒有人來。學校的領導不放,他也不敢走。古蘭無奈也只好等着。

今天是臘八節了,古蘭早起淘了些大米、小米、玉米,洗了些紅棗、蓮子、花生,又挑了些黃豆、黑豆、綠豆,熬上了一鍋臘八粥。

粥在爐子上熬着,古蘭又提了一袋子蒜,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扒蒜。熬臘八粥,醃臘八蒜,這是古蘭從母親那裏繼承過來的一份傳統過法。

小的時候,母親一邊哄着她念叨着“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一邊醃製臘八蒜,一邊熬製臘八粥。不過那時母親熬的臘八粥只有小米、玉米兩種米,另加上一點從秋天就存留起來的大棗和黃豆而已。沒有現在的這麼多材料。

臘八節到底是怎麼來的,又爲什麼要熬製臘八粥,醃製臘八蒜呢?衆說不一。

爲了這事,古蘭上網查過。大體意思是:臘八節一到,意味着春節越來越近了。臘八節是一個祭祀祖先和神靈、祈求豐收和吉祥的節日。

從先秦起,人們習慣在臘八節祭祀祖先和神靈、祈求豐收和吉祥。臘八節除了祭祖敬神的活動外,還有一項比較重要的活動就是“逐疫”。

“逐疫”活動與古代的儺這一驅鬼闢疫的儀式有關。遠古時期,醫療條件十分落後,先民們的認知水平也比較有限,採取的方法之一就是驅鬼治疾。

此外,臘八節又稱“佛成道節”。據傳,佛教創始人釋迦牟尼12月初8日悟道成佛。

佛道傳入中國後,爲祭祀釋迦牟尼成道之日,各寺院這一天要念經、煮粥敬佛,並散粥濟貧。這就是臘八粥的由來。對這一點古蘭一直存疑,就是外國的佛成之日,爲什麼用中國的農曆來紀念呢?是不是推算出來的也未可知。 對於臘八節和臘八粥有諸多的傳說,古蘭最願意相信的是和岳家軍有關的說法。據說,當年在朱仙鎮,岳飛率部抗金,趕上數九寒天,老百姓爭相送粥。粥是各種各樣的,有小米的、有大米的、玉米的等等。

裏面也是添了大棗、黃豆等各種雜糧。岳家軍喝了這些百姓們熬的雜糧粥後士氣大漲,精神振奮,把金兵殺了個潰不成軍,片甲不留。

而這天正好是12月初8日。岳飛去世後,人們爲了紀念他,每到臘月初八,便用雜糧豆果煮粥果腹度日。久而久之,成爲習俗。

古蘭寧願信其有的是,這故事裏傳揚的軍民一心,力抗外金的魚水情深。

至於臘八蒜,在廣大的北方地區也由來已久。製作臘八蒜,要選用粒大光鮮飽滿的紅皮蒜和米醋。剝去蒜皮,把蒜瓣泡在米醋裏,再裝在罈子裏或者瓶子裏封好。

一個星期後,蒜瓣整體變成翠綠色。蒜香和醋香融合在一起,香味撲鼻,鮮脆可口。吃餃子、拌涼菜缺之不美,無可替代,可謂一絕。

在古蘭的老家還有一種說法。稱臘八蒜的“蒜”字和“算”字諧音。年關將近,各家商號都要在這天算賬,把一年的收支算出來,結出一年的盈虧,就叫“臘八算”。

後來有欠人家錢的,用蒜代替“算”字,以示忌諱。

有許多商家爲圖個吉利,一進臘月就醃製大量的臘八蒜準備着,單等着客人喊“老闆,上蒜”,服務人員就答應着連喊着“客人上蒜唻,客人上蒜唻”,一路小跑着給你送上一碟臘八蒜。商家和客人皆大歡喜。

也有那不懂規矩的,又因爲自己不喜歡那味,等半天不見喊上蒜。服務員怕耽誤了,沉不住氣就問“先生上蒜嗎”,客人不懂就說“老闆不上蒜”,就雙方都尷尬了。

也有那與商家有過節的,單等服務員問,他就會連聲大喊“老闆不上蒜”,藉此出一口惡氣。因此,有經驗的服務人員是從來不問客人上蒜不上蒜的,以免晦氣。

古蘭現在就是在製作這樣的臘八蒜。小時候在家吃飯,特別是過小年的時候,她母親也都是故意把臘八蒜放在一邊,等她喊“娘,上蒜”,她母親才喊着“閨女上蒜了”,把蒜端上來。母子兩人把這儀式演繹地渾然天成,其樂融融。

古蘭正這樣剝着蒜,回味着兒時對臘八節的懷戀,忽然電話鈴聲響起來。看顯示是惠明心的,便接了起來:“喂,你好。”

“你好,老領導。忙什麼呢?”惠明心明快的聲音傳了過來。

“忙着接你電話呢。”古蘭以實對實的幽默一下。

“哈哈,老領導就是會接就話。在家還是在外啊?”

“在家。這不臘八節麼,正在熬臘八粥、醃臘八蒜呢。”

“這些東西還用親自做麼。我在百姓粥棚定了臘八粥了,出來一起過臘八節吧。”

“你回來了?”

“昨天回來的。上次你去藍海新區沒見你,挺想你的。出來喝粥吧,咱上蒜。”

“好吧。但得稍等會,我把粥熬好了再過去。”

“好的,不見不散。”

“百姓粥棚”古蘭是知道的。那是本城比較有名的一家酒店,特色是粥,但各色酒水菜餚也是不錯的,環境設施也很好。

接到惠明心的邀請,古蘭覺得是個好主意,加快了扒蒜的速度,很快就把蒜用醋泡在一個大號的、一般是男人們用來泡酒用的玻璃罐裏。

又看了看粥熬得差不多了,便熄了火。開車往百姓粥棚趕去。

Wшw◆ tt kan◆ C〇

到了百姓粥棚,惠明心已在樓下大廳門口迎接她。兩人見面又寒暄了幾句,惠明心接着對她說:“今天老領導你得給我幫個忙。”

古蘭聽了笑着問:“幫什麼忙?喝個粥還是有條件的呀。”

惠明心一聽也笑着趕緊解釋:“老領導別介意,我把《家園》雜誌社的尤科長約來了。”

“哪個尤科長?”

“就是尤爲呀,你認識的。”

“他原來不是你的副主編麼?”

“是呀,我們《環衛工作》和《家園》合併的時候,他到那邊去了,現在是行政科長。”

“那很好啊,都是老朋友了,一起喝喝粥、說說話,挺好的。”

古蘭毫不介意。

惠明心又解釋說:“還有一個意思,他也快退休了,我想拉他進來幹這個行業,他一直猶豫不決。這不他聽着說你幹了,就想見見你。到時我還得請你幫我做做工作。”

“是你告訴他我幹了的吧?”一聽這話,古蘭就不高興。她雖然幹了這個項目,但自己是諱莫如深的。生怕別人知道了看輕自己,平時自己也從不提起。

“我怎麼能說呢,也不知道他聽誰說的。但我想大家都是老熟人,我和他原來都是你的兵,如果他也進來了,以後免不了見面的,大家都知情了什麼都好說。你說是不是呀老領導。”惠明心一口否認後,又說了一堆理由。

見他這樣,古蘭也沒再說什麼。

進了房間後,尤爲果然在那裏。秦鍾、林河、常心都在那裏。另外還有一個半老徐娘,是尤爲的夫人。

尤爲向古蘭問了好,大家又都說了些客氣話,就落座。在酒菜還沒上來之前,先開始喝粥。喝了幾口粥後,尤爲沉不住氣了,就試探着問古蘭:“聽說老領導最近幹了個好項目,你覺得怎麼樣?”

古蘭一聽猛地來了一句:“是明心告訴你的吧。”

“她以前就和我說過,但我一直拿不定主意。現在聽說你幹了,我又動心了。我想你這老領導是不會看錯的吧。”尤爲倒也乖巧,沒有正面回答古蘭的問話,而是又間接地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聽他這樣說,古蘭也不好再追問。只好把自己理解的這項目如何保本、如何一視同仁、如何機會均等、如何沒有沉澱資金、如何能保證資金安全、如何能以強帶弱、如何強強聯合、如何快速賺錢,如何能者多勞、按勞取酬、賺多賺少自己當家,人人當老闆,穩賺不賠等情作了講述。

古蘭已經往藍海新區帶了3個人,連自己被常心帶去的那一次,前後已經走了4遍程序,對這些東西已經爛熟於心。再加上多年的領導歷練,自然是娓娓道來,條理清楚,重點突出,層次分明,聲情並茂,滔滔不絕,很是感染人。

不僅尤爲聽得津津有味,就連他夫人也是頻頻點頭,效果出奇得好。 一番話下來,說得尤爲真有點想幹恨晚的感覺。就朝他夫人說:“怎麼樣,我說你不信,這次聽明白了麼?”

那半老徐娘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人家局長見多識廣,能說會講,自然是不會錯的。你那嘴和棉褲腰似的,唔噥半天唔噥不出個所以然來,好事也讓你講瞎了。”

“就是,就是。明白就好。”尤爲一聽自嘲道。

看了尤爲這尷尬樣,秦鍾出來解圍道:“嫂子莫怪大哥,我們在這裏都是很難講清楚的。要不就都得約到那裏輔導麼。誰有古局長這本事呀,真是簡明扼要、深入淺出、言簡意賅、指點迷津。

今天不光是哥嫂的福氣,我們也是大開眼界呀。”雖然是奉承話居多,但說起實話來,秦鍾倒顯得有水平了許多。

一看目的達到,惠明心接過話頭說:“老尤啊,你還真是老謀深算。原來你是藉助老領導來做嫂子的工作呀,我真是服了你了。今天這客得你請。”

“好說,好說。 末世之淵 就算交學費,應該的。”尤爲也不含糊。

話已至此,皆大歡喜。惠明心就張羅着上菜喝酒。這時古蘭的電話又響了起來。古蘭一看顯示是辦公室的,拿起來習慣地直接問:“小李呀,有事嗎?”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孩子的甜甜的聲音:“古局長您好。快過節了,提前給您拜個年。辛局長吩咐,下午去走訪看望你們老領導,不知您在家嗎?”

這小李挺會辦事的,不說讓古蘭在家等着,而是以徵詢的口吻告知她。古蘭很喜歡她這一點。

但古蘭是一個喜歡獨處安靜的人,知道這都是些禮節性的走訪,她在位時也是這麼做的。無非是完成任務而已,並不大喜歡這些意義不大的迎來送往。

就直接回絕道:“不巧得很呀小李,我下午到礦上老人那裏去。你和辛局長說,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氣了。年底挺忙的,我這裏就不用過來了。”

那頭小李猶豫了一下:“好的古局長。等我和領導彙報一下,再給您回信。”

古蘭知道她去請示去了,這種請示一般都會批允的。因爲單位雖然不大,但領導每天的日程都是排好後提前通知的。

今天可能有特殊情況,到吃飯的時候了才下通知。越是這種情況,臨時決定的日程,越是不好更改。

果然,一會小李的電話又打過來了:“古局長您好,剛纔我把您的意思和辛局長作了彙報,他讓我向您道歉。

本來打算明天上午去給您拜年的,這不剛剛接到通知,明天上午市裏開一個安全生產會議,要求必須局長參加,這才臨時改到今天下午。希望您不要怪意,辛局長說改天再去看您去。”

古蘭一聽這就是客氣話了,直接回道:“和辛局長說,我是過來人,這種情況是經常發生的,我完全理解和體諒。我這裏就不要再來了,把我的那份過年發的東西,誰方便時給我帶過來就行了。”

“好的古局長,我就知道您最體諒人了。那過年的禮品讓吉慶給您送過去吧。”小李高興地說。

“好的。我在這裏也給大家拜個早年,祝大家身體健康,家庭幸福,工作順利,事業有成。”這些套話脫口而出。

“好的。我一定轉達。謝謝局長,再見。”小李和古蘭愉快地結束了通話。

古蘭接完電話,常心說了句:“還是領導好啊,過年還有慰問的。像咱這老百姓,啥都得自己準備。過個年累死,就是過個關。”

林河接着說:“就是個關也得過,能過得去就不錯了。有許多人還過不去呢。”

“這年頭還有過不去的人?”秦鍾接問了一句。

尤爲則滑稽地應道:“怎麼沒有,死人唄。”大家都笑了。

這時尤爲那半老徐娘又來了一句:“往年這時候都到了收禮的時候了吧,古局長。”

一聽這不看頭勢的話,尤爲瞪了她一眼。古蘭卻坦然地說:“是呀,那些年風行請客送禮團拜什麼的,確實風氣不好。這幾年好多了,基本剎住了請客送禮的歪風,不容易呀。”

“那怎麼還來給你送東西呀?”那徐娘不諳世事的又來了一句。

“這是專門規定的走訪慰問老同志的,凡是退休的同志都有一份。只不過有的領導送上門順便看望一下,有的是工作人員送去拜個年就是了。”古蘭看她不明白,又解釋了一下。

“那我們這些退休的怎麼沒有呢?”那徐娘還是倒悶不過來。

“那是你們企業的事。企業的類型不同,效益不同,待遇就不一樣。有的企業經營不好,還不發工資呢,能一樣嗎?”見她沒完沒了,尤爲頂了她一句。

就這樣她還是嘟噥了一句:“還不是欺負老百姓嗎。”

見她是個不明事理的,大家也不在意。古蘭卻想,原來她是從企業退休的。這些年來,企業人員和事業人員、機關人員的養老保險差距越來越大,很有些對立情緒,也難怪她。

不過,尤爲天天和這樣一個一根筋的人過日子,也夠受的。

順着這話題,大家邊喝邊啦了些過年的呱,各抒己見,暢所欲言也很有趣。惠明心也按規矩喊了“老闆上蒜”,服務員也大喊着“客人上蒜了”之後,就愉快地結束了宴席。

在席上,古蘭因爲開車沒喝酒。林河沒開車去,常心和他都喝了不少酒。散席後,常心搭古蘭的車一起回小區。在車上常心有些誇耀地說:“姐,我這次跟着你可是沾光了。”

古蘭問她怎麼回事。常心說:“現在行業裏都說我慧眼識珠,選人選的準,推薦了個大功臣。”

古蘭聽了揶揄道:“是說你逮了條大魚吧。”

“哪能呢,你就是咱行業裏的大功臣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帶去了3個人,推薦成功了兩人,都說你這是藍海速度呢。

Leave a Comment